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天骄和宋霜雪并没有在洛宁身上问出什么来,当然这也不是说两人就相信了洛宁的话。

    宋天骄之后便和宋霜雪离开了。

    宋天骄对宋霜雪说道:“现在的形势还不明朗,林千山和小妹之间,和父亲之间都是错综复杂。洛宁又跟林千山的关系不浅,所以咱们这个时候不好把洛宁给得罪狠了。不然的话,将来会埋下祸事。”

    宋霜雪说道:“我懂大姐你的意思,你是怕林千山日后跟小妹恩爱,又受爹爹重用。但是林千山若是知道咱们折辱了洛宁,他会怀恨在心。”

    “没错!”宋天骄说道:“所以我的意见是先将洛宁扣押着,这也是一招后棋。小妹如今对林千山这般痴迷,咱们也不能去跟爹爹说。不然的话,小妹发起疯来,那可不是好玩的。”

    宋霜雪说道:“我别的不怕,就怕林千山会伤害到小妹。”

    宋天骄说道:“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小妹自己的选择。再则,我相信林千山会有他自己的决断。跟着宋家的好处,他应该清楚。这阴面世界就那么大,他已经拥有了这么好的资源,只要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就该知道要怎么做。如果到时候机会合适,他愿意真的坦白一切,我们可以悄悄将洛宁放走,这个事情也可以就当没发生过。”

    “大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宋霜雪说道:“你和爹爹都不愿意放弃林千山,不到逼不得已,你们是不会放弃这个人才的。”

    宋天骄毫不避讳的说道:“没错,人才难得。林千山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利于我们的举动,况且爹爹还掌握住了他的生死线。最多,也就是小节有亏罢了。但是四妹,你别忘了,这个世界一直都是以男人为尊的。你难道想像林千山这样的人,一生只爱一个女人,钟情一个女人吗?不可能的!”

    宋霜雪知道宋天骄说的是事实,她也无力反驳。

    翌日上午,宋天骄向宋帝王归还了六根清净竹。

    离大婚只有一天多的时间了,陈扬这边的宅子改名为林府!

    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丁管家将府里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丫鬟小兰拿来了成亲的喜服让陈扬试穿,他穿起来也很是不错。

    这一次,宋帝王嫁女儿可是大事。

    离得近的几位王爷全部都过来参加喜宴,泰山王来了,轮转王,都市王,秦广王等等都来了。

    不过宋玉没有回来,只因为宋玉要镇守菩萨城,那里是与边荒连接,至关重要的地方。所以宋帝王没有将其召回。

    即使没有来得及赶来的王爷,后续也会派人来送上贺礼。

    一般这种喜宴,王爷们并不用亲自来的,派手下送上贺礼也不无不可。毕竟王爷们是很忙碌的,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如今宋帝王如日中天,众王爷为了向宋帝王示好,还是都亲自来了。

    如果不是宋帝王的决定这么急,婚事举行的这么快,那么估计所有的王爷都会到来。

    泰山王董川在当天晚上也到了。

    董川为了避嫌,并没有特意来见陈扬。

    董川带了冷锋,直接入住到了宋帝城最好的驿馆里面。

    到了晚上,宋帝王举行晚宴邀请各位王爷到城主府里一聚。

    宋天骄与宋霜雪,宋经纶,宋炳文也参加了这次的晚宴。至于陈扬,自然也不能缺席。

    唯一缺席的只有新娘子宋宁了。

    陈扬一身雪白长衫,他的样貌经过改变,虽然没有那么英俊,但他整个人却有种说不出的气质来。

    宴席摆在城主府的未央殿中。

    那未央殿内灯火通明,地面光华如镜。

    这大殿,端是大气磅礴。

    六根鎏金大柱神龙环绕,那神龙栩栩如生,连身上的每一枚鳞片都是极其逼真。

    大殿中间,十六名身着红色裙衫的女子献舞,两旁丝竹管乐让人听来心旷神怡。

    这当真是一派盛世景象。

    陈扬坐在了宋帝王的下首,他的身边分别是宋天骄几兄妹。

    美味佳肴都上到了各自的桌前,这是类似古代那种君王设宴的情景。

    歌舞未停时,大家吃吃喝喝笑笑,相互遥遥敬酒。

    待歌舞一停,众王先是恭喜宋帝王得了东床快婿,随后也恭喜陈扬能够抱得美人归。

    陈扬在众王面前淡然儒雅,表现得甚是得体,这让宋帝王非常的满意。

    这一晚的宴席还是非常和平的,众王来贺喜,宋帝王也是面上有光。没有纷争,自然是一派欢乐气氛。

    晚宴结束之后,众王都喝得有些多了。

    宋帝王让宋天骄她们来送众王回驿馆休息。至于陈扬则被宋帝王留了下来。

    当然,宋帝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很和蔼的关怀了下陈扬。

    陈扬自然要做感激涕零状,之后,陈扬也就离府而去。

    陈扬在回府的时候,在府外见到了冷锋。

    冷锋则是说道:“王爷在天禧阁里等候林兄。”

    陈扬点头,随后便就跟冷锋去了。

    那天禧阁乃是一个烟花场所,里面有许多漂亮的女人。

    陈扬到来的时候,天禧阁里灯火通明。

    陈扬随着冷锋到了那天禧阁的一个雅间里。

    雅间里面,董川和几个美姬正在嬉戏。陈扬一进来,便喊声王爷!

