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说得杀气腾腾,碧月当真是被吓住了,她再次眨眼表示听话。请大家看最全!

    如此之后,陈扬也才松开了捂住碧月的口。碧月声音发颤,轻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陈扬淡冷说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此时,叶铭与穆化之间也展开了较量。穆化是退休的长老,他不是那种越老,功力就越勇猛精进的,而是已经年老迟暮。

    而叶铭乃是凰王的弟子,修为在整个不死族中都是功参造化的。所以,叶铭一到穆化的房间里,穆化立刻有所察觉。他正欲开口,叶铭已经施展出了慈悲剑!

    慈悲剑划出一道金光直逼穆化,穆化也瞬间祭出了他的法宝鸣凤剑!

    不过,砰砰砰三下之后,慈悲剑就将鸣凤剑斩灭,同时,叶铭大手一伸,身子一闪,便已掐住了穆化的咽喉。

    穆化惊恐的看向叶铭,叶铭改变了容貌,他却是认不出。

    “穆长老!”叶铭开口。

    穆化立刻听出了叶铭的声音,他惊道:“小叶先生?”叶铭说道:“没错,是我,你不要胡乱出声。不然你和你孙女的小命都是难保。”

    穆化顿时吓得不轻,说道:“小叶先生,不要伤害碧月,万事好商量!”

    也是在这时,陈扬已经挟持了碧月过来。

    无论是穆化,还是碧月。两人的性命都已经掌握在了陈扬和叶铭的手上。

    碧月看见穆化,她马上悲切的喊了一声爷爷!

    陈扬松开了碧月,叶铭也松开了穆化。叶铭说道:“穆长老,你尽可以做小动作去通知丁情,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一定可以在丁情杀我们之前,先杀了你和你的孙女。”

    穆化脸上闪过苦涩,他说道:“小叶先生,您这是要做什么呀?”

    陈扬则说道:“穆长老,难道你不知道,老宗主,凰王要回来了吗?丁情大限已到,你现在投靠我们,投靠凰王,待凰王恢复真身后,还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你们同样是死路一条。”

    穆化骇然,说道:“凰王真的要回来了?”

    叶铭冷声说道:“当然是真的要回来了。”他顿了顿,说道:“穆长老,如今站在你面前就只有两条路,一就是跟我们合作,保凰王恢复真身。二就是你继续效忠于丁情,我们现在就杀了你和碧月。”

    穆化苦涩无比,说道:“小叶先生,我不过是个老家伙了,也只想吃口安稳饭,对谁都没有任何企图和野心。您何苦要来为难我?”

    叶铭冷冷说道:“废话少说,现在要如何做,已经由不得你。”

    陈扬却是淡定,他微微一笑,说道:“穆长老,你孙女长的不错,水灵灵的。若是出个什么闪失,那还真让人觉得于心不忍啊!”他顿了顿,说道:“既然我到这里来了,就没的打算了。我就一直陪着碧月姑娘直到凰王恢复真身。在这之前,穆长老若是真爱惜你的孙女,我相信你会有决断。若是你不爱惜你的孙女,那也无妨,我这条贱命便也就陪碧月姑娘一起下地狱算了。”

    碧月惊惧的看了眼陈扬,随后又悲切的冲穆化喊道:“爷爷!”

    穆化心疼碧月到了极点,他便看向叶铭,说道:“小叶先生,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您别伤害我的碧月。”

    叶铭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只要你好好为我办事,碧月绝不会出事。待凰王恢复真身后,还少不了你和碧月的好处。”

    穆化点头,说道:“穆化单凭小叶先生吩咐。”

    这一晚,陈扬和叶铭就在穆化这里待着了。

    一直到五更天,丁情那边一直没有停止。外面也有人来问穆化,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

    穆化自然是小心的帮陈扬和叶铭掩饰过去。

    天亮之后,金光万丈!

    叶铭和穆化一起去老槐树下取蓝紫衣的亲笔信。那亲笔信,别人取不了,只有叶铭才能取出来。

    陈扬就一直待在屋子里守着碧月。

    他离碧月很近,绝不给碧月逃走的机会。

    事实上,陈扬心里是很忐忑的。这次进来不死族,实在是太凶险了。一旦被发现,自己怎么也逃不出去。

    这是比以往的任何任务,任何经历都要凶险的一次。

    这不死族里,地形复杂,想要逃走,比登天还难。

    陈扬也只能期盼事情一切顺利了。

    他其实是很想代替叶铭去取蓝紫衣的亲笔信的。主要是他觉得叶铭这家伙不太聪明。

    可是,这不死族里,他也实在是太陌生了。而且,他也取不了。

    而且,碧月必须要被看管住。碧月是掌控穆化的一个关键因素。

    陈扬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叶铭和穆化同时回来了。

    陈扬见到两人回来,他却并不激动,而是原地不动的坐着。

    碧月看见爷爷回来倒是有些激动,她刚一站起,陈扬就冷冷说道:“坐下!”

