陈亦寒嘴角牵扯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他说道:“好一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你现在真觉得,你可以和我平起平坐了?”

    程建华说道:“我知道,我以前是你的手下。现在突然这般,你心里很难接受。”

    陈亦寒眼中流露出寒意,他说道:“你信不信,就在这里,我可以将你杀了。”

    陈亦寒知道程建华如今的实力不容小觑,最明智的做法是团结程建华。但人都是有情绪的,没几人能做到那么理智。尤其是像陈亦寒这种人,他从小生下来便是天之骄子,高人一等。他从来都是心高气傲的。

    程建华却是并未被陈亦寒的话吓到,他说道:“亦寒,你有一元生灵剑,修为六重天巅峰。你的一元生灵剑凶悍无比,当今之世,还真是没几人能伤到你。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现在还真杀不了我。”

    他顿了顿,说道:“我也知道你心高气傲,看不起我。可你别忘了,你那个便宜大哥陈扬的修为可不差。而且,他们还得了玄黄神谷种子。陈扬还有罗峰和秦林那样的兄弟,他们三人联合起来,再加上背后的势力,你觉得你就靠着神域便可高枕无忧?你觉得域主会真心为你打算?你现在应该低下高傲的头颅和我合作,你不应该将我推向敌人,明白吗?”

    “合作?”陈亦寒毕竟不是愣头青,他马上也就忍下了一时之怒。“你觉得你应该如何与我合作?”

    程建华说道:“很简单,现在这个时代,杀劫降临,对于你我这些修道者来说,什么最重要?实力最重要,法器最重要。你光有一元生灵剑,也未免单薄了一些。而且,你一直守在这神域之中,即使你做上了神域之主,那又如何?”

    陈亦寒多看了程建华一眼,说道:“看你这么说,定然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

    程建华说道:“我师尊告诉了我在南非那边一个偏远的地区有一个洞天福地,那里面留有不少蛮神法器。你若有兴趣,咱们就一起去一趟。”

    陈亦寒说道:“若是没有危险,你不会跟我分享这个信息。”

    程建华说道:“当然会有危险,那洞天福地一是很难找,二是还可能有蛮神的传人守护洞府。咱们两人去才有胜算!”

    陈亦寒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你若愿意,咱们现在就可以动身。”程建华说道。

    陈亦寒说道:“那好!”

    他倒是不怕程建华耍什么花样,因为他自信可以应付这一切。

    这不是陈亦寒盲目自大,而是他到了这个修为,应该拥有的一种从容和魄力。

    而在另一边,轩辕雅丹和秦林享受着美好的二人时光。罗峰盘膝而坐,安静修炼。

    一夜无事!

    到了第二天早上,罗峰和秦林便能肯定,神域那边不会有什么反应了。

    到了当天晚上十点,轩辕雅丹的情报传来,戈菲儿议员去见他的情人了。

    戈菲儿议员是有妻子和一个女儿的,但他还是找了一名国电视台台秀的节目主持人。

    约会的地点就在汉西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戈菲儿议员乔装打扮入住。

    也正式在戈菲儿议员和那名美丽性感的金发主持人正在快乐无边的时候,这个时候,罗峰和秦林闯入了进去。

    轩辕雅丹就没有进去,她是女孩子,怎好去见这刺激劲爆的场面呢。

    面对戈菲儿议员,罗峰很直接,先丢上一百万欧元的瑞士本票。

    “戈菲儿议员,这里有一百万欧元,你可以现在就查到底是否真实。”罗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件事情要找你帮忙。如果你帮不了,或是不愿意帮。那么这一百万欧元将会与你无缘,而我也会割破你的喉咙,我说到做到。”

    罗峰散发出了一股森寒的杀意。

    这股杀意逼迫过去,那美丽的主持人先忍不住尿了。

    房间里顿时出现一股骚味儿。

    罗峰于秦林不由皱眉。

    事实上,此时戈菲儿议员也吓得不轻。“到底,到底要我帮什么忙?”他颤声问。

    对方这么大的阵仗,他真是怕对方逼他叛国,或是出卖国家机密啊!那样,他会非常为难。

    不过马上,戈菲儿议员在听到罗峰的要求后,立刻长长松了一口气。他愉快的收了那张瑞士本票,接着说道:“您的确吓到我了,这么郑重其事,我还以为是多难做的事情呢。这个,不成问题,我可以马上去安排!”

    “那好!”罗峰也不啰嗦,他问道:“给你十天的时间,能完成吗?”

