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涛破开李军沉稳的步子之后,他一手得势,立刻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请大家看最全!

    “嗨!”

    朱涛一招得势,反击之凌厉令人叹为观止。他在动手之间,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塌陷,肚子轻轻的鼓着,好像凭借着这一口气,人的身体像气球一样漂浮起来,身法轻盈无比。

    这是丹田气打的功夫。也是真正高手才能用的功夫。

    这手功夫是肠子小腹丹田用劲,把力量贯注在中间,手和脚全部放松轻盈,然后在接触到敌人之后突然爆发。

    运起这门功夫之后,朱涛运用的快攻,双拳快捶,两腿转动,绕身旋转之间,手上的捶劲朝着敌人身上各路要害不要命的招呼着。

    快捶在朱涛手上,配合丹田气打,当真是迅猛如雷,快捷如闪电惊雷。

    “当真是难以招架。”

    面对如此攻势,李军心中立刻的感觉到了一丝招架不住的危机,他心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念头。

    他沉稳如山的脚步被朱涛以挽强弓,开硬脚破解之后,再也保持不住不倒翁一样地阵势。面对朱涛的快捶,以及腿下的步法绕来绕去,只有施展出短手的功夫,尽力接住,同时依旧把力量集中到了脚下,保持稳定的姿态。

    两人拳来脚往,闪电般就是十多个回合。手手见真功夫。

    这十多回合之中,朱涛的手上翻滚,脚下更是前,后,左,右,走着圆圈,拳拳暴烈。而李军却是始终的站在方圆两尺见方的地面。竭力的稳定住自己的形势,最多逼迫不得了,才移动一两寸距离的步子。

    李军就好像一个十分吝啬移动的人。不到万不得以,脚下始终不移动,全凭两手如鞭子一般的防御。

    从表面上看,李军似乎被朱涛逼入了绝境,每一次的交手,都是险象环生,让别人看来,下一秒钟就要被打死。

    但是他每一次的险象环生总是能以防御地手法解救自己的性命。

    只不过是他没有办法还击。全部陷入了防御的见招拆招之中去了。

    不过他的形式虽然越来越落后,但是他的眼睛却越来越沉稳。里面蕴含着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绿光,好像是深藏在草丛之中,酝酿攻击的毒蛇!

    砰!

    终于,在十多手的快捶并没有把对方打死之后,朱涛似乎是失去了一些耐性,在一式反臂捶被李军成功的以手刀格挡开的瞬间,他瞬间变招了。

    朱涛脑袋上的头发豪猪一样竖立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眼睛里面也闪烁出了豹子,狼这些凶残动物突然暴起,捕捉猎物的瞬间光芒。

    朱涛身体向后一倒,后腿弯曲到了极点,似乎是一下把臀部坐到了后脚跟上,这个动作是个虚坐的功夫,好像是长拳之中的雀地龙下盘折腿的功夫。

    但是在朱涛使来,异常的诡秘,他的后腿下折,前腿豁然一下,贴地探出,好像是一条钩镰枪,挂向了李军的前腿。

    就在脚挂住李军前腿地时候。他的后腿猛然用力,向上一弹,整个人骤然翻起,用另外一条手臂从背后弯曲出来,好像蝎子的尾巴,搭向了李军的脑袋。

    毒辣!

    咔嚓一声,李军在这一刹那,直接被搭住了脑袋,随后,朱涛手上用劲,李军的人头直接被扯了下来。

    顿时鲜血飞溅。

    而且,李军的骨骼被朱涛挤碎,整个人也软了下去。

    这一幕,血腥到了极点。

    现场顿时呆住,雅雀无声。

    但随后,却是疯狂的人们歇斯底里的呼叫声。

    宋宁脸色煞白。

    这样的血腥,她自小见的并不算多。

    陈扬的眼睛却放出了亮光,这才是真正拳术,国术啊!

    本来,陈扬以前最自信的就是自己的打法。后来经历的这些人和事,无不是法力至上。他的精妙打法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就跟一匹汗血宝马来到了大都市,看着那些驰骋的车辆,它的心里是充满了落寞和无力的。

    但现在,这匹汗血宝马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突然又有群马奔腾等等,这个时候,陈扬心里是有些技痒了,他摩拳擦掌,想要去小试牛刀。

    便也在这时,擂台场上,朱涛获胜。而李军的尸体血肉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朱涛也在主持人的宣布下,正式晋级为天位高手。

    观众席上,董川不免问陈扬,道:“千山,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

    陈扬心里很清楚,你丫的就是运气好而已。但他自然不会这么说,而是说道:“在下不明白,想来还是王爷睿智,在下佩服。”

    董川微微一笑,对于陈扬这个马屁,他觉得还是很受容。他一笑,说道:“因为朱涛和李军虽然功力相当,但是朱涛是想要晋级的人,他的锐气更甚。所以,我料定他会胜利!”

