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雪一拉唐青青,恶狠狠的说道:“你就老实的跟我坐一块吧。请大家看最全!”

    随后,两人便坐一块了。

    陈扬和武田凌光自然而然的就坐在了对面。坐下去的时候,陈扬明显感觉到了武田凌光靠里面许多,这架势像是生怕碰到陈扬一样。

    陈扬不由郁闷,我去,神马意思?这是怕老子是gay,还是怕老子身上有细菌啊?

    不过陈扬也就这么一想,随后心里道:“也许人家有洁癖呢,管他的。”

    陈扬对于武田凌光的宽容度是很大的,大概也是因为这家伙在追求唐青青吧。对于唐青青,陈扬或多或少是有些愧疚的。

    自己不能给她一份美好的爱情。那么自己还是希望她有一份美好的爱情的。

    随后,众人各自点餐。

    陈扬点了一份排骨套餐,唐青青点了牛扒套餐,林清雪则点了一份鳕鱼饭。而武田凌光却是点了一份三文鱼扒。

    套餐很快上来了。武田凌光说道:“我吃过许多国家的食物,以华夏的食物最为精细,精美,也最具创意。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力游的,只要是能吃的。华夏人都能做出来。”

    他说起来好像是在夸奖华夏的饮食。但陈扬几人却有些不好跟着笑,总觉得尼玛好像哪里有点不对。陈扬仔细想了想,马上才明白过来,武田凌光特别强调了华夏人几个字,似乎是唯恐与华夏人发生什么关系一样。

    武田凌光这家伙,毕竟身上有华夏人的血脉。这么注重这三个字,让人觉得他好像有点嫌弃似的。

    陈扬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这话毕竟还是在夸奖嘛,自己这边也不能太玻璃心啊!

    唐青青则微微一笑,说道:“华夏人最是聪慧,能将简单的食物做成精美的艺术品。”

    武田凌光说道:“华夏人喜欢在吃吃喝喝上大动脑筋,所以华夏一直都是发展中国家。国人有国的公平法制精神,德国人有德国人的认真钻研精神。我去过德国,后来发现德国的窗户全部是朝里面伸缩的。因为这方便洗刷窗户。而我们岛国,岛国有岛国的礼仪,还有任劳任怨的精神。”他顿了顿,说道:“而华夏呢?华夏给我不太好的感觉。在华夏,我感觉这里的努力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家里有关系,外面有关系,一切都靠关系。有关系走遍天下,没关系寸步难行,只能在最底层挣扎。而且,华夏如今的胖子也格外的多,这是因为华夏人对于吃喝太过看重,而且没有自制力。”

    陈扬,唐青青,林清雪三人马上就不淡定了。

    他们三个人可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啊!

    你丫的,当着三个华夏人的面,这么批评华夏人,似乎是有些过了。

    唐青青将筷子朝桌上一拍,恼火的说道:“武田,你什么意思?”

    武田凌光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一时感慨而已。还望青青你不要见怪,虽然我的话不太好听,但我并没有恶意中伤。”

    林清雪对武田凌光最后的一丝好感也彻底磨灭了,她说道:“武田先生乃是岛国人,而你说岛国人乃是最讲礼仪的。但你居然当着我们的面数落华夏的种种不好,这就是你们的礼仪之道吗?”

    武田凌光说道:“正因为你们是华夏人,所以我才会说这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有毛病而不提,这不是作为一个朋友的礼仪。”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的一顿歪理真是让人无语啊!但一时之间,却又让林清雪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唐青青便觉得很是没有面子,她说道:“武田,你要是不会好好说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武田凌光淡淡一笑,道:“好,我不说了。”

    陈扬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很感谢武田君能够这样的坦诚,并对我们不加掩饰的指责,指正。不过,总是拿自己国家的优点来比别人国家的缺点,这似乎不算是君子之道。”

    武田凌光却是不想纠缠这个话题,他说道:“我听青青说,陈先生乃是功夫高手?”

    陈扬说道:“那是青青在给我脸上镀金,其实我不过会一些微末功夫而已,绝对算不上高手。”

    武田凌光说道:“我自小就习练合气道,并苦练迎风一刀斩的杀伐之意,自认已经有些成就。在来佛山之前,我就听说过佛山乃是武术之乡。后来我去与一些老前辈,还有青年高手切磋,发现华夏人似乎连自己引以为豪的武术精神都丢弃了,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他顿了顿,说道:“本来,我以为这次遇上陈先生,那是可以痛痛快快,好好切磋一番的。看来,我这个美好的愿望还是要落空了。”

    唐青青和林清雪这个气啊!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华夏人有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传承,武术也是华夏的传承。我们华夏人讲究中庸,讲究藏锋。”

