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妃蓉两只漂亮白净的脚丫子就在陈扬面前晃啊晃的。 她的身体是属于元神,飘来飘去的。要是在晚上,非得把人吓的不轻,跟孤魂野鬼似的。

    这时候,陈妃蓉小脸蛋微微一红,说道:“讨厌,相公,你跟你师姐内撒的时候,我的神识就侵入进去。最后,就等于是你跟我在疯狂呀,不然我怎么汲取你的元阳?所以说,我都是你的人了。”

    “我靠!”陈扬暗道:“原来是这样。”

    陈扬也就不纠结这个话题了,他说道:“你等会,我得严肃的跟你说个事情。”

    “什么事情?”陈妃蓉马上问。

    陈扬说道:“以后不许喊我相公,你看起来这么小,我听着感觉我自己跟禽兽似的。”

    陈妃蓉便歪着头说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陈扬说道:“叫哥啊!”

    “那不是乱了伦常吗?”陈妃蓉说道:“你是我相公啊!”

    陈扬说道:“你就扯吧,黄蓉还叫郭靖为靖哥哥呢,怎么到我这来就不行?”

    “黄蓉是谁,郭靖是谁?”陈妃蓉问。

    “你管他们是谁,你以后就叫我扬哥哥就好!”陈扬说道。

    “好吧!”陈妃蓉不情不愿的妥协,道:“谁让你是我相公呢。”

    过了好半晌,那边林冰也走了出来。

    “林冰师姐!”陈妃蓉热情洋溢的喊道。

    她的兴致高的很。

    也难怪,被困在这山洞里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得了自由,又哪能不高兴呢。

    林冰则是看向陈妃蓉,她显得有些冷淡,说道:“你现在已经得了自在体,那是不是可以帮我们改变容貌,带我们进冥都城呢?”

    陈妃蓉说道:“当然可以呀!”她顿了顿,又有些奇怪的问陈扬,道:“扬哥哥,为什么林冰师姐好像不开心呀?难道是因为你和她……可这不可能啊,我看林冰师姐在和你做的时候,挺享受的啊!”

    林冰一听这话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她杀气腾腾的冲陈妃蓉道:“陈妃蓉,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陈妃蓉嘻嘻一笑,说道:“林冰师姐,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啊,人家说的是事实啊!”

    “你……”林冰觉得自己要被这个蠢丫头给气疯了。

    陈扬听出林冰是真生气了,他知道林冰现在脸皮特薄,于是喝止道:“陈妃蓉,你给我闭嘴。”

    陈妃蓉吐了下舌头,说道:“嘻嘻,不说就不说!”

    “给我们改变容貌!”陈扬说道。

    陈妃蓉说道:“好嘞!”

    随后,她便化作一道清风绕着陈扬转了一圈。

    接着,陈扬就改变了容貌。

    他的脸呈现出来的是一张特别普通的脸,而且还有虬髯胡须。看起来都四十来岁了。

    林冰看了一眼,不由感到叹为观止,她说道:“这是什么原理?”

    陈妃蓉回答道:“林冰师姐,我以自身的灵气分子,再根据扬哥哥自身的条件来做了一些改变。这些灵气分子可以保持三天才会消散。不过消散了也不要紧,我可以马上给你们补妆!”她顿了顿,说道:“但是你们的气质和眼神我是没办法改变的。”

    陈扬说道:“这个我们会注意的。”

    陈妃蓉便说道:“我来给林冰师姐改变容貌!”

    她说完之后又化作清风,绕着林冰转了一圈。之后,林冰的容貌也得到了改变,她看起来三十来岁,样貌普通了一些,没有那么漂亮了。

    如此之后,陈妃蓉也就回到了陈扬的戒须弥之中。

    陈扬和林冰也换了衣服,所以现在看来没有多大的差别。

    陈扬说道:“这么看起来,我们是否可以就从城门处光明正大的进去?”

    林冰说道:“当然不行,城门处需要登记。不管我们是找行人改变身份什么,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不如直接翻城墙进去,这是那个司马做梦也难以想到的。”

    陈扬觉得林冰说的有道理,他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林冰。他觉得师姐怎么好像变的冷静而睿智了呢?

    这女人的智商可以这么任性,忽好忽坏的?

    陈扬与林冰走出一截,两人又来到了之前的沼泽地。

    这时候就简单多了,陈妃蓉出来,直接将两人托起,运送过了沼泽地。

    运送过去后,陈妃蓉显得非常吃力。

    这倒也是正常。

    并不是说陈妃蓉的力量很小,而是陈扬与林冰的修为很高,身体阳刚。

    神魂,元神这些最怕的就是阳刚之物。

    阳刚之物对她们来说,就像是火炉一样。

    一般来说,如陈妃蓉这种没有度过雷劫的小鬼仙是无法托起陈扬和林冰的,甚至是连碰触都不能的。

    但是陈妃蓉却并不是魂魄修炼而成,自身的阴气也去了煞气。

    她是灵气凝练而成,所以品质上大有不同。因此就能多承受一些!

