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一切都是你的局!”丁情颓废的退后几步,他的神情沮丧到了极点。请大家看最全!好半晌后,他眼中出现狰狞之色,道:“从一开始,你就是故意对我冷淡厌恶,激起我心里的反意是不是?我有今天,一切都是你害的?”

    蓝紫衣淡冷说道:“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劣根性。当初是本皇收留你,将你从一个籍籍无名小辈培养到了如今的修为。于你,是否大恩?怎么,本皇还得天天对你殷勤客气,保你不反?”

    丁情哑然。

    蓝紫衣说道:“你天生就有反骨,再则,本皇就算对你冷淡厌恶,你大不了转身就离开不死族。难道这就能成为你忤逆犯上的理由?”

    “其实,不管本皇对你如何,对你好,你羽翼丰满之后,一样会反。”蓝紫衣说道:“本皇很早就清楚这一点。”

    “既然你早知道我是你的魔劫,你为何不直接杀了我?”丁情不解的道。他顿了顿,说道:“你绕了这么大的弯子,吃了这么大的苦,难道是要证明你布局之厉害?”

    蓝紫衣说道:“魔劫是本皇命中注定的劫数,杀了你,只会引发更大的恶果。遇劫渡劫,若是逃避魔劫,那么在将来,就会有更厉害的劫数累积而来。”

    这个道理就像是身体有病就要治,有些病用药治,有些病得开刀。如果将要开刀的病用药去压制,将来一旦爆发,就会是致命的。

    “魔劫?”陈扬忽然想到了陈天涯。陈天涯曾经说过,自己就是他的魔劫。

    所以,陈天涯并没有杀自己。

    陈扬忽然感到有些恐怖,陈天涯和凰王这样的人,将一切事物变化算计在心中。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身为他们的魔劫,当真是可悲啊!

    比如这丁情,搞了这么多年,就像个小丑一样。

    “那么现在,你要杀了我?”丁情看向蓝紫衣,问。

    “难道你以为会有别的奇迹?”蓝紫衣反问丁情。

    “哈哈,我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无情之人。”丁情突然笑了起来。

    蓝紫衣说道:“本皇是不是无情之人,不用你来定论。到了今时今日,本皇倒想问问你,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底气让你如此理直气壮的指责本皇无情?”

    丁情呆了一呆,他却是说不上话来。

    蓝紫衣说道:“让本皇替你回答吧,你已经不能用无情两字来概括,因为你恩将仇报,手段毒辣,你,只有四个字能形容你,猪狗不如!”

    丁情狞笑起来,他说道:“都是算计,都是你的算计,我活着不过是个笑话。妄我丁情还曾以为自己是一代枭雄,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现在看来,我就是一个小丑。凰王,你真狠,我输得心服口服!”

    他说完之后,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轰的一声!

    丁情七窍流血,当场倒地而亡。

    在这之后,蓝紫衣的目光到了慕容兴的身上。“慕容兴,你是要自裁还是本皇动手?”

    慕容兴脸色平静,说道:“凰王智谋高深,慕容兴佩服!”他说完之后,也一掌拍在了脑袋上,当场死亡。

    最后,便轮到了陈桥。

    陈桥连忙求饶,道:“凰王,奴才都是被丁情给逼的,请凰王绕了奴才这条狗命。以后,奴才一定……”

    “你最该死!”蓝紫衣眼中闪过凌厉之色,她说道:“丁情与慕容兴至少还坏得有骨气,可你呢?当初本皇选中你,就是知道你是个墙头草,一定会被丁情收买。你果然没有让本皇失望啊!”

    陈桥顿时说不出话来。

    “谅你也没自杀的勇气,本皇便送你一程!”蓝紫衣说完之后,袖袍一挥。

    顿时,陈桥整个身子如遭重击,直接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墙壁上,接着重重摔在地上,当场惨死。

    这时候,林冰已经来到了陈扬的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陈扬虽然受伤严重,但是他的恢复力也是惊人的。这时候已经能够站起来。

    他被林冰扶着站了起来,随后,他对林冰一笑,说道:“我不碍事。”

    接着,陈扬和林冰来到了蓝紫衣的面前。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地上的叶铭。

    叶铭昏迷不醒。

    “他死了吗?”陈扬问蓝紫衣。

    蓝紫衣说道:“没有。”

    “难道你不打算杀他?”陈扬问。

    蓝紫衣说道:“叶铭是因为他的娘亲被丁情控制住了,所以才会来帮丁情做事。”

    “那现在他娘亲怎么样了?”林冰马上问。

    蓝紫衣说道:“他娘亲没事。”

    陈扬说道:“所以,你不打算杀叶铭?”

    蓝紫衣说道:“没错。”

    陈扬一笑,说道:“看起来,你也没有丁情说的那么冷酷无情嘛!”

