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便说道:“本尊会将控制这两名女子的意识,你与她们阴阳融合之时,本尊便会趁机抽取你的元阳!”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脸色有些古怪,随后冲这人形雾气说道:“我看你是傻了吧,我配合你来侵犯我的朋友?我靠,你看大爷我这么正气凛然的人,能干出这么卑鄙无耻的事情吗?”

    那女子说道:“不过是肉身之间的欢愉而已,你们彼此都不会有损失。 ”她顿了顿,说道:“但你若不答应,她们就永远醒不过来!”

    陈扬说道:“懒得理你。你以为你说醒不过来就醒不过来?天下这么大,你才多少道行!”他顿了顿,说道:“还有,你要是再跟我犯贱,我就去找行尸过来糟蹋你的情人泉,我说到做到。”

    那女子不由语塞,她万万想不到陈扬这家伙这么不好打商量。

    陈扬接着不理会这人形雾气,他迅来到了林冰和蓝紫衣的面前。林冰和蓝紫衣海水处于昏迷之,陈扬一想到这两女孩都没穿衣服,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感到有些蛋疼。

    但是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她们继续泡在这要命的情人泉里了。

    陈扬先一把将双手插入林冰的腋下,然后将林冰搂了起来。随后,陈扬又将蓝紫衣也搂了起来。

    于是此时此刻,在陈扬面前呈现的就是两具雪花花,诱人的,不着寸缕的娇躯!

    陈扬也不怕被那人形雾气看见,因为从刚才的交谈,他也感觉到了这人形雾气是属于女的。

    再说,这时候也避嫌不了。

    陈扬快从林冰的戒须弥里找出了衣服,他手忙脚乱的先给蓝紫衣穿上。最后又给林冰穿上!

    陈扬给女人脱衣服的水平很厉害,但是穿衣服就不怎么样了。

    不过好歹,也算是给这两个女人给遮羞了。

    陈扬随后便试图喊醒林冰和蓝紫衣,但不管他怎么去喊,两女都是沉睡不醒,

    陈扬不由有些恼火。

    便在这时,那女子说道:“情人泉的泉水已经深深的浸入到了她们骨髓里面。没有我的唤醒,她们永远都不可能醒过来。”

    陈扬冷冷说道:“话可别说的这么满,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那女子说道:“……”

    “你再废话,老子就填了这情人泉!”陈扬恶狠狠的说道。

    那女子顿住,她好半晌后才说道:“这情人泉里有无限的灵气,由于这山洞的构造,所有的灵气无法离开这山洞。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些灵气汇聚在一起,于是渐渐的,灵气就有了意识。我就是情人泉滋生出来的灵体。”她顿了顿,说道:“我在此已经修炼六百余年了,但是我一直缺少元阳之气。我的意识体是至阴灵体,只需要一定的元阳,如此之后,我便可以挣开情人泉的束缚,从此山高海阔,我都没有那里去不得!”

    陈扬微微一怔,他的目光变的复杂起来。随后,他微微一叹,说道:“我劝你还是就待在这里好。如今外界正是杀劫降临,你在这里面还可以安度余生。若是出去,只怕要遭受杀劫。一个不好,身死道消!”

    “我若一世困在这里面,倒不如出去见识一番。如此之后,即便是身死,也当无遗憾!”那女子有些激动的说道。

    陈扬说道:“但我不可能让你来利用我的朋友。”

    “你不是想得到她们吗?男子汉,大丈夫,想就想了,我也算是成全你。你何必婆婆妈妈!”那女子恼火的说道。

    “你错了。”陈扬说道:“这不是婆婆妈妈,而是每个人都会有**。好人也会有邪恶的**,但好人与坏人的区别就是,好人会控制住邪恶的**。”

    那女子说道:“当真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陈扬说道:“或许你可以考虑等其他人进来。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有正义感的,不是吗?”

    那女子恼火道:“我已经等了太长时间了,这里很难有人来。而且来了,也不适合!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

    陈扬说道:“反正我不可能利用我的朋友!”

    “你这不是利用,而是救她们。”那女子说道。

    “反正就是不行,你要是一意孤行,那咱们就鱼死破!”陈扬很光棍的说道。

    那女子声音变厉,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扬说道:“我靠,不知道是谁欺人太甚了。我们就进来洗个澡,你却要我们的命,谁过分?”

