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都城乃是城主大人司马的天下,这里是绝对的君主制!司马大人掌管所有人的生死。 那么,这里的政治也是很讲究的。如果残袍法师真的在众人面前敢有这种对城主大人的不敬。那么传到了城主大人的耳里,这绝对是致命的。

    尤其是残袍法师还有那么多政敌,如果他的政敌在做些章,他就更加危险。

    而且,就算城主大人当时听了不怎么样,以后一有机会,还是不会放过残袍法师的。

    所以说眼下,残袍法师是有些蛋疼的。

    此时,众鬼兵已经退开了。大家给胡天雄和陈扬让出了足够的场地!

    陈扬这个时候已经从戒须弥取出了缚龙手套。

    今天,陈扬便想要检验一下自己的修为,到底还是那么不堪一击,还是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

    陈亦寒那种变态是不能算的。

    这个胡天雄的修为跟自己在一个等级上。那就看自己能不能突破他的法力!

    胡天雄这时候也从袖袍之取出了一物,那却是一个四方双耳的黑色烟壶!此壶叫做神鸦火壶!陈扬一看见这宝贝出来,他立刻就动手了。

    陈扬虽然不知道这神鸦火壶到底是什么法宝,但也知道自己跟这样的人战斗。自己必须先发制人,不然的话,这些宝贝各有神通,到时候,自己就会特别的被动。

    陈扬朝胡天雄一扑,一手一抓,便是抓向了胡天雄手的神鸦火壶!胡天雄也是肉身巅峰高手,陈扬这一动,他便已发觉。

    胡天雄虚退一步,同时踢出一脚想要将陈扬逼退。

    陈扬一个羚羊挂角避开了胡天雄的凶狠脚力。同时,陈扬一爪抓向胡天雄的腰肋!

    胡天雄手腕一翻,反抓向陈扬的手腕。

    陈扬身子朝前一窜,突然整个身子如蟒蛇一样缠了上来。

    陈扬的变化极其雷霆快捷,而且让人防不胜防!

    这才睡陈扬最得意的打法。

    胡天雄吃了一惊,他也意识到了陈扬的可怕。他在危机,身子一转,如离弦之箭逃了出去。

    陈扬爆吼一声,顿时声波震荡!

    他的大圣道场爆发出来!

    现场之,所有的气势都是来自于他,天地之间仿佛就只有陈扬一人了!

    陈扬闪电上前,一招大圣印轰杀向了胡天雄的面门!

    顿时,山河失色,日月无光!

    这招大圣印,凶猛至极!

    胡天雄在这一瞬,居然连发动神鸦火壶的机会都没有。他连续后退,陈扬一招落空,步步紧逼!

    胡天雄一心想要发动法宝,但是陈扬却不给胡天雄这个机会。

    如果胡天雄想着跟陈扬以肉身搏斗,他不会败阵的这么快。

    胡天雄很快就到了鬼兵们的面前,他已经避无可避。就在这时候,胡天雄干脆直接躲进了鬼兵里面。

    这一下,众鬼兵就成为了胡天雄的挡箭牌!

    陈扬已经料到了这一茬,他已经锁定了胡天雄,立刻快步追杀过去。

    就在这时候,胡天雄催动法力,以精神波控制住了四名鬼兵!这四名鬼兵立刻拦住了陈扬的去路!

    这可不算是胡天雄找的帮手,他是运用周遭环境和自己的法力!

    这四名鬼兵不算什么,但是终究还是帮胡天雄争取到了时间。

    陈扬就知道一切迟了,他索性也不继续追杀了,而是快后退!

    这一后退,那神鸦火壶立刻发动!

    一瞬间,大约有两万只火鸦冲了出来!

    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火鸦很快就在空形成了可怕的黑色鸦潮。这些鸦潮将陈扬包围在了间,上上下下,就如狂猛的龙卷风一样,将陈扬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随后,火鸦突然燃烧起来,成为了燃烧的火焰!可怕的火焰,炽热的温度焚烧起来。

    陈扬骇然失色,他的身体再强大,但是面对这样的火焰,那也是分分钟会被焚烧成灰烬啊!

    陈扬再次体会到了法宝的可怕!

    这个瞬间,陈扬顾不得其他的,他突然眼精光爆闪!就将那火焰当做是敌人一样击杀过去!

