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马车一路朝南门街而去,陈扬远远的跟在后面。请大家看最全!他的跟踪功夫一流,普通人是绝对难以发现的。

    那豪华的马车随后又上了宣华街。

    最后,马车在一家叫做雅楼的前面停了下来。陈扬虽然距离的远,但是他也看清楚了,从马车上下来的并不是董川,而是两名女子。

    那两名女子中,有一名是丫鬟打扮。而另一名却是白色华贵衣裙,雅致而美丽。

    陈扬隔得太远,看不太真切。但他能感觉出这名女子身份很是尊贵。

    “难道她是泰山王董川的女儿?”陈扬暗暗揣测。

    随后,那女子在众人护卫下就进了雅楼。马车前,也留了两名护卫。

    这雅楼却是文人荟萃,诗词交流的一个雅致场所。在这里,身份上的高贵没那么重要,但是个人的才气却是很重要的。

    说穿了,就是文人附庸风雅的地方。

    陈扬走到了雅楼的面前,也就大概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了。他心里想,不管这马车上的女子是不是董川的女儿。但她身份尊贵,自己靠她肯定能够接近董川。

    这女子既然是到了雅楼,想必是喜欢诗词文人了。

    看来自己得投其所好啊!

    陈扬深吸一口气,别看他是个武夫,但是人长的还是清秀的。而且,陈扬小同志也绝不是那种莽撞的武夫。他的智谋如鬼,精明绝顶。虽然陈扬不太懂文人的一些东西,但是,他好歹也是从阳面世界过来,也是在耳濡目染中接触了不少诗歌诗词的。

    陈扬的记性好,学的东西很杂。别看他好像没读过什么书,可人家会几个国家的语言,那英语说的洛杉矶本地人都惭愧。

    而且,人家数学也好。

    那精密的方程式都能解出来。他要不是有这些好基础,在迷失大陆里,哪里能参破那些精密的法阵啊!

    所以陈扬今天也打算是拼了。

    陈扬在雅楼面前才站了一会,那马车前的两名护卫便冷冷的呵斥道:“你在这看什么看?”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这雅楼又不是你家的,你管我看什么看?”

    “哟呵,你个穷酸秀才,还敢跟官爷我顶嘴?”那一名护卫立刻挥了手中鞭子劈向陈扬的脸颊。

    陈扬偏头避开,怒道:“你有毛病啊?真拿自己当颗葱了,狐假虎威的,信不信我告诉你的主子?”

    那护卫本来以为陈扬这样的穷酸好欺负,却没想到这货没那么好糊弄。他知道自己理亏,便也就胆怯了一些。“哼,赶紧滚!”

    护卫却没再继续挥鞭子了。

    陈扬要办正事,自然不会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当下,他又朝雅楼里面走去。

    一进雅楼,雅楼门前又有两名家丁模样的人阻拦。

    “这里是众多名门公子小姐交流诗会的场所,你是什么人,敢胡乱闯进来?”那家丁拦住陈扬,冷冷说道。

    陈扬顿时感觉到这里从上到下都流露出了一股傲气。

    陈扬却也不在意,说道:“我乃是行走诗人,既然这里是交流诗会的场所,我岂能不到?”

    “可有举荐人?”那家丁问。

    “没有!”陈扬很干脆的说道。

    “没有举荐人就不能进去。”家丁们很干净利落的拒绝了。

    “我非要进去呢?我乃是诗人,怎有不可进的道理?”陈扬作势朝里面闯。

    那两家丁立刻拦阻陈扬,陈扬也不硬闯,他只是大喊大叫起来,说道:“你们这雅楼诗会好生没有道理,我乃是诗人,居然不让我进去。你们这是哪门子诗会?还是说你们这里全部都是沽名钓誉之辈?”

    “你这穷酸秀才当真是好生无礼!”那两家丁也是怒了,说道:“好生劝你不走,难道是要吃皮肉之苦不成?”

    陈扬说道:“我要参加诗会,你们还敢打我不成?我就不信,在这黑狱城里没了王法!”

    他经历了二十天的风霜路程,对这里的风俗人情,说话方式等等都有所了解了。所以现在还敢大声喊王法二字。若是之前,他都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王法呢。

    这般吵闹,终于也就惊动了雅楼里面的人。

    很快,一群公子小姐们都出来看个究竟。

    陈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同时,陈扬也看见了那从马车上下来的贵小姐。这女子看起来才十八来岁,肤若凝脂,美丽非凡。

    端是有沉鱼落雁之貌。

    这女子身边已经有许多的公子哥围着,看来美女走到那里都是很吃俏的。

    这些公子小姐们出来,见了陈扬这身穷酸打扮,一个个眼里都不可自觉的流露出鄙夷神色。

    那贵小姐也是面色淡淡,对陈扬没有什么好的观感。

    众多公子中,为首的是一个叫做安子轩的公子,他父亲是宋帝王手下的大臣。宋帝王如今俨然是整个阴面世界的王者,所以安子轩即使到了这黑狱城,那也是身份无比尊贵。

    这安子轩一身玄色华服,整个人也的确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他手中还有一把白色折扇,头上系了方巾。俨然之间,就是那风流名仕啊!

