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罗峰将玄黄神谷种子取了出来。

    文天准看见这散发金色光芒的玄黄神谷种子,他的眼中立刻放出异样的光芒来。

    罗峰却是不理睬文天准,他忽然冲文天准说道:“这个事,也不一定是要我三弟下去吧?我陪你下去,你看如何?”

    “那怎么行?”文天准马上激动说道。

    “怎么就不行了?”罗峰眼中出现一丝狐疑。

    文天准说道:“这下去之后,凶险无比。陈扬乃是天命之王,只有他去,才可帮我化解吉凶祸福。”

    “你之前不是说下去之后没有凶险的吗?”罗峰脸色变了一变,森冷说道。

    文天准呆了一呆,他随后说道:“我若说有凶险,不是怕他不去吗?那里面终究是无人知晓,有没有危险,我岂能肯定。但是我却知道,这事需要陈扬下去才行。”

    “那就一起下去,我也跟着下去。”罗峰说道。

    文天准说道:“你跟着下去,自然是好,还多了一重保障。可是你若也下去,我还真怕下去的时候容易。上来的时候却是很难了,因为法力有限,高达七八千米,那法力要驮着三人,实在艰难许多。”

    罗峰说道:“我同样也有法力可以帮助玄黄神谷种子。”

    文天准说道:“玄黄神谷种子里吸收了陈扬的法力,很难再吸收你的法力。”

    罗峰说道:“玄黄神谷种子不是无物不包,无物不融吗?”文天准说道:“那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眼下才起步,怎可做到无物不包,无物不融?”

    罗峰狐疑的看了一眼文天准。文天准不由恼怒,说道:“这洞口你们守着,这里面我更未去过。我与陈扬一起,他法力无边,难道我还能捣鬼不成?”

    文天准这么一说,罗峰又觉得有几分道理。

    他想了想,又看向陈扬,道:“三弟,你觉得呢?”

    陈扬沉声说道:“都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再退缩的道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再多再大的凶险我都经历过了,也不怕这一遭了。”

    “那好吧!”罗峰正要将玄黄神谷种子交给陈扬。

    可就在此时,罗峰的眼神忽然一凝,他突然喝道:“陈亦寒,滚出来吧。”

    陈扬立刻吃了一惊,他却是没感觉到。

    不得不说,罗峰的敏感是要比陈扬强大的。毕竟陈扬的修为很大的程度上是借助了陈妃蓉这个外力。

    陈扬一行人转身看去,便看见了陈亦寒与印月喇嘛缓步而来。

    阳光照耀之下,陈亦寒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印月喇嘛清秀出奇,虽然年轻,却也给人佛法无边的感觉。

    这两人在阳光之下走来,加上这里的环境奇特,却是给人一种时空穿越的错觉。

    不过看这两人相貌堂正,却是很难让人想象他们是心术不正之辈。

    陈扬的脸色一凛,说道:“大哥,这印月喇嘛有一本小命运书,里面有时间冻结术和时间逆转术,非常难以应付。”

    罗峰点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陈亦寒与印月喇嘛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就在众人前面十米处站定。

    十米是个很精确的位置,可以将一切的未知和突变算计进去。所以,一般只要是敌对的,大家都会保持十米的距离。

    “我的好大哥,你的运气还是真不错啊!兜兜转转,这玄黄神谷种子还是要落在你的手里。”陈亦寒戏谑的冲陈扬说道。

    陈扬却是懒得多说,他道:“陈亦寒,你废话什么?想要玄黄神谷种子,那就动手吧!”

    “你急什么?”陈亦寒微微一笑,说道:“难得咱们兄弟聚在一起,岂能不多说几句话?”

    陈扬看到陈亦寒就容易沉不住气,不过这一刻,他却突然平静了下去。他淡淡一笑,说道:“你也配做我的兄弟吗?”他说罢之后,语锋一转,又说道:“你每次见我,都说我是你的好大哥,其实你心里格外的看不起我。你的意思其实就是,我的蠢货大哥,对不对?”

    陈亦寒愣了一愣,随后似笑非笑,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陈亦寒,我真不知道你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我只知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你从小生活在陈天涯身边,有陈天涯这样的绝顶宗师教你法术,给你无穷尽的仙丹吃。但现在你却还是这般修为。我实在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骄傲的?但你看我,我从小在哪里生长?养育我的师父不过是个普通的拳师,我二十四岁开始,才知道天下之间还有术法与仙丹,可就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自认法力并不弱于你。只要你敢放下一元生灵剑,我也将我的沥血未央剑放下。咱们就可以来个公正的决斗,若是你能赢我,我便承认我是蠢货。若是你连这都不敢,我只能说,你真的可以去找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

    陈亦寒顿时语塞。他的眼中闪过怨毒的寒芒,随后,他说道:“你乃是天命之王,气运无双,你我之间,没有可比性。我若有你的机遇,早比你强。”

    “你从小机遇就比我好,可你现在却不见得比我强。”陈扬冷笑一声。

    “争执这个,没有丝毫的意义。”陈亦寒说道:“纵使你能短暂的跟我持平,那又如何?我只要将你杀了,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你便再也没有与我狂吠的资格!”