    碧月吓了一跳,便也只能坐下了。

    “怎么样?”陈扬问叶铭。

    叶铭说道:“找到了。”

    陈扬说道:“我可以看看吗?”

    叶铭说道:“当然!”他手中却是拿出一枚碧绿色的玉佩!

    这玉佩的材质特别的纯粹,看一眼就知道是绝对的好玉。叶铭随后催运法力,这碧绿色的玉佩上立刻绿光大盛。

    这绿光浓烈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陈扬不由暗道:“我靠,搞了半天您的亲笔信是这个呀?搞的像是现代科技的留影设备了。只差没弄个u盘了。”

    那身影是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个女皇!

    这女人身穿明黄色的袍子,头戴紫金王冠,她是那样的绝美,又是那样的霸气毕露。

    眼角眉梢,全是威严!

    这个女人正是蓝紫衣!

    转世前和转世后的蓝紫衣,样子并没有差太多。想必蓝紫衣转世之后,在后面的生长过程中,还是照着以前来生长的。

    不过这个凰王实在是太威严了,让人在她面前就有种想要匍匐跪拜的冲动。

    “凡我族人,见吾之影像,便该知是吾归来之时!吾等族人,见吾之影像,如见本尊。所有人等,均要听从叶铭命令。叛臣丁情,谋逆之心,昭然若揭,尔等族人该当追随叶铭,诛杀丁情!”那影像说到此处,语声顿了顿,接着说道:“凡有异心者,不听从叶铭者,便如忤逆本皇。忤逆本皇者,死!”

    最后一个死字说得杀意凛然!

    陈扬都被吓了一跳。

    随后,碧绿玉佩的绿光消失,影像也消失了。

    陈扬喜道:“有了这段影像,只要族人们还够敬畏凰王,你要率领族人反抗丁情,应该不是难题吧?”

    叶铭点点头,说道:“现在我就要出去揭发丁情。”

    “怎么揭发?”陈扬问。

    叶铭说道:“召集族人!”

    陈扬说道:“怎么召集?你一旦贸然出去,丁情让你话没说出来,便就先将你杀了。”

    叶铭不由一呆。他随后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陈扬沉声说道:“由穆长老去散播谣言,并且说在半个时辰之后,凰王将要现世。如若有人不到不死渊的现场,便视若忤逆凰王,忤逆凰王者,死!”

    叶铭说道:“半个时辰?时间会不会太短了一点?而且你这话也说的太绝了。”

    陈扬说道:“绝什么?既然凰王有绝对的威严,那就将凰王大的威严发挥到极致。而且我还觉得半个时辰的时间长了一些。时间越长,丁情就越能做出反应来。”

    叶铭沉吟起来。

    而这时候,穆化为难说道:“要在半个时辰内将这些谣言散发出去,实在是有些为难老夫了。而且,一旦被丁宗主知道了是我在散布谣言,那丁宗主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陈扬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谣言这个东西一旦散布起来,就跟瘟疫一样,没有谁能在半个时辰内将瘟疫治好。你的生死我觉得不太要紧,碧月的生死才要紧,穆长老,我说的没错吧?”

    穆化还没说话,碧月就先怒斥陈扬,道:“你别太过分了,我不许你伤害我爷爷!”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不伤害你爷爷也行,那就你去散布谣言,我来挟持你爷爷好了。”

    碧月呆了一呆,随后咬牙说道:“好,我去!”

    “不许你去!”穆化立刻阻止,随后,他对陈扬和叶铭说道:“小叶先生,我一定把这事办好。”

    陈扬说道:“这就行了嘛,你快去吧!”

    穆化便看向碧月,碧月泪眼朦胧的喊道爷爷。穆化眼中闪过痛苦之色,他自然是不肯让碧月去的。一旦被丁情抓到散布谣言者,那就是立刻身死的结局。

    这样的危险,穆化怎会让碧月去呢。

    “你好好保重,不要辜负了爷爷的一片苦心。”穆化说完之后就出去了。

    碧月仇恨的看向陈扬,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跟你拼了。”

    陈扬直接掐住了碧月的脖子,他淡冷说道:“你要是不好好活着,你爷爷岂不是白白为你奔波了?”

    碧月一呆。

    陈扬随后说道:“你爷爷是个机灵的人,而且深得丁情信任。只要这事办好了,你和你爷爷都不会有事。”

    碧月听陈扬这样一说,她的情绪才平复了一些。

    叶铭沉声说道:“你觉得穆长老真的能把这事办成吗?”

    陈扬淡淡说道:“穆长老能不能办成我不敢肯定,但是……”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