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霜雪喃喃念道:“理直气壮?”她随后也就醒悟过来,说道:“你说的很对,不过一般常人,心中发虚,嘴上难免就没那么理直气壮。请大家看最全!但我看你好像是……”

    “因为我心里也不发虚!”陈扬呵呵一笑,他说道:“我笃定了那魔人首领不敢继续攻击。”

    “可万一呢?”宋霜雪道。

    “没有万一!”陈扬说道。

    “你何以如此肯定?”宋霜雪不解。陈扬说道:“就是这么肯定,而且没有理由。”

    随后,陈扬叹了口气,说道:“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尽快回菩萨城吧。”

    宋霜雪点头。

    两人当下便就继续赶路。

    不过,陈扬和宋霜雪还没有走出多远,他们两人就遇到了新的麻烦!

    那就是在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群猿人。

    那些猿人大概有百来个,一个个遥相呼应,吹着口哨,呼朋引伴。

    不一会后,那百来个猿人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陈扬和宋霜雪包围在了中间。

    陈扬和宋霜雪的眼神沉了下去。陈扬扫视在场猿人,他突然发现这一群猿人并不简单。根本就不是之前所抓的那种猿人。这些猿人居然个个都是身手不凡。有的是力大无穷之辈,有的身具法力。

    尤其是面前的五个为首的猿人。

    这五个猿人看起来年龄有些大了,像是人类中的那种60来岁的老者。他们的身上穿了青色的长袍。

    不过,他们的脸上还是有着茂密的毛发。

    这些猿人的眼神各有不同。但是初一看,总感觉个个都特么差不多。就跟人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很难看出很大的区别来。

    五名猿人高手中,又有一个为首的,这猿人的胡须很长,而且是须发皆白。但他虽然年迈,可是眼中却是精光爆闪。

    修炼法力不比修炼武道肉身,肉身有桎梏,终会衰老。但修炼法力,却是时间越久,法力越加深厚。不过这老者的肉身依然已经开始腐朽。若是他不能超脱肉身,炼就不灭元神。到时候肉身一死,他再高的法力也要烟消云散。

    修炼肉身者,如陈扬这种,肉身不坏,可以活个三五百年。三五百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炼法力。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来追求元神不灭。

    陈扬的肉身可说是琉璃玉身了。

    如董川,宋帝王他们,岁数也并没有多大。了不起就是两百来岁!

    而宋帝王的儿女,如宋宁还真就是只有二十来岁。

    也就宋玉有四十来岁了。

    十殿阎罗虽然一直存在,但也是世代相传,父子更替的。并不是他们可以长生不死!

    这世上,唯一可以长生不死的,就是元神!

    元神不灭,但元神却要承受天劫!

    倒是那血族的人,一个个岁数有些大。因为他们主要是修炼肉身的,肉身强大,所以才可以活的越久。

    宋帝王他们的打法并不厉害,但他们的肉身淬炼却是很厉害的。跟陈扬一样,琉璃玉身!

    不过此刻,陈扬眼前的这些猿人老者。陈扬就看得出,他们的肉身没那么纯粹,看来他们是有的着重修炼法力,有的着重修炼肉身了。

    这是阴面世界里,阴气环绕,给他们的一个便利。他们还没到达神通境,便可以自行汲取法力滋润脑域,成就法力!

    但是,虽然他们有如此便利,但万事万物,有利就有弊!

    不练肉身,先练法力,那么肉身不行,就会导致提前衰老死亡!

    且说此时,陈扬看向那猿人中的白须老者,沉声说道:“我与尔等无冤无仇,为何拦阻我等去路?”

    他说完之后,心中也在暗自猜想,这些高级猿人到底会不会说人类的语言?

    马上,陈扬就松了口气。

    因为白须老者是会说人类语言的。他看向陈扬,沉声说道:“将你手中的天玄罗盘交出来!”

    陈扬愣了一愣,暗道:“我日,搞了半天,自己和那魔人首领的谈话被这些猿人听到了。他们一直与魔人首领战斗,但是却总是打不赢。如今听说自己有可以克制魔人首领的天玄罗盘,自然是想要得到的。”

    陈扬心念电转。

    而宋宁也有些发傻,这下可真就不太好玩了。

    陈扬苦笑一声,冲那白须老者说道:“我若是说,我根本没有所谓的天玄罗盘,之前是将那魔人首领吓唬走的,你信吗?”

    “年轻人,你觉得你这么说,我们会相信你吗?”白须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个年轻人,巧舌如簧。当面一套说辞,背后一套说辞。那魔人首领残暴成性,生性多疑。你若是没有天玄罗盘,如何能骗过他?”

