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轩道:“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陈扬说道:“是很有道理好不好。”这句话说的就随意了一些。安子轩微微一怔,他突然觉得陈扬就没那么讨厌了。

    “你怎么这么懂追求女孩子?”安子轩奇怪的说道。

    陈扬说道:“我游历世界,途中也会遇到女孩子的,有时候也会发生露水情缘的。”

    “露水情缘是什么意思?”安子轩很小白的问。

    陈扬说道:“就是……就是一夜**,然后第二天我就走了。”

    安子轩不由吃惊,道:“还可以这样?你这不是毁了人家女孩子的名节吗?”陈扬干咳一声,说道:“我找的都是风尘女子!”

    他才醒悟过来,这里的礼法森严,未婚之前发生性行为,那可是为人所不齿的。

    所以说,以前的女人,倒不是说她们多么淳朴!只不过是礼法像是一个紧箍咒在困着她们。

    想当初,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天下不成?

    他之所以尊儒家,就是因为儒家讲究忠君。

    儒家有儒家的优点,但也有遗毒无穷。三从四德,礼仪仁孝,饿死事小,失节是大。寡妇不再嫁,守寡是美德。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等等。但是儒家却没有说过,如果君是暴君呢?父是酒鬼呢?还有三从四德,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从很大的程度上,女人是在受着儒家的迫害。

    如今华夏的女性,老一辈中,还是有很深的儒家影响。出嫁的女子年三十,初一不能回家等等。

    而在现在,年轻的女性得到了解放。长期的压迫之后,也导致了有些女性的疯狂。

    但不管怎样,现在的时代是上下五千年最好的时代。与国外比,我们还是不够自由。但与历史相比,我们已经得到了太大的自由。这种自由指的是思想。

    至于这阴面世界里,却还是封建礼法占了主场。十殿阎罗都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维护他们无上的权威和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阴面世界里,始终都没有进化成阳面世界的现代科技的原因。因为那是不利于统治阶层的。

    安子轩笑笑,说道:“想不到你还是风流人物。”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安子轩说道:“你到底是何许人也,总不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他这时候只是想多了解一下陈扬,如果这个家伙的确可以信任,那么他会考虑帮助陈扬的。

    此时此刻,安子轩也没有将陈扬当做威胁了。因为陈扬还有这种风流韵事,那宋宁若是知道,肯定是会厌恶陈扬的。

    陈扬本来只是想通过宋宁来接近泰山王,现在既然这安子轩似乎有些能量。那么陈扬也不一定是要依靠宋宁的嘛。

    所以此刻,陈扬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很关键。他便说道:“我从小就是孤儿,我是在燕都城长大的,我被我师父养大。我师父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我就一个人到处的流浪和行走。”

    “你师父叫什么?”安子轩问。

    陈扬说道:“我师父叫林岳。人称五行散人!”

    这个林岳和林千山都是真实存在的,陈扬可没有说谎。他知道安子轩既然问了,那么就一定会去查一查。但陈扬才不怕安子轩去查。

    安子轩哦了一声,说道:“好,我了解了。那你有什么本事?”

    陈扬说道:“我虽然是行走诗人,但这些年来,修为一直不曾放下。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活的这么久。我相信,就算是在泰山王的手底下,若论实力,我也可占据前三甲。”

    安子轩说道:“哈哈,你还真敢说大话呢。”他顿了一顿,道:“这样吧,明天我安排我的手下来跟你过过招,你若是胜过他了,我就考虑考虑。”

    陈扬说道:“那就多谢安公子了。”

    安子轩接着说道:“还有,你最好跟宁儿保持些距离,不然的话,我有一百种法子让你消失。”他现在既然跟陈扬说开了,而且陈扬还是有求于他,所以他说话就有些居高临下了。

    “安公子放心!”陈扬马上说道:“不该我有妄想的东西,我绝不会心存妄念。而且,天下美人多得很,只要我有钱有权,什么美人得不到?”

