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陵此时以单纯的法力实在是难以阻挡造化剑诀的袭杀。 但天魔筝损伤已经严重,他心中也非常害怕天魔筝会就此损毁!

    那造化剑诀所爆发的千道剑光实在是凶猛,就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让傅陵连喘息都觉得困难。傅陵暗暗叫苦,这陈扬和叶铭怎么都是这般的难搞呢?

    无奈之下,傅陵爆吼一声,他运转全身法力调动周遭磁场。

    最后,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道磁场风暴。磁场风暴就如凶猛的龙卷风一样。

    这其中没有任何的法宝,靠的全部是傅陵的法力。

    造化剑诀毫不留情的绞杀过来。

    那些磁场风暴,分子因素积累而成的龙卷风被造化剑诀迅速粉碎。

    但傅陵不停的发出强猛的法力来继续凝聚,双方就形成了一个平衡。但事实上,磁场风暴根本不是造化剑诀的对手。

    可是,傅陵的法力也实在是强大,可以源源不断的聚集磁场风暴。

    而这时候,陈扬终于再也支撑不住造化剑诀的强大消耗了。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在地。

    而造化剑诀也终于散了。

    那音杀魔刀落寞的插在了地上。

    陈扬与陈妃蓉在这样的强度消耗下,终于力竭了。

    陈扬一心是想要施展造化剑诀来诛杀傅陵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傅陵的法力太深厚了。那磁场风暴连绵不断,到最后,陈扬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傅陵是功参造化之辈,他本来不至于被陈扬的造化剑诀逼得这么狼狈的。毕竟,陈扬的造化剑诀虽然厉害,但是陈扬本身的修为与傅陵相差了太远。

    但是,傅陵在应付叶铭的十方神斩时就已消耗太多,而且,他又不舍得用天魔筝来对抗造化剑诀。如果天魔筝是全盛时期,他的凶猛魔头绝对可以破掉造化剑诀。但现在,他是不敢让天魔筝再受损了。

    因此也就给了陈扬一些机会。

    但最终,瘦死的的骆驼还是比马大啊!

    不过这时候,傅陵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本来就是受损严重,现在又抵抗了陈扬的造化剑诀。他的法力消耗得差不多一干二净了,连天魔筝的凶猛魔头都已弹奏不出来。

    虽然如此,傅陵依然要比陈扬和叶铭的状况强上不少。起码傅陵现在行走,杀人还是可以的。而陈扬和叶铭已经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傅陵眼中闪现怒意,冲陈扬道:“小杂碎,你现在没有手段了吧?受死吧你!”他杀气腾腾的冲陈扬冲杀过来。

    他的速度快如闪电,便是要眨眼之间杀死陈扬,一泄心头之恨。

    便也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住手!”

    傅陵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如坠冰窖,我艹,这小畜生难道还有帮手不成?

    傅陵朝后方看去,那后面站了一个白衣女人。

    这白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冰。

    林冰久等陈扬和叶铭不来,她就忍不住过来看看。那知道一来就遇到这个状况了。

    傅陵看清楚了白衣女人,他心头闪现过一千头奔腾而过的草泥马。他看的出这个女人的修为不咋地,可关键问题是,他现在身体虚弱,居然是打不赢这个女人啊!

    陈扬自然也看出这个状况了。他哈哈一笑,说道:“师姐,这个老匹夫已经力竭了,你快来杀了他。”

    林冰当下也不客气,她身形一闪,接着御风剑出。

    那御风小剑如闪电飞出,如一道流光直取傅陵的咽喉。傅陵看出这御风剑并不如何凶猛。只是可惜此刻,他的身体跟不上思维的速度。

    危机之中,傅陵闪身避开了御风剑,他转身就跑。

    陈扬忙急声催促道:“师姐,快追,可别让这老贼逃走了。若等他恢复,又是我们的苦头。”

    林冰点头,她立刻收了御风剑,然后追了上去。

    陈扬和叶铭微微松了口气。

    总算是逃过了这灭顶一劫啊!

    陈扬心里那个郁闷啊!自从认识蓝紫衣后,这一路走来,真是特么的三小时一小劫,一天一大劫。再这么玩下去,不死也要残废啊!

    陈扬也不出声了,他盘膝而坐,开始休养生息。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如果功力不恢复,分分钟都是要了亲命啊!

