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凌晨零点的时候,文天尊的梦游身份终于出现了。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与沈墨浓,袁星云还有洪院长一起在小房间里见的文天尊。此时的文天准与白天已经有很大的不通过。文天准盘膝坐在床上,他的脸色淡淡,显得仙气飘逸。

    “你们来了?”文天准首先开口,而且目光落在了陈扬的身上,他一笑,道:“连天命之王也来了?”

    “天命之王,这倒是个新鲜的说法。”陈扬淡淡一笑,说道。

    文天准说道:“众多天命者中,以你的天命最强,你不是天命之王,那又是什么?”

    陈扬说道:“你既是天道,那么难道我是你选出来的?”

    文天准说道:“我虽然是天道之气中化形而出,但我也不敢代表天道。天道就像是复杂的电脑程序,而我不过是其中一个代码而已。事实上,你们每一个人,都能算得上是一个代码。”

    “说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实在是没有一点意义。”袁星云如是说道。

    沈墨浓也说道:“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文天准微微一笑,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如今杀劫降临,很多因果之事,我已经解决不过来了。所以才来找上你们去处理!”

    陈扬说道:“但我们也无法处理,你有你代表的道。我们有我坚持的原则,我们不可能因为你一句话,就去杀害那些无辜的人。换句话说,我们不可能因未来的罪恶,定现在人的罪。”

    文天准微微一叹,说道:“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他随后又说道:“沈处长,袁处长,我与你们已经无话可说了。你们先下去吧,我与天命之王却有些话要说。”

    沈墨浓和袁星云愣了一愣,两人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

    陈扬便说道:“墨浓,袁处,你们先出去吧。”

    沈墨浓和袁星云虽然心中不舒服,但也没多说什么,最后转身出去了。待袁星云和沈墨浓出去之后,陈扬将房门关上了。

    陈扬首先说道:“我感觉不到你身上有任何的修为,但你却能预知后事。据我所知,预知后事乃是非常艰难之事。未来是最难看清楚的,比任何方程式都要困难。而且,一旦说出后事,便有因果临身。那么这般说起来,你还真就是天道的一个小小化身。”

    文天准淡淡一笑,说道:“天命之王果然与众不同,见识也是不凡。”

    陈扬说道:“不管你是什么化形而来,但我猜,你现在是因为杀劫降临,渐渐开始有了私心。你本该是老老实实的隐瞒这种机密之事。但你已经背叛了天道,你现在只怕是想要为你在这场杀劫盛宴中,谋取一些安身立命的资本吧。我仔细想了想,我想如果我是你,我会怎么做。”

    陈扬继续说道:“我们也经常有幻想,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我会怎么做?我若是个没钱的人,我一定会去买股票,彩票。我若是想要有权,一定要和那未来会发达的人做生死好朋友,帮助他,然后为自己谋取利益。这是我的设想,而你呢?你能看到未来之事,那么你要在杀劫盛宴中谋取利益,便需要找谁呢?你要找天命之王,你是要找我对不对?你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引我过来,对不对?”

    文天准呆了一呆,随后,他微微一笑,说道:“你的想象力的确很丰富,但这其中有很大的一个漏洞存在。那就是,我若要找你,轻而易举就可以找到你,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我累不累?”

    陈扬说道:“但你贸然找我,我不会相信你。而且,我这个人特别自我,你说的一些事情,我都懒得去验证。所以你就采取了这么曲线的方法。”

    文天准说道:“我要让你相信我,有太多的办法。”

    陈扬说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你既然已经成了人形,而且还搞出这么多弯弯曲曲的事情来。这就说明你已经有了**,你有了**,那就是有了私心。有了私心,你所做一切就有目的。但我相信,你的目的绝不是找人帮忙这么简单。我劝你,还是老实跟我说,你到底引我过来想要干什么?”文天准说道:“我若说我从未想过引你来,大概你是不会相信了。”

    陈扬说道:“聪明人之间的谈话应该不需要太多的废话,坦诚不公反而是最好的。”

    文天准沉默下去,他好半晌后才说道:“好吧,咱们做个交易,行不行?”

    陈扬说道:“你果然是沉不住气了。这么说起来,一切都是你在骗沈墨浓她们,而且,你的确是想引我出来对不对?”

