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妃蓉也不说话。请大家看最全!

    叶铭便说道:“陈妃蓉,我现在也没办法帮你汲取日月之精华。所以,我教你一套法诀,你自行汲取。如此以后,也会对你大有益处。”

    陈妃蓉看向叶铭,她一言不发。

    叶铭道:“嗯?”

    林冰在一旁正欲说话,陈妃蓉突然飞了出去。

    陈扬正在外面晒太阳,他走得远远的。

    陈妃蓉这时候就飞了过来,飞到他的面前,泪眼婆娑的喊道:“扬哥哥!”

    陈扬看向她,他本来想说你一边玩去的。但是看到这小妮子如此伤心,他心头不由一软。

    “你别哭啦,我这不没吃你吗?”陈扬说道。

    “对不起,扬哥哥!”陈妃蓉说道:“我不该害怕你的。”

    “你怕也无可厚非。”陈扬说道:“好啦,我不怪你。”

    陈扬是生气她居然把自己想的这么不堪,但转念一想,她有这种心思也不算过分。

    毕竟人心隔肚皮。

    陈妃蓉红着眼眶说道:“就算扬哥哥你想凝结法丹,只要你开口,我就凝结道果给你。真的,我的命就是你给我的。如果不是你帮助我挡那些亡灵法师,我现在已经死了。”

    陈扬看向陈妃蓉,他也很认真的说道:“陈妃蓉,你听好了。以后,永远,就算是我去死,我都不会来利用你来凝结法丹。”他顿了顿,说道:“我陈扬在此发誓,日后若有对陈妃蓉食言,便叫我被困修罗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永远受尽苦难,永远不死!”

    这个毒誓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毒了。

    也是陈扬的决心之大的表现。

    陈妃蓉连忙说道:“不,不,你发的誓不算数。”她真是着急的要哭了。

    陈扬看着这个小妮子,她真是单纯得让人心疼。于是他便说道:“你真是傻,我发再毒的誓又如何?只要我不吃你就好啦?你要记住,你以后也不能凝结道果给我,因为你那是害我。你也该知道,像你我这种人,发誓自有天听,自有因果报应,如果违背誓言,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陈妃蓉便一个劲的掉泪水。

    “好啦,你别哭了,傻丫头。”陈扬柔声说道。他顿了顿,说道:“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妹妹,我只会疼你,爱你,又怎么会来伤害你?以后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伤害你,但我绝不会,知道吗?”

    陈妃蓉重重点头。

    陈扬便说道:“好啦,你看你也是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老像个小姑娘一样爱哭鼻子。快进去学法诀,马上我们要进不死族,到时候我没你的法力帮助,那我就要死翘翘了。”

    陈妃蓉说道:“嗯,我这就去学。要是扬哥哥你不在了,那我也就不活了。”

    “傻丫头!”陈扬一笑,他内心深处其实是感动的。

    随后,陈妃蓉也就飞回去了。

    第二天的晚上,陈妃蓉已经功力全部恢复。她又恢复了活力,不过较之以前,她沉稳了不少。

    陈妃蓉跟叶铭学习的法诀叫做凝水诀!

    凝水诀并不是真正的凝聚空气中的水蒸气,而是以凝聚水蒸气的心意来法诀空气中的点滴精华。如此之后,便能源源不断的补充身体的能源。

    据说,在很古老的时代里,空气还没那么糟糕。

    那时候,空气中的日月精华要远远比现在丰富。

    这也是古代总有许多飞剑仙人的传说,而到了现代,这些飞剑仙人绝迹的原因。

    也更是一些高人喜欢躲在深山里的原因,因为只有远离了红尘喧嚣,远离了汽车的尾气,到那人迹罕至的地方,如此才能汲取更多的日月精华。就算是神帝,也是跑到了祁连大山里面。

    至于叶铭这边,他的功力也已经全部恢复。但是他燃烧生命本源所造成的伤害是好不了了。到时候就要看蓝紫衣恢复真身之后,有没有办法帮助他了。

    接下来,就要商量怎么回不死族帮助蓝紫衣恢复真身了。

    只要蓝紫衣恢复真身,那么一切难题都将不再是难题。

    但最难的也就是,不死族已被丁情控制,一旦回去,就是自投罗网。

    这是九死一生的。

    众人围在一起开始商量。

    叶铭说道:“丁情一直都是代宗主,他对外宣称也是宗主您不知什么缘由转世投胎去了。他毕竟还没有成为真正宗主的威望。”

    蓝紫衣说道:“族中,真正能跟着丁情的,也就是那些老家伙们。他们功力深厚,同时也最是怕死,最是知道什么叫做明哲保身。”她顿了顿,说道:“傅陵说我心狠手辣,对手下凉薄,全是狗屁。不过是想给他们自己的造反找个借口罢了。这么多年来,不死族中,我除了让众人静守一方,族中事务,向来少有干预。我也不想干预。但我没想到,丁情野心如此之大,居然觊觎我的位置,他有太多的野心。若是他真正掌控了不死族,将来的不死族只怕会迎来灭顶之灾。”

    叶铭说道:“丁情畜生不如,罪该万死!”

