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带着沈墨浓和文天准迅速离开了当地。

    夜色之中,沈墨浓倒是有些担心,道:“你将这些人杀了,会不会惹上麻烦?”陈扬不大在乎的说道:“那黑袍老祖是密宗的掌教,掌教都被我杀了,还怕什么?”

    文天准淡冷说道:“这你可就错了。这一次,密宗的祖师爷印月大喇嘛都过来了。还有,印月大喇嘛手下的三大首座弟子,这无名老祖和黑袍老祖算是都死了,可还有位首座弟子却是活着的。他正跟印月大喇嘛在一起,这位首座弟子叫做血河老祖,他的修为可是强于无名老祖和黑袍老祖的,更关键的是,这位血河老祖手中还有一件法器非常厉害。那法器叫做精元神丹,杀伤力极其惊人。”

    文天准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你现在也该知道,在你们这个层面中,法宝所起到的作用有多大了。没有这沥血未央剑,你根本不可能破开黑袍老祖的招妖幡。那招妖幡与精元神丹都是印月大喇嘛赐下去的。你就可以想象,印月大喇嘛自身的法宝到底有多厉害了。”

    陈扬顿时感到有些头疼,他说道:“印月大喇嘛有什么法宝?”

    文天准说道:“印月喇嘛的法宝叫做小命运书!”

    “小命运书?这是什么东西?”陈扬不由奇怪。他在迷失大陆里时,曾经施展过一次大命运术。他对大命运术有所了解,那是一门非常深层次的**术,大禁咒。但这小命运书又是什么法宝呢?

    文天准说道:“相传在宇宙深处,有一本大命运书。那大命运书上面记录了宇宙生灵的命运轨迹。而小命运书则是通过无穷法力来改变你暂时的命运。一旦暂时改变成功,你的一生都会因此改变。这就是小命运书,印月喇嘛手持小命运书,一旦你与他对战,他若通过小命运书改变你的命运,那么你可能就会当场死亡。这是躲无可躲,逃无可逃的。”

    陈扬道:“你说的这么玄乎,那照你这么说,我现在岂不是死定了?”文天准说道:“小命运书的确是有此能力,我并不是在虚言恐吓你。我吓你对我也没有任何的好处,现在最紧要的是,不要让印月喇嘛知道是我们杀了黑袍老祖这些人。不然的话,你的麻烦是无穷无尽的。”

    陈扬说道:“只怕有些难度,之前那三人肯定是知道,黑袍老祖是被我杀的。”

    “那三人贪图那老喇嘛的宝贝,他们本身也难逃其责。这事,他们本就不敢去对任何人说起。”文天准说道:“你接下来只要不轻易施展沥血未央剑,不将那两个戒须弥和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那印月喇嘛也查不出是你干的。”

    “沥血未央剑也不能用?”陈扬感到有些棘手。

    文天准说道:“你杀那黑袍老祖,雷光惊人。若是沥血未央剑一出,以印月喇嘛的聪明,能猜不出是你干的?”

    陈扬说道:“在这里还可能会遇上陈亦寒,若是不用沥血未央剑,那可是等于自缚双脚。不行,我得回去将那几名喇嘛的尸体毁掉。这样一来,那印月喇嘛也就无从查起了。”

    文天准沉吟一瞬,说道:“那你得赶紧的,因为印月喇嘛可能就在这附近。”

    陈扬便感觉到事情的紧急了,他马上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文天准和沈墨浓点头。

    陈扬马上就返回过去,他本来就还没走多远,很快就又到了那片山顶。

    那山顶上,银灰色的月光照在那几具喇嘛的尸体上。

    陈扬也不多想,迅速上前来到了黑袍老祖的尸体面前。

    “怎么毁掉?”陈扬略略沉思,随后苦笑,暗道:“这群人生前作恶多端,但却没想到,死后还要被我挫骨扬灰啊!”

    “扬哥哥,有人!”便在这时,陈妃蓉忽然在陈扬的脑海里喊了一声。

    陈扬正准备利用沥血未央剑的雷光将这群人的尸体毁成灰烬,陈妃蓉突然这么一提醒,陈扬立刻吃了一惊。

    他马上停止了拔沥血未央剑,同时将那戒须弥藏到了口袋里面。

    这是个本能行动。

    因为在这一瞬,陈扬觉得来人就应该是印月喇嘛。只有那样的高手突然出没,才会让自己感觉不到。

    而且,印月喇嘛应该在找这群人。

    陈扬小心谨慎,却是要将一切可能暴露的东西都隐藏起来。

    陈扬的脑筋转得很快,他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将可能带来的危险预料出来。当然,陈扬也是个莽撞的人,他做事大多全凭喜好,不会因为怕得罪人就不去做了。

    比如在杀黑袍老祖的时候,他想过会有麻烦。但他也的确没想到,这个麻烦这么大。

    不过,即便是知道麻烦会有这么大,以当时的状况,他也会杀了黑袍老祖。因为一来黑袍老祖这群人的修行方式太过残忍。第二,黑袍老祖这群人已经亮剑。

    陈扬马上就装作在黑袍老祖身上东西,而且一边一边骂骂捏捏的说道:“我靠,还以为这群死人身上会有什么好的法宝,那知道什么都没有,真是晦气!”