    陈扬马上说道:“王爷睿智,在下佩服!”

    其实他心里压根不赞成,虽然朱涛锐气更甚,但是李军若是足够沉稳,也可以打朱涛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争辩的。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

    朱涛赢了,董川就有话语权。他说什么,那都是对的。

    此时,场上突然起了变化。

    那朱涛成功晋级,正要下场。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朱涛,我要挑战你!”

    就在众人愕然之间,一名穿红衣的少年来到了场上。

    董川微微一怔,他问旁边的黑左,道:“这是你安排的吗?”

    黑左马上摇头,他说道:“回王爷,这并不是我们安排的。这个少年就是属下之前说的血狼。”

    董川说道:“原来如此。”

    黑左说道:“这血狼违反了属下的安排,属下这就前去驱赶。”

    董川说道:“不必了。”

    事实上,这时候也不可能驱赶血狼了。

    因为观众已经沸腾了,大家都想要看到这样的戏码。若是黑左强行驱赶,肯定会让观众不满。

    对于斗场来说,观众才是上帝!

    “千山,你觉得谁会赢!”董川突然又说道。

    “血狼!”陈扬说道。

    董川一笑,道:“哦?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陈扬说道:“血狼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化神圆满,离神通只有一步之遥。而且,他的杀气很重,我看着斗场上,不止是朱涛不是他的对手,应该说没人是他的对手。”

    董川眼神微微一凛,说道:“这么严重?”

    陈扬的血液已经在沸腾,这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他说道:“若是不使用法力,只怕王爷面对他,也没有一合之敌。”

    董川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他说道:“未必吧?”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王爷只管看下去便知道了。”

    董川当然也不会那么小气,因为陈扬这一句话而生气。只不过他自个也是心高气傲的主。

    这时候,朱涛与血狼已经对峙起来。朱涛眼神凌厉,道:“你就是血狼吧?我听说你了,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主动前来找死,那爷爷就成全……”

    “咔嚓!”便在这时,血狼突然动了。他的身形如电,一闪而过。

    随后,朱涛的眉心上出现一抹殷红。

    接着,朱涛倒地而亡。

    “你的废话太多了。”血狼淡冷说道。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过不猝不及防!

    观众们都没看清楚,那强绝一时的朱涛便已身亡。

    这一瞬,陈扬和董川其实看得分明的。那血狼的速度很快,一爪抓向朱涛的咽喉,朱涛脖子朝后一缩。血狼的鹰爪化作指剑,瞬间点中了朱涛的眉心。

    这一手的变化,已经说明了血狼不止是修为高深,更是打法中的绝顶王者!

    董川这时候也就明白了陈扬所说不虚。因为董川本来就不是个打法高手,他一向都是专注于法力修为的。

    这武道上的打法,对于董川来说,都是小道而已。

    擂台场上,血狼并不下去,他还要继续挑战。这个少年,真的就像是一头嗜血的狼一样,只有杀戮才能让他感受到快乐。

    董川还是在淡淡的看着。

    黑左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他对董川说道:“王爷,属下要去安排一番了,就此告退!”

    董川淡淡说道:“你打算安排谁上场来对付这个血狼?”

    黑左有些紧张,因为这事态已经到了不受控制的地步,他说道:“回王爷的话,属下打算让天位第三高手沈德出场。”

    “为什么不干脆让连城出场?他不是第一高手吗?”董川问。

    黑左说道:“回王爷,属下觉着沈德可以应付血狼。连城毕竟要保持神秘感,再则若是连城万一出事,那会是我们斗场的巨大损失。”

    董川说道:“你让沈德出场,沈德肯定不是对手。那又何必要先让沈德去送死呢?直接让连城出场吧。”

    “若是连城也出事的话,那今天就没人能对付血狼了。”黑左担心的说道。

    董川淡淡说道:“那你就让主持人公布血狼为天位第一高手,由他取代连城好了。”

    黑左说道:“王爷,这血狼不服管教,心高气傲,只怕不会留在斗场啊!咱们也不能强行留下他,而且,他是来打擂台赛的。每赢一场,我们都要付出高额的费用。他前来就像是为了赚钱和杀人的。”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