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压在了洛宁的身上,他邪魅一笑,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请大家看最全!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了,我只想要吃了你。”

    洛宁脸红红的,她显得有些醉态可掬。她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到时候事情败露了可别赖我。”

    陈扬嘻嘻一笑,随后便吻上了洛宁的红唇。

    洛宁也就闭上了眼睛。

    她一直在做女强人,但是现在,她愿意为了陈扬化作绕指柔。

    夜色是如此的美好。

    很快,陈扬就在被子里面将洛宁的衣衫褪下。洛宁已经羞得不敢睁开眼睛了,陈扬温柔的吻着她的额头,鼻尖乃至她身上的每一寸。

    这一夜,陈扬和洛宁享尽了温柔滋味。虽然两人不是第一次,但是隔了如此之久,两还是就像第一次那样般激情四溢。

    一连三次之后,陈扬才宣告满足。洛宁不着寸缕的依偎在陈扬怀里。

    卧室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男欢女爱之后的味道。

    陈扬觉得很是惬意,舒畅。

    这么久了,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快乐。

    洛宁同样也是这种感觉。

    许久之后,洛宁才问陈扬道:“你们明天大概就要走了吧?”

    陈扬说道:“估计是的,那都是宋家兄妹决定的。”

    洛宁说道:“你这一去,其中还是有许多凶险的。我想着,也和你一起去吧。如此咱两也有个照应,你说呢?”

    陈扬说道:“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里的通讯太不方便了。我怕到时候事出突然,我没办法联系到你。只是,我看宋霜雪这个女娃很是敏感,真怕她嗅出我和你之间的异样。”

    洛宁眼中忽然一寒,说道:“不若杀了她?”

    陈扬马上苦笑,说道:“你怎么杀气这么重呢?杀她做什么,她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咱们既然修道,便知天道,所以还是不要无端造下杀戮。”

    洛宁说道:“那你到底是想我跟你去还是不去呢?”

    陈扬说道:“我想你去,但是你不能跟我们一起去。你可以在我们走了之后,然后再过去。我想那菩萨城的城门是拦不住你的,对吧?等你到了宋帝城后,你给我在城主府外留下记号,然后在城主府十里外的一家如悦客栈里歇息下来。到时候我再去找你,你看怎样?”

    洛宁微微一怔,随后一笑,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就这么办。”

    陈扬随后又将洛宁压在了身下,两人一轮热吻,热吻之后,陈扬柔声说道:“以后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明白吗?”

    洛宁温柔的说道:“嗯。”她在爱情这方面是羞涩的,是不太会回应情话的。但陈扬不在乎,他明白她的心意,这就已经足够了。

    “好啦,你睡吧,我要回到那边去了。不然只怕真会让宋霜雪起疑!”陈扬对洛宁说道。

    洛宁点了点头。

    随后,陈扬便穿了衣服,起了床。

    临走时,他又折转身跟洛宁热吻了一通,如此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洛宁格格一笑,说道:“真看不出,你是这么腻的一个男人啊!”

    陈扬走时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就偷着乐吧。”

    洛宁待陈扬走后,她不自觉的牵扯嘴角笑了出来。她觉得这种感觉真好啊,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那样的快乐,舒畅。

    这恋爱,爱情果然是世间最为神奇的东西,可以让人乐不思蜀,可以让人生死相依。

    陈扬出了洛宁的洞府后,他的心情自然也是愉悦。不过他很快就收拾了心情,接着,他从另一个出口先到了山洞外面。

    那外面还在下着大雪。

    北风呼啸着吹来,那可真叫一个冷。

    陈扬在雪里打了几个滚,等确定身上不会留下什么关于洛宁的味道后,他这才微微放心。

    陈扬心里也在想,这特么叫什么事儿。搞得好像自己在偷情要防着宋霜雪似的。

    也是在这时,陈妃蓉跳了出来。

    她还是那样的一身白色衫子,如白雪精灵,如白衣仙女。

    小丫头直勾勾的看着陈扬。

    “怎么啦?”陈扬微微一笑,他温声问陈妃蓉。

    陈妃蓉好像没有以前那般活泼了,她只是问道:“扬哥哥,你真的喜欢洛宁吗?”

    “当然啊!”陈扬说道。

    “她也算是你的妻子吗?”陈妃蓉问。

    “对啊!”陈扬说道。

    “那我呢?”陈妃蓉突然眼眶一红,问道。

    “你……”陈扬正欲说话。

    陈妃蓉说道:“我不要做你的妹子,我都和你……”

    陈扬不由干咳一声,他苦笑着说道:“你千万打住啊,我和你撒也没发生过啊!”

