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纵横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失败过。 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敌手!”宋帝王说道:“但为父是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宋天骄说道:“不死神凰乃是世间灵物,千古难有。她修炼了千年之久,咱们不是她的敌手,岂不是正常?”

    宋帝王说道:“千年之久?我记得那神帝,中华大帝等人也未修炼多久。他们的年岁甚至比为父还要小上许多,可他们还不是成为了与不死神凰并肩的人物。”他顿了顿,说道:“只有真正交手过,才能认识到差距。”

    宋天骄说不出话来了。

    宋帝王接着说道:“权力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满足人许多的**,也可以带来很多的便利。但是,它也是一柄双刃剑,它让为父难以清醒的认识到自身。所以,为父打算将这宋帝城托付给你们。”

    “爹爹,您想去干什么?”宋天骄吃了一惊。

    宋帝王说道:“不死神凰给了本尊莫大的侮辱,这个侮辱,必须要用血来洗刷。为父现在要去一个地方。若是能够功成,也不是没有机会与他们那些神争雄。若是不能功成,就此道消身陨也是死得其所。”

    “爹爹!”宋天骄说道:“您的志向不是要让阴面世界占据阳面世界,成就霸业吗?为什么您现在就这样轻易放弃了?”

    宋帝王说道:“阴面世界占据阳面世界,那是为父发下的宏愿。为父其实早就知道,这很难实现,甚至是倒行逆施。但是,如今阴阳混乱,也不是没有机会。宏愿越大,完成之后就会得到越大的信仰之力。那可能会让为父瞬间成为大神通之人。那是一步棋,而现在,为父若不走出去,那么这一步棋永远不可能成功。如今,为父已经失去了六根清净竹,这让其余各王都会生出逆反之心。他们都是野心勃勃的人,无时不刻不想摆脱为父对他们的压迫。”

    “如今,为父失去了六根清净竹。暂时来看是坏事,但长远来看,也许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宋帝王如是说道。他接着道:“总之,为父心意已定。”

    “那您到底是要去哪里,去多久呢?”宋天骄说道:“您若不在,其余各王若有反叛之心,我们该怎么应对?”

    宋帝王说道:“你们都已经长大,你和玉儿也都能各挡一面。有什么事,你们两人商量着来办就行。至于为父要去什么地方,你们也不必知道,更不用去找为父。而到底要去多久,为父也不清楚。”

    宋天骄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爹爹心中主意已定,女儿一切都听爹爹的。”

    “好,好孩子!”宋帝王欣慰的看向宋天骄。

    时间回溯到陈扬一行人乘坐金色凤凰离开。

    那金色凤凰在空中飞行甚快。

    洛宁倒是没有那么小气的来跟陈扬抱怨,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朝蓝紫衣说道:“多谢前辈搭救!”

    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不必多谢,反正救你其实也是个顺手的事儿。”

    陈扬则问道:“咱们这是要回不死族吗?”

    蓝紫衣说道:“不是,我要将你们直接送回阳面世界!”

    陈扬吃了一惊,说道:“那我师姐呢?”

    蓝紫衣说道:“她会一直在我哪里修行,你不用替她操心。”

    陈扬说道:“这是师姐的意思吗?”

    蓝紫衣说道:“是我的意思,这样对她有好处。”

    陈扬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三个小时后,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团浓烈的迷雾。

    那迷雾遮天蔽日,就像整个大地都是这样的迷雾。

    不过很快,那金色凤凰就冲破了迷雾。

    接着,陈扬与洛宁眼前豁然开朗起来。那下方却是山川秀丽,一望无际的林海。

    远处黎明已经破晓。

    那挥之不去的阴气终于完全消失了。

    陈扬和洛宁马上也就明白了,他们已经离开了阴面世界。

    紧接着,金色凤凰继续闪电飞行。

    陈扬和洛宁马上又看到了高楼大厦,城市霓虹闪烁等等!

    这一瞬,陈扬和洛宁都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他们终于再次回到了阳面世界了。

    这里才是他们的故土,他们的根!

    这里才是人类文明之所在。

    大约一个小时后,金色凤凰降落在了一个独立别墅的屋顶。

    随后,金色凤凰消失。

    陈扬环视四周一眼,马上就知道这里是淮北市。也就是蓝紫衣和蓝虹的家乡,这别墅就是蓝紫衣之前所住的别墅。

    陈扬经历了这么多事,又有宋宁的痴心相护等等。他现在心情还是有些缓不过来,所以也没有什么逗比的心情来逗比了。

    蓝紫衣接着带大家下了天台。

    这群人出现在别墅里时,灯一打开,很快那边就传来管家福伯的声音。

    “是谁?”福伯很是警觉。

    接着,福伯出来之后便看到了蓝紫衣。看到蓝紫衣和陈扬之后,他激动无比,老泪纵横。“二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蓝紫衣微微一笑,说道:“福伯,你还好吧,我姐还好吧?”

