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缓缓打开!

    城门之外,阴气环绕,雾气不散。请大家看最全!那前方一片漆黑,就像真是要步入幽冥之地一般。

    残袍法师面对陈扬,冷声说道:“城门已经打开,你现在可以放了胡司长,然后离开。没有人会拦住你,也没有人能拦住你!”

    陈扬冷冷一笑,说道:“法师大人,我可不太不信得过你。现在我要你带着所有鬼兵退出三千米外。”

    残袍法师眼寒光一闪,说道:“你想带你的同伴出城?”

    陈扬说道:“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你要是不退走,我就杀了胡司长,然后一走了之!”

    现在的陈扬还真是可以这么任性,城门已经打开,谈不拢,杀人走之,残袍法师他们也只能徒呼奈何。

    残袍法师沉吟一瞬后,说道:“好,我答应你!”

    随后,他便命令众鬼兵后退。残袍法师也跟着后退!

    过不多时,这群人就全部消失在了陈扬的视线之内。

    “还真退走了。”陈扬嘀咕了一声,他直觉里就觉得残袍法师那货不好对付。退走只怕也是想将林冰她们引出来。

    那么现在林冰和蓝紫衣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陈扬也是一点谱都没有。他只能选择相信林冰的智慧。希望林冰能够有一个妥善的办法!

    胡天雄一直被陈扬挟持着,他现在是动弹不得。毕竟命门是被陈扬掌控着,而且,他也别想陈扬会有分神的时候。陈扬的心和手都是稳如磐石!

    “你到底想怎样?”胡天雄问。他顿了顿,说道:“我们已经遵守诺言,放你离开,你这么做,似乎不太光彩吧?”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胡司长,你是大人物。我知道,我今天抓了你,对你来说是奇耻大辱。那么咱们也就是死敌!所以,我绝不会给你再翻身的机会!”

    “难道你要杀了我?”胡天雄吃了一惊。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你也有活下去的机会。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人了。”

    胡天雄说道:“你若敢对我不利,便是在挑战城主大人,城主大人绝不会放过你。”

    陈扬说道:“即使不杀你,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们冥都城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还有什么好害怕和忌惮的?”

    胡天雄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扬也就不再理会胡天雄,他微微焦躁的看着那远处。

    陈扬自然不能就这么走掉,一旦自己走了之后,就留下林冰和蓝紫衣在里面。那么这两个女人肯定是凶险万分。

    可陈扬也知道,这个事情牵扯的时间越长就越不妙。万一惊动了城主司马,那对自己来说也是一场灾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陈扬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城门处,他并不离去。胡天雄也就知道了陈扬是在等那两个同伴。他便说道:“你没希望的,残袍法师诡计多端,他之所以肯退去,为的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将她们引出来,然后抓住。”

    陈扬说道:“那岂不是你最想看到的。他若抓住了她们,便可以用她们来换你的性命!”

    话刚一落音,那边鬼兵便涌了过来。接着残袍法师一马当先走了过来。

    陈扬远远就看见林冰和蓝紫衣被残袍法师用御马鬼神鞭捆绑住了,动弹不得!

    陈扬心头一沉,果然是最不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个时候,陈扬的脸色依然是沉着无比。

    残袍法师驱使手的御马鬼神鞭,轻易的将蓝紫衣和林冰提在空。

    随后,一众人终于来到了陈扬的面前。

    “将胡司长放了。”残袍法师冷峻无比的说道:“否则本法师便将这两个小妞杀了。”

    他的眼里绽放出了冷酷之色。

    陈扬看向残袍法师,他冷冷一笑,说道:“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吧。你不放她们,我岂会放过胡司长?你当我傻?”

    林冰与蓝紫衣也就看向了陈扬,两人表情痛苦。尤其是林冰,林冰在与陈扬眼神接触时,眼满是惭愧。

    陈扬朝林冰善意一笑,随后就又和残袍法师对峙起来。

    残袍法师又被陈扬辱骂,他愤怒到了极点,随后就施展法术。那御马鬼神鞭立刻收紧,林冰和蓝紫衣眼闪过无比痛苦的神色,两女忍不住呻吟出来。

    陈扬看在眼里,他却依然不为所动。他只是对胡天雄说道:“胡司长,你看这位法师大人又要折磨你了。不过我这人比较直爽,不想过多废话。”他随后又向残袍法师看去,说道:“这样吧,咱们玩个游戏,我下胡司长一只手,你下她们一只手。我们看谁先玩不下去!”他说完就抓住了胡天雄的手,随后开始运劲拉扯!