    戈菲儿议员说道:“我会去全力督促,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罗峰说道:“那就好。”他顿了顿,又道:“希望你不要耍一些不必要的小聪明,因为我们如果要杀你,即便你是躲在圆桌会议的桌子底下,也一样会死。”他说完一伸手,凌空一抓。那三米开外的台灯立刻崩的一声,爆炸了。

    戈菲儿议员与情人又吓了一大跳。他们眼中充满敬畏的看着罗峰。

    之后,罗峰与秦林离开了戈菲儿议员的房间。

    出了汉西大酒店之后,罗峰向秦林和轩辕雅丹说道:“二弟,弟妹,你们两人就在这边先待一段时间,也就当是度蜜月好了。我要回国一趟,等你们这边联络好了,三弟也回来了,我再过来。”

    秦林一笑,说道:“大哥是要去见大嫂了吗?”

    罗峰微微一笑,却不说这茬。他在感情方面,可比秦林都要内敛多了。

    此时的国内正是阳春三月好时光。

    陈扬回国第一趟还是先到了燕京,在燕京,他自然不可避免的又要跟沈墨浓联系。结果,他并没有见到沈墨浓。因为沈墨浓去了西边一趟,哪里有些麻烦需要她去解决。

    陈扬是跟沈墨浓在电话里沟通的,陈扬一笑,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我不认识你时,一向都是四处灭火的。难道如今我修为增长之后,反而自己不会走路了吗?”

    陈扬也是随口一说,他便说道:“那你就忙吧。要是有需要就找我。”

    沈墨浓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一个人回来的?”

    陈扬说道:“没错,就是一个人回来的。”

    “按道理来说,罗峰应该跟你一块儿去找绝仙剑才是呀。”沈墨浓好奇的说道。

    “我一个人去找,大哥有别的事要忙。”陈扬如是说道。

    沈墨浓也就不再多问了,她接着又说道:“你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去找袁处来帮忙。”

    陈扬说道:“那倒不用了,也没什么需要麻烦他的。”

    沈墨浓道:“那随你!”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燕京的天气很不错,这时候正是上午十一点。

    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这在燕京是很难得的天气了,很多时候,这里的雾霾让人十分头疼。

    陈扬内里穿了一件深红色的衬衫,外面是一件薄薄的休闲外套。身下是牛仔裤和休闲皮鞋!

    陈扬的头发依然是短寸头,整个人看着十分的精神。

    一时之间,陈扬的心情很好。他在街上走着,看着街上来来去去的人群,看着那些谈恋爱的青年男女相互依偎,或是同事之间说笑,或是……

    马路上,依然是车水马龙。

    双层公交车从面前经过。

    这就是大都市。

    陈扬身处其中感到非常的享受,他珍惜这一切,珍惜还活着。

    陈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他时常要经历那些生死艰险,他避不开,逃不掉。所以此刻,他贪婪的呼吸着这美好的空气。

    “也许下一秒,我就会死掉!”陈扬对自己说道:“所以,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痛痛快快的活着呢?”

    “我活着,还需要有什么顾忌呢?”陈扬又对自己说道。

    如此这样一想,陈扬突然觉得,他有点饿了,他想吃烧鹅饭,他想吃许多东西,想要大口的喝冰啤酒等等。

    想到就要做到,之后,陈扬便找了一家不错的中餐厅走了进去。

    他进去之后,便一个让人点了一大桌子菜。并且也有烧鹅,虽然烧鹅不是每家餐厅都有,但刚好碰巧,这家餐厅就有。

    半个小时后,菜陆续上来,陈扬一个人抄起筷子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完饭之后,陈扬就靠在沙发上,他靠窗而坐,阳光照了进来。

    那一旁的一些服务员不时就打量着陈扬,一是惊叹陈扬的饭量,二是感觉这个男人太有味道了。

    陈扬却没理会这些,他随后就拿出了那份地图。随后,又拿出手机来标注。

    绝仙剑在东海的东莱岛上,东莱岛漂浮不定。

    要找到东莱岛并不容易,但首先,陈扬得找到东海。

    东海,许多人熟悉东海都是因为西游记有个东海龙宫。但事实上,东海却有许多个。

    绝仙剑所在的东海却是在靠南面的沿海处。

    “我要先到宁海市,宁海市距离燕京有三千六百公里。可以先乘坐飞机到达永宁省,然后再乘坐汽车到宁海市。宁海市朝东一百里外有许多渔村,那些渔民靠海而活。可以向他们打听东莱岛,另外,在宁海市里也有租船公司,可以在宁海市找到船队陪自己出海。”

    陈扬一一的计算着。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