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注:前面写道回城主府是笔误

    回到府邸后,陈扬看到府邸里张灯结彩,灯火通明。请大家看最全!处处都透着喜庆的气氛!

    陈扬恍然若梦,他想想,后天就是他和宋宁的成亲之日了。

    陈扬不愿意去细想,想多了会头疼,会觉得有些对不起宋宁。

    第三天,一切都是在围绕着这桩盛大的婚事而进行。各方宾客都到来的差不多了,婚礼是在城主府里举行。之后,陈扬才会迎娶宋宁到自己的府邸里来。

    陈扬这三天也一直没有见到宋宁。

    他并没有多想,一切都归结于宋宁害羞。也或则是新娘子有新娘子的规矩,成婚之前不能见新郎等等。

    这天晚上,陈扬一直待在自己的府邸。

    他并不需要操心什么,只是到了深夜的时候,陈扬有些不放心洛宁。他这两天都没有见到洛宁了。

    陈扬随后便派出了陈妃蓉前去寻找洛宁。

    陈妃蓉去了一趟,当然,陈妃蓉是寻不着洛宁的。

    陈妃蓉回来之后,将情况报告给了陈扬。陈扬吃了一惊,他知道洛宁是不会随意离开那如悦客栈的。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扬心中顿时担忧无比。

    之后,陈扬穿上了黑色长衫,接着就出了府邸,直奔如悦客栈。

    “扬哥哥,你这般贸然前去,不怕别人起疑?”陈妃蓉马上说道。

    陈扬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若是洛宁已经出事,那就代表我已经被人盯上了。”

    “但却没人来找你麻烦啊,会不会是洛宁姐姐去了别处?”陈妃蓉问。

    陈扬说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所以我必须要去看一看,才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不能别人都已经准备好了笼子,咱们还要钻进去。”

    陈妃蓉说道:“那好吧!”

    陈扬的心情异常的沉重起来。

    他觉得事情并不像表面这样的风平浪静了。

    深夜之中,北风如刀。

    陈扬趁着夜色迅速来到了如悦客栈的外面。陈扬并没有进去,他以法力感应四周!

    很快,陈扬就感觉到了这周遭的气场似乎有些变化。

    有过法力搏杀的痕迹!

    这空气中还有残留的气息。

    陈扬很快就找到了洛宁与宋天骄搏斗的现场,那现场之中的地面痕迹已经被清除了。但陈扬还是发现了其中的端倪,他甚至都能感受到现场之中的激烈搏斗。

    陈扬一闭眼,他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无数道激烈的剑光厮杀!

    这是陈扬如今法力深厚,感知敏锐所致。

    不过陈扬也还是无法感觉出,到底是谁在和洛宁搏杀。

    陈扬陷入了沉思。“洛宁如今的修为不在我之下,很显然,洛宁是遇到了敌人。而且很可能洛宁已经落入到了对方的手里,或则是遭遇了不测!”

    一想到洛宁可能遭遇到不测,陈扬的心里便涌起了巨大的恐慌。

    “应该不会!”陈扬摇摇头,暗道:“这里虽然有厮杀的味道,但闻不到血腥味,洛宁应该没事。可显然,她也没有逃出去。若是她逃走了,一定会来通知我。这么说起来,洛宁定是被抓住了。”

    陈扬心头思量,他确定了洛宁未死,心中便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陈扬的思绪开始逐渐清晰。

    “能够活捉洛宁的人,这宋帝城里没有几个。宋帝王是可以,但绝不会是宋帝王,因为如果宋帝王已经知晓这件事,那么现在不会这般平静,早就将自己召过去对质了。这是宋帝王的性格!那么现在……”

    陈扬马上想到了什么。“我这几天都未见到宋宁,本以为她是因为要成婚,所以不与我见面。现在想来,她自从我让她去问宋帝王炼丹之事就有些古怪了。我倒是差点忘了,宋宁本身就是精明之人,当初董川对我施展精神印记,转手宋宁就已猜出一二。那么现在,很可能就是宋宁抓了洛宁。”

    “宋宁的本事自然抓不了,她肯定是与宋天骄一起。宋天骄的本事也难以活捉洛宁,但宋天骄身上可能会有什么厉害的法宝。那么现在,大概就应该是宋宁和宋天骄抓了洛宁,但是宋宁的心还在我这里,她们也在洛宁哪里问不出什么来。所以,宋宁是抓了洛宁,但又没告诉宋帝王。因为她怕这桩婚事成不了!”

    陈扬这时候心里已经跟明镜似的了。

    他是聪明绝顶的人,便是依靠这里的一些蛛丝马迹和最近所发生的事情,便将那日的真相猜出了个**不离十。

    陈扬心头安定下来,他知道宋宁不会将洛宁怎么样。他心里甚至有些愧疚和感动,宋宁如今待自己真是一往情深,明知道自己有所图谋和种种隐瞒。她却什么都不说,而且还是打算和自己成婚。

    那么现在,自己要怎么去跟她说洛宁的事情呢?

