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经过雷霆灌溉,便会散发出勃勃生机。 火山的周围虽然寸草不生,但火山下面,必定是万物茂盛。而玄黄神谷种子在火山底部,承受住了那强大的火煞,并且成活了下来,那就是不一样的存在。火山底部虽然有火煞,但是更有强大的火灵阳刚之气滋润。而火山底部靠近地壳,又有纯阴之气养护。这阴阳交替,相互滋润,正是暗合了天道。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这粒种子能活下来的原因。”文天准如是说道。

    “玄黄神谷种子到底有何神奇之处?”沈墨浓忍不住问道。

    文天准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玄黄神谷种子未必有多厉害,但它是可以包容一切神通的存在。它无物不融,可以将所有的力量融合进种子里面,然后万法归一,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来。若是持有玄黄神谷种子,日后不停朝里面灌溉力量,这种子最后会成为不可思议的存在。”

    沈墨浓恍然大悟。

    陈扬则说道:“我记得神帝也有一粒种子,叫做神通种子。好像与你所说的玄黄神谷种子一样。那神帝的神通种子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文天准说道:“那是神帝以自身的精血滋润出的一粒种子,随着神帝的壮大而壮大。神帝是万年难遇的一个人物,他的见识决定了种子的容量。他修炼这么多年,那种子如今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陈扬说道:“玄黄神谷种子与神通种子比起来,又如何?”

    文天准说道:“神通种子包含的是神通,各种神帝的神通和力量。而玄皇神谷种子能包含法器的力量,煞气的力量,各种力量都能包含。”

    陈扬说道:“那我懂了,就比如这两种种子都是视频播放器。而神通种子只能播放rb的格式。而玄黄神谷种子能播放各种格式的视频,对不对?”

    文天准说道:“没错,就是这样。”

    陈扬说道:“那么,既然这玄黄神谷种子一直都存在,怎么一直都没人去取呢?”

    “三天前才瓜熟蒂落,再没瓜熟蒂落之前,玄黄神谷一旦被采摘下来,那就会立刻枯萎。”文天准说道。

    “那现在,这玄黄神谷种子岂不是已经被人带走了?”陈扬吃了一惊。

    文天准说道:“玄黄神谷种子在火山底部深处,那里面深有八千多米。在靠近底部的地方,火煞凝聚,即便是虚空元神也无法进去。就算是神帝这种神通都进不去,别说是陈亦寒等人了。”

    “你的意思是,玄黄神谷种子还没有被人取出来?”陈扬说道。

    文天准说道:“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还没有被人取出来。”

    “你不是可以看见未来吗?”沈墨浓问。

    “早已看不真切了,这一段的未来里充满了变数。”文天准说道。

    陈扬说道:“如果没人能取出来,那你怎会说玄黄神谷可能自己飞走?你不是说玄幻神谷一旦飞走,外人就很难再找到吗?”

    文天准说道:“如果玄黄神谷在飞出火山的时候,上面有人用法力守着,那不就可以抓到了?”

    陈扬一想也是。

    文天准说道:“现在富士山的火山口上,应该凝聚了不少高手。咱们尽快赶过去才是正理,即便那玄黄神谷种子落入到了其他人手里,那也不用怕。因为玄黄神谷种子如今里面还没被灌溉力量。咱们可以抢!”

    陈扬说道:“那你之前还那么疯狂,搞的我不来,你像是要完蛋一样?”

    “你若一直不行动,那就落后太多。”文天准说道:“那些高手肯定都已做了许多准备。这是事关我生死的大事,我怎能不着急?”

    “我还是比较奇怪,你到底想要用玄黄神谷种子来做什么?”陈扬问。

    文天准说道:“我的这具躯体无法吸收和凝聚法力,但我若有了玄黄神谷种子,我便可以用玄黄神谷种子来凝聚力量。”

    “我可只是答应将玄黄神谷种子借你用,可没答应要送给你。”陈扬马上说道。

    文天准说道:“我知道。如果我想要欺骗你,我会说,我需要用玄黄神谷种子来炼化我的躯体。但是我没有这么说,我还是那句话,咱们一起来想办法,想出个万全之策来。不管怎样,玄黄神谷种子都是天下奇宝,它绝对能发挥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作用来,知道吗?”