    半个小时后,林冰回了来。

    陈扬的气血之力已经完全恢复,而陈妃蓉那边则是了无音讯了。估计一时半刻是恢复不了了。

    陈扬觉得自己也是将陈妃蓉摧残得厉害,这一天之内,几次将她的法力完全消耗干净。这样的强度,只怕她是有些受不了了。

    所以,这时候陈扬也没想着去打扰沉睡的陈妃蓉。

    林冰一回来,陈扬就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

    林冰脸色有些沮丧,说道:“我断了他一条手臂,但最后还是被他逃走了。他断了手臂之后,速度加快,实在是追不上了。”

    叶铭睁开眼说道:“这是傅陵施展了亡灵秘术中的燃烧生命本源的燃烧术,你追不上是正常。不过这次对他的损伤很大,想必他现在应该会直接回不死族,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林冰看向叶铭,她看见叶铭一头银发时不由吃了一惊,道:“你的头发?”

    叶铭淡淡说道:“我不碍事!”

    陈扬则说道:“这里终究是不太安全。眼下你我功力都未恢复,实在不宜这个时候回不死族。我看咱们还是找个安全地方歇息下来,等功力恢复了,再从长计议!”

    叶铭点头赞同。

    陈扬则吹了个口哨叫过来了小白。

    小白从远处飞了过来,陈扬就指了指独孤意的尸体,说道:“小白,你看清楚,你的前老板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以后就乖乖听话,不然他就是你的下场。”

    陈扬才懒得跟这扁毛畜生沟通感情,直接恐吓。

    小白顿时流下伤心的泪水。

    陈扬也不管小白,反正不管怎样,之后小白都很听话。

    虽然,四人都上了小白的背部。小白驮着众人朝远处飞去。

    这一路飞去,跃过了许多城池,足足飞了一个晚上,飞出两千来里。

    反正现在有了小白这个交通工具在,众人也就不太担忧到底走多远了。

    之后,小白落在了一片三不管的荒凉地带。

    这四周都谁废树沼泽,活脱脱的幽冥之地。

    陈扬四人已经都不清楚这里是哪里了。

    在这里也就不担心丁情他们会寻过来了。眼下,已经彻底的打草惊蛇,所以还不如干脆消失,让对方摸不着头脑。这才是最好的。

    陈扬找了块比较干燥的空地,支起了帐篷。

    如此之后,天色也就亮了。

    太阳露出端倪,刹那之间,黑暗与雾霾全部被阳光驱散开来,天地之间金光万丈。

    气温也明显的上升了。

    小白被叶铭的法力牢牢的控制住,不敢有任何异动。

    现在可不是跟小白谈感情圈养的时候,这家伙目前是关键交通工具,那是绝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众人这一路来,已经是又冷又饿。陈扬从戒须弥里找出了许多熟食罐头。他来这边奔来就是做好的准备工作的。陈扬也给小白吃的,小白居然还不吃罐头。

    陈扬不由恼了,拍了下小白的脑袋,说道:“这你还不吃,你想吃什么?”

    蓝紫衣出来说道:“它是灵物,你不能将它当做小狗来喂。”

    陈扬呆了一呆,说道:“那给它吃什么?”

    蓝紫衣说道:“它是吃山中灵草或是丹药的,就算是喝,也要喝朝露之水。”

    陈扬顿时傻眼,说道:“在这里,我上哪儿给它寻去啊!”他顿了顿,问道:“那饿着它,它能坚持多久?”

    蓝紫衣说道:“坚持不了多久的,它虽然力量巨大,但是消耗也非常大。”

    “那怎么办?”陈扬也是没个准了。

    便也在这时,林冰出来,说道:“我这里有些丹药,不过都是简单的聚灵丹和圣灵丹。”

    蓝紫衣说道:“给我看看。”

    林冰便拿出来了四粒丹药,分别是两粒聚灵丹和两粒圣灵丹。

    蓝紫衣端详一阵之后,不由欣喜,说道:“这丹药的品质非常不错。”她顿了顿,问林冰,说道:“你一共还有多少?”

    “二十粒圣灵丹,三十粒聚灵丹!”林冰老实的说道。

    蓝紫衣说道:“给小白喂食一粒聚灵丹就可以管上三天了。如今叶铭的损伤很重,若是将你这二十粒圣灵丹和三十粒聚灵丹全部给叶铭服食了,他的功力是可以恢复的。”

    陈扬干咳一声,说道:“蓝紫衣,你说的倒轻松啊!这些丹药都是我师姐的宝贝,还有,你知不知道这些丹药有多贵重啊?”

    蓝紫衣看了陈扬一眼,她说道:“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们想要获取利益,那就必须容我恢复真身。只要我恢复真身,我可以跟你们保证,你们所付出的,将会得到百倍的回报!”

    “你这支股票,我看是越补仓越泥足深陷。”陈扬无奈的皱了皱眉。

    蓝紫衣说道:“但你补仓还有一线机会,不补仓就会血本无归。”

    陈扬说道:“好吧,师姐,一切都看你自己了。我不多说了。”

    林冰深吸一口气,说道:“即使不是为了回报,咱们一起经历这么多,总归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我又岂能看着叶铭这个样子而见死不救呢?”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