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说道:“绝仙剑,我想自己去找。 ”他想要亲手去取绝仙剑,然后送给罗峰。

    罗峰微微一呆,随后便一笑,道:“你的心思我清楚,不过我倒对这剑不太感兴趣。你和陈亦寒是大仇,你有了绝仙剑,便刚好克制陈亦寒,如此岂不正好。”

    “天下所有的好,大哥你都想给我。”陈扬说道:“但我也有我的心意和坚持,大哥你尊重一次我的意思,好吗?”

    罗峰便也知道,陈扬对自己的轮回罗盘被毁,一直都是耿耿于怀。他便说道:“那好吧,随你了。”

    接下来,陈扬和罗峰还有秦林以及轩辕雅丹一起商量,如何取火煞之精来。

    这也算是集思广益了。

    轩辕雅丹倒是提出了不一样的见解,她说道:“要想完全耐住岩浆的高温,几乎不可能。不过国这方面的科技是最成熟的,他们的飞船在去往宇宙深处的时候,考虑到了会承受不同程度的高温。我们可以去国那边找到他们航天局的人,让他们提供技术帮助。我们是外行,他们才是内行。”

    陈扬说道:“这个主意不错。”他顿了顿,道:“不过,咱们国内的技术也已经能够登返月球,这个找国内的航天局,估计也行。”

    轩辕雅丹说道:“但是有一点,三弟你要做的活更加精细。我相信还是国这边的技术更加成熟!”

    陈扬说道:“那也行。”

    轩辕雅丹说道:“我们提出我们的需求,然后让他们想办法就好。”

    秦林说道:“但是,这只怕人家未必愿意帮忙。我们跟国的航天局也没有什么交情,更何况,这也是不是交情能够搞定的事情。”

    罗峰说道:“那倒不是问题,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轩辕雅丹说道:“我知道国洛杉矶那边有一位叫戈菲儿的议员,他有着常人难及的能力。如果咱们找到他,然后让他帮这个忙,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罗峰说道:“那好,我看就这样吧。我和二弟还有弟妹先去找戈菲儿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三弟你趁这段时间先去找绝仙剑。”

    陈扬说道:“好,就这么办。”

    第二天,一众人便分道扬镳了。

    秦林夫妇便和罗峰前往洛杉矶,陈扬则是回国。

    临分别的时候,陈扬和罗峰单独说了一段话。陈扬问的是:“大哥,你该知道,我,二哥,你,都是天命者,而我是天命之王。将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怕天道变化,会让我们兄弟成仇。你难道心里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对我们加以防备?我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大哥你,我们这几个兄弟之间,不会如此的 情深。”

    罗峰淡淡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如果有一天,真的成仇了也无所谓。至少我们曾经是兄弟,对不对?”

    “好!”陈扬哈哈一笑,说道:“大哥,我懂了。”

    当天下午,秦林夫妇与罗峰到达了洛杉矶。

    洛杉矶也算是海滨城市,风景宜人,白天的气温能达到18摄氏度,那阳光温暖而艳丽,人沐浴在其中,便觉心旷神怡,舒爽无比。

    到达洛杉矶之后,罗峰与秦林夫妇并未去祭拜宁天都。主要是,他们现在对神域的掌事人充满了不确定。却是怕进去之后,便出来不得。

    三人先在一家不错的酒店下榻,之后,轩辕雅丹将戈菲儿议员先生的行程掌握。

    在吃晚餐的时候,轩辕雅丹说道:“还真是运气不错,戈菲儿议员先生明天从巴黎回来这边。我们可以在他回家之后,直接去拜访他。”

    罗峰与秦林都是一喜。

    商量完正事之后,罗峰说道:“公事要办,也要莫忘娱乐。待会咱们去海边的酒吧喝一杯吧。”

    秦林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轩辕雅丹自然是夫唱妇随。

    吃完晚餐后,三人便出了酒店。

    轩辕族在洛杉矶这边有生意在,所以他们下来之后,轩辕族的外门弟子已经给他们准备了一辆牧马人的吉普车过来了。

    秦林和罗峰在香山的神域里都有车,不过眼下两人显然是不会去主动招惹神域的人。

    他们现在对神域的感情已经没有了,神帝不在,他们对神域也少了那种敬畏。

    而且,在罗峰他们看来,现在的神域也已经是乌烟瘴气,毫无规矩可言了。

    罗峰开车,秦林坐在副驾驶,而轩辕雅丹就坐在最后面。

    车子一路开出去,便在这洛杉矶的夜里疾驰而行。

    洛杉矶的夜晚是灯火璀璨的,形形色色的种族人群在街边行走。马路上的车辆与立交桥的车辆相互辉映,那车灯组成了条条蜿蜒长龙。

    半个小时后,车子来到了海滩边。那海滩边有好几家酒吧。

    那些酒吧都是木头制作的,装修风格很是别致,就像是魔幻里所提到的精灵酒吧一样。

    秦林忽然说道:“不如咱们去拿些啤酒和小吃,到僻静的海边聊天喝酒,怎么样,大哥?”

