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虽然还很年轻,但是他的谈吐与见识,那却不是同龄人能够比的。请大家看最全!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智慧。

    所以苏培玉和苏母都觉得跟陈扬聊天,就像是跟一个睿智的老者在交流,可以从其中获益不少。

    而苏晴也为陈扬而感到骄傲。她在一旁不时给小雪和陈扬夹菜,偶尔又悄悄瞥一眼陈扬。她看见陈扬的侧面脸颊,却是觉得他的轮廓线条是那样的菱角分明。

    似乎,真的是怎么爱都不够。

    苏晴觉得命运真的很奇妙,她从小到大都有公主梦。希望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后来遇到徐志,不顾一切的结婚,到离婚。那是将她所有的美好和梦都彻底的敲碎了。

    在她最狼狈和最绝望的时候,却遇到了陈扬。

    这是上天的奇妙与恩赐。

    苏晴觉得就算是现在让她去死,她也没有太大的遗憾了。

    陈扬是她心目中现实版的白马王子。虽然陈扬没有骑白马,但陈扬有他的帅气和迷人之处。他更有搅弄风云的本事!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就是陈扬!

    吃过饭之后,陈扬和苏晴便要外出了。

    小雪想要跟着去,苏晴自然不让。最后还是陈扬好声哄了哄小雪,答应回来时给她买礼物。小雪这才勉强答应。

    出了小区之后,由苏晴开车。

    陈扬喝了酒,自然是不好开车的。

    阳光晴好。

    滨海市的街上繁华无比,车水马龙。

    苏晴戴了墨镜,开的很慢。

    陈扬不由感慨,他说道:“我去了许多地方,最后还是觉得滨海这里好。有大海的气息,而且四季如春。”

    苏晴微微一笑,说道:“你要是能定居在滨海,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陈扬说道:“我也想。”

    苏晴便没有多说,她知道,陈扬身上有太多的事情要办。不是陈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林清雪的雅黛公司。

    雅黛公司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苏晴并不上去,她对陈扬说道:“你和清雪才见面,肯定有许多话要说。我先去逛逛,等你们要出去的时候,我再过来,你看怎么样?”

    陈扬点点头,说道:“也好。”

    随后,陈扬便在苏晴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待会见。”

    苏晴笑了一笑,说道:“待会见。”此时,她的脸蛋是那样的红润,可说是明艳不可方物。

    女人,在有甜蜜爱情的滋润下,其面色是任何化妆品都替代不出来的。

    陈扬进了雅黛公司,那门口的保安却是个陌生的人。

    陈扬要进去,保安却拦着陈扬,说是要有预约等等。陈扬便先说道:“我找老夏。”

    那保安愣了一愣,随后便用对讲机喊起夏队长来。

    “就说是陈扬找他。”陈扬随后说道。

    那保安便报了陈扬的名号。

    很快,老夏就出来了。

    老夏一出来,他看见陈扬后,马上喜笑颜开。这老家伙一过来就和陈扬热情拥抱,道:“这一年多里,你跑哪儿去了?从来都没个信,还记得老哥哥吗?”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当然记得,这一回来不就来看你了么?”

    随后,陈扬便和老夏进到了保安休息室里。

    让陈扬意外的是,这休息室里的几个保安,陈扬已经完全不认识了。

    “小吴,小赵他们呢?”陈扬不免问老夏。

    老夏说道:“嘿,早走了。”

    “怎么走了?”陈扬微微奇怪。

    老夏说道:“保安这个岗位,本来流动性就很大。都是年轻人,谁愿意一辈子在这里做个保安啊!也就是我年纪不小了,所以才一直待在这里。”

    陈扬一想也是,不过他心里难免有些伤感。才一年的时间,这里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而且老夏的鬓角边,白发也多了起来。

    “陈扬,你这一年都在干撒呢?”老夏给陈扬倒了一杯热水,又冲其余保安介绍道:“给你们介绍下,这就是我常说的陈哥。他以前也是这里的保安,瞧人家现在,都成大老板了。所以啊,你们也不要灰心,只要努力,不是没机会做大老板的。”那一众保安顿时肃然起敬,纷纷跟陈扬打招呼。

    陈扬心头哑然失笑。老夏这话听着是没错,自己确实是在这里做过保安。看起来起点是一样的,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保安之前是干什么的。

    所以,有时候很多鸡汤都是看起来香。真去喝的时候,完全不是那么个味。

    当然,陈扬不会来揭穿和打击别人。因为人总是要有奋斗目标和梦想的。

    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之后,陈扬与老夏短暂叙旧。接着,陈扬问老夏道:“林总和唐青青在公司吧?”