    陈亦寒已经不耐烦了,他也不会傻到真的丢弃一元生灵剑来和陈扬决斗。

    开什么玩笑?以为是西部牛仔吗?动不动就还公平决斗?

    他只要一元生灵剑在手,便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他怎会放弃自己的优势。

    “印月,我们按照说好的办法来夺取玄黄神谷种子。”陈亦寒随后冲印月说道。

    印月点点头。。

    随后,这两人便就动手了。

    陈扬,罗峰这边也就动手了。

    那莫空和莫杀长老格外的默契,这两人先去攻击印月喇嘛。

    这是罗峰的计划。

    而罗峰和陈扬则合力围杀陈亦寒。

    莫空与莫杀长老冲杀向了印月喇嘛,两人就是要引发印月喇嘛的小命运书。

    莫杀长老的玄华神盾已经祭了出来,如闪电雷霆一般凶猛的撞杀向了印月喇嘛。那玄华神盾上蕴含的雷电之力发出滋滋的声音,这股力量凶猛无双,一旦撞实,其所产生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

    而莫空长老也紧随其后,玄幻神盾是第一重攻击。

    莫空长老的闪电刺杀是第二重攻击。

    这两大长老的双重攻击可是杀过不少高手的。

    可就在这时,那印月喇嘛却是一动不动。

    反而是陈亦寒,突然就拦在了印月喇嘛的身前。

    此时此刻,陈亦寒与印月喇嘛可说是如影随形,寸步不离的。

    而沈墨浓则并没有参战,这样的战斗,以她长生境一重的实力,而且还没有像样的法器,那是死在插不进去手。

    沈墨浓就在一旁看守着文天准。

    “破!”陈亦寒大喝一声,他手持一元生灵剑,便如刑天手持开天战斧一般。

    猛地,陈亦寒朝着那玄幻神盾一剑劈来!

    这一剑蕴含了一元生灵剑中强大的能量波,那剑身上发出强烈耀眼的光华来!

    咔嚓一声,玄华神盾居然被那一元生灵剑一剑劈成了两半。

    莫杀长老骇然失色。

    “受死吧!”陈亦寒眼中闪过凌厉狠毒之色,接着剑势加快,却是朝着莫杀长老的咽喉刺去。

    这一剑,快之又快,狠之又狠。

    一元生灵剑本体出动,这本就是恐怖而不可抵挡的。

    陈扬与罗峰见状都是吃了一惊。陈扬急忙驱剑,那沥血未央剑闪电冲刺出去。

    但沥血未央剑终究是迟了一步。

    “大哥!”莫空长老一声悲鸣。

    原来在这一刹那,莫杀长老的咽喉已经被一元生灵剑洞穿了。

    莫杀长老整个人都僵住了,很快,他的身体便开始发热,最后直接轰的一声,成为了灰烬。

    一元生灵剑所散发的能量波太过强悍了。

    直接便将莫杀长老整个身子都焚化了。

    陈亦寒便是要继续杀莫空长老,便也在这时,沥血未央剑已经斩杀过来。

    陈亦寒冷笑一声,一剑反斩向了沥血未央剑。

    陈扬全部法力灌注在了沥血未央剑上,这时候他便感受到了沥血未央剑剑身上传来巨大的压力。

    他整个人的气血都跟着翻江倒海起来。

    那沥血未央剑也倒飞出来,在空中打了几个转。

    陈扬急忙驱动法力,将剑收到了手上。

    莫空长老悲恸欲绝,他正要跟陈亦寒拼命。便在这时,罗峰已经出现在了莫空长老的面前。

    “莫空退后!”罗峰冷厉的命令道。

    便也在这时,印月喇嘛突然闪现出来,他在这一瞬间便发动了小命运书的时间冻结术!

    可说也奇妙,这一瞬,陈亦寒却利用虚空穿梭逃出了时间冻结的范围。

    陈亦寒与印月喇嘛是经过了商量和演练,最后才定出了这个计划的。

    由印月喇嘛困住罗峰,由陈亦寒来捉拿陈扬,最后逼罗峰交出玄黄神谷种子。

    陈亦寒当然知道沈墨浓比较好抓一点,但他更知道,如果他抓了沈墨浓来逼迫罗峰。只怕罗峰理都不会理睬……

    陈亦寒哪里不知道,罗峰也是个备心狠手辣的主呢。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