    安子轩微微一笑,说道:“算你识相。”

    陈扬也一笑,道:“对了,宁儿小姐到底是什么人?我从未听说过她呢。”

    安子轩说道:“你知道什么,宁儿乃是宋帝王的小女儿。”

    陈扬微微一惊,道:“宋帝王的女儿?宋帝王如今乃是十殿阎罗之首,权势之浓,不可想象。难怪看起来,宁儿小姐如此尊贵了,也难怪安公子你会倾情于宁儿小姐。”

    “话可别乱说,我与宁儿乃是青梅竹马。”安子轩说道:“我心里是真喜欢她,可不是因为她是宋帝王的女儿。”

    陈扬说道:“哈,那算是我说错了,安公子你当然不是趋炎附势之辈。”

    安子轩这才满意一笑。他又说道:“你觉得我应该怎样才能快速追求到宁儿?”

    陈扬说道:“你和宁儿是青梅竹马,这么久了,其实一直没在一起,这是有些问题的。”

    安子轩马上不高兴,道;“什么问题?”

    陈扬说道:“你别不高兴,我是给你分析,你要听得进去真话。”他开始循序渐进,占据主动。

    安子轩心头跳了一下,马上问道:“好,你说,你要不说出个道理来,别怪我不客气!”

    陈扬便不高兴了,说道:“安公子,我虽然是有求于你,但你这动不动就不客气的,你当我是什么人啊,当我是你下人啊?”

    安子轩微微一怔,他是没想到陈扬还敢发飙。他想了想,心里又实在是好奇,便忍住道:“好,算我的不是,你快说吧。”

    陈扬自然也不计较,说道:“我跟你说,你和宁儿小姐认识这么久,如果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但却一直迟迟不在一起,那就说明,宁儿小姐对你差了那么一层感觉。”

    安子轩顿时脸红脖子粗,说道:“你别胡说,那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谁像你一样,做人没规没据,跟什么女人都能随便在一起洞房?”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不管是多高贵,还是多低微的女孩,那都是女孩。女孩天生就是需要疼,哄,爱,但绝不是需要供着的。你供着她,一直那么礼貌,那她怎么会对你心动?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没听过呢。”安子轩老老实实的说道。

    陈扬无语。这安子轩,还真是没什么泡妞经验啊,纯洁得很!

    “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宁儿小姐对你快速心动,不过你需要吃些苦头。”陈扬随后说道。

    安子轩立刻说道:“那你快说。”顿了顿,又道:“只要能让宁儿动心,吃些苦头算什么。”

    陈扬一笑,说道:“是这样的,你呢,找个时间和宁儿小姐约出来。然后呢,我扮刺客来刺杀宁儿小姐,你最后舍弃生命救她。当然,我不会真杀你,最多让你受点伤。女孩子嘛,这一感动,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还可以这样?”安子轩觉得好生讶异。

    这个阴面世界的人,还真不会玩这种花花肠子的泡妞技术。所以安子轩觉得太新鲜,太不可思议了。但很快,安子轩就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

    随后,安子轩又犯难的说道:“不过宁儿身边有许多的护卫和高手,这个只怕有些难度啊!你去扮刺客,只怕还没近身就被干掉了。但我又不能派人来,那会很容易暴露身份。这个事情,搞好了才有效果,一旦没搞好,那会让宁儿恨上我的。”

    陈扬马上就气愤的说道:“我靠,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他说罢又道:“就宁儿小姐身边那些护卫也想拦住我?”

    “你可别看不起那些护卫,那些都是高手呢。”安子轩说道。

    陈扬说道:“那好吧,你找个你这边的高手来,我告诉你,我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我说能在泰山王的高手里面,我能排进前三甲,你以为我在跟你吹牛逼啊!”

    安子轩呆了一呆,说道:“我刚开始看你像是穷书生,而且文绉绉的。这会儿看你,你怎么像是武夫泼皮呢?这气质转换也太大了吧?”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面对漂亮的女孩子当然要投其所好,要斯斯文文的。但是现在和安公子你一起,咱两是自己人,还需要拘礼吗?你以为我能泡那么多美女是你跟你开玩笑的?”

    “泡美女?”安子轩不由说道:“这个词形容得还真贴切。”

    陈扬嘿嘿一笑。

    安子轩随后说道:“那好,你跟我来,我必须先验证你的实力之后,才能决定这个事情怎么办。”他接着又说道:“你放心,林千山,只要你能帮我追求到宁儿,我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陈扬说道:“那你也放心,我说什么也帮你泡到宁儿小姐。等明儿个,我再给你几首情诗,宁儿小姐爱这一套,我包你无往不利!”

    安子轩哈哈一笑,说道:“如此甚好,甚好啊!”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