    他显得很是恭敬。

    董川也就挥退了那些美姬。待美姬们退下后,陈扬不由苦笑,说道:“王爷这个场所找的,若是在下被宋帝王的人看见,那在下可就……惨了。”他本来想说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想了想,阴面世界里特么也没有黄河啊!

    所以很快就改口了。

    董川哈哈一笑,说道:“千山你怕了吗?”

    陈扬说道:“怕,自然是有些的。但王爷相召,即便这婚事弄不成,那在下也是一定要来的。”

    董川便一笑,说道:“坐坐坐!”

    陈扬与冷锋入座。

    “在这边感觉怎么样?”董川随后问道。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王爷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董川说道。

    陈扬说道:“真话便是,此处也甚是不错。若不是在下小命悬在王爷您的手上,在下还真有点想就在这里好好的过了。”

    他倒是胆大得很。

    冷锋微微变色,暗道:“这家伙真是好大的胆子。”

    董川哈哈大笑,他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千山你果然是个痛快人,哈哈!”

    陈扬说道:“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在下也只有一条道跟着王爷您走到黑了。如今,那宋宁对在下甚为听从,宋帝王也非常看重在下。而且,过不了多久,宋帝王会将一件重要的差事交给我。”

    “哦,什么差事?”董川很感兴趣的问道。

    陈扬说道:“王爷是否知道宋帝王在自行炼丹?”

    董川微微一惊,说道:“不知道,他居然自己要炼丹?”

    陈扬说道:“而且您想不到的是,为他炼丹的人是被您不太瞧得起的岳光晨。”

    董川变色,他说道:“居然是岳光晨这个卑鄙小人。”他顿了顿,眼中闪光亮光,他说道:“千山,你果然不错,这么快就带给我这么重要的信息。宋帝王如今要自行炼丹,肯定是要炼他需要突破玄功的特殊丹药。若是真让他突破,哪里还会有我们的活路。到时候,你负责炼丹,咱们就在他的丹药里做手脚,让他永远也别想突破,哈哈哈……”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对丹药不太懂,到时候要怎么操作,那还不都是听从王爷您的。”

    “好,千山!”董川十分高兴,说道:“你放心,你所付出的都将得到十倍的回报。到时候别说一个宋宁,你要是喜欢,那宋天骄,宋霜雪都可以是你的。”

    陈扬会心一笑。

    之后,董川又说道:“千山,你的确不适宜在这里久留,我们谈的也差不多了,你就先去吧,免得让人起疑。”

    陈扬起身告辞。

    待陈扬走后,那冷锋对董川说道:“王爷,您真的完全相信他的话吗?”

    董川沉声说道:“我那道精神印记的确存在,也就是说,他的生死还控制在我手上。”他顿了顿,说道:“但本王总觉得还是有些不踏实,不知道宋帝王是否察觉到了我的印记。如果这林千山跟宋帝王据实以高,宋帝王可能会反控制本王的精神印记。”

    冷锋说道:“但这件事情,您也没办法印证不是吗?”

    董川说道:“没错。”他顿了顿,道:“不过,这林千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应该不会有问题。这样吧,冷锋,你现在去跟着他。若是他转手回到了城主府里,那就说明他是去向宋帝王禀报与我见面的事。那他可能就有问题!”

    “若他不去,就代表没问题,对吗?”冷锋说道。

    董川说道:“不错!他来见我,宋帝王的人未必不能发现端倪,他若是真跟宋帝王一条心,那么他今晚必定不敢耽搁,要立刻前去报告,因为他怕宋帝王会因此而不够信任他。”

    冷锋恍然大悟,说道:“原来王爷有此深意,属下佩服。只是若林千山一直跟我们一条心,此举不是让他被宋帝王起疑了吗?”

    “他是聪明人,这点小麻烦能够化解的。”董川不大在意。

    陈扬直接就回了他自己的府邸。

    董川终究是不够了解陈扬,如果陈扬真是一心钻营的人,那么他肯定会马上将这惊人的消息禀报给宋帝王。

    可惜,陈扬对宋帝王和董川全部都什么欲求,所以他根本就懒得去管其中的纷争。他知道宋帝王是绝不会对自己疑心的,因为自己脑域内那道精神印记是宋帝王的绝对保障。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