    陈妃蓉的泪水顿时如脱线珠子一般朝下落,道:“扬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妃蓉,我知道你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你其实很聪明,不然你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妹妹。这个感觉是没办法改变的。我现在的确有很多需要你的地方,我也应该哄着你。要是你现在离我而去,我会陷入万难境地。但是,如果我因为想要你帮我,便屈着我的心来骗你,那我做不到。我能骗宋宁,是因为她不是我的亲人,我可以狠下这个心。但是对你,我永远是真心待你。”

    他顿了顿,说道:“若你没办法接受,那么我也请你念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帮助我将宋帝城的事情了结。一旦了结了,你到时候想走,我不留你。”

    “扬哥哥!”陈妃蓉顿时吓了一跳,这一刹那,她的脸色煞白。“扬哥哥,我什么都不说了,你不要赶我走。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她说完之后,立刻就化作清风钻进了陈扬的脑域里。

    她又重新化作了那纯净的法力。

    陈扬微微一呆。

    “妃蓉!”陈扬轻轻的喊了一声。

    陈妃蓉并不作答。

    陈扬说道:“我知道你在听着。你想想啊,做夫妻有什么好,做夫妻的还有分手的,离婚的。但是你听说过做兄妹的可以分手,可以离婚吗?这样不是更好吗?”

    陈妃蓉马上就轻哼一声,说道:“扬哥哥,你少糊弄我,你就是嫌弃我没有身体可以跟你内撒对不对?等我找到了合适的身体,看你到时候怎么说。”

    “到时候你还是我妹妹!”陈扬马上说道。

    “不理你了。”陈妃蓉这次是真的不理陈扬了。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随后便朝山洞里走去。

    他心中是感动的,感动于陈妃蓉对自己的在乎和依恋。

    陈扬是从正门回到山洞里的。那温泉里,许许多多的猿人都在里面泡着,一路进去,横七竖八的,还有在跳舞的猿人等等。

    最后,陈扬顺利来到了宋经纶他们所在的石室。

    宋经纶等人已经睡了。

    不过陈扬一进来,宋经纶就撑起了身子。他的伤已经好了,所以这时,宋经纶坐了起来,微微一笑,说道:“林兄,你回来啦?”

    陈扬也一笑,说道:“我出去走了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宋经纶微微一笑,说道:“所以林兄不必跟我解释,但我却绝对相信林兄。”

    陈扬一笑,说道:“时候不早了,二公子也早些歇息吧。”

    宋经纶说道:“你也是!”

    随后,陈扬躺下入睡。

    这一夜,陈扬睡的很是安稳。

    第二天早上,许多猿人宿醉未醒。

    众人吃了早餐,便向洛宁辞行。

    洛宁并未出洞府,她让古剑西等人相送。

    古剑西几位长老对陈扬是感激的不得了,热情的将众人送出了十里路。

    大雪已经停了,天地之间还是皑皑白雪。

    陈扬便对古剑西说道:“古长老,正所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咱们就到这里吧。”

    古剑西便也就抱拳道:“诸位一路顺风!”

    宋经纶则说道:“古长老他日若有兴趣可到宋帝城做客,在下一定热情款待!”

    古剑西一笑,说道:“二公子是宅心仁厚之人,若有机会,一定前往叨扰!”

    众人便就这般说着,随后挥手分别。

    古剑西等人目送陈扬一众人离开,直到看不见陈扬他们后,这才折转身子回返。

    古剑西回到了山洞之后,洛宁便召见了古剑西。

    洞府的大厅里,洛宁请古剑西在石桌前入座。

    古剑西坐了下去。

    洛宁还未开口,古剑西微微一笑,说道:“圣女,老夫猜您现在是要跟老夫道别吧?”

    洛宁微微一惊,讶异说道:“古长老居然知道?”

    古剑西一笑,说道:“老夫还知道,昨晚那林公子就宿在圣女您这里呢。若不是老夫有所吩咐,圣女和林公子哪里会有这般清静?”

    洛宁顿时脸红,她干咳一声,说道:“他其实不叫林千山,而是叫做陈扬。我与他早已定情,只是没想到这般巧,我会在这里遇上他。”

    古剑西说道:“圣女不必解释,老夫无意过问圣女您的私事。况且,这位林……不对,是陈公子。陈公子宅心仁厚,又解救我们猿人于水火。他是我们猿人一族的大恩人!”

    洛宁看了古剑西一眼,说道:“我打算让古长老你来做猿人的族长,不知道古长老你意下如何?”

    古剑西微微一惊,随后说道:“绝对不可!”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