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峰转过身来。请大家看最全!

    此刻的罗峰,他的眼中尽是冷漠。他看向陈亦寒,微微奇怪的说道:“你认识我?”陈亦寒说道:“你是我那好大哥的兄弟,我又怎能不认识你。不过,你的变化很大。资料上他显示,你不过是化神境的废物,但却想不到,你现在居然已经到达了太虚七重天的地步。”

    罗峰说道:“想必你便是我三弟口中所说的那个畜生弟弟了?”

    陈亦寒眼中闪过一缕寒芒精光,他说道:“嘴上痛快了,那便拿命来填吧!”他说完之后,便将一元生灵剑抓出。随后催动法力,瞬间斩出一道凌厉的剑光杀向了罗峰。

    罗峰眼中也是精光一闪,随后,便见他手中出现了一件法器。那却是一个黑色的罗盘。那罗盘中间的指针迅速转动起来。罗盘旁边有许多字,这时候,那些字变成金色,金色的字围绕着罗盘转动。

    那罗盘上的字乃是浩然正气四个字,四个字迅速布成了一个阵眼。

    那罗盘中间忽然传来一声狂猛的咆哮,接着,罗盘中央出现了一个人形。这人仙气飘飘,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他突然对着那剑光张开了嘴。

    呼的一声,那剑光便被那仙人吞噬进去。

    随后,罗盘便又恢复到了平常状态。

    罗峰的脸色平静至极。

    可这时陈亦寒却是微微失色,他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法器?”罗峰淡淡说道:“大概你以为,天下之间便只有你这一元生灵剑可称王称霸了。我这法器乃是通天洞府的镇洞之宝,名曰轮回罗盘。此罗盘乃是当年长生大帝所用的法器,我虽然用不出这轮回罗盘的威力来,但是要应付你这一元生灵剑却不是问题。”

    “是吗?”陈亦寒冷笑一声,说道:“那今日我便要看看这轮回罗盘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他说完之后,立刻驱动那一元生灵剑。

    一元生灵剑迅速飞了出去,却是如一道流光向罗峰斩杀过来。

    一元生灵剑本体出动,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一元生灵剑乃是经过了沧海桑田,里面蕴育了一元之数的道理和变化。

    浩瀚之力,沧桑剑意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无坚不摧的力量!

    一元生灵剑中强大的能量波动起来,刷的一声,剑体带着无穷杀意斩杀向了罗峰的头颅。

    罗峰立刻催动轮回罗盘,那轮回罗盘中,仙人再度出现。

    “沧海九重叠!”罗峰大喝一声,他迅速催动了法力。

    那轮回罗盘之中,光芒大盛。而那仙人便迅速捏法印,念口诀。很快便见罗峰面前的空间,磁场,空气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九重空间迅速形成。

    那一元生灵剑直接斩入到了第一重空间里面。

    一元生灵剑速度极快,接近光速。

    而陈亦寒和罗峰的距离不到十米,一元生灵剑在急速飞行中,却是始终到达不了罗峰的面前。

    陈亦寒失色,他马上就感觉到了空间的重叠之诡异。看似不过十米的距离,但这距离在空间的重叠下,只怕能绕地球一圈那么远了。

    “不行,剑飞得越远,收回来就越困难。”陈亦寒马上心意一动,那一元生灵剑立刻就回到了他的手中。

    “我就不信,你可以一直维持住这种重叠的空间。”陈亦寒眼中寒光闪现,冷冷说道。

    罗峰说道:“重叠的空间不是在维持,而是轮回罗盘将通道给你这剑打开了。我随时可以收回来。”他说完便也撤去了沧海九重叠。

    随后,罗峰说道:“你的一元生灵剑是奈何不了我的。”

    陈亦寒沉下了脸色。

    罗峰说道:“陈亦寒,你终究不过是靠着你父亲余威而活的人。我这轮回罗盘除非是你父亲亲自前来,才有可能给我破开。凭你,就算你拿了这天下一等一的神剑,一样是无可奈何。”

    陈亦寒捏紧了拳头。他咬牙说道:“你也不过是仗着法器厉害罢了。”

    罗峰说道:“不管怎样,这玄黄神谷种子你是别想了。”他说完就要离开。

    陈亦寒说道:“你那金色虫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不惧时间冻结?”

    罗峰淡冷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他说完这下就真的走了。

    陈亦寒冷哼一声,他心中暗道,既然无法正面从罗峰手里取走玄黄神谷种子,那我便去找陈扬。

    “这陈扬与罗峰乃是兄弟,抓了陈扬,不怕罗峰不将种子交出来。”陈亦寒却是特意调查清楚了,知道罗峰和陈扬的感情很好。

    此时此刻,陈扬并没有追过来。

    但有一个人却追上了陈扬。

    “施主慢走!”印月喇嘛从后方而来。

    “印月法师?”陈扬看向印月喇嘛,说道。

    印月喇嘛走上前来,他说道:“施主,贫僧可否能看你手中之剑?”