    但饶是如此,陈妃蓉也显得有些虚弱了。

    “你还好吧?”落地之后,陈扬关切的问陈妃蓉。

    陈妃蓉本来还显得有些虚弱,这时候却是兴奋的说道:“扬哥哥,你是在关心我吗?”

    陈扬不由翻了个白眼,说道:“没有!”

    陈妃蓉嘻嘻一笑,说道:“你骗不了我的,你就是在关心我。你心里是不是也开始喜欢我了?”

    陈扬坚决的说道:“我最多嘴上喜欢你。”

    陈妃蓉还是笑的那么灿烂,这丫头,似乎非常乐天啊!

    陈扬真是不敢相信,之前在那情人泉里,表现那么高冷的邪灵跟这陈妃蓉居然是同一个人。

    感觉这丫头是不是有点人格分裂啊!

    “对了!”陈扬这时候忽然又想到什么,他说道:“那司马狡诈无比,该不会在我们身上留下了点什么,而我们却察觉不到吧?”

    林冰闻言也是一凛,她说道:“那司马神通广大,他心里知道我们很有可能再回去。所以很可能在我们身上留下记号。他若真是留下记号了,那么不管我们怎么隐藏和掩饰,一旦回去,他就会直接来杀我们。”

    这么一想,陈扬和林冰都有后背冒冷汗的感觉。

    陈扬马上问一旁飞来飞去的陈妃蓉,道:“陈妃蓉,你快来看看,那个狗日的司马有没有可能在我们身上做什么法术记号?”

    陈妃蓉飞了过来,她说道:“做了呀,他在你们身上留下了他的法力分子,这种法力分子就在你们的头皮层上。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觉到。”

    “我靠,你居然早知道?”陈扬说道。

    陈妃蓉说道:“我都已经帮你们驱除掉了。”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才松了口气。他说道:“那你还是要好好检查检查,免得还有什么伎俩。这可是关系到我和你林冰师姐的生死存亡大事。我要是挂了,你就做寡妇!”

    “挂了就是死了的意思吗?”陈妃蓉马上歪着头问。

    林冰说道:“是这个意思。”

    陈妃蓉便哈哈大笑,说道:“扬哥哥你要是挂了,我就再去找个相公啊!我才不做寡妇呢!”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是要气死我啊!”陈扬骂道。

    陈妃蓉说道:“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陈扬觉得自己要搞不定这个陈妃蓉了。

    本以为她是个安静的小仙女,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闹腾型的疯丫头。

    “正经的,我这会儿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呢。”陈扬说道。

    陈妃蓉见陈扬正经起来,她也就正色说道:“放心吧,不管司马在你们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但是你们在情人泉里泡了这么久,所有的法术都会被消融掉。情人泉乃是我的母泉,与我性命相关。你们浸入到情人泉里的时候,我就能将一切都感觉出来。”

    陈扬与林冰闻言,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随后,陈扬与林冰继续赶路。

    陈妃蓉一路欢乐的飞来飞去,跟孙悟空似的,飞累了就回来歇息下。

    陈扬和林冰顶着烈日朝冥都城行去。

    两个小时后,两人绕行到了冥都城的南城墙隐秘处。

    那城墙高有二十来米。

    且有鬼兵把守!

    陈扬和林冰早已想到会有鬼兵把守,不过这里的鬼兵非常稀少。

    陈扬和林冰要做的就是如何不打草惊蛇的进去。

    陈妃蓉想的是吹一阵妖风,让鬼兵睁不开眼。然后大家趁机飞进去!

    陈扬否决了这个计划,他压低声音说道:“万一司马已经下令,有任何异常都要报告。那么司马听到了这个报告,肯定会觉得跟我们有关。”

    林冰说道:“我以法力来给他们制造幻觉呢?”

    陈扬说道:“那也不行,这些鬼兵之间相隔有二十米远。你在城下又距离他们这么远,根本无法全方位的覆盖住。如果再出现像上次的事情,我们会很被动。”

    眼前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容许有半分的闪失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应该怎么办?”林冰有些恼火的问陈扬。

    陈扬说道:“也许我们可以耐心等待,等天黑之后,趁他们换班之时,我们飞高一些,如此安全系数就会高许多。”

    “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林冰有些焦躁,说道:“我只怕时间耽搁的越长,紫衣就越发危险。”

    陈扬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眼下,他想不出别的办法来。

    陈妃蓉嘻嘻一笑,说道:“扬哥哥,你要是对我说喜欢我,我就帮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

    陈扬与林冰眼睛一亮。

    陈扬马上问道:“你真有办法?”

    本书来自:bkhl232382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