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怔了一怔,随后才醒悟过来。请大家看最全!他心道:“我去,原来在这阴面世界遇上喜欢诗词的女孩子,泡妞居然可以这么简单啊!”

    不过陈扬可不敢对宋宁有什么非分之想。主要是因为安子轩,虽然陈扬没把安子轩当做朋友,但是他也做不到这边帮安子轩追宋宁,那边自己去把宋宁给泡了。陈扬的人品还没低劣到这个程度。

    宋宁见陈扬不说话,她便又转换话题,说道:“林公子,你是不是想通过子轩效忠泰山王?”

    陈扬心头一跳,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好指望安子轩了。这宋宁说话比安子轩有分量,自己可不能再把宋宁推开。他犹豫一瞬后,说道:“没错。”

    “这个事情,你干嘛不直接找我呢?”宋宁说道:“要不这样吧,你和我回宋帝城,我向我父亲推荐你,好不好?”

    陈扬挠了挠后脑勺,他说道:“你父亲那边人才济济,我去也算不得什么。我反而就想在泰山王这里谋得一官半职。”宋宁说道:“不会的,我会和我父亲说明,让他重用你。”

    陈扬说道:“宁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目前还只想在泰山王这边。”

    “为什么呀?”宋宁百思不得其解,她说道:“董川叔叔还要听我父亲的,你跟着我父亲不好许多吗?”

    “有句话叫做宁为鸡首,不为牛后!”陈扬说道:“我在泰山王这边,实力可排进前三。但是在你父亲那里,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实在算不得出类拔萃。所以我更愿意在这里!”

    宋宁喃喃念道:“宁为鸡首,毋为牛后,林公子,你说话真是很特别。”她顿了顿,又说道:“我可以帮你举荐,不过我有个条件。”

    “宁小姐请说!”陈扬马上道。

    宋宁说道:“我要你再写一首情诗,而且不能比你给子轩的那首差。”

    陈扬蛋疼,说道:“这写诗也要讲究感觉和灵感呀。”

    宋宁一笑,说道:“那我可不管。”

    陈扬便说道:“好,我可以再作一首诗,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好,你说!”宋宁马上道。

    陈扬说道:“你要去安慰下子轩,并表示不会介意他所做的一切。”他顿了顿,道:“其实那些臭主意都是我出的,他那里有这个花花肠子,所以,你若怪罪于他,他必定会觉得我太不够朋友。”

    宋宁说道:“那也行,但我得看你的诗作的怎么样。”

    陈扬便说道:“那你听好了。”他顿了顿,就开始现场作诗。想陈扬以前也是个风流种子。泡妞之中,情诗是很有用的,所以他背了不少情诗。

    要别的诗,那还要动脑筋。要情诗,陈扬可以来一打。“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好!”宋宁忍不住喝彩,她听完陈扬富有感情的诗词之后,激动不已。

    她的小脸蛋都是一片绯红。这种感觉,就像是到了高点一样。

    看来好的诗词,的确是可以让宋宁兴奋的。这是属于她的精神鸦片。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宋宁说道:“好诗,好诗啊,林公子,这真是你刚想出来的诗吗?”

    陈扬说道:“当然不是,是以前我给一位朋友做的。”

    宋宁顿时眼神有些黯然,说道:“你这位朋友一定是女子吧?”

    陈扬说道:“没错!”他当然不能说不是女子,要是做给男子这样的情诗,那自己岂不就是变态了?

    宋宁说道:“那她必定是林公子很重要的人吧?”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我算过关了吧?”

    宋宁微微叹息一声,说道:“算过关了。”她又说道:“林公子,你放心,我答应你的都会办到。”

    陈扬不由舒了一口气。

    随后,陈扬就跟宋宁告别了。

    宋宁亲自将陈扬送出了城主府,并说道:“明天董川叔叔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会向董川叔叔介绍你,你等我消息。”

    “多谢宁小姐!”陈扬马上说道。

    之后,陈扬便就告别了宋宁。

    回到华音居之后,安子轩已经迫不及待的拉过了陈扬。“林兄,你去了如此之久,到底和宁儿说了些什么?”

