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照耀在宋宁那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蛋上,那是一种格外美丽的风景。请大家看最全!

    似乎用什么极致的夸赞来形容宋宁的美丽都不过分。

    明艳不可方物!

    而陈扬呢?

    陈扬本身虽然没有多么英俊,但他脸上的线条轮廓分明,而且带着一丝清秀。那是一种别样的魅力,能够让女人为之着迷。

    但现在,陈扬脸上戴了那高分子面膜之后,却没有那样的魅力了。

    宋宁有时候觉得有些遗憾的就是陈扬的这张脸。不过,陈扬自身的气质和魅力已经让宋宁自动忽视了这种缺憾。

    “宁儿,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有些事情欺骗了你,你会恨我吗?”陈扬忽然问宋宁。

    宋宁微微一怔,随后嘻嘻一笑,说道:“那要看是什么事情,只要你对我的心意不是假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她顿了顿,又说道:“你不会在这方面骗我吧?”

    陈扬一笑,说道:“当然不会。”

    宋宁便喜笑颜开。

    “对了,宁儿,我有些好奇,你不是说王爷如今在炼丹吗?”陈扬说道:“我修炼到了现在,发现功力实在难有长进。我若是能够得到一些丹药,想必会有奇效。”

    “这个啊!”宋宁多看了一眼陈扬。

    陈扬面不改色。就算宋宁觉得自己是势利,为了她家的丹药也罢了。但他必须要做出一些事情了。

    他不想真的跟宋宁成亲,最后又离宋宁而去,那对她的伤害太大了。

    “怎么了?”陈扬说道:“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也对那个叫做岳光晨的人特别好奇。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可以见见他。”

    “你怎么会对那种人感兴趣?”宋宁不由奇怪。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一个会炼丹的人,这是奇才。但他却又背叛了师门,这是一个矛盾体。”

    宋宁说道:“我爹炼丹的地方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事情,我爹爹对谁都是三缄其口。如果林大哥你实在感兴趣,我到时候问问我爹爹。”

    陈扬说道:“这个事情,你千万别跟王爷说是我提出来的。”

    “为什么?”宋宁奇怪的道。

    陈扬说道:“你想呀,王爷对炼丹的事情三缄其口。证明他把这事看的机密,不想任何人知道。我怕王爷觉得我会有所图谋,所以,你就说你想去看看。”

    宋宁再次看了一眼陈扬。

    陈扬也看向宋宁,他说道:“你是否也觉得我会有所图谋?”

    宋宁避开了陈扬的目光,她很勉强的一笑,说道:“不会!”

    陈扬说道:“我不太会说一些承诺,但是,宁儿,我纵使有一些小的私心,但是,我对你却是真的。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宋宁舒了一口气,她冲陈扬一笑,说道:“我知道呢,放心吧,这事我会放在心里。”

    也是在这时,陈妃蓉在陈扬的脑域里跟他交流道:“扬哥哥,你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提出来,只怕宋宁会起疑啊!”

    陈扬回应道:“我知道,但是时间越来越紧了。我不想事情拖到我和宋宁真的要成亲。宋宁现在一心对我,她纵使有些疑惑,但是也不会去跟她爹告发我。而且,宋帝王也要利用我来迷惑董川。所以他即使知道我对炼丹的事情感兴趣,那也不会因此而杀我。这个险,我权衡利弊了一番,值得一冒。”

    陈妃蓉说道:“那好吧,扬哥哥。”她顿了顿,说道:“我是怕你将来会对宋宁更加愧疚。”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只能尽量不伤害她了。”

    当天晚上,宋宁便装作忽然感兴趣的问了宋帝王,关于炼丹的事情。她说是想去看看,她觉得这太有趣了。

    但是,宋帝王却是一口拒绝了。他说道:“这有什么好玩的?”

    宋宁撒娇道:“爹爹,女儿就是好奇嘛,你就让我看一下又怎样?”

    宋帝王还是拒绝,说道:“不行!”

    宋宁还要继续撒娇,宋帝王忽然问道:“你不可能会突然对这些感兴趣的,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让你……”

    “爹爹,你想到哪儿去了?”宋宁佯怒道:“哪里会有别人来让我说这些,我就是突然心血来潮!”

    宋帝王多看了宋宁一眼,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下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没得谈!”

