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的出现并未让罗峰意外,罗峰是认识沈墨浓的。请大家看最全!但面对文天准,罗峰就不认识了。不过罗峰也没表现出不快,他觉得文天准应该是陈扬的朋友。

    陈扬看了沈墨浓一眼,随后他说道:“墨浓,你带文天准先去休息吧。”

    沈墨浓点点头。

    文天准却是不肯,他说道:“这玄黄神谷种子你必须要,这是将来你救你妻子的重要东西。没有种子里的勃勃生机,你妻子肯定是救不好的。”

    “文天准,你不要找死!”陈扬眼中闪过厉光,他说道:“你大概觉得以你的智慧便可以将我和我大哥玩弄于鼓掌之中是吧?还有,你最好不要再提我妻子,你以为这是我的死门是不是?”

    文天准顿时语塞。

    “陈扬要如何做,他心里自有主张。”沈墨浓对文天准冷冷说道:“走吧。”

    文天准充满了不甘,不过他也看见陈扬发火了,所以他也只有跟沈墨浓去开了其他的客房休息。

    待沈墨浓和文天准走后,罗峰便对陈扬说道:“三弟,咱们什么都别说了,你也别婆婆妈妈了,好不好?”

    陈扬说道:“大哥,种子你收着,拿着好好修炼。若是日后,真有用得着这种子的地方,我会跟你开口。”

    罗峰深深看了陈扬一眼,他也是知道陈扬性子的。知道他不管说什么,陈扬都是不会接受的。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我就暂时替你收着了,你什么时候需要这玄黄神谷种子,随时跟大哥言语。”

    “好。”陈扬却是一笑。

    之后,罗峰收了种子。两人继续坐下来喝酒。

    “那男子是什么人?”罗峰问。

    陈扬说道:“天道。”

    “天道?”罗峰奇怪。

    陈扬便说了文天准的来龙去脉。

    罗峰说道:“居然还真有这样奇怪的事情。”他说完之后,道:“那你要如何跟他交代?他可是为了这玄黄神谷种子而来的。”

    “交代什么?”陈扬说道:“我也不欠他的。”

    “看起来,你对他缺乏好感。”罗峰说道。

    陈扬说道:“文天准这个人,太自私了。处处都在为他自己考虑,他所说的话,真假我根本不清楚。但他处处以灵儿的安危来作为要挟,这让我更加看不起他。”

    罗峰说道:“算了,不说这了。你还是跟我说说,你去那阴面世界的事情吧,我现在也想对阴面世界有个客观的了解。”

    陈扬说道:“好。”

    随后,陈扬便说了之前与蓝紫衣的认识。一直到后来再度跟蓝紫衣联系,说到这里,陈扬又说道:“对了,大哥,你知道天都师父已经不在了的事情吧?”

    “这个事情闹得很大,我是知道的。如今的神域早已不是当初的神域。”罗峰说道。

    陈扬说道:“没错。”

    罗峰说道:“我虽然对天都师父没有太大的感情,但是他终究待我也是不错。有时间,我要去神域里拜祭一番。”

    陈扬说道:“天都师父的死没那么简单,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陈扬便又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包括神域如今的状况等等。最后陈扬讲了他和林冰与蓝紫衣潜入阴面世界的事情。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也充满了无数的凶险。

    陈扬足足说到了天亮,当他说到他手刃岳光晨时,罗峰眼中闪过亮色,他喝彩道:“好,三弟,大哥以你为荣!真是痛快,痛快啊,哈哈哈……”

    天终于亮了。

    富士山的空气非常好,晨曦洒照下来,整个大地一片宁静而美好。

    天边的云彩红彤彤的。

    晨风吹拂,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这样的空气和这样的景色让人忍不住流连忘返。

    陈扬去见了一趟沈墨浓,沈墨浓自然不会和文天准一个客房。

    沈墨浓倒没有睡,她一直在盘膝养神。

    陈扬推门而入,沈墨浓睁开眼睛说道:“你真不打算要那玄黄神谷种子了?”

    “难道你要我跟我大哥来抢?”陈扬说道。

    沈墨浓说道:“但罗峰愿意将种子给你,你为何不要?”

    陈扬说道:“我若将玄黄神谷种子给你,你要吗?”

    沈墨浓说道:“我和你不同,我对玄黄神谷种子没有那么迫切的需要,但你需要啊!”