    顿了顿,白须老者继续说道:“更何况,我们是亲眼看着你身上的反弹金光将那魔人首领震开的。”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不管我有没有天玄罗盘,不管我说的是真话假话。这好像都跟你们没什么关系吧?天玄罗盘,即使我有,那也是我的。好像不是抢的你们的。怎么,你们要明抢不成?”

    那白须老者说道:“没错,天玄罗盘是你的不假。可现在,我们要借你的罗盘一用。”

    “哈哈,那好,既然你们开口借了,那我的回答就是,不借!”陈扬说道:“既然是借东西,那我就有不借的权利吧!”

    那白须老者身边的鹰眼老者冷冷说道:“看来阁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陈扬冷冷一笑,说道:“魔人首领尚且拿我没有办法,你们以为仗着人多,我就怕了你们吗?你们最好别逼我,不然的话,休怪我将你们杀个血流成河!”

    宋霜雪已经处于备战状态了。

    陈扬也祭出了龙纹剑!

    双方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那白须老者微微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他说完之后,便是突然一张嘴!

    他一张嘴,口中居然吐出了一口青锋剑!

    那青锋剑猛烈斩杀向了陈扬。

    这种情况下,周围被猿人高手包围。陈扬和宋霜雪想要穿梭虚空也不可能。根本是无路可逃!

    所以,陈扬唯有迎战。

    那青锋剑斩杀过来,陈扬立刻以造化剑诀应对!

    刹那之间,造化剑诀如巨大的剑阵,刀光剑影如蜂窝一般绞杀过去。

    青锋剑与造化剑诀在空中连续击杀数次,最后,青锋剑被逼了回去。

    陈扬也迅速收了龙纹剑,他冷声说道:“我与尔等无冤无仇,不想剑下沾染无辜冤魂。你们最好不要咄咄逼人!”

    那白须老者却是二话不说,随后大喝一声道:“布阵!”

    接着,他们这五名老者立刻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宝剑!

    一时之间,五口宝剑闪耀出无穷剑光。这五道剑光却是代表了天地五行!

    就像是天道惩罚一样!

    五道剑光迅速将陈扬和宋霜雪包围住了。

    陈扬感受到了这剑阵的恐怖与厉害,似乎只要自己一反抗,立刻就会承受无穷之天劫。

    即使是造化剑诀也抵挡不住!

    便在这时,那白须老者说道:“年轻人,我们也不想诛杀无辜。你现在将那天玄罗盘交出来,我们便免你一死。”

    陈扬心念电转,他沉声说道:“我身上并没有天玄罗盘,只有一道无量符印。天玄罗盘乃是欺骗魔人首领的。我那无量符印只有三次金光可以反弹,而且并没有能够毁灭魔人首领的能力。所以,你们要我交出天玄罗盘,我根本就没有,怎么交?”

    “此话当真?”便也在这时,那白须老者收了法阵。

    那无穷恐怖的剑阵终于消失,陈扬和宋霜雪都是心有余悸。

    陈扬看向白须老者,说道:“自然当真!”他说完之后,便将无量符印从胸口取了出来。他说道:“这就是我的反弹金光,如今只剩下一道反弹之力。不信你自己拿去看!”

    陈扬知道是逃不出去了。他想,无量符印虽然是好东西,但总不比小命重要吧。

    这个时候,也只有坦诚了。

    那白须老者接过了陈扬的无量符印,随后,老者便用法力去探索无量符印。

    好半晌后,他才将无量符印还给了陈扬。

    随后,白须老者说道:“原来如此!”他随后向陈扬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小公子,之前多有得罪,是我们的不是!告辞了!”

    陈扬便看到这老者眼中有浓浓的失望。

    甚至可以说有一种悲伤。

    那是希望破灭之后的失望与悲伤。

    不止是白须老者,其余几名老者,包括那些猿人高手,他们眼中都有同样的悲伤和失望。

    陈扬虽然与他们交流不多,但是却能猜出一二来。

    因为他是读取了之前那名猿人的记忆的,明白他们才是真正深受魔人首领之害的。而且现在,魔人首领还是在四处抓捕他们,想要将他们全部消灭。

    这是灭族之祸!

    但他们现在却没有办法来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人首领一天天的蚕食,迫害他们的族人。

    这是最大的悲哀!

    所以,他们在知道自己有那天玄罗盘时,才会如此激动。才会不惜一切的出来抢夺!

    “各位也不必太过忧心!”陈扬忽然说道:“我们此来就是为了了解这边荒之中发生了何事。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是魔人首领为祸。接下来,我们就会去请示王爷。之后,我们会派更多的高手来对付这魔人首领。诸位只需要再忍一忍就好!”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