    福伯说道:“好,我们都好。二小姐,您不在的这几个月,我们都担心你啊!”

    蓝紫衣说道:“现在不用担心了,我不是没事了吗。”

    福伯说道:“我马上去给大小姐打电话,她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高兴得很。”

    蓝紫衣微微一笑。

    陈扬一行人去阴面世界有三个多月,去的时候是十月中旬。如今却已经是一月尾了,离过年也没几天了。

    天气也变得寒冷无比。

    淮北市前几天还下过一场大雪。

    好在陈扬几人虽然穿的不多,倒是不怕冷。

    随后,陈扬与洛宁还有蓝紫衣便去洗澡沐浴。

    这别墅里有不少独立的浴室,大家各洗各的。陈扬的戒须弥里还有不少衣物,所以他洗了之后,也就换上了牛仔裤,还有一件黑色的皮夹克。

    最后,陈扬让头发全部怒立起来。他的头发并不长,看起来很是精神。

    接着,陈扬穿了一双运动鞋。

    如此一来,陈扬的装扮也完全是现代化了。

    他照了照镜子,觉得还是这样看着比较顺眼。生活也才比较正常啊!

    之后,陈扬先跟洛宁见面。洛宁也穿上了一件米色风衣,那米色风衣是蓝紫衣以前穿的。

    洛宁和蓝紫衣身材相仿,所以穿着也很合身。洛宁的长发披着,下身穿的是圆筒牛仔裤,还有高跟鞋。

    风衣里面是蓝色针织衫,胸前高耸!

    看起来,却是英气与美丽并存。

    陈扬看到洛宁,他还是有些不自然。“额,我……”陈扬鼓起勇气说道:“对不起,洛宁,我没有和你商量,便答应了宋宁。”

    洛宁淡淡一笑,说道:“没关系的,我了解。”

    “了解归了解,但你心里肯定不会痛快!”陈扬说道。

    洛宁说道:“过段时间就好了,你也不能连我不痛快的权利都剥夺掉不是?”

    陈扬顿时感到歉意,他说道:“但我希望尽我所能让你开心。”

    洛宁说道:“你修大道,讲究精神至上,一切听凭自己的感觉。这我理解,宋宁为你所做的,也确实让人感动。我都感动了,何况是你?你若是憋屈着自己的心意,你以后的路也就走不好了。所以我知道,我不能怪你。我会克服我自己的情绪,你不用担心我。”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

    世间之事,总是不能两全其美。你索取的多,烦恼也就多。

    之后,蓝虹火速赶来。

    这时候,天也亮了。不过是蒙蒙亮,蓝虹风风火火的前来,陈扬看见蓝虹的一刹那,内心还是有些小悸动的。因为他和蓝虹也荒唐过……想想,自己是不是也太信马由缰了,这样不好不好。

    蓝虹却是没注意到陈扬的脸色变化,她看见了蓝紫衣,激动无比。“你这死丫头,可算回来了,知不知道姐姐都快担心死了。”

    她说完就紧紧抱住了蓝紫衣。

    蓝虹这一声死丫头喊出来时,陈扬和洛宁都是满头黑线。

    这姑娘心是真大啊,居然对蓝紫衣,对这不死神凰,传说中的上古大神喊死丫头……

    蓝紫衣却很受用,她说道:“我这不回来了嘛!”

    随后,两人分开。

    蓝虹接着问道:“你的病,好了吧?”

    蓝紫衣说道:“好了,好得很呢。”她笑了笑。

    蓝虹便是开心,她兴奋的说道:“那可太好了,那你以后就不用走了吧。这公司我管理得头痛,你休息几天,赶紧给我上班去,知道吗?”

    蓝紫衣微微一笑,说道:“工作的事情,过几天再说吧。”她顿了顿,道:“我们都有些饿了,还是先吃早餐,边吃边说吧。”

    蓝虹说道:“好!”她这时候才注意到洛宁,不由奇怪的道:“这位女士是……?”

    她还真觉得怪啊!去的时候,陈扬带的是林冰,回来的时候,居然换了一个女人。

    变魔术啊,亲!

    陈扬还没开口,洛宁先点了个头,说道:“我叫洛宁,蓝小姐,你好!”

    蓝虹也点首示意,接着,她向陈扬说道:“这次我妹妹能回来,谢谢你了。”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