    “你没给她们打电话吗?”老夏奇怪的反问。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这不是想给她们一个惊喜吗?”

    老夏便说道:“林总在办公室里,小唐总回佛山过年去了。”

    陈扬哦了一声,说道:“那我先去见见林总,咱们回头再聊。”

    老夏说道:“好好好,你先去忙。”

    陈扬当下便朝二楼去了,在楼梯间的时候,没想到又遇上了熟人,那就是赵晓蕾。

    赵晓蕾是公关部的主管,这胸前的凶器是相当傲人的。陈扬曾经是有机会成为她的入幕之宾的,不过陈扬这么有原则的人,自然不会胡来。

    如今,两人再见面,自然是有些唏嘘的。

    今时今日的陈扬,稳重中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魅力与气质。

    陈扬对赵晓蕾微微一笑,说道:“赵主管,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漂亮。”

    赵晓蕾出了好一会神才反应过来,她嫣然一笑,说道:“你也是,你的变化真大啊!”

    陈扬一笑,说道:“人总是会变的。”

    赵晓蕾说道:“这次回来是暂时的还是……?”

    “暂时的。”陈扬说道。

    赵晓蕾哦了一声,又说道:“你是来见林总的吧?”

    陈扬说道:“是的。”

    赵晓蕾说道:“那你来得正好,林总现在正在办公室里被个家伙缠得不行,你去刚好解救她。”

    “什么情况?”陈扬顿时吃了一惊。

    赵晓蕾说道:“也就是个小官二代在追求林总,我们还得罪不得。林总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陈扬说道:“那好,我去看看。”

    赵晓蕾同时交代说道:“那公子哥的父辈势力很大,你也得讲究点方式方法,可别胡来。”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

    随后,陈扬便朝上面走去。

    赵晓蕾马上跟了过来,说道:“我还是不太放心你,你以前就是性子混。”

    陈扬说道:“好吧,那你跟我一块去吧。”

    很快,陈扬与赵晓蕾便来到了林清雪的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大门是开着的。

    陈扬还没走到,便听到了林清雪无奈的声音。“薛刚,我真没空陪你去见你父母。再说了,我跟你撒关系都没有,我去见你父母干什么?”

    那薛刚二十三四岁左右,长得有些矮,又有些胖。他穿着一身名牌,旁边还有两个保镖。保镖手上都是玫瑰花!

    薛刚长得真是有些丑。赵晓蕾在来的时候小声跟陈扬说了,“别看这家伙又矮又丑,但是玩的可都是漂亮姑娘。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就盯上林总了。也幸好林总还有她姨父的关系在,又有秦墨瑶以前留下的一些关系。所以薛刚稍微还有点忌惮,没有硬来。当然,也不排除薛刚是真喜欢林总,想要单纯一些呢。反正这种公子哥,那是我们理解不了的。”

    陈扬一眼就看到了林清雪,林清雪坐在办公桌前,低头处理文件,根本没有抬头看薛刚。

    可以看出来,她真是对薛刚烦到不行了。但碍于薛刚的身份,却一直隐忍。

    陈扬在看到林清雪的一刹那,心头一跳。小丫头成熟了不少,穿着米色风衣,碎直发。她还是那样的美丽而清冷,就像是傲视而独立雪莲花一样。

    那薛刚却没注意到外面来人了,即使是来人了,薛刚也不会在乎。他是谁啊,他就是天王老子,谁都管不到他。

    “雪雪!”薛刚好声好气的对林清雪说道:“你迟早都是我的女朋友,现在都快要过年了,你去见见未来的公公婆婆有什么不好?你放心,我以前虽然荒唐了些。但是跟你结婚后,我一定会专心专意的对你好的。”

    林清雪气得脸色铁青,她抬头说道:“薛刚,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我说出难听的话来?”

    薛刚也恼火了,说道:“林清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我现在宠着你,你就是玉器。我要是真怒了,你就是一文不值的玻璃渣。你别以为我真是忌惮你姨父,我是想要给你面子,给你台阶,才一直这么耐心的对待你。”

    “你滚……”林清雪彻底怒了。

    她一指门口,便也在这时,林清雪看到了陈扬。

    这一瞬,林清雪的表情是很奇怪的。

    从暴怒到惊喜。

    “哥!”林清雪一下就站了起来,随后快速的朝陈扬跑过来。

    她直接投进了陈扬的怀抱,她的眼圈也红了。

    就像是受了欺负的妹妹,突然见到了哥哥一样。

    这份感情是绝对真挚而纯洁的。

    陈扬便揽住了林清雪的香肩,他温言细语的说道:“清雪,放心吧,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了。”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