    陈扬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好有道理。”

    大约四个小时后,陈扬一行人就到达了岛国的东都国际机场。

    在机场哪里,已经有专车司机等候。三人上车,那司机便开车朝富士山开去。

    从机场到富士山,也就百余公里的距离,不堵车的话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达。

    富士山是岛国第一高峰,被岛国人民誉为“圣岳”。富士山位于本州中南部,海拔3776米,山峰高耸入云,山巅白雪皑皑。山体呈圆锥状,似一把悬空倒挂的扇子,自海拔2300米至山顶一带,均为火山熔岩、火山砂所覆盖。因此在这一地区,既无丛林又无泉水,登山道也不明显,在沙砾中仅有弯弯曲曲的小道。在海拔2000米以下至山脚一带,有广阔的湖泊、瀑布、丛林,风景极为秀丽。自公元781年有文字记载以来,富士山共喷发过18次,最后一次是1707年,此后变成休眠火山。由于火山口的喷发,山麓处形成无数山洞,千姿百态,十分迷人。有的山洞现仍有喷气现象,有的则冷若冰霜。最美的富岳风穴内的洞壁上结满钟乳石似的冰柱,终年不化,通称“万年雪”,被视为罕见的奇观,山顶上有大小两个火山口。大火山口,直径约800米、深200米。天气晴朗时,从山顶可看到日出、云海、影富士等大自然风光。坐落在顶峰上的圣庙-久须志神社、浅间神社也是游客常到之地。富士山地区,春节樱花盛开,夏季山风习习,秋季红叶满山,冬季白雪皑皑。山周围各种植物多达2000余种,为一天然植物园。每年7、8月间,世界各地的游客竞相到此处登山。

    此时,正是倒春寒的时候。

    东都这边虽然没有下雪,但空气中也是充满了寒意。

    由于整个岛国都是临海地区,所以容易多雾,但空气却是闻着很是舒畅。

    晚上七点,天色已经全黑了。

    众人也就到达了富士山脚下。

    文天准虽然是先知,但是他的身体并不强悍,经过这一连串的奔波已经有些累了。

    但是文天准还是坚持要立刻前往富士山的主峰火山口。

    “那火山口高度接近四千米,只怕以你的体质是爬不上去。”陈扬对文天准说道。

    “即使我爬不上去,你们背也要将我背上去。”文天准说道。

    沈墨浓说道:“你若去了,我们还要分心照顾你。倒不如你在忍野八海的休闲山庄里先休息,顺便泡泡温泉。而我和陈扬上去见机行事!”

    文天准说道:“不行,若是出了差错,你们担待得起码?”

    陈扬也就不再多说,道:“墨浓,随他吧。反正也给他带了氧气瓶,他要是实在不幸,嗝屁了,那也别怪我们没帮到他。”

    沈墨浓便说道:“好吧!”

    那富士山下,葱葱郁郁,风景极为秀丽。

    即便是到了晚上,也能看到山腰上有无数的灯火。那山腰上有忍野八海,有休闲山庄,有温泉。里面吃的,喝的,住的都有。不过眼下正是旅游旺季,很可能没有位置了。

    而在山下,也有吃住的小县镇等等。

    在这里的商户是不愁没有生意的。

    陈扬一行人却是哪儿也不停留,直奔主峰的火山口。

    一路行去,经过无数风景秀丽的地方与山林,更见到无数山峰。而且,山间还有许多驴友在乐此不疲。

    虽然风景不错,但由于是大晚上的,那也难以体会到其中的美妙。

    后来,一行三人终于到达了海拔两千多米的上空。这上空,放眼看去,皆是一片火色。

    火山,火砂红土,放眼看去,果然是寸草不生。

    天上有一轮皎洁的明月照着。

    陈扬一直背了文天准,文天准已经像死狗一样了,他戴了氧气瓶,此时呼吸着氧气,倒是一时半刻死不了。

    反正文天准就是死活要跟上来。

    便也在这时,陈扬耳朵一竖,却是听到了远处有打斗的声音。

    “不要管,我们继续登山。”文天准虚弱无比的说道。

    “你说不管就不管啊!”陈扬没好气的道。随后,他便向沈墨浓说道:“我们过去看看。眼下到这里来的都是高手,指不定咱们可以占点便宜,顺便给你寻到一件法器。”

    沈墨浓一听到法器,立刻就是眼睛一亮,她说道:“好!”

    陈扬本来就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他随后便背了那文天准,和沈墨浓迅速朝打斗的方向奔去。

    很快,陈扬和沈墨浓便到了一处山峰。

    那前方却是一个空旷的山地,地势虽然崎岖一些,但也算不错了。

    而场中四条人影正在激烈的斗着。

    陈扬定睛看去,这下却是看清楚了。那场中原来是三名华夏人在围攻一名喇嘛。那喇嘛看起来六十来岁了,脸上有些皱纹。

    喇嘛身材消瘦,一身黄色喇嘛服。他周身金光闪烁,不停的抵御其余三名华夏人的剑光攻击。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