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陈扬说道:“我今天还要去个地方,宁儿小姐和安公子慢聊,我就不相陪了。 ”宋宁忽然问道:“林公子要去哪里?”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这是我的私事,宁儿小姐,恕我不便透露!”

    宋宁便撇开这个话题,说道:“林公子,看起来,你也是个有修为在身的人,对不对?”陈扬心头一跳,他是人精,立刻就知道宋宁是起疑了。

    可这丫头怎么会起疑呢?

    陈扬有些想不通,不过他依然是面不改色。他笑笑,说道:“没错。”

    宋宁说道:“林公子有如此才气,又有修为在身,当是人中龙凤。但公子却故意打扮成这幅模样来接近我们,是何居心?”她的语音忽然有些凌厉起来。

    陈扬多看了一眼宋宁,他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太明白宁儿小姐的意思。”

    宋宁冷冷说道:“你最好还是跟我说实话的好,不然我可以跟你保证,你什么也得不到。”

    一旁的安子轩额头开始冒冷汗了。

    陈扬心念电转,他知道宋宁的身份很微妙,如果自己将她得罪惨了,那自己后面的路的确不好走。而且,这安子轩肯定也是听宋宁的。现在宋宁已经起疑,她待会再逼迫安子轩,安子轩肯定招供。

    那时候,自己特么的就里外不是人了。

    可这时候,陈扬却也做不到当着安子轩的面就把安子轩给卖了。他顿了一顿,说道:“我没有什么居心,如果宁儿小姐觉得我有居心,那么我现在就离开。从此以后,再不相见,如此宁儿小姐便能相信我了吧?”

    他说完转身便拂袖而去。

    金文成眼神一冷,说道:“你就是昨日的刺客,现在想走,没那么容易。”他突然便发出十二道骨刺!

    十二道毫光交织成了刀网向陈扬袭杀而去。

    陈扬马上就意识到了危险,他突然手中抓出音杀魔刀,接着手腕一翻。音杀魔刀卷出三重刀幕来!

    十二道毫光叮叮当当的和陈扬的三重刀幕击杀在一起。最后,这十二道毫光在陈扬的巨力震荡下,全部被逼回到了金文成的灵魂骨刺扇中。

    “无冤无仇,居然出手就下死手!”陈扬转身怒目面对金文成。

    金文成则不理会陈扬,而是对宋宁说道:“宁小姐,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这黑狱城中,不可能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厉害的刺客。这个人,十有**和昨天的刺客有关联。请小姐允许属下拿下此人严加审问。”

    安子轩脸色顿时煞白。

    宋宁却是没有理会金文成,她看了一眼安子轩,心中已经完全明了。随后,她说道:“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去吧。”

    “宁小姐?”金文成顿时不解,喊了一声。

    宋宁冷淡说道:“我们走!”

    宋宁来的快,去的也快。

    金文成等人也只有跟着离开。

    “怎么办,宁儿好像知道了。”安子轩不由惊慌失措,他问陈扬。

    陈扬微微一叹,说道:“看来昨天我应该伤你伤得重一些才好。”他顿了顿,又道:“不过还真奇怪,她到底是怎么猜出来的?”

    安子轩六神无主,说道:“该怎么办呀?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陈扬说道:“有两个方法。”

    安子轩立刻问道:“什么方法?林兄,你可莫要再害我啦!”

    陈扬也是有些无奈,他说道;“第一个方法,那就是死不承认。不管宁儿小姐怎么试探你,或是逼你,你就不承认,而且还要很气愤,跟她发脾气。”

    “啊?”安子轩吃了一惊。

    陈扬说道:“看样子你就做不到。第二个方法那就是主动坦诚错误。”

    安子轩说道:“我若是主动坦诚错误,宁儿一定会恨死我的。”

    陈扬说道:“我只有这两个方法。”他顿了顿,说道:“现在想想,咱们的问题好像是出在那首情诗上。你应该记得,宁儿小姐早上来找你的时候,她的情绪都还很不错。她开始变化的时候,就是看了那首情诗。”

    安子轩不由呆住。

    陈扬说道:“也是我太急躁了,这两件事挤在一起,也难免她会起疑。”

    安子轩痛苦的说道:“林兄,我这下被你害苦了。”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挺不喜欢安子轩这样的。跟你干事,事儿成了,你高兴得要死。要是出了问题,那就是别人害你的。你事先可以不答应啊,我特么也没逼着你干。

    这跟炒股似的,你听了别人告诉你的股,最后买了,亏了,就去怨告诉你的人,这是没道理的啊!股市又不是他家开的,那里会有百分之百的事情。

    陈扬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安子轩,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追不上宁儿小姐么?”

