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正是下午三点。

    午后的阳光很是明媚。金文成走了之后,陈扬便问身边的婢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婢子马上说道:“奴婢叫做小莲。”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小莲,这个名字不错。”当然,他也不过是随口说说、

    。

    之后,陈扬被小莲带入一件厢房,那厢房里很是雅致古典。

    陈扬对房间很是满意。

    “公子路途劳顿,一定有些口渴了吧?奴婢去给您乘一碗冰镇的莲子汤好吗?”小莲说道。

    陈扬点点头,说道:“好的,有劳了。”

    小莲微微一笑,转身便出去了。

    小莲出去之后,陈扬便又出了厢房,他在四合院里四处看了看。对于他来说,这城主府到处都是陌生而新鲜的。

    不过陈扬也还是记着金文成所说的话,这里到处都是规矩和禁忌,所以他并不到处乱跑。

    可就在这时,却有两人从外面进来。

    为首一人高头大马,锦衣华服。他身边跟了一名侍从,那侍从与这大公子比起来,却是显得瘦弱无比。

    大公子高有两米左右,重达两百公斤!

    他浑身上下却都不是肥肉,而是肌肉。这个家伙,身上孕育了无穷之力量。

    他走动之间,似乎地面都要震动,真像是一座人形高达啊!

    陈扬看的叹为观止。

    这两人一进来,那大公子还未说什么。那侍从却是冲陈扬这边喝道:“兀那小贼,獐头鼠目盯我们家公子爷看个不停,是要找鞭子吃么?”

    陈扬不由一愣,随后,他呵呵一笑,说道:“你是哪里来的野狗,怎么见人就吠啊,是不是今天没逮到骨头吃,所以浑身都皮痒啊!”

    陈扬的嘴上骂人功夫那是一流啊!这侍从跟他对骂,那是自找苦吃。

    那侍从与大公子都是愣了一愣,大概是没想到在这城主府里,居然还有愣头青敢冲撞他们。

    侍从更是勃然大怒,道:“小贼,你真是找死了。”他说完就从腰间取了鞭子朝陈扬冲杀而来。

    那大公子也不阻止,只是看好戏的看着。

    这侍从身手不凡,且身具法力,身形一闪便来到了陈扬的面前。他手中的鞭子也不是凡物,却是有着灵性,如灵蛇游走,在空中挽一鞭花,迅速朝着陈扬的脸蛋劈来。

    陈扬看也不看,伸手一抓,突然就将那鞭子抓在了手中。随后,陈扬反手一夺,便将鞭子夺在了手里。他接着一鞭子就抽在了那侍从的脸上,并笑眯眯的说道:“我是找死,有本事你来送我?”

    这侍从的脸蛋立刻被陈扬抽得皮开肉绽,狼狈不已。

    侍从愤恨不已,马上哭丧着向大公子道:“公子爷,这狗奴才居然敢还手……”

    大公子冷声说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滚一边去。”

    那侍从马上就乖乖的到了一边。

    随后,大公子冷冷的看向陈扬,说道:“你是何人,居然敢擅自伤我的手下,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陈扬心里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身份不凡,不过陈扬怕个鸟啊!他可是靠着宋宁的。当下,陈扬就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不过你的狗太凶恶,我看不过眼,就代你管教一番。”

    “好大胆!”大公子眼中泛出寒光来。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一向就大胆,你要如何?”

    大公子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是这府中新来的勇士,仗着有些本事,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我就打死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哈哈!”陈扬大笑着说道:“我看你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力气,便以为天下人都不如你么?就凭你也能打死我?我今天便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好个狂妄的匹夫!”大公子冷笑连连。

    “你才是匹夫,你全家都是匹夫!”陈扬马上骂了过来。

    那大公子突然就一拳爆杀向了陈扬。

    拳风爆裂!

    这大公子的肉身力量强悍到了极限。

    比化神巅峰还要厉害得多。

    而且突然爆发,凶猛无双!

    陈扬就感觉到眼前眉毛一跳,接着双眼一花,如泰山压顶!

    便在这时,陈扬身形一闪,一个移形换影闪了出去。

    陈扬出现在了大公子的左侧。

    大公子变化极快,接着,他身形一转,冲陈扬一声厉吼。吼声中居然孕育了无穷之法力波动,就像是万千厉鬼齐齐出现,让人心智皆要丧失。

    同时,大公子又一拳爆来。

    这时候,陈扬已经有所准备!

    他的心智何其坚定,根本不受大公子的吼叫所影响。他也踏前一步,全身力量鼓动,一拳爆了出来。

    开玩笑,陈扬的战力那也是极为强大的。

    与那血狼战斗,陈扬是存心比拼打法,所以才没有动用战力。如今遇上了这个大公子,他自然不再隐藏。

    轰隆!

