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血河老祖万万没想到陈扬居然身具法力,而且一发招是如此的强横。请大家看最全!

    血河老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念头,那雷光便已经穿透了他的咽喉。

    鲜血飞溅!

    血河老祖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飞速流逝。危机之中,他将自己最后的法力凝聚成形,化作一尊小元神火速飞走。

    这尊小元神不可能飞太远,也不可能存活太久。但这尊小元神一旦去找到了印月喇嘛,那么陈扬所做的一切便都瞒不下去了。陈扬哪里能容血河老祖的小元神逃走,紧急之中,他再度斩出一道雷光。

    那道雷光迅速劈中了血河老祖的小元神。

    咔嚓一声,青烟四起。这尊小元神顿时灰飞烟灭。

    陈扬暗叫好险,他心里知道这血河老祖的法力犹在那黑袍老祖之上。而且,血河老祖还有厉害的法宝精元神丹。

    自己这下能瞬间杀了血河老祖,完全是凭运气。

    陈扬也不敢过多耽搁,他迅速将血河老祖尸体上的戒须弥取了下来。之后,这家伙将几具尸体堆在一起。之后,他取出沥血未央剑,在剑尖凝聚雷光。最后,以雷霆之力击杀下去。

    那一堆尸体立刻全部化为焦骨。最后,陈扬大袖一挥,一股狂风吹过。这焦骨便全部化作飞灰了。

    这便是真正的毁尸灭迹了。

    陈扬确定现场之中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之后,如此才松了一口气,接着迅速离开了现场。

    须臾之后,陈扬便跟文天准和沈墨浓汇合了。

    “咱们快走。”陈扬对文天准和沈墨浓说道。

    他觉得这里还是不太安全,得越走越远才好。

    同时,陈扬背了文天准。

    三人开始朝一边隐秘树林处行去,文天准不由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这个神情,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陈扬便说道:“我去毁灭尸体的时候,碰到了印月喇嘛的首座弟子,也就是那血河老祖。我将那血河老祖一并杀了,然后将所有的尸体都毁了。这血河老祖来的好快,若是印月喇嘛也在附近,只怕也就会很快寻去。”

    “你将血河老祖也杀了?”文天准和沈墨浓都是吃了一惊。

    陈扬点头,说道:“对啊!”

    文天准问道:“那他的精元神丹呢?”

    “在我这里啊。”陈扬说道。

    文天准说道:“这下倒好了,密宗的手下骨干全被你杀了。要是你再将印月喇嘛杀了,那还真就是灭了密宗的门。”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下,印月喇嘛若是知道了真相,那不得恨不得生吃我的血肉?”

    文天准说道:“你知道就好。那印月喇嘛是何等人物,你现在无端惹上了这样的强敌,日后必定有你的苦头要吃。”他顿了顿,说道:“那些法宝,戒须弥,现在都不要拿出来用。一旦被发现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即便是日后,你也不能将法宝给沈墨浓用,因为她一旦用了,就会被印月喇嘛盯上,你也不能用。”

    陈扬不由郁闷,说道:“这等法器在手,若是不能用,岂不可惜?”

    “你要用也可以,除非你能将印月喇嘛杀了。”文天准说道。

    陈扬也就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说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杀了这喇嘛的。”

    他杀这些密宗的人,那是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的。因为这群喇嘛的修行方法太不合天伦人理了。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沈墨浓这时候问。她倒是没有觉得太可惜。

    文天准说道:“当然是继续朝富士山主峰进发,那玄黄神谷种子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当然,也许早已经出来被夺走了也说不定。不管怎样,咱们都要去看看。”

    陈扬也就不作他想,他背了文天准,道:“走吧!”

    于是一行人继续攀登山峰。

    越往上走,空气越是稀薄。

    那四周也越是苍凉,放眼看去,全是一片火红之色。

    天上明月皎洁,空气中寒流侵袭。

    这上山峰之路并不长,但是四周的黑暗中却是危机四伏。陈扬都能感觉到这座山峰上隐藏了无数高手。

    便在这时,陈扬一行人看见前方有波动。却是大约二十来人的队伍正在围观着几大高手的决斗。

    “别去看热闹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做。”文天准马上对陈扬说道。他真是怕了这少爷了,怎么跟个好奇宝宝似的,看见什么都要去插上一杠子呢。

    陈扬却是不以为然,他说道:“你懂个毛线,现在谁都在等那玄黄神谷种子。第一个得到玄黄神谷种子的,肯定就是个靶子。咱们这时候贸然前去,若是得了玄黄神谷种子,那不是找死?再说了,现在玄黄神谷种子还没有多大的力量,在谁手上都不可怕。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融入到这个事件里面来。你总是想独善其身,那怎么可能办成事儿?”