    “说白了,就是懦弱嘛!”武田凌光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唐青青觉得没面子到了极点。

    陈扬的眼神彻底冷了下去,他说道:“武田先生,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只有无知的人才会觉得自己很大。在宇宙,天道的面前,人力渺小如尘埃。作为朋友,我免费送你一句话,那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武田凌光冷淡一笑,道:“宇宙,天道,那都是水中镜花,离现实太遥远了。这样去做比较,没有任何的意义。”

    陈扬正要继续说话,这时候叶蓝心的电话打了过来。

    陈扬不得不中止和武田凌光的谈话,他现在对武田凌光是没有一点好感了。这个武田凌光很是歧视华夏人啊!

    叶蓝心在电话里热情无比的问陈扬在哪里。陈扬说了正在和朋友一起吃饭,叶蓝心则说道:“我们已经到了幽灵主题酒吧,陈扬大哥,你快些过来嘛!”

    陈扬说道:“嗯,好,我先安排人接待你们。我们马上就过来!”

    叶蓝心开心的挂了电话。

    陈扬接着就给苏晴打了电话,让苏晴来安排。

    苏晴自然说好,她一直都在幽灵主题酒吧。

    陈扬同时没有忘记一件事,他说道:“还有件事一定得办,就是给小雪的礼物咱们得买好。答应她的事情,不能骗她!”

    苏晴心中一甜,马上应道:“好的,小雪一直想要个ipa,我待会让人去买,就说是你给买的。”

    “我看行!”陈扬呵呵一笑。

    与苏晴挂了电话后,陈扬正准备说话。唐青青却是直接拉着林清雪站了起来,道:“不吃了,咱们走吧。”

    武田凌光便也留放下了刀叉。

    陈扬也是无奈。

    随后,一众人便买了单,朝幽灵主题酒吧进发。

    到达幽灵主题酒吧的时候是六点三十分。

    这时候天色已暗,酒吧的生意才刚刚开始。

    陈扬等人到达之后,苏晴马上出来迎接。

    “晴姐!”林清雪和唐青青愉快的喊道。

    苏晴微微一笑,随后说道:“我已经给她们找好了包房。”

    陈扬说道:“那就带我们过去吧。”

    苏晴说道:“好!”

    武田凌光一直跟在一起,他是唐青青带来的,唐青青这时候自然也不好将他赶走。

    但唐青青已经明确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脾气,所以她也觉得武田凌光应该不会再出幺蛾子了。

    到了包房里,陈扬便看见了叶蓝心,程青,还有叶伟胜。

    “叶叔叔!”陈扬微微一笑,喊道。

    叶伟胜上前来,众人便是一阵寒暄,外加相互介绍。

    末了,叶伟胜将黑卡还给了陈扬。陈扬接过,然后收进了钱包里。

    之后,大家入座。

    苏晴安排人上了各种酒,还有水果拼盘,点心等等。

    唐青青与叶蓝心等人倒是挺合得来,一起去唱歌,蹦蹦又跳跳的。

    陈扬则与叶伟胜一起喝酒。

    武田凌光单独的坐在了一侧,陈扬也懒得理会武田凌光了。他现在对武田凌光是好感欠奉得很。

    接着,叶蓝心唱完一首歌后,她转身朝苏晴说道:“晴姐,我听说这里有幽灵主题,爱情许愿池,非常灵验啊!”

    苏晴说道:“的确是有,不过现在还不热闹。要等到晚上十来点才好玩,待会时间到了,我带你们去,好吧?”叶蓝心便开心的说道:“晴姐你真好。”

    苏晴嫣然一笑,觉得这些小女孩真是活力十足。跟她们在一起,自己都感觉年轻了好多呢。

    一众人唱了几首歌,最后又聚在一起聊起天来。

    叶蓝心和程青也不傻,看得出大家都不太愿意理会武田凌光,便也就不跟武田凌光说一句话。

    叶伟胜是人精,自然更是不理武田凌光。

    这时候的武田凌光独自坐在角落,显得有些孤寂和落寞。

    这是众人刻意的对他冷漠。

    连唐青青本人都不愿意跟他多说话了。主要是唐青青觉得武田凌光这家伙自从到了这边,就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陈扬和叶伟胜喝的是百威啤酒,这时候,叶伟胜忽然一笑,说道:“咱们就这样干喝酒好像意思也不大,不如我们来讲讲笑话吧。”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叶叔叔,你可不能讲黄段子啊!”

    叶伟胜哭笑不得,说道:“我女儿和侄女还在这呢,我能让自己斯文扫地?”

    陈扬说道:“那叶叔叔你说个,咱们听着。”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