    “我需要,难道我大哥就不需要吗?他若不需要,又怎会万里迢迢来趟这个浑水?他辛苦得到,我怎可就仗着他对我好,便欣然接受?”陈扬说道。

    沈墨浓道:“你有你的原则,我明白。不过,只怕文天准是要气疯了。”

    “他疯就疯吧,我从来就不欠他什么。”陈扬说道。

    “接下来,我们是要离开这里了吗?”沈墨浓问。

    陈扬说道:“没错,待会就走。大哥说要帮我解决被神域通缉的事情,我打算我们先回国。之后我跟洛宁汇合,如此之后,我再通知血族的人来。大哥再叫上通天洞府的人,如此之后,我们会一起回神域一趟。”

    沈墨浓眼睛一亮,说道:“好家伙,你们这是羽翼丰满,要回去逼宫啊!”

    “没错!”陈扬一笑。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有了和神域叫板的资格了。

    “不过现在,你是不是要去见文天准一趟?”沈墨浓说道。

    陈扬顿感头疼,说道:“这疯子,我是有些怕了他了。不过见见就见见吧。”

    随后,陈扬便和沈墨浓一起去见文天准。

    文天准自然没有睡,他的双眼血红,这家伙又处在发疯的前兆了。

    陈扬都准备好迎接这家伙的咆哮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文天准沉声说道:“你真不打算要玄黄神谷种子了?”

    “没错。”陈扬说道。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文天准说道。

    “什么忙?”陈扬问。

    文天准说道:“你带着玄黄神谷种子陪我下去一趟富士山的火山底部。”

    “你疯了吧?”陈扬说道:“火山底部深有八千米,如何下去?下去还不得摔死?就算不摔死,也没法再上来了。”

    “你将法力灌注到玄黄神谷种子上,然后玄黄神谷种子能够随你心意变化成莲台宝座,可以载着我们下去和上来。”文天准说道。

    “你想要下去干什么?”陈扬问。

    文天准说道:“也许在玄黄神谷种子生长的地方,就在那稻苗身上,我能找到可以获得法力,占据这躯壳的法子。这是我唯一的办法!”

    陈扬沉吟一瞬,说道:“其实你该知道,我对你并无多大的好感。你这个人很自私,一旦让你拥有无上的能力之后,加上你还可预知未来,那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你已经答应助我了。”文天准说道。

    陈扬说道:“但我并未得到玄黄神谷种子。”文天准说道:“你不用言辞狡辩,你若要借用玄黄神谷种子,罗峰不可能不答应。”

    陈扬说道:“火山底部有太多的未知了,我不想冒这个险。”

    文天准突然就跪了下去,他哀求着说道:“这是我唯一活下来的机会,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陈扬微微一怔,他多看了文天准一眼,却是依然不说话。

    文天准说道:“我不想用你的妻子来威胁你,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是唯一一个知道怎么救你妻子的人。你可以为不相干的人去冒险,难道就不能为了你的妻子,冒险一次吗?再则,火山底部,又能有什么危险?那火山已经熄灭三百多年了,再高的温度也已经冷却了。”

    文天准接着说道:“未来的你为了救助灵儿,面临两难选择。后来你选择错误,造成你悔恨终生。只要你带我下去,我可以给你入侵我脑域的机会一次。你那小精灵有读取人记忆的功能,这个是无法骗人的。”

    陈扬倒不是没想过读取文天准的记忆,但文天准是人精,陈妃蓉没得到文天准的许可,完全读取不到。

    陈扬沉声不说话。

    “若是到了火山底部,你发现我骗了你,你可以马上将我杀了。”文天准随后又说道。

    “答应他吧,三弟!”便在这时,罗峰的声音传来。

    “虽然咱们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这是一个机会。”罗峰走了进来,说道:“你也不想给你自己留下遗憾,对吗?”

    陈扬说不出话来。

    罗峰便又面对文天准,说道:“你最好求神拜佛保佑你说的都是真话,不然的话,我至少有一百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文天准沉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来开玩笑。”

    事已至此,陈扬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接着,一行人便收拾好一切,朝着富士山主峰进发。

    莫空与莫杀也跟着。

    一路而去,青山绿水,风光无限。

    阳光明媚,晨风吹拂。

    众人一边朝上而走,一边吃了些干粮。

    这一路上去,倒是路程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高手。

    想必众多高手都已知道,玄黄神谷种子已经被人抢走了,大多人都已经趁夜离开了富士山。

    陈扬一干人等在一个小时后,来到了富士山的主峰上,也来到了那火山口处。

    那火山口宽大无比,从上方朝下面望去,却是黑洞洞的,根本看不真切。

    就算是用强光手电筒照射下去,也是照不到底的。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