    那女子说道:“你就真不怕她们永远醒不过来?”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我怕什么?我看最怕的应该是你。因为她们以后会有可能醒过来,可我若填了情人泉,你却是永远无法超脱。”

    那女子咬牙说道:“我原本是想说出这些秘辛来夺得你的一丝同情,你却利用我的秘密来威胁我。”

    “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没说的时候,我就知道要拿行尸来恶心这情人泉了。”陈扬并不领情。

    那女子说不出话来了。

    陈扬也就不着急了。

    再半晌后,那女子幽幽说道:“你大概是不知道这岁月的无情与可怕,这一天天的煎熬,真是让人想要发疯。”她顿了顿,说道:“我承认,我想离开这里,我也很害怕你会就此离去。但你就真不能帮我一次吗?就当我求你,行不行?”

    陈扬便也就正色说道:“非是我无情心狠,而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实在是你所要求的,我办不到。”

    那女子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样吧,我有个两全之计。你看可行否?”

    陈扬马上说道:“你说来听听。”

    那女子说道:“我看你手上有一枚戒须弥,这戒须弥我刚才已经探察过了,里面是绝对的隐蔽和没有空气的进入。我进去之后,就不怕灵气外泄。你让我住进你的戒须弥里面,然后你答应我,日后你与你相爱的女人阴阳融合之时,我趁机汲取你的一丝元阳之气,如何?”

    陈扬眼睛一亮。不过马上,他就觉得有些古怪。“这么说起来,我以后干撒私密事情,你都能在一旁看着?”

    那女子说道:“我会选择屏蔽意识,不看!”

    陈扬说道:“鬼才信你!”他顿了顿,道:“不过也无所谓了,我是君子坦荡荡!”

    那女子不由大喜,说道:“这么说起来,你答应我了?”

    陈扬说道:“等一等,咱们还是要先把丑话给说在前头。”

    那女子便道:“你说!”

    陈扬说道:“第一,你为什么一定要有元阳才能得自在体?”

    那女子说道:“至阴之力加上元阳之后,才能真正圆满!这是真正的阴阳融合之道。就像是女人需要男人的滋润,花儿需要阳光的滋润一样!”

    陈扬说道:“第二,你真的只汲取一丝元阳?不会像是某些采阴补阳的邪术,要让我精尽人亡吧?”

    那女子说道:“你在清醒状态下,以你的修为和控制力,没有任何邪术能够将你吸干!”

    陈扬点点头,道:“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他顿了顿,道:“第三,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那女子呆了一呆,她沉吟半晌后,说道:“若是日后,我拥有了自己的肉身,我可以做你的妻子,然后辅助于你。”

    陈扬干咳一声,道:“我有妻子了,只差小妾!”

    那女子说道:“没问题,我做你的小妾!”

    陈扬说道:“关键是你有什么本事啊?你要是没撒本事,我要你也没啥用啊!要是只想啪啪啪,我可以有许多人选。”

    那女子对这样的话题丝毫没有羞涩,她说道:“只要我吸收了你的元阳之后,我的元神就可随意飞走。到时候,我的元神也可以修炼其他的神通,而且,我可以带你飞行一定的距离!”

    “飞行一定的距离是多远的距离?”陈扬立刻问道。

    那女子说道:“你的身体格外的灼热,即使是我这样的至阴之体,想要托住你飞行也有些难度。可以飞行三百来米远,这是我目前的极限。”她顿了顿,说道:“若是有朝一日,我有机缘可以度过一次雷劫,成就雷电真身,那时候,便可以托住你飞行十万八千里!”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起码还知道,雷劫几乎等于是元神的死劫,没几人能度过!”

    “但起码还是有希望的!”那女子说道。

    陈扬说道:“你这越说我越觉得蛋疼,你要度过雷劫还是虚无缥缈的事,但是你一旦得了自在体,你自个儿想要飞走,那我绝对拦不住你。”

    那女子连忙说道:“我可以向雷霆起誓!”

    陈扬漫不在意,道:“算了吧,什么誓言都不过是个牙疼咒,谁当真谁就傻!”

    那女子正色说道:“不,你错了。我们修元神之辈,最怕的就是雷霆。话一出口,因果即成。”

    “好,我姑且相信你!”陈扬说道。

    那女子当下就起誓道:“我……”她忽然呆住。

    “怎么了,这么快就反悔了?”陈扬说道。

    女子说道:“不是,我还没有名字。我不知道以什么名义起誓!”

    陈扬说道:“这样吧,你既然以后是要做我的小妾的,那就跟我姓陈,你看怎么样?”

    “可以!”那女子说道。

    陈扬嘿嘿一笑,说道:“我姓陈,你也姓陈,这也不太好,我又不是收妹妹……”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