    蓝紫衣淡淡一笑,她说道:“那得看是对谁了。”

    陈扬说道:“反正你肯定不能对我冷酷无情,你可别忘了,你还欠我三个条件。”

    蓝紫衣说道:“你放心吧,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不会赖账。你之前所付出的投资,在我这里都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包括林冰你!”

    陈扬嘿嘿一笑,说道:“你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

    之后,蓝紫衣就朝外面走出去。

    临走之前,她说道:“叶铭没事,他已经受了我不少法力的滋润,马上就会醒来。”

    蓝紫衣走出去没多久之后,陈扬与林冰就听到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这是对领袖归来的喜悦和感动。

    陈扬和林冰终于感受到了蓝紫衣的个人魅力。丁情之辈,是绝对不能和蓝紫衣相比的。

    叶铭过后也终于悠悠醒转,他猛然坐了起来, 随后,他扫视四周,立刻就看到了丁情三人的尸体,接着又看到了陈扬和林冰。

    “这是怎么回事?”叶铭站了起来,突然惊道:“我娘亲?”

    “蓝紫衣已经说过了,你娘亲没事。丁情已经伏诛,还会有什么事情?”陈扬说道。

    “宗主?”叶铭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他说道:“宗主,我背叛了宗主,宗主……”

    “她已经明确的说了,不会怪你。”陈扬说道:“你别担心了。”

    叶铭脸上流露出惭愧之色。

    陈扬和林冰还有叶铭也终于都能安稳下来了。

    第二天,叶铭顺利的见到了他久违的娘亲,这孩子,绝对是个孝顺孩子。

    蓝紫衣对叶铭表现得很宽容。至于那亡灵法师一干人等,除了傅陵逃走,其余人都主动来跟蓝紫衣认错。

    包括四大护法,十六掌宫使,都来跟蓝紫衣认错。

    蓝紫衣并未搞大清洗,她表示一切都既往不咎。

    众人心里也很清楚,蓝紫衣虽然得势,但也不可能真的将这些中坚力量全部干掉。

    陈扬与林冰当晚就在冰凰宫里住下了,这是莫大的殊荣。

    到了晚上,陈扬和林冰兴致很不错。他们在不死族里到处逛了逛,也去叶铭的家里看了看他的娘亲。

    叶铭的娘亲是个很慈祥的妇人,对陈扬和林冰非常客气。

    当天晚上,陈扬和林冰就在叶铭家里吃了晚饭。叶铭轻松了许多,他的脸上有了真正的笑容。背负在他背上沉重的枷锁真正去掉了。

    吃过晚饭之后,陈扬和林冰返回冰凰宫。叶铭陪着一起到了冰凰宫。

    蓝紫衣在寝宫里休息。

    三人一起去见蓝紫衣。

    女侍卫通传之后,三人顺利的见到了蓝紫衣。蓝紫衣已经是一身明黄色的皇袍,威严非凡。

    陈扬和林冰显得比较随意,他们可不会去给蓝紫衣磕头哦。

    蓝紫衣也不计较。

    陈扬也渐渐发现,很多事情,自己不能听信一面之词。那傅陵等人将蓝紫衣说的万般不堪,其实也有许多他们自己的主观思想在里面。蓝紫衣这个人,顶多是性情冷淡一些,但绝对说不上是个残暴之人。

    叶铭跪在了蓝紫衣的面前,道:“宗主,叶铭犯下弥天打错,请宗主责罚!”

    蓝紫衣看了叶铭一眼,淡淡说道:“过往的事,既往不咎,叶铭,你也不要再提了。日后,你多为不死族操心一些,也算是将功补过。”

    “多谢宗主不杀之恩,您的教诲,叶铭定当铭记在心。”

    蓝紫衣说道:“你之后便到魂殿之中去,我与陈扬他们聊会天之后,便去为你疗伤。”

    “多谢宗主!”叶铭眼眶一红,他犯下如此大错,但宗主不但不怪罪,却还要为他疗伤,他如何能不感动。

    “去吧!”蓝紫衣淡淡说道。

    随后,叶铭转身而去。

    蓝紫衣便又看向陈扬和林冰,她淡淡一笑,说道:“陈扬,你现在可以先提提你的条件了。”

    陈扬嘿嘿一笑,也不客气,说道:“首先,我要你给我和我师姐,一人一件法宝,必须是你神器级别的。”

    蓝紫衣不由怔了一怔,说道:“你这算两个条件了。”

    陈扬说道:“这怎么能算两个呢?”

    蓝紫衣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说要我给你一百件神器,那也算一个条件?你当神器是市场上的白萝卜不成?”

    陈扬有些不甘心说道:“好吧,你说算两个条件就算两个吧。”

    蓝紫衣说道:“不过,我本来就打算送林冰一件神器的。你既然硬要替她求,那我就满足你。”

    “我靠!”陈扬顿时大呼上当,说道:“那我还是只要一件神器。”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