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杀马上也说道:“蛊王,此人蛮横无理,伤了属下兄弟,还将沥血未央剑强行抢走,请蛊王为属下等做主!”

    这两人此时见了陈扬,那是仇人见面格外眼红。

    哪怕这人是蛊王的兄弟,但他们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罗峰看向陈扬,他问道:“真是你干的?”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没错。”他也不多做解释什么,事实就是如此,的确是没什么好解释的。

    罗峰便又向莫杀与莫空说道:“你们希望我如何为你们做主?”

    莫杀说道:“让他交剑,并且斩他一臂。”

    罗峰说道:“你的要求倒也不过分,至少在斩手臂上的这个说法不过分。”他随后话锋一抓,道:“不过这人乃是我的兄弟,他鲁莽冒犯了莫空长老,这是我这个做大哥的管教不严。这样吧,我代我三弟受过,你来斩我一条手臂吧。”他说完之后,便从戒须弥中取出一口寒光精亮的匕首递给莫杀。

    莫杀不由呆住,道:“蛊王,这……”

    罗峰说道:“剑本来是我要的,我现在就当是你们已经取到了,然后我又送给了我三弟。但这手臂,我没办法让莫空长老的手臂长出来,你若觉得非要斩一条手臂才解恨,那就斩我的手臂吧。”

    “蛊王,您明知道,属下绝对不敢斩您手臂的。”莫杀压抑住怒意说道。

    罗峰说道:“但你更不知道,在我的面前,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来伤害我的兄弟。我与我三弟结拜在先,我们是过命的交情。这轮回罗盘我可以不要,这蛊王我可以不做,但这兄弟我不能不要。你要么将这事就此揭过。要么斩我一条手臂,要么我脱离通天洞府,与我三弟一道跟你们战一场。”

    莫杀和莫空两人相视一眼,莫空眼中闪过沮丧之色,随后他说道:“蛊王,属下错了,属下从此以后绝不再提此事。”

    莫杀长老马上也说道:“属下等知错了。”

    罗峰说道:“那好,此事以后谁都莫要再提,否则的话,我定严惩不贷。”

    “是,蛊王!”莫空和莫杀说道。

    罗峰突然又朝这两人长长作了一个揖,说道:“多谢两位长老。”

    莫杀和莫空本来心中不爽,但罗峰突然的作揖却是让他们的心中又复杂起来。

    此刻,陈扬的心头却是满满的感动。

    他从小是孤儿,没有兄弟。但是大哥却比亲大哥还要疼他,宠他。

    当初自己要吸血时,大哥知道自己无法下口,便独自揽下罪孽去杀人。如今,大哥又一力为自己承担。

    “大哥!”陈扬眼眶微微一红,喊道。

    罗峰一笑,说道:“傻小子,你这是干什么?这本就没你什么事儿?你之前又不知情,那有什么错?我不也是让他们去抢剑了吗?此刻说这么多,也不过是因为我是他们的蛊王,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而已。”

    陈扬将那沥血未央剑拿了出来,道:“大哥,这剑给你。”

    罗峰说道:“给什么给,好好拿着吧。”

    陈扬说道:“可……”

    罗峰说道:“别说这些了,咱们还是聊聊别的吧。”他顿了顿,道:“这里说话也不方便,去我所在的旅馆说话吧。咱们兄弟两难得见面,今儿个好好喝上一杯。”

    陈扬便也就不再婆婆妈妈了,他哈哈一笑,说道:“好!”

    罗峰所在的旅馆还是一家清酒馆,里面有很不错的清酒。在罗峰的客房里,清酒便有许多,而且还有不少牛肉干和花生米。

    所以两人并不需要去点菜什么的。

    就在那客房里,两人开了一盏灯,接着便是席地而坐。

    在来的路上,陈扬给沈墨浓打了电话,让她带文天准到这旅馆来。

    一时之间,沈墨浓也没那么快能过来。

    此时,陈扬与罗峰痛快畅饮。

    “大哥,你怎么会成为了蛊王?而且你的修为怎地进展如此之快?你凝结了道果了吗?”陈扬对大哥如今的修为有太多的好奇了。

    罗峰一笑,他吃了一粒花生米后说道:“说起来,这都多亏了你。”

    “多亏了我?”陈扬一笑,说道:“我可好像什么都没做。”

    “但你的确是影响了我。”罗峰说道:“之所以会到通天洞府,完全是因为我多管闲事救了一名女子。当然,现在她也是你的嫂子。”

    “哦?”陈扬立刻饶有兴致起来,他说道:“大哥原来也会爱女人啊!”