    他说完就站起身,骂骂捏捏的准备离开。

    便在这时,那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施主留步!”

    陈扬顿时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来,疑神疑鬼的道:“谁,谁在说话?”此时,他的眼中还露出了恐惧之色。

    在那后方,一名红衣喇嘛出现了。

    “我靠,是血河老祖!”陈扬长松了一口气。他心里想的是,这家伙是红衣,红衣肯定是血河老祖了。

    这就是陈扬的第一判断了。

    当然,陈扬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所以他还是继续伪装。

    那红衣喇嘛看起来五十来岁,他的眼神森寒一片。

    “施主,你不应该向贫僧解释些什么吗?”红衣喇嘛走上前来。他说道:“贫僧来此发现几位师弟皆是惨死,而施主你又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几位师弟的死,想必跟施主你脱不了干系吧?”

    这红衣喇嘛的确就是血河老祖!

    他来了之后,发现师弟惨死。本来血河老祖是愤怒而悲伤,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有人来了,于是就立刻躲在了一旁。

    陈扬则听红衣喇嘛自称这几人是师弟,他便算是完全肯定了这家伙就是血河老祖了。

    血河老祖凝视着陈扬,想从陈扬身上看出一些端倪。

    陈扬左右看了一看,说道:“这些人是你的师弟?”

    血河老祖淡冷说道:“没错。”

    陈扬问道:“他们怎么死的?”

    血河老祖道:“这正是贫僧想要问施主的。施主还要装疯卖傻吗?”

    “我装什么疯,卖什么傻?”陈扬说道:“我到这里是听说这里有大宝贝,然后看见这里好像有尸体,便想来捡捡宝贝。那知道来了之后,什么都没找到。”

    血河老祖说道:“真是如此吗?”

    陈扬说道:“那不然呢?难道是我杀的他们不成?若是我杀的,我还回来做什么?”

    血河老祖陷入了沉思。

    陈扬说道:“再说了,我空有一身武功,却无法力。我哪里是你们这些修真者的对手?你们不杀我就不错了,我还能杀你们?”

    “你既然不是修真者,为什么要到此处来?”血河老祖问。

    陈扬的法力来自于陈妃蓉,所以只要他不施展的时候,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陈扬说道:“大概你也不知道,我是血妖血脉,所有的法力都会化作战斗力。这些年,我一直无法凝聚道果,便想在此处来碰碰仙缘。”

    “血妖血脉?”血河老祖眼中闪过疑惑。

    陈扬说道:“难道你不相信?”

    血河老祖说道:“你的血脉澎湃旺盛,与常人不同,看来你并没有在贫僧面前撒谎。”

    陈扬干笑一声,说道:“我也是心高气傲之人,若不是因为阁下您乃是大神通之辈,我不会如此老实回答。我唯一可以保证的是,你这些师弟的死绝对与我无关,我也更无这个本事杀他们。”他顿了顿,说道:“不知道我现在是否可以离开了?”

    血河老祖说道:“不可以!”

    陈扬顿时眼睛一翻,道:“为什么不可以?”

    血河老祖说道:“贫僧的师弟们惨死,贫僧心中不畅,而施主你刚好出现在此处,贫僧须杀一人,方泄心头之恨!”

    陈扬大吃一惊,说道:“你我无冤无仇,你仅因心中不痛快便要杀戮于我?”

    血河老祖说道:“你能有幸与本老祖对话这许多,便是死也该甘心了。安心上路吧!”他说完之后,突然伸出手掌来。

    他就这么虚空一抓,陈扬顿时感觉面前如有一道无形的手印掐住了他的脖子。

    陈扬顿时感到了窒息,这是一股异常强大的挤压感。

    陈扬的脸蛋顿时变得酱紫一片。

    “我靠!”陈扬知道这血河老祖是玩真的,他拼命挣扎,双脚乱蹬,双眼更是翻出白眼来。

    陈扬做出非常痛苦,并且无力还手的样子。

    血河老祖的脸上是非常的冷漠,那是一种极致的森寒冷漠。

    眼看着,陈扬便要气绝。

    血河老祖便欲加重手上的劲力。

    “去死吧!”陈扬眼中蓦然闪过一道精光,刹那之间,那沥血未央剑便杀了出来。

    顿时,一道强横的雷光斩杀过去!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