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月喇嘛说道:“不管怎样,贫僧也不能全听凭施主一面之词。 贫僧还是要看一番这宝剑,施主也请放心,贫僧有自己的法器,断不会贪图你的法器。”

    陈扬说道:“法师这话说的,法师若是因为自己有法器而不贪图他人的法器,那法师来这里是做什么的?难道不是为了那玄黄神谷种子?”

    印月喇嘛顿时语塞。

    陈扬说道:“你信不过我,我还信不过你。别的东西,我都好配合于你,但你要看我的剑,不行!”

    印月喇嘛的脸色阴沉下去,他说道:“贫僧的耐心和容忍是有限度的,施主,若不是看在你之前相助的情分上,贫僧早已动手。但施主也莫要一再挑战贫僧的忍耐。”

    陈扬脑中念头跳动,随后,他眼中闪过寒意,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虽然你的弟子不是我杀的,但你既然执意,那你就当他们都是我杀的。你有什么手段便都施展出来吧!”

    印月喇嘛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施主,这可是你逼迫贫僧的。”

    “我呸!”陈扬说道:“别当了表子还要立牌坊,明明是你一再苦苦相逼,这会儿居然说我在逼你。”

    印月喇嘛也就不再多说,他却并未发动小命运书,而是直接袖袍一挥,随后便朝着陈扬抓来。

    虚空之中,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大手朝陈扬的咽喉处抓来。

    陈扬冷笑一声,道:“印月,你果然是个狂妄之辈。就凭这一手便想制服于我吗?”他说完之后,却也不用法宝,而是大手一挥。

    一股无形的气流凶猛撞击过去,便是立刻将印月法力撞散了。

    到了陈扬和印月喇嘛这个修为上,彼此之间的法力相差不大。但要较出高低,便要看对法力的运用,还有法宝的强弱了。

    同样是七重天的高手,同样的法力,却会因为法宝的不同,发生出很大的变化。

    印月喇嘛手中出现一串佛珠,他嘴里念念有词,那些佛珠突然漂浮起来,而且,三十六粒佛珠围成了一个圈。

    “疾!”印月喇嘛大喝一声。

    于是三十六粒佛珠立刻闪电发射,朝着陈扬轰杀而来。

    粒粒佛珠都如子弹狂暴,而且带着超强的穿透力。

    那些佛珠之中还有历代喇嘛高人的念力,这却不是普通的法术和法器可以抵挡的。

    陈扬大笑一声,说道:“印月,你若不出小命运书,其余的法宝,没一件可以让我正眼相看。”随后,他便将那沥血未央剑祭了出来。

    “开!”陈扬爆吼一声,一股声波震了过去。紧接着,陈扬手中的沥血未央剑也飞了出去,却是在陈扬的面前舞得风雨不透。

    那三十六粒佛珠却是在顷刻之间被绞杀成了粉碎。

    印月喇嘛并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这简单的两招无法损伤陈扬。但他却是用这两招来试探了陈扬的底细。

    之后,印月喇嘛手中便出现了小命运书!

    这本小命运书一出现,陈扬的脸色就变了一变。

    印月喇嘛施法是极其快速的,陈扬知道自己不能逃,一旦转身逃走,会更快的被小命运书的术法控制住。

    陈扬干脆就先发制人了,他这时候也不再保留,直接施展出了造化剑诀。

    雷光闪烁,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无穷的剑光雷光绞杀向了印月喇嘛。

    而在这时,印月喇嘛的时间冻结术终于也施展了出来。

    这一下,陈扬真正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时间冻结术的厉害。

    他觉得空气中突然充满了压力,这压力挤压得让他连气血运行都产生了困难。而且思维也格外的缓慢起来。

    陈扬觉得自己的法力也无法运转了。

    一切都被冻结了。

    陈扬想要踏前一步或是退后一步都不可能了,一动也不能动。

    “糟糕!”陈扬心中暗惊,即使是已经见识了数次印月喇嘛施展这等术法,但眼下等这术法真正施展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却依然是那样的无可奈何。

    “不好,他若是搜走了我的剑和戒须弥,那我杀他众弟子便是十分清楚明白了。”陈扬眼中闪过惊惧之色,他看向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的速度也很慢,但他却能缓慢的走动。他一步一步的朝陈扬走了过来,就如他之前在四大圣者手中夺走玄黄神谷种子一般。

    陈扬迅速跟陈妃蓉沟通。

    “陈妃蓉,陈妃蓉!”他在脑域里急急的喊道。

    “扬哥哥!”陈妃蓉在黑暗的脑域之中出现了。

    “你是否能动?现在外面的时间被冻结了。”陈扬说道。

    陈妃蓉马上以陈扬的眼睛看向外面,这外面的情况她也就立刻了解了。

    “不好呀,扬哥哥,我如果出去,也会被冻结住的。我的念头是单纯的力量,根本没可能抵挡这喇嘛的时间冻结。”

    陈扬说道:“那为何这喇嘛不受时间限制?”