    沈墨浓笑笑,说道:“反正你不管做什么都能说出一番大道理来。”

    文天准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陈扬当下就对沈墨浓和文天准说道:“你们两人还是在这附近等我,我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沈墨浓说道:“这么多人围观,怕什么?我们去凑个热闹啊!”

    陈扬说道:“要是没有文天准在,自然是可以凑热闹的。但是现在,咱们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还要照顾他,这颇为麻烦。还是我先去看一看比较保险。”

    “你不去看,那岂不是最保险的?”文天准没好气的说道。

    陈扬说道:“任何机缘都是要去做去闯的,光做壁上观,等天上掉馅饼吗?”

    他说完之后就丢下了文天准,接着朝那人多的地方窜去。

    文天准和沈墨浓却是拿陈扬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沈墨浓也带着文天准到了一个制高点暗中观察现场的情况。

    那场中却是三名白发老者正在围攻一名喇嘛!

    那喇嘛看起来却是三十来岁,他眉目清秀,俊逸不凡。

    好一个俊俏的喇嘛啊!

    而那三名白发老者却是须发皆张,他们驱使着各自的飞剑不停的攻杀中间的俊俏喇嘛。

    那喇嘛一身明黄色的喇嘛服,他端坐在中间,却是气定神闲。而且,他周围有一层佛光环绕,那三名白发老者的剑光如何也攻不进俊俏喇嘛的佛光之中。

    “如此深厚的佛法,如此深厚的法力,难道这喇嘛是印月喇嘛?”陈扬不由暗自猜想。

    “可这家伙也太年轻了吧?他看起来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而那血河老祖等人却是年老,他怎会是那些人的师父?”陈扬一时之间猜疑不定。

    当然,陈扬也知道很多事情是不能看表面的。虽然这喇嘛看起来年轻,但也许是他神通广大,驻颜有术呢?

    就在陈扬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俊俏喇嘛却是开口了,他说道:“大日如来,赐我灵光。”这似乎就是一句类似阿弥陀佛的佛号。接着,他说道:“贫僧与几位施主无冤无仇,施主们何苦要苦苦相逼?”

    那其中一名为首的白发老者却是说道:“哼,印月喇嘛,你不要惺惺作态了。这一次,你们密宗全体出动,还不都是为了那件奇宝。”

    “果然是印月喇嘛!”陈扬心中一动。

    印月便说道:“大日如来,天下奇宝,有能者居之。你我既然都是为了奇宝而来,那也不存在谁对谁错。你们来攻击贫僧,这真是好生没有道理。”

    那老者说道:“印月,当年我师父就是死在你的掌下。今日咱们又都为奇宝而来,那真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今日你落单在此,怎能容你好过。”

    印月说道:“施主说什么新仇旧恨,说到底,还是想要贫僧手中的小命运书是也不是?”

    那老者说道:“新仇旧恨不假,要你的小命运书不假,今日诚心诚意要你性命更是不假。”

    “只可惜,三位还不足以要小僧的性命。”印月喇嘛淡淡说道。

    那老者冷笑一声,说道:“印月,你不要太过自负。今日我这众弟子在旁掠阵,便是让你无法施展那小命运书。你没有了小命运书,光凭这佛力加持,是不可能阻挡我等的三才绝剑阵的。”

    陈扬在一旁马上就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清楚。搞了半天,这旁边围观的二十余人却不是看热闹的。他们是在旁掠阵,压制那印月喇嘛的。

    怪不得这一个个的都是法相庄严呢。

    陈扬看的清楚,这三名白发老者的修为深厚不假,三才绝剑阵厉害也是不假。但似乎还真就跟印月喇嘛有些差距。这三名白发老者实在是小瞧了印月喇嘛的深厚修为。

    陈扬心中的结论便是,这三名白发老者不可能是印月喇嘛的对手。

    “我要不要出手帮忙诛杀这印月喇嘛呢?将这印月喇嘛杀了,那真是一了百了。自己平白得了这些法器,那是大大的好处。”陈扬在这一瞬间便是动了无穷杀意。

    可是很快,陈扬心又动摇了。

    “我出手就能帮忙杀了这印月喇嘛吗?”陈扬暗暗问自己。

    “若我这沥血未央剑一出,一旦杀不死印月喇嘛,印月喇嘛只怕就能根据种种蛛丝马迹推断出是自己杀了他那些弟子。这可是天大的仇恨!”陈扬的心头开始沉思起来。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