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妃蓉利用元神念头附身到了老鼠的身体里面,然后就开始四处寻找岳光晨的踪迹。 ..

    她找了整整一夜,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到了第二天早上,陈妃蓉显得有些沮丧,她向陈扬说道:“扬哥哥,到处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找到岳光晨在哪里。”

    陈扬也感到了头疼,不过他没有在陈妃蓉面前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咱们来日方长。”

    随后,陈扬让陈妃蓉进入到了他的脑域之中。

    陈扬让陈妃蓉尽快将那宋帝王的精神印记的危机解除掉,不然这跟随时随地都在脑子里安装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太让人感到不安了。

    随后,陈扬起床。

    那小莲给陈扬准备了热水洗脸。

    陈扬洗脸完毕之后,很快就迎接来了第一位客人。却是安子轩。

    安子轩一身白衣,头戴方巾,十足的翩翩佳人贵公子。

    “林兄!”安子轩一进来后,便欢喜的喊了一声。

    陈扬看到安子轩却有些头疼,因为他现在和宋宁的关系好像是有点暧昧了。

    这显得自己或多或少都有些卑劣了。不过陈扬很快就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他也一笑,说道:“子轩,你怎么来了?”

    安子轩笑笑,说道:“你昨天和三公子起了冲突,这事闹得不小呢。整个宋帝城里,许多人都知道了你这么一号人物。本来昨晚我就想来看看你的,但是看时间不早了,所以今天一早就来了。”

    顿了顿,安子轩又说道:“这里有许多不错的早点小吃,走吧,我带你去吃。你来了这里,我好歹要尽尽地主之谊的。”

    陈扬便说道:“好!”

    很快,陈扬便和安子轩出了城主府。

    安子轩有他自己的马车。

    阳光明媚!

    上了马车之后,陈扬和安子轩聊起天来。陈扬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这次回来,是和宋宁一起回来的。子轩,相信我不用多说,你也该知道,我和宋宁之间现在……”

    “林兄你是人中龙凤!”安子轩微微一笑,说道:“我和宋宁早已没有瓜葛,你们若能在一起,我只有高兴的份。”

    陈扬复杂的看了安子轩一眼,他说道:“别的不多说,我只是想知道,子轩你是怎么看我的?会否觉得我是个卑鄙小人,会否觉得我是故意将你和宋宁拆散?”

    “那怎么会!”安子轩说道:“宋宁与我从未在一起过,何来拆散。不过是林兄你骂醒了我而已。”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倒也好像没骂你!”

    安子轩哈哈一笑,他说道:“我老实与林兄你说吧,要说心里真没那么一点难受,那是假的。但是,我更愿意相信林兄你的人品。我更珍惜你我这份友情!”

    陈扬顿时感到感动,他说道:“子轩,是我对不起你。”

    “这个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安子轩微微一笑。

    安子轩带着陈扬到了一家早茶酒楼里。那酒楼下面是个大看台,早上可以一边喝茶吃早点,一边听人说书,还有天桥艺人的表演。

    陈扬与安子轩就在树下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一旁安子轩的随从就坐在了另一边。

    早点很快端了上来,那说书人在说地藏王菩萨的一些传奇事迹。

    安子轩突然向陈扬说道:“三公子这人,虽然长得五大三粗,豪迈得紧。但却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这次得罪了他,他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林兄你虽然有宋宁的庇护。但你若真被杀死了,宋帝王也不可能将三公子给杀了。”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若我真是被杀了,那就算天下人给我陪葬,那也是无济于事。”他顿了顿,说道:“不过子轩你放心,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防身本事还是有些。”

    安子轩说道:“这个我自然是相信的,不过是提醒林兄你一番。”

    便也在这时,那前方一辆马车驶来。

    这却是宋宁的马车!

    随后,宋宁便一袭红衫裙子,英姿飒爽而来。她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依然是那样的美艳动人,青春活力十足。

    金文成等人也在后面跟着,小兰也在一旁。

    宋宁上前而来,她脸色不悦的看向安子轩,说道:“子轩,你大早上的约林大哥来做什么?”

    安子轩微微一呆,随后他也颇为恼火的说道:“我与林兄乃是好朋友,我约他出来吃早点,怎么也要向你汇报吗?”

    宋宁便又看向陈扬,她说道:“林大哥,他没为难你吧?”

    陈扬汗了一下,同时心中也有些感动。知道宋宁是怕安子轩为难自己,所以才急匆匆赶来。

    “当然没有。”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子轩与我是好朋友。再说了,你三哥都被我揍了,谁还能为难我?”