    陈扬有些蛋疼,他说道:“宁儿小姐已经将一切都猜出来了,不过我已经跟她说了,一切都是我出的主意。她也说了,绝不会怪罪你。”

    安子轩顿时身子一震,随后,他便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他放开了陈扬,喃喃说道:“宁儿一定不会再喜欢我了。”

    陈扬叹了口气,说道:“子轩,人这一辈子还很长。要遇到一个你爱的,又爱你的人,这种可能性本来就不大。也许是你和宁儿小姐的缘分不够,你别这样。”

    安子轩看向陈扬,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陈扬。

    陈扬都有些被看的心里发毛了。

    安子轩随后说道:“宁儿是不是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陈扬道:“没有。”

    有些话,他不想说出来。

    安子轩苦涩一笑,说道:“你一定还瞒了我许多东西。”

    陈扬微微叹息。

    安子轩又说道:“我要你陪我喝酒。”

    陈扬没有拒绝,说道:“好!”

    就在华音居的偏厅里,安子轩让下人上了一桌菜。陈扬陪着安子轩喝酒,安子轩显得很是闷闷不乐。他一口气喝了三杯酒,酒杯是小酒杯,那酒的度数也不算高。不过一口气喝三杯,还是有些猛。

    这搞的陈扬还有些小愧疚,好像自己的确是出了个馊主意啊!

    安子轩忽然说道:“林兄,我不怪你。”

    陈扬呆了一呆,他苦笑,说道:“这事的确怪我。”

    安子轩自嘲一笑,说道:“我好像也明白了一点东西,宁儿与我之间,的确是差了一些情分。这些年来,她到那里,我到那里。我对她百依百顺,但是,她始终对我若即若离。”

    陈扬说道:“你能明白这点就最好了。”他顿了顿,说道:“你是男子汉,大丈夫。男子汉活在世上,若不经历一些痛苦,挫折,怎么会真正成长为男子汉?男人生来就要受苦,明白吗?”

    安子轩眼中闪过精光,他说道:“林兄,你说的太对了,来,干!”

    陈扬便也就跟他干了一杯。

    陈扬又站了起来,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他说完继续道:“这天下女人多的是,男人要做的事情也是多的是,你总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肝肠寸断,婆婆妈妈,如此的不爷们,又怎能怪宁儿小姐始终看不上你呢?”

    安子轩微微有些醉意了,他说道:“没错,我现在想想自己这些年来,我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你能想通,我实在是为你高兴!”

    “林兄,谢谢你将我骂醒!”安子轩说道:“我安子轩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

    陈扬说道:“既然是朋友,那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

    安子轩道:“从今以后,我去他妈的诗词歌赋,我早就讨厌这些东西了。我再也不要做围着宋宁的安子轩,我要做属于我自己的安子轩!”

    陈扬说道:“你人生的精彩,将会从此刻开始。”

    安子轩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夜,安子轩是真喝醉了。

    陈扬最后让下人过来扶他回房休息,陈扬也是松了口气,他也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安子轩早早来找了陈扬。

    陈扬也已起床,两人在卧室外面相见。安子轩显得气度不凡,他一笑,说道:“林兄,今天泰山王就要回来,待会我带你去见泰山王。”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我要是跟你说,昨天宁儿小姐也答应帮我引见泰山王,你会不会怪我呢?”

    安子轩呆了一呆,随后笑道:“怎会怪你,宋宁小姐的面子比我要大许多,她要是肯为你说话,那是再好不过,我只会为你开心。”

    陈扬笑笑说道:“看起来,你今天的气色比昨天好多了。”

    安子轩由衷说道:“这都要感谢林兄你的一席话,我觉得以前我是自己将自己困住了。当我决定放下宋宁的时候,我觉得天高海阔,整个人清爽无比。我再也不用为了她的喜怒哀乐而患得患失。”

    陈扬便说道:“人总会有陷入感情不可自拔的时候,也总会有迷失的时候。人迷失和做错事情,这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陷在里面出不来。现在你已经站出来了,所以,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而在将来,你成亲生子后,再想想以前的自己,那何尝不是一段美好的经历呢?”

    安子轩沉默一瞬,随后便又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说道:“林兄,你说话字字珠玑,而且别有一番道理。难怪宋宁这样心高气傲的女子也会对你另眼相看。”

    陈扬哈哈一笑。

    吃过早点之后,安子轩便听到了消息,泰山王回来了。

    安子轩便对陈扬说道:“走,咱们一起去见泰山王。”

    陈扬一笑,说道:“好!”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