    文天准说道:“现在否定也没意思,我的确骗了她们。但我也有许多没有骗她们,就如我之前的三次拯救地球,那是我的使命。但后来,我的次次预言,却也都是对的。不是吗?”

    陈扬说道:“但沈墨浓她们抓的那些人,不应该被杀。你为什么要怂恿她们杀人?”

    文天准说道:“若不说要杀,她们怎么会觉得棘手?”

    陈扬说道:“你乃是天道化形,本该公正无私,如今却心中充满私欲。你这样的人,我怎敢与你合作?”他顿了顿,说道:“依我个性,便该将你就此杀了。”

    文天准说道:“我并无法力,你要杀我,轻而易举。但是,你该知道,我是能够知晓未来的人,你与我合作,便有逢凶化吉的本事。”

    陈扬说道:“未来之事不可随意改变,若是改变,必将引发无数蝴蝶效应。而且,这世间之事之所以有趣,便是因为未知。”

    文天准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如何才能救治好你的妻子司徒灵儿?”

    陈扬脸色顿时一变,这一瞬,他脑子里魔头骤起,平静的心湖被彻底打乱了。但很快,陈扬就镇定了下去。

    陈扬眼中闪过凌厉的神色,随后,他一伸手掐住了文天准的咽喉,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天道化形,但你想要借此来利用我陈扬,那就是找死?你以为这就是我的心灵漏洞?”

    文天准虽然被掐得有些窒息,但他依然很是平静。“你是一个非常有城府的人,泰山崩于前可以面不改色。但现在你却动怒了,这岂不是说明这就是你的心灵漏洞?”

    “那我就会杀了你。”陈凌厉声说道。

    “天道化形是潜意识,是在梦游状态下才能发生的。”文天准冷冷说道:“我能拥有眼下的这种自我意识,那是天大的机缘,全天下,就我一人。你要杀了我,那也就是断了你救你妻子的唯一机会。你不知道的是,在未来之中,你本来有机会救了司徒灵儿。但是因为你的选择错误,最后导致司徒灵儿彻底死亡了。只有我,才能帮助到你!”

    “是吗?”陈扬说道:“那你现在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要跟你做的是交易,我们什么都还没说,你觉得我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吗?”文天准冷冷受到:“你的确是可以逼迫我,但你就能保证我所说的是真的吗?”

    陈扬说道:“我永远都没办法保证你所说的是真的。”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随后他放开了文天准。

    文天准说道:“你是如此聪明的人,我到时候给你答案,你在面临抉择的时候,自然有你自己的判断。”他顿了顿,说道:“我只求我要的东西,我没有必要去骗你。司徒灵儿活下来或是死过去,那都不会损伤到我,我没有这个必要去得罪你这个天命之王。”

    陈扬沉声说道:“你说说吧,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文天准便说道:“与聪明人谈话就是简单。”他顿了顿,道:“我如今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是我还无法凝练法力。我需要一件法器,只要拥有了那件法器,我便能彻底掌控这尊身体,然后拥有无上的法力。我需要的就是你帮我去取那一件法器。”

    陈扬说道:“哦,什么法器?”文天准说道:“你先要答应我,我才能说。而且,我还能告诉你,你如何凝练道果出来,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神器在什么地方。你可以先去取神器,之后再帮我找法器。”

    陈扬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来帮你的忙?”

    文天准说道:“你在这么问的时候,想必你心里就已经很清楚是为什么了。不为别的,就因为那件法器,不是一般人能够取到的。而且,其他人去取,他们还可能会占为己有。但你是翩翩君子,更何况,你还指望我帮助你救助司徒灵儿。所以,找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陈扬说道:“或许,你还觉得我看起来是最好骗的。”

    文天准不由苦笑,说道:“天底下,有几个人能骗到你呢?”

    陈扬说道:“这件事,我需要仔细考虑考虑。在我考虑这件事之前,我要先知道,你要送给我的神器是什么?”

    文天准说道:“如今你的法力已经不在陈亦寒之下,但是你若和陈亦寒交手,必死无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陈扬不由吃了一惊。他现在面对陈亦寒本是有必胜的把握了,但文天准这么一说,他如何能够不惊讶。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