    宋宁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说道:“那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吃早点。”

    安子轩深吸一口气,向陈扬说道:“林兄,我们下次再聚,先告辞了。”他说完便要走。

    宋宁哼了一声,道:“小气鬼!”

    安子轩也不理睬宋宁,他当下就与随从离开了。

    宋宁待安子轩走了之后,便愉快的冲陈扬说道:“小气鬼离开了也好,他在这里还打扰咱两聊天呢。”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子轩呢?”

    宋宁嘻嘻一笑,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说他吗?”

    “当然!”陈扬说道:“说起来,我对子轩有颇多惭愧。但是子轩大度,却不怪我,我已经很感动了。”

    宋宁的眼神顿时柔了下去,她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与子轩之间,一直都是这么相处的,我向来对他任性,他也一直包容。但现在……”

    “现在该你包容他了,就算你和他做不成夫妻,那也可以做朋友呀!”陈扬说道:“你说是也不是?”

    宋宁重重点头,说道:“嗯,林大哥,我听你的。”

    陈扬微微舒了口气,随后两人便就入座。

    宋宁看见陈扬,眼角眉梢都是开心和喜悦。她又说道:“林大哥,我好久没听你作诗了,你再作一首诗给我好不好?”

    “不好!”陈扬马上说道。

    “为什么呀?”宋宁马上不解。

    陈扬说道:“因为我现在不太喜欢作诗了。”

    “怎会突然不喜欢了?”宋宁奇怪道。

    陈扬说道:“吟诗作对是风雅之事,若是强行来作,太不痛快。我希望你以后莫要总是这样强求我,好吗?”

    他是恋爱高手,哪里不知道张弛有度!

    一味的顺从,根本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宋宁马上就说道:“对不起,林大哥,我以后再也不提这样无理的要求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才乖嘛!”他说完就拿了一块糕点递到宋宁的嘴前。

    宋宁张开樱桃小嘴咬了一口,她又是欢喜无限。

    不过,这顿早点始终吃的没那么顺利。

    因为随后,三公子宋炳文带着两名黑衣剑客出现了。

    他们气势汹汹而来,人未至,杀气已来。

    “小子,你居然还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看你是找死!”宋炳文上前,咬牙切齿的说道。

    “三哥,你胡说些什么?”宋宁立刻起身,护在了陈扬的面前。“爹爹让林大哥保护我,你再敢来胡闹,我就去找爹爹告状去!”

    “你去呀,现在就去。”宋炳文恼火的说道:“吃里扒外的丫头片子,老子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下这个家伙。”

    陈扬便也就起身了,他一把将宋宁拉到了身后,笑笑说道:“宁儿,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哪里需要你保护。以后不管是什么情况,在哪里,都只能是我来保护你。”

    宋宁在陈扬身后,顿时感到安全无比。

    这时候,金文成等人也在一旁不好说什么。

    “我呸!”宋炳文立刻恶心的说道:“你这家伙,恶心不恶心啊!”

    陈扬笑吟吟的说道:“三公子,怎么,你是嫌昨天挨的打还不够啊?今天去找了这么两个小瘪三过来,就想扬眉吐气了?”

    宋炳文这个气啊,他恼火无比的冲身后两名黑衣剑客说道:“给我杀了他,有什么后果,本公子全给你们兜着!”

    这两名黑衣剑客乃是宋炳文在四方驿馆里花钱请来的高手。

    那四方驿馆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许多行走在阴面世界的高手落脚之地。

    四方驿馆里,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他们也是接钱办事!

    这两名黑衣剑客在阴面世界被唤作为夺命双煞!

    两人手中一口青龙剑,一口天阙剑。两人联手施展的青龙天阙剑术杀人无数!

    宋炳文请了这两名高手来,还真是想致陈扬于死地的。

    如果陈扬没有法力,遇上这两人,那真是分分钟死于非命。那青龙天阙剑术双剑合璧,实在是威力无双。

    “林公子,这两人的青龙天阙剑术厉害非凡,千万不可大意!”那金文成小声提醒陈扬。

    陈扬却是不当回事,他也没有跟金文成说话,而是向宋炳文说道:“我今天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你请的所谓高手,根本不够看。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这时候,宋宁等人都已退后。

    早茶处,许多客人都已避让。

    那夺命双煞直接向陈扬施展出了青龙天阙剑术!

    一瞬间,剑光漫天,青龙咆哮!

    无穷的寒光剑影杀向了陈扬。

    那寒光剑影带着无穷的煞气和侵蚀的精神意念。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