    “去你的,你当你大哥我是gay啊!”罗峰笑骂一声。接着,他说道:“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什么闲事我都懒得管,除了自家兄弟,他人死活却是干我屁事。”

    陈扬说道:“没错,大哥你一直都是这个性子。”

    罗峰说道:“但我当时想到了你,你因为收养艾丽微后来得了善果。所以我想着反正也不费劲,于是就出手了。所以你说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好管闲事是我的一个毛病,不过这也很容易给自己招祸。若是命不够强,只怕就会死在这里面了。做好事还得命硬!”

    罗峰说道:“这个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那次多管闲事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好几次都差点死在了通天洞府。不过后来,也算是因祸得福,我吞噬并消化了通天洞府的一种蛊中之王。从此,天下蛊虫都受我号令。而通天洞府也因此尊我为蛊王。”

    “原来如此!”陈扬恍然大悟。

    罗峰说道:“后来,我在通天洞府里接受了其先祖留下的精元和一件法器,也就是我如今用的轮回罗盘。我吞噬了那精元,便很顺利的凝结了道果,并且那精元里面有无穷营养还有不少智慧和记忆。我便不停溶解记忆,吸收营养,这修为便也一直朝上增长,最后便到了如今的太虚七重天。”

    陈扬说道:“恭喜大哥!”

    罗峰说道:“之后,我去了一趟天王社,将那天王社的长老和一干畜生杀了个干干净净。那天王社的事情,也算就此了了。”

    陈扬说道:“大哥你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罗峰说道:“不说我了,你呢?我却是一点也看不透你的修为了,你既然也到了此处,还能在陈亦寒的手下全身而退,只怕你的修为也不在我之下了。难道你也已经凝结了道果?”

    陈扬说道:“我还没有凝结道果,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他随后便将陈妃蓉这神秘的武器说了出来。

    对于罗峰,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罗峰听完之后,说道:“一定会有更大的机遇在等着你的,二弟。”

    陈扬说道:“大哥你走后,我这边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他接着就讲了灵儿的情况。

    罗峰听后不由震惊和感慨,他说道:“问世间情为何未,直教人生死相许!以前我不懂情爱,但现在,我却明白灵儿的心思。三弟你此生能有灵儿这样的妻子,那是你的莫大造化。”

    “我现在就想着将灵儿救好。”陈扬说道。

    罗峰说道:“你这一趟来,想必就是为了这玄黄神谷种子吧。”他说完之后,突然掏出一物。此物金光闪闪,正是那玄黄神谷种子。

    这种子自然而然的在空中漂浮着。

    陈扬看了一眼,他暂时还没有体会到这种子的厉害之处,他说道:“我的确是为种子而来。”

    “送给你!”罗峰微微一笑,说道。

    “那怎么行!”陈扬大惊失色,他说道:“大哥,这种子太宝贵了,如今众多高手前来就是为了这种子。你好不容易得到,怎能给我。”

    “我恩仇了了,就算没有这玄黄神谷种子,那也没什么打紧的。但你不同,你若有种子,将来的胜算会大很多。再说了,我还有这轮回罗盘呢,你比我更需要这玄黄神谷种子。咱们是自家兄弟,你就收下吧。”罗峰显得很是轻描淡写。

    陈扬坚决摇头,他说道:“大哥待我已经是恩重如山,我粉身碎骨难以报万一。这种子,我绝不会要。若是大哥你继续坚持要给我,我转身就走。”

    “三弟!”罗峰说道:“你该知道我的为人,你我兄弟贵在相知。你知我,我知你,这玄黄神谷种子,你有什么要不得的?难道你还觉得这是个天大的人情不能接受?你我之间,有说人情这两个字的必要吗?人情,那都是俗人才说的东西。”

    陈扬眼中泛出泪光,他说道:“我陈扬这一生,能有灵儿这样的妻子,能有大哥你,我觉得我就算是死亦无憾了。上天虽然剥夺了我很多东西,但给我的更多。可我却不能仗着大哥你的好,便这么心安理得的来接受这样宝贵的东西。大哥,我会觉得我自己很没用,你明白吗?”

    罗峰说道:“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你比我更需要这东西。兄弟之间就是要互相帮助的,我相信,如果易地而处,你也会将这种子给我。”

    陈扬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要。”

    “为什么不要?”便在这时,文天准激动的声音传来,他说道:“难道你忘了你还要救你的妻子,你忘了,你要雪耻,还要帮助我塑金身,这一切都需要这玄黄神谷种子。如今玄黄神谷种子就在眼前,你怎可不要?”

    文天准的话一落音,那房门就被推开。

    随后,沈墨浓和文天准便出现在了门前。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