    陈妃蓉说道:“那我也不知道。”陈扬也不是真要找陈妃蓉问出个结果,只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那印月喇嘛越来越靠近陈扬,陈扬便看着印月喇嘛一步一步逼近。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印月喇嘛,若不是你横插一脚,我那玄黄神谷种子也不会被人夺走。”这是陈亦寒的声音。

    “现在你居然在对陈扬用这一招,那好,我便先送你上西天。”陈亦寒出现之后,他冷笑一声,随后便将一元生灵剑驱出。

    那一元生灵剑便如一道流光朝印月喇嘛斩杀而去。

    印月喇嘛骇然失色,那一元生灵剑本来速度极快,但到了印月喇嘛的附近,却是慢了下去。显然也是被时间冻结住了。

    陈亦寒就在外围继续驱动法力,一元生灵剑缓慢的朝里面闯入进去,并且还是朝着印月喇嘛刺去。

    一元生灵剑的剑身中孕育了强大浩瀚的力量和道理,它能够通过自身的力量和智慧来解析这时间冻结术。

    一元生灵剑的速度要比印月喇嘛又快了不少。

    印月喇嘛便看着那一元生灵剑朝他的头颅刺来。

    很显然,他还没有抓到陈扬的剑之前,他便要先被这一元生灵剑杀死。

    印月喇嘛不由恼火万分,可他又无可奈何。

    印月喇嘛同时也感受到了一元生灵剑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和奥义,他知道他一旦收走小命运书,停止时间冻结,那么一元生灵剑便会在瞬间将他杀死。

    那么这个时候,印月喇嘛只能像上次一样施展出命运逆转术了。

    印月喇嘛心中暗暗叫苦,这几个术法对法力的消耗都是巨大的。尤其是命运逆转术,不仅消耗法力,还很伤身。

    印月喇嘛无可奈何之下,还是迅速手捏法印,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将那命运逆转术施展了出来。

    陈扬顿时感到心头烦闷,难受到想死,他觉得自己快要吐了,内心格外的感到胸闷,恶心。

    他的思绪在拼命的回转,记忆也在回转。可他偏偏又清晰的知道,时间在回转。这个是很神奇和玄妙的过程。

    而那一元生灵剑也开始后退,一元生灵剑的本体剑中,那力量也在开始收敛。

    印月喇嘛也在渐渐后退。

    这时候,任凭外面的陈亦寒如何驱动法力,但他都抵挡不住一元生灵剑的后退。

    “呼”的一声,陈亦寒一下将那一元生灵剑收在了手中。

    印月喇嘛也立刻将小命运书收起。

    陈扬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中的烦闷镇压下去。他深深忌惮的看了一眼陈亦寒和印月喇嘛。

    很显然,陈扬现在的处境算不上好。

    简直就是四面楚歌了。

    “陈亦寒,贫僧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与贫僧处处作对?”印月喇嘛怒道。

    陈亦寒不屑一笑,不过马上,他眼珠子就是一转,他说道:“印月,我突然有个主意。”

    陈扬心中顿时生出不祥之感来。

    印月喇嘛立刻就有些不解的看向陈亦寒。

    陈亦寒说道:“那玄黄神谷种子如今被这陈扬的生死兄弟抢走了。”

    “生死兄弟?”陈扬立刻大奇,道:“你说的是谁?”

    “我的好大哥,你大概想不到吧。抢走玄黄神谷种子的,便是你的结拜大哥,罗峰!”陈亦寒冷笑一声。

    “什么?”陈扬吃了一惊,他说道:“我大哥的修为最多还在长生境,怎么可能抢得了玄黄神谷种子?”

    陈亦寒说道:“莫非你以为这天下就你能进步神速,他人便不可能了?”

    陈扬心头顿时欢喜无比。他真想这时候就跑掉去找大哥罗峰。

    但很显然,他不会有这个机会。

    陈亦寒接着便不再理会陈扬了,他冲印月喇嘛说道:“印月,要不这样吧,我帮你将陈扬擒拿下来。至于你是要砍他手脚,还是夺他的法宝什么的,我都不管。咱们抓了他,便一起合力去对付他的大哥罗峰如何?等咱们得到了玄黄神谷种子之后,咱们再各凭本事,看谁能夺得种子?”

    印月喇嘛的脑袋转得很快。

    他也不是傻子,他知道他和陈亦寒争夺玄黄神谷种子是没有优势的。但是,这却也是唯一的一个机会。印月喇嘛同样还知道,这个陈亦寒并不好打发。

    “既然是如此,那贫僧愿意和施主你合作!”印月法师说道。

    “哈哈哈……”陈亦寒大笑起来,他笑了几声之后,眼中杀过厉光,说道:“那么印月,咱们还等什么呢?”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