    陈扬懂蓝紫衣说的,他多看了蓝紫衣一眼,觉得自己好像还是不太了解蓝紫衣。到底那一个蓝紫衣才是真正的蓝紫衣呢?

    陈扬也接着说道:“有时候,一动还不如一静。血族的老祖宗云蕾儿师尊也是跟蓝紫衣你一样的想法。如今杀劫降临,出来就是应劫。躲着不动,倒可笑看风云。阴面世界,包括丁情带领的不死族如今都是趁着神帝不在,想要蠢蠢欲动。只怕最后都是应了杀劫!”

    蓝紫衣说道:“这些都且不谈,若真是要应杀劫的,躲在深山老林都要被雷劈死。若是遇到命硬的,就是在刀枪剑雨中都可幸免。”她顿了顿,说道:“目前回不死族,一,只要杀了丁情,其他的一切都好说。二,单纯以我们这几人的力量,那是绝对无法战胜丁情的。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要依靠不死族的众多族人。”

    陈扬马上说道:“这些族人可靠吗?”

    叶铭说道:“绝对可靠。宗主在族人心中是永远不可磨灭的神祗,宗主是永远的领袖。这也是丁情一直都只敢自称代宗主的原因所在。”

    蓝紫衣冷笑一声,说道:“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奇怪,你待一个人恩重如山,他却会因为一件小事对你恨之入骨。比如丁情那帮人,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赋予的,但他们却会因为我不能满足他们一些野心,从而视我为眼中钉。倒是那些普通的族人,我给予他们的甚少,他们有的甚至从来没见过我,可他们却宁愿为我去死,他们可以忠心耿耿,永远不变。”

    陈扬说道:“想当初,崇祯皇帝的京城被闯王攻破,朝中大臣上下,全部对闯王阿谀奉承,少有死忠之士。京城之中,也很少有人为崇祯皇帝悲哀,他们安然接受朝代的更替。崇祯皇帝的尸体在菜市口暴晒数日无人收尸。最后还是一个小官看不过眼为其收尸。而当时,远在江南的士子们却为了国破痛哭流涕,有的士子们甚至自杀来抗议闯王。后来的天地会,等等不都是一些与崇祯并不亲近的人创立的吗?”

    人,往往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有一则广告,一个八岁的叛逆小女孩,讨厌妈妈的管束,然后离家出走。她离家三天后,用光了身上的钱,然后又饥又饿。最后,在一个小摊贩前,小摊贩给她炒了一份炒饭,并且不收她的钱。小女孩感动得热泪盈眶,还问小摊贩阿姨,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她却不知道,她的妈妈为了找她,三天以来走过了多少大街小巷,问过了多少人,吃了多少苦。但在她心里,这个小摊贩阿姨是要比妈妈好的。

    陈扬随后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第一,我们怎么在不让丁情发觉的情况下潜入进去。第二,我们应该找那些人来鼓动他们一起来保护蓝紫衣你。”

    叶铭说道:“族里现在已经在流传宗主要回来的谣言,我的想法是,我和陈扬你先潜入进不死族里,然后联合那些族人,最后我们一起来迎接宗主回去。嗯,宗主和林冰你们两人先不要回去,那太引人注目,也太危险了。”

    陈扬说道:“这个计划是可行的,但你知道找那些人可靠吗?还有,他们会相信我们吗?”

    叶铭说道:“想要让他们相信我们,这的确有些难度。”

    蓝紫衣便说道:“当初我就隐隐想到了今日之祸,所以我留下了一封亲笔信!你们找到那封亲笔信,然后给他们看,他们就会相信你们。”

    陈扬与叶铭都是一喜。

    蓝紫衣说道:“那封亲笔信藏在不死族里的老槐树下面。到了那里,叶铭你以我的独门术法去感知,自然可以感受到。”

    叶铭说道:“是,宗主!”

    陈扬说道:“既然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那我们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丁情现在肯定是如惊弓之鸟,对我们严防死守来着。”

    叶铭说道:“那倒不要紧。我知道有个地方是丁情料想不到的,现在咱们有了小白,完全可以不按常理来出牌嘛!”

    “什么地方?”陈扬问。

    叶铭说道:“从凌天涯进去。凌天涯是一块绝地,面临悬崖万丈,哪里不可能有人攀登过来。”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