    要怎样才能让她放了洛宁呢?

    难道继续欺骗她?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说!”陈扬暗道:“现在大婚未举行,变故太大。等到成婚之后,宋宁便更容易妥协一些。”

    想到这里,陈扬转身就返回了府邸,他也就不再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第二天,这一天便是陈扬和宋宁的大婚之日。

    整个宋帝城都是张灯结彩,喜庆到了极点。

    早上陈扬还未起床,便见街上到处都是鞭炮之声。

    这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

    陈扬起床洗漱之后,便在丁管家和丫鬟小兰的帮助下,换上了喜服。他这一身大红大紫的,格外的喜庆。

    整个人也非常的精神!

    上午,陈扬在城主府的马车护送下,进了城主府。他先是在宋经纶和宋天骄的引导下,去宋家的祠堂祭拜。

    随后,又是焚香,又是沐浴等等!

    总之是各种的繁文缛节。

    这倒也不稀奇,毕竟宋帝城这里还是封建社会。就算是在阳面世界里,有些讲究的大家族,结婚的时候礼仪也是非常繁琐的。

    陈扬也一直没有见到宋宁。

    想来,新娘子是不会轻易露面的。

    酒宴一直在进行着,到了晚上的时候,所有的宾客才陆续到齐了。

    因为婚礼是在晚上进行,不可能白天举行了,就把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吧?

    众王到达,一些各地名流士绅也前来参加了。

    整个城主府热闹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陈扬被指引着去接了宋宁的花轿。不过是从东边,骑马带着花轿,热热闹闹的到达了未央殿。

    未央殿外,宾客齐聚。

    天色已黑,华灯齐上,整个城主府都是灯火通明。

    鞭炮声震天价的响。

    这架势让陈扬觉得多少有些不自在,他和司徒灵儿结婚的时候都没这么热闹呢。

    那么今天,宋宁的心里肯定是激动而兴奋的,是终生难忘的。

    陈扬想到了宋宁的心情,她是如此的庄重,将这婚姻当成了真正的婚姻。而自己的心里却是欺骗,却是利用。

    这样一想,陈扬又觉得挺对不起宋宁的。

    踢了轿门,陈扬将宋宁牵进了未央殿,随后就是拜天地,拜宋帝王,敬茶等等。

    宋宁凤冠霞帔,头一直被那霞帔遮住,也看不到她的脸色。

    如此之后,本该是送宋宁到陈扬的府邸里,然后这边酒席正式开始。但是宋宁却自己揭下了霞帔,她脸上一片娇红,却是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色彩。她说道:“爹爹,今日众多叔叔伯伯在,我想和夫君一起给叔叔伯伯敬酒!”

    宋帝王微微一呆,随后哈哈一笑,说道:“那也挺好,我宋家儿女,就该这样豪气!”

    这个举动虽然不太合规矩,但是却让人觉得宋宁这女子真是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豪气和英气。

    她是那样的漂亮,美丽,大方。这让来的宾客之中,只要是男的都会羡慕陈扬好福气,娶了这样一个女子为妻。

    陈扬也想过,若是他是个单纯的人,没有那么多的过往和仇恨。他必定会和宋宁好好过日子,只可惜,造化弄人啊!

    随后,敬酒开始!

    陈扬与宋宁一起首先给众王爷敬酒。敬完酒之后,宋帝王便和众王爷吃吃喝喝起来。随后,宋宁与陈扬给宋天骄她们敬酒。

    宋霜雪意味深长,却又真心实意的说道:“小妹,姐姐祝你和妹夫早生贵子,白头到老,恩恩爱爱,永不争吵!”

    她说到后来,眼眶都红了。

    宋宁倒是坚强,她微微一笑,说道:“四姐,大姐,二哥,三哥,你们放心,我和夫君一定会好好的在一起。”她顿了顿,问陈扬,说道:“夫君,你说呢?”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当然!”

    他嘴上微笑,但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这个戏,演得却是越来越下不来台了。

    宋宁今天之所以要这么做,她是不给她自己退后的机会啊!

    她若是戴着霞帔,多少人都认不出她来。但是今天,她和自己这般公之于众。若是有一日,自己负了她,她的后半辈子就毁了。

    她这样的任性,这样的情深……

    这时候,宋霜雪又冲陈扬意味深长的说道:“妹夫,我们不管你以前有什么,但是我们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小妹,不要辜负了她。不然的话,我们定饶不了你。”

    她这话意味深长,但是宋霜雪知道,陈扬一定会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陈扬淡淡说道:“四姐放心!”

    宋霜雪心头忽然一酸,眼前的林千山是那样的玉树临风,是那样的淡然儒雅,她心头的这一丝酸,不知不觉的浮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大概是想起了在边荒的时候,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而有力吧?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