    安子轩不由自主的问道:“为什么?”

    “就是因为你的性格,太不果断,干脆了。而且又怕她,事事依她。”陈扬说道。

    “难道事事依她也有错吗?”安子轩问。陈扬说道:“当然有错,你是男人,男人就是爷们,爷们就要爷们点。女人是感性动物,也是雌性,雌性偏柔,天生就容易被阳刚的男人所吸引。你不表现得爷们一点,阳刚一点,她怎么会被你吸引?”

    安子轩说道:“那我到底要怎么做?”

    陈扬算是被安子轩打败了,他说道:“我也不知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安子轩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陈扬心头也是烦躁,看来指望安子轩这家伙是指望不上了。

    当天下午,宋宁派了丫鬟前来。丫鬟却是来请陈扬过去的。安子轩这下就更是六神无主了。陈扬只得说道:“我去看看,你别还什么事都没,就先慌了手脚。你就是承认了又怎样,那都是因为在乎她,爱她。”

    安子轩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随后,陈扬才出门与那丫鬟上了前来接他的马车。

    宋宁约着见面的地方就是在城主府里。

    小半个时辰后,陈扬与丫鬟小兰来到了城主府前。随后,两人下车。进去的时候,小兰跟那守卫明说了,陈扬是宁小姐要见的可人。那些守卫们也就不敢阻拦了。

    这还是下午,阳光艳丽。

    陈扬一路前行,也就终于堂堂正正的见识到了城主府的风光。他之前几次去司马的城主府还有岳千的城主府,那都是匆匆忙忙,惊险交加的。

    到了亭子里,宋宁一身红色衫子,明艳动人。

    小兰喊了一声小姐,便待在了一旁。金文成等人还是站在宋宁的身边护卫。

    陈扬便也就客气的喊道:“宁儿小姐!”

    宋宁淡淡一笑,说道:“林公子请坐!”

    陈扬便也就落座了。

    宋宁将那书卷展开,那里面的情诗就展现了出来。她说道:“这首诗是林公子写的吧?”

    陈扬也淡淡一笑,说道:“我若说不是呢?”他随后反问道:“为什么宁儿小姐觉得是我写的?难道你认为子轩写不出来这样的诗词吗?”

    宋宁说道:“我对子轩太了解了,这首诗不是他的风格。这首诗绝不是他写的,而他的身边能写出这首诗词的,也只有林公子你。”

    陈扬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这时候再抵赖,那也挺没意思的。不过他也没有直接承认,而是说道:“不管怎么样,子轩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宁儿小姐你。他的一番心意比任何人都要真切!”

    宋宁便一笑,说道:“这么说起来,林公子是承认了?”

    陈扬说道:“承认与不承认,那又有什么关系?”

    宋宁说道:“林公子,那昨天的刺杀也是你给子轩出的主意吧?”

    陈扬没有说话。

    宋宁继续说道:“本来金先生跟我说这事蹊跷,可能跟子轩有关系,我还不信。但是当我看到这首诗词之后,我再联想到金先生说的话,这一切,我就明白了。”

    陈扬叹了口气,说道:“宁儿小姐,如果你没别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宋宁忽然说道:“林公子,我没有怪子轩和你的意思。”

    陈扬呆了一呆。

    宋宁继续说道:“子轩自小待我便是很好,我也知道他的心意。只不过,我与他之间,始终是差了一些情分。很多时候,我只想将他当做我的哥哥。”

    “可子轩却并非当你是妹妹!”陈扬说道。他顿了顿,道:“你这样其实对他很残忍,将来你若恋上他人,那对他是一种最大的残忍。”

    宋宁说道:“可我能怎么做?我到哪里,他就到哪里。他待我好,我心里知晓。但我不能因为他待我好,便接受这份感情吧?我的心里,也是想碰到一个我能全心全意喜欢的人呀?”

    陈扬说不出话来。他随后道:“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无意,就该早早说清楚。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宋宁喃喃念道,随后,她说道:“林公子的话很有道理,也许这些年来,我的确是错了。”

    陈扬很是郁闷,他说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我跟你说了这些,你这再去跟子轩了断,那子轩岂不是要恨死我了?”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宋宁美眸一亮,她道:“为何公子说话总是会那样的特别呢?”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