    这是宋帝王第一次如此强硬。

    宋宁无奈,也只得作罢。

    待宋宁走后,宋帝王在书房里喊来了宋天骄和宋霜雪。

    宋帝王没有喊宋经纶过来,大概也是觉得女孩儿家心思细腻一些。而且,也没必要大动干戈的。

    “爹爹!”书房里,宋天骄和宋霜雪喊了一声。

    宋帝王着黑色长衫端坐书桌前。

    他喝了一口热茶,说道:“你们坐吧。”

    两人便在书桌对面坐下。

    宋帝王看了两个女儿一眼,他说道:“最近霜雪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从边荒回来之后,你一直是这样。”他顿了顿,说道:“霜雪,为父了解你,你是个心里不太能藏住事儿,也没什么城府的人。你现在老实告诉为父,是不是在边荒里还发生了什么为父不知道的事情?”

    宋霜雪吃了一惊,接着马上说道:“没有啊!”

    宋帝王淡淡一笑,说道:“你没有说实话。不过为父想着,你不愿意说,只怕任何人也问你不出。”

    宋天骄则一笑,说道:“爹爹,四妹也长大了。女孩儿家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您不过问是对的。”

    宋帝王笑笑,随后,他说道:“天骄,你也来了几天了。也见到了那林千山,你怎么看这个人,他真的可以信任,可以让为父将宁儿托付给他吗?”

    宋天骄一听这话,便立刻正了脸色。她说道:“爹爹,林千山此人心中自有傲骨,若能为咱们所用,那对咱们一统整个阴面世界有莫大的臂助。只是,女儿看此人胸中甲兵百万,想要让他真心实意的服气,那却有些难度。即使是爹爹您,也很难让他服气!”

    宋帝王说道:“为父阅人无数,鲜少有看不透的。而恰恰是这林千山让为父看不透,完全没有能够掌控他的把握。这个年轻人,实在是让为父头疼。杀,舍不得,用,不放心。而且今天,宁儿突然向为父问起了那炼丹之术,说是想去看看。为父怀疑,这是那林千山的意思。他可能是对炼丹之术有了意向。”

    宋霜雪吃了一惊,她似乎有些明白了陈扬的意思了。

    “难道他是为了丹药?”宋霜雪暗暗道。

    宋天骄便是一喜,说道:“爹爹,若他真是对丹药有兴趣,那岂不是更好?”

    “哦,好在哪里?”宋帝王马上问道。

    宋天骄说道:“这世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实在是正常不过。有**,有想法的人便会有缺点。林千山一直就表现的太无欲无求了,虽然他嘴里说是想当城主,但是总觉得不可信。现在,他既然对丹药有兴趣,那也就是有缺点。您便有了掌控他的手段!”

    宋帝王说道:“林千山修为深厚,不过,修为越深,便会越来越难以精进。他想要丹药,那也不足为奇。”他顿了顿,说道:“更何况,为父已经在他的脑域里打下了一道精神印记,他便是想要反抗,为父想要他的性命也在一念之间。”

    此话一出,宋霜雪却是吃了一惊。她并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一茬。

    而宋天骄则是大喜,她说道:“爹爹,原来您还有这一手。那就太好了,林千山有所图,有**,那便是惜命之人。您已然是掌控了他最大的死门,如此一来,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顿了顿,说道:“不过,您如此做,他岂不是会寒心?”

    宋帝王说道:“他本是……”

    当下便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宋天骄听后更是欢喜,她说道:“爹爹,这样一来咱们用林千山就更无后顾之忧了。即便他不是真心喜欢小妹,但是日久自可生情。我建议您赶紧让他与小妹成亲,并委以重任,如此才好收服他于麾下。等时间久了,他和小妹有了孩儿,他还能不真心向着咱们?女儿相信,人心总是肉做的。”

    宋帝王说道:“为父也这么想过,可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宋天骄说道:“莫非您还是担心,他有朝一日会对您不利?”

    宋帝王微微一凛,他说道:“为父修为已然到达八重天,便该是无畏无惧。这林千山居然让为父产生了一丝不踏实,这已然是为父的心灵漏洞。”他顿了顿,道:“那好,就照你说的办。”

    这一刻,宋帝王已然下了决心。

    “不可!”宋霜雪立刻说道。

    “怎么了?”宋帝王与宋天骄看向宋霜雪。

    宋霜雪说道:“爹爹,您修为已然超凡入圣。您是知天知地的人,既然您心里有不踏实,那说明只怕林千山还是有些问题。您不能因为您想踏平这心灵漏洞便如此鲁莽的将小妹的人生大事这般决定。万一林千山真有问题,那对小妹来说,何其残忍?”“那你的意思是?”宋帝王问。

    宋宁说道:“至少还要多看一段时间,等咱们什么时候能完全没有顾虑了,再将小妹嫁于他也是不迟。”

    宋帝王说道:“没必要那么麻烦,为父已然有控制这一切的把握。不过是一个林千山,难道他还能翻出为父的手掌心不成?”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