    而且,他的风度也是极好的。淡淡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声音淡淡,却极有威严。

    那两名家丁马上恭敬的说道:“安公子,这穷酸书生要硬闯诗会。”

    周围的公子小姐们不由窃笑起来,有女子说道:“这穷酸书生,还以为这里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来的吗?”

    陈扬听到这许多嘲笑声,他却是面不改色。随后,他朝那安子轩作了一揖,说道:“安公子,你好。”

    “你认识我吗?”安子轩微微奇怪。

    陈扬说道:“我自然不认识你,不过刚才他们喊你安公子,所以我就跟着喊了。”

    安子轩说道:“你为何要闯我们的诗会?”

    陈扬说道:“安公子,您这话问的好。如果您说您这是上流公子哥们的聚会,那么我林某转身就走。但您若说是诗会,那么,我林某还是想要来见识一下各位公子小姐的才气了。”

    那贵小姐忽然开口了,她微微一笑,说道:“林公子,看来你一定是颇有才气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有底气要参加我们的诗会,对不对?”

    陈扬马上客气的作揖,道:“还未请教小姐芳名?在下林千山!”

    贵小姐身边的护卫呵斥道:“我家小姐名讳,也是你这下等人配知道的?”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是自由人,不是下等人。但你是奴才,你才是下等人。我与小姐说话,你这奴才怎敢胡乱插嘴?”

    那护卫顿时大怒。

    那贵小姐淡声说道:“阿贵,不得无礼!”

    那护卫却是不敢冲撞小姐,便恨恨的瞪了眼陈扬,但他却是不敢胡乱说话了。

    贵小姐微微一笑,说道:“林公子,我管教无方,让下人冲撞了你,还请多担待。”

    陈扬说道:“无妨。”

    贵小姐便说道:“我姓宋,宋宁!”

    “好名字!”陈扬称赞说道。

    “哦,我这名字好在哪里?”宋宁饶有兴趣的问道。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陈扬说道:“这怎会不是个好名字。”

    这话一说完,陈扬都想佩服自己的机智啊!他是随口夸奖,那知道这姑娘还问好在哪里。还好……

    众人不由一呆,随后便去细细体会陈扬说的这一句偈语。

    这句偈语乃是诸葛亮说出来的,流传千年,绝对的经典,越是细细体会,就会越发觉得不凡和寓意深厚。

    宋宁眼睛一亮,不由说道:“林公子大才!”

    一名公子马上说道:“估计是这穷书生不知打从那里听来的,所以就现学现用了,那也没什么稀奇的。”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那公子你也可以说一个从别处听来的。”

    那公子马上就涨红了脸。

    宋宁却是说道:“那公子可以再说一个吧?”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刚才那句偈语的确是我从一位圣贤哪儿听来的,不过,咱们这是诗会,说这些也没多大意思。”

    宋宁说道:“既然是诗会,我倒想知道林公子是否能即兴作诗一首。你既然是行走诗人,当有大才。”

    众人立刻起哄起来,纷纷要求陈扬作诗。

    这些人,作诗未必有多行,但鉴赏的水平还是有的。

    他们都已经打算好了,只要陈扬说的不那么厉害,那就大肆嘲笑。

    宋宁则一脸期待的看向陈扬。

    看来这姑娘是真喜欢文人啊!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小姐有兴致,那林某必不教小姐失望。”

    也就是在这里这么淳朴的地方才敢一口一个小姐的喊啊,不然的话,到了阳面世界,早被打死了。

    宋宁便说道:“小妹很是期待。”

    安子轩也饶有兴趣的看向陈扬。

    陈扬随后说道:“既然要作诗,那得有个题目,不如……”

    “不如就以宁儿小姐为题吧。”安子轩马上说道。

    “我艹!”陈扬心中暗艹了一声,这家伙,看起来温顺无害,但却是一肚子坏水啊!老子是个抄诗高手,经得起你这么点题吗?

    “不过,好像形容美人的诗词并不少。”陈扬马上就转动脑筋起来。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能拒绝和推辞的,那不就是露怯了吗。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