    陈扬一瞬间击出一百拳来,拳拳打爆空气,拳拳携带无与伦比的武道精神气势!

    砰砰砰砰!

    一瞬间,那周遭的磁场全部被打散!

    那些火焰是依靠火焰磁场以及火鸦精气凝聚的,如今陈扬的拳力和精神,直接将其震散!

    不到片刻,所有的火鸦再度成为了火鸦,并且四处飞散。

    陈扬不做停留,再度朝那胡天雄扑了过去。

    胡天雄没想到陈扬能将神鸦火壶大阵破开,这个时候,他不能指望这件法宝了。

    在危机之,胡天雄眼精光一闪。

    他一挥手,手接着连续结印!

    那所有的火鸦全部朝着陈扬咬噬过去。陈扬被群鸦包围,他也不做他想,连续挥动强猛的拳力击杀!

    一拳一拳,每一拳都是携带无与伦比的武道精神!

    他的精神是刚正的,是轰杀一切阻挡的精神!

    这种精神与拳力是可怕的!

    陈扬瞬间将眼前打出了一个缺口,接着他就离开了火鸦的包围,再次朝胡天雄逼近。

    胡天雄早已经从鬼兵走了出来,在陈扬围杀过来的时候,胡天雄再次弹出一物。

    这一次,陈扬的面前陡然出现了一尊王者!

    般若月光明王身!

    一尊般若月光明王身出现!

    这是一尊恐怖的元神!

    乃是胡天雄汲取了般若月光明王的信仰神灵,再汲取了月光之精气,又凝聚了磁场分子之力。

    这尊恐怖的元神就是代表了胡天雄。

    此时此刻,般若月光明王面目模糊,他照着陈扬就是一拳轰杀过来!

    这一拳发出,拳头突然就化作巨大的拳印,朝着陈扬的脸门轰杀过来!

    陈扬感受到了般若月光明王的拳印之厉害,他心神一动,身子忽然一闪,直接闪开了般若月光明王的攻击。

    随后,陈扬扑倒了般若月光明王的身后,接着就是一招滚雷拳印轰杀过去。

    轰隆!

    陈扬一拳撞在了月光明王的身上,般若月光明王的身形纹丝不动。陈扬的拳头就像是撞击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面。

    但是很快,般若月光明王整个身子改变,本来是面部突然变成了后脑勺。那双手是在前面,突然又出现在了后面。

    般若月光明王大手一挥,巨大的手印却是向陈扬的腰部抓击过来。

    便是要如大日如来一般,直接将陈扬抓在手掌心里。陈扬立刻后退,那巨大的手印突然变长,跟着追来!

    陈扬猛然猫腰下去,但就在这时,整个般若月光明王突然化作两道巨大手印将陈扬围住,随后,陈扬躲无可躲,便被抓在了手印的间!

    陈扬被生生的提了起来。

    陈扬骇然,这可如何是好,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是挣扎不开这手印的禁锢!

    刹那之间,陈扬已经是危在旦夕!

    就在这时,陈扬咬破舌尖,朝着那大手印吐出一口鲜血。

    大手印的本质就像是绿色的翡翠一样,晶莹之透着碧绿,但却又比花岗岩坚固!

    当鲜血洒在大手印上时,陈扬集聚全身之力,猛然爆吼一声,身子一震!

    轰隆一声,陈扬将那大手印直接震散。

    他人也坠在了地上,陈扬就地一滚,瞬间就来到了胡天雄的面前!

    陈扬完全体会到了法力之恐怖,今天能够死里逃生,当真是不容易。陈扬这时候没有丝毫的留情,一拳迅猛的击杀向胡天雄的胸腹!

    胡天雄立刻以窝心拳抵挡!

    砰的一声,胡天雄蹬蹬蹬退出三步。他的脚下,地面龟裂!

    陈扬再次扑杀过去,又是一拳过去,同时将胡天雄袖的神鸦火壶夺了过来。

    胡天雄再也经受不住陈扬的拳力,直接飞了出去,最后摔在了地上。

    陈扬一步跨前,便将这位高高在上的司长大人抓了起来,他掐住了胡天雄的脖子。

    残袍法师的脸色再次铁青起来,周围的鬼兵自然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娘的,这场