    陈扬与大公子的拳头撞杀在了一起。

    地面顿时寸寸龟裂,整个院子都是一震,跟地震来了似的。

    大公子蹬蹬蹬退了三步,陈扬一步不退,又是一拳爆了过去。

    那大公子眼中惊骇失色,他从未遇到过这般敢在短距离内,跟他短兵相接的人。而且还居然将他震退了。

    这就像是一只小狗把一头牛给顶飞了一样,这让大公子感到荒谬啊!

    轰!

    又一拳过来,大公子整个人被震飞出去,最后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来。陈扬一把跳了过去,骑在了大公子的身上,然后啪啪两耳光打在了大公子的脸上。

    大公子顿时被打成了猪头。

    “服不服?”陈扬邪笑着逼问大公子。

    大公子周身气血狂猛震荡,他眼冒金星,只能吐出几个字来。“服,服,服!”

    “你……你这奴才!”那侍从已经吓傻,道:“你居然跟殴打我家公子爷,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便也在这时,从四合院里的其余厢房里出来了四名大汉。

    那四名大汉一见这情状,顿时失色。

    “大胆,居然敢对公子爷无礼!”那四名大汉立刻同时朝陈扬出手。

    这四人,一出手就是法器。

    但见一口寒光四溢的黑水剑飞出,发出无数寒光笼罩向了陈扬。

    同时还有一口饮血刀发出三道血色刀光袭杀而来。

    更有一尊玲珑塔镇压过来,还有一大汉的法宝乃是番天印!

    那番天印直接如一方砚台突然罩了过来,令人无法躲避!

    这四人眼见公子爷受辱,那是立刻表功,要将陈扬杀得尸骨不存啊!

    陈扬身形一闪。

    他并未动用无量符印,那是终极武器。不能时刻胡乱的用,尤其是眼下已到了这宋帝城里。

    所以陈扬关闭了无量符印。

    陈扬立刻以虚空穿梭到了十米之外。

    但那一众法宝立刻如影随形的杀了过来。陈扬手中马上出现了龙纹剑,他的龙纹剑一出,面对这凶狠招数,也不二话,直接便是造化剑诀!

    便见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

    那四件法宝之神力最后全部都被造化剑诀所粉碎。

    各人也都无奈收回了自己的法宝。

    这时候,那大公子也得了自由。那侍从立刻去扶大公子。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大公子如受了奇耻大辱一般,马上冲那四名大汉厉喝道。

    那四名大汉立刻说道:“是,公子爷!”随后,他们便各自再度祭出法宝。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来摆,今天大爷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帮鼠辈!”

    陈扬此刻心里实在是痛快啊!

    他发现陈妃蓉的法力精进之后,他自个的实力已经到了一种不可想象的地步。

    这么多法力高手,如果没有陈妃蓉,他一个都应付不了。但有了陈妃蓉,他却可以游刃有余。

    这时候,陈扬真的有一种他就是绝世高手的感觉了。

    那持黑水剑的大汉叫做凌霄子,凌霄子一马当先出手,黑水剑祭出,立刻施展出了黑水神剑术!黑水剑如匹练一般袭杀过来。

    陈扬将那龙纹剑迅速卷出三重剑幕!这是学的那亡灵法师傅陵的一招剑术!

    陈扬一般情况下就用三重剑幕,九重剑幕那是极限,轻易不使用。

    显然,这三重剑幕也足够应付这凌霄子了。

    那黑水剑的剑光卷来,直接被三重剑幕挡住,并且最后消弭于无形了。

    那黑水剑正要被凌霄子收回去,陈扬突然出剑一挑,便将黑水剑挑飞出去,直接到了百米之外的高空去了。那凌霄子顿时脸色难看,连续运转剑诀,最后才将那黑水剑给收了回来。

    而此时,那持玲珑塔的大汉和其余的两名大汉也出手了。

    玲珑塔,饮血刀,番天印继续攻杀过来。

    玲珑塔突然变大,如如来的大手掌朝这陈扬压了下来。那番天印却在玲珑塔中朝着陈扬劈杀过来。

    双重攻击,变化无双。

    饮血刀卷出无数刀幕,将陈扬的四面八方包围,也让陈扬不能够继续虚空穿梭!

    因为分子和磁场被搅乱了,以陈扬的修为,还不能达到在狂乱的分子磁场中,找到正确的穿梭方式!

    陈扬面临三重攻击!他眼神沉着,丝毫不乱。

    那番天印第一个罩杀过来。

    番天印中还有无穷变化,如一座神山压向陈扬。

    不过在它的变化刚要出来之时,陈扬将那夺目珠扔了出去……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