    “啊!”胡天雄尖叫起来,陈扬可是在一分一分的运劲,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胡天雄能感觉到自己的肉牙之间都在被撕扯分离,这是真正的撕心裂肺之痛啊!

    “残袍,我艹你妈啊!”胡天雄不由朝残袍法师怒骂起来。

    残袍法师脸色再次铁青起来,他现在也很蛋疼。因为他还不能确定蓝紫衣和林冰到底是不是不死冰凰的转世之身。但是现在,他也没时间去找城主。

    如果蓝紫衣和林冰之间,有一个是不死冰凰的转世之身。那么这次牺牲了胡天雄,那自己在城主面前还有话可说。

    可万一这两个女娃都不是呢?

    自己为了两个不相干的女娃牺牲了铁城司司长的命,这个罪名,残袍法师如何也担当不起啊!

    残袍也不是易于的人。他冷笑一声,说道:“狗崽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老子现在就将这两个女娃子的衣服扒了,找男人享用他们。”

    随后,残袍法师对身后的鬼兵说道:“你们来,将这两个女娃办了,要办的让她们舒服!”

    他的眼满是残酷!

    哼,老子也不是傻子。

    林冰与蓝紫衣皆是脸色煞白,骇然失色。

    “哎呀!”陈扬笑了,他对胡天雄说道:“你是不是跟这个脑残有仇啊!我看他是要害死你啊!既然是如此的话,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被人奸杀。妈蛋的,我也是男人,我也要尊严啊!那我只好把你给杀了,然后逃走,眼不见,心不烦嘛!”

    胡天雄不由傻眼,敢情你丫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结果是打算闭着眼的啊!

    陈扬也不废话,直接咔嚓一下,便将胡天雄的手臂扯断!

    痛彻心扉的痛啊!

    鲜血飞溅。

    胡天雄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这样的痛苦,是不可想象的。

    那断臂处,森森白骨,肉牙交错。

    太惨不忍睹了。

    陈扬又将胡天雄的咽喉狠狠掐住,他用了强猛的气力,便是要把胡天雄掐死。

    陈扬在关键时候,绝对是心狠手辣的人。现在这个情况,只要残袍法师敢把事情做绝,他也会将事情做绝。要他妥协先放人,门儿都没有。

    陈扬索性血红了双眼,一指残袍法师,说道:“残袍,你敢侮辱她们,老子就杀了胡司长。还有,老子记住你了,以后你最后永远都时刻警惕着,不然老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住手!”残袍这下真被陈扬的狠劲给吓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像陈扬这么疯狂的年轻人。

    “我们一起放人!”残袍法师向陈扬说道。

    陈扬冷笑道:“不可能,你先放人。”

    他怎么可能跟残袍法师同时放人。残袍法师也是怒了,说道:“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你妹啊!”陈扬说道:“你要么就把她们杀了,要么就把她们放了,啰嗦什么?”

    残袍法师说道:“我又怎知道我放了人,你会不会放?”

    陈扬说道:“难道你觉得我能带着这么多累赘逃命吗?”他顿了顿,说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你就杀呀!”

    残袍法师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嚣张的家伙,他真是有些束手无策了。

    胡天雄这时候已经自己止住了血,他的手臂虽然断了,但这不是大问题。他可以断臂重生,也可以将断臂结上来。

    重要的是,他这次能够活下来。只要能活下里,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残袍法师恶狠狠的说道:“我可以先放人,但是你若敢耍任何花样,我发誓,就算是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你。”

    陈扬说道:“我说一不二,只要你放人,我绝对放人!”

    残袍法师当下就解开了御马鬼神鞭。

    随后,林冰和蓝紫衣得了自由。

    陈扬便道:“等等!”

    林冰和蓝紫衣都是一愣。

    陈扬说道:“你们好好检查下自己身体情况,这家伙狡猾无比,指不定会在你们身上做些手脚。”

    林冰闻言便是一凛,她立刻展开内视。过不多时,林冰就惊恐的发现,在她身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似有若无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阴郁之气!

    这阴面世界里,到处都是阴郁之气,林冰呼吸的多了,就没有在意。可是刻意的来检查,还是能够发现出不一样的。

    林冰马上又检查蓝紫衣的身体,她搭住了蓝紫衣的手脉,马上发生她身体里也有那一丝的阴郁之气。

    林冰立刻向陈扬说道:“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们的身体里注入了一道莫名的气息!”

    陈扬看向残袍法师,他冷笑说道:“你这点小伎俩也想瞒过我?”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