    罗峰说道:“都行!”

    秦林便道:“那好,大哥,我去买酒。”

    罗峰一笑,道:“好!”

    很快,秦林便下车了。轩辕雅丹却还在车上,她和秦林虽然是夫妻,但有罗峰在,轩辕雅丹自然也不好跟秦林表现得太过粘腻了。

    秦林下车之后,轩辕雅丹和罗峰如果在车上一句话都不说,那也是件挺尴尬的事情。

    罗峰虽然冷漠,可对兄弟却不会冷漠。他更会照顾轩辕雅丹,所以,眼下居然是他先打开的话匣子。“弟妹,你和二弟是怎么认识的?”

    轩辕雅丹愣了一愣,随后,她说道:“认识林哥是一个偶然,也是最关键的时刻。”

    “哦?”罗峰说道。

    轩辕雅丹说道:“大哥一定还记得,当初林哥怎么都不愿意服食活人鲜血对吧?”

    罗峰说道:“我记得,二弟是个宅心仁厚的人,他心地善良,他这样的品质已经很少能见了。”

    轩辕雅丹说道:“说到这,若是将林哥和大哥你相比,其实我更敬重大哥你的为人。”

    “我吗?”罗峰淡淡一笑,说道:“我虽不算十恶不赦,但做的坏事却不少。”

    轩辕雅丹说道:“但大哥你待林哥与三弟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出来的。你比起林哥和三弟来,你要比他们坚强和勇敢。当时林哥和三弟若不是你,也早死了。大哥你却将所有的恶扛在了身上。”

    罗峰说道:“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好提了。你还没告诉我,后来二弟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轩辕雅丹说道:“说起来,那也是林哥好人有好报吧。我有一只小宠,叫做小七。这小七乃是太古魔蚊,喜好是喜欢吸食毒药。凡是带毒的东西,那都是它的补品。那一次,在阿尔卑斯山上,林哥因为没有吸食到鲜血,眼看就要奄奄一息。临死之际,刚好就遇到了我在追踪的狼蝎子王。林哥将狼蝎子王的鲜血吸食了。那狼蝎子王给林哥提供了鲜血,解了他身上的火毒。而我的小七又将林哥身上的毒素吸走,如此一来,林哥也才没事。”

    罗峰说道:“原来如此。敢情你还是二弟的救命恩人。”

    轩辕雅丹微微一笑。

    她觉得,遇见秦林是一种莫大的缘分。两人能在一起,那是她觉得最幸福的事情。

    此时此刻,轩辕雅丹觉得人生至此,已是无所他求了。

    正说着话儿,秦林已经过来了。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秦林上来之后,便笑着问道。他看着大哥和妻子相处融洽,心里却是比什么都开心。

    他其实是有些担心兄弟们不能接纳轩辕雅丹的。

    在他心里,兄弟们就是家人。只有被家人祝福的爱情,那才是最美丽的。

    随后,罗峰驱车开出了很长一段距离。最后终于到了一块没有什么人烟和灯光的沙滩处。

    三人下车,便到了沙滩上席地而坐。

    这里没有什么灯火,海风吹拂而来,带着咸湿的味道。另外还带了一些凉飕飕的意味!

    远处的灯塔却是黑暗中的指路明灯。

    秦林打开了黑啤,递给罗峰和妻子各一听。

    “大哥,干,庆祝咱们兄弟都有了各自的幸福和事业!”秦林说道。

    罗峰便和秦林干了一个。他一笑,说道:“可惜莫武不在这里。”

    秦林说道:“我倒是一直和莫武有联系,他现在倒是优哉游哉的到处玩耍,无忧无虑的。”

    罗峰说道:“莫武的志向不在修为之上,那就由他了。不卷入到这里面来,更好。”

    秦林说道:“也是,咱们这边争气一些,日后他遇上麻烦,也能帮他不是。”

    罗峰微微一笑。

    三人就这般喝酒聊天,却是惬意无比。

    不过,在半个小时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罗峰与秦林立刻就感觉到了有人在冲着他们而来。

    罗峰,秦林,还有轩辕雅丹,三人立刻就站了起来。

    而那边走来的却是一名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步履生风,气度不凡。

    罗峰和秦林并不认识这个男子,而且,罗峰眼尖,看出这中年男子的修为在神通七重左右。

    这个修为,在凡俗世间算是不错了。但与秦林和罗峰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

    那么,这个中年男子来是干什么的呢?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