    陈扬立刻便收了沥血未央剑,直接拒绝道:“当然不行。”他顿了顿,说道:“我倒是纳闷了,法师你怎地总是要看他人的法器?难道法师不知道,法器不可随意见人?”

    “施主可有见到其他的喇嘛?”印月法师再次问道。

    “没有。”陈扬很坦然的说道,接着他又问道:“怎么了?”

    印月喇嘛说道:“贫僧的几位弟子怎也不见踪迹,贫僧在某一处感受到了他们的残余精神波游动。他们死在了雷剑之下,贫僧看施主这口剑似乎也是雷属性?”

    “难道大师是怀疑我杀了您的弟子们?”陈扬立刻吃惊的问。

    印月喇嘛说道:“贫僧也知道施主没有可能来杀贫僧的弟子,但施主这口雷剑实在是让贫僧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有毛病啊!”陈扬马上大骂道:“我若杀了你的弟子,我还去救你?而且还傻乎乎的将杀人凶器露出来?难道我是不知道法师你的法力到底有多神通吗?”

    印月喇嘛说道:“施主不必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你这喇嘛,做人也忒不厚道了。之前我与那陈亦寒碰到,你也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现在又怀疑我杀了你的弟子,有你这么做人的吗?”陈扬愤愤不平的说道。

    印月喇嘛顿时哑口无言,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扬说道:“我向法师你申明,你的弟子们绝不是我杀的。我能解释的也只有这么多,若是法师实在不信,那我也无可奈何。”

    印月喇嘛说道:“既然不是施主杀的,施主为何不肯将剑给贫僧一观?贫僧虽然相信施主,但若不观此剑,心中着实难安。”

    陈扬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剑也是从他人手中夺来。我和法师你的关系还没到可以如此信任的地步吧?若是你拿了我的剑,转身就走,我该如何是好?这样吧,你若肯将你的小命运书给我拿着,我便将此剑给你,如此便算公平,对吧?”

    印月喇嘛沉声说道:“贫僧的法宝谁也不能给。”

    陈扬说道:“那不就结了,告辞了。”

    “站住!”印月喇嘛说道。

    陈扬不由头疼,说道:“看来今日我不交出这剑来,法师是要用强了?”

    印月喇嘛说道:“贫僧心里自有是非曲直,施主虽然未帮上贫僧多大的忙,但却也是个人情。对施主用强,的确不该。可贫僧几个弟子无辜惨死,若不看清楚你这手中之剑,便是贫僧心中莫大的遗憾。”他说罢之后,接着道:“若贫僧观看施主手中之剑后,确定与施主无关,贫僧定向施主道歉。”

    “如何道歉?”陈扬说道:“咱们还是说些实际的报酬吧。”

    印月喇嘛不由一呆,他说道:“难道贫僧肯给报酬,施主就肯交剑?”

    “不肯!”陈扬很干脆的说道。

    印月喇嘛顿时有些不解。

    陈扬却是暗暗头疼,他知道这片富士山已经变得无比凶险了。那玄黄神谷种子被不知名的人抢走,而自己还要应付陈亦寒,若是眼下再得罪了印月喇嘛,那就更加凶险了。

    陈扬知道自己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低估了印月喇嘛的执着。

    但是当初,他是想的很清楚的。他怕自己在与人对战中,被迫用出了沥血未央剑。而那个时候,只要被有心人一传,那么印月喇嘛百分子百就会找上自己,并且认定自己是杀人凶手。

    而自己主动露出沥血未央剑,便是要让印月喇嘛琢磨不定。

    眼下,印月喇嘛的确是琢磨不定了。可这家伙却非常执着的要看自己的沥血未央剑。

    这剑若给印月喇嘛一看,那不就是百分之百的承认了吗?

    也是在这时,陈扬眼中一动,他说道:“法师,我跟你坦白说吧。这剑是我从其他人手上夺来的。当时我看那人已经身受重伤,于是找准机会将那人杀了。随后,我便又毁尸灭迹。”他顿了顿,说道:“也许你那些弟子是真的死在我这剑下也不一定,但人的确不是我杀的。”

    印月喇嘛的脸色一变。

    陈扬继续说道:“法师你想想,我若真的杀了那些弟子,便该和那南海三位长老一起围杀于你,又怎会帮你来击杀他们?我更不会在您面前将这剑展露出来。”

    印月喇嘛说道:“施主,你的话变化太大。”

    “我之前就言明了,剑是我夺来的。”陈扬说道。

    “但贫僧还是要从这剑上来看看如何而去找寻真正的凶手。”印月喇嘛说道。

    “真正的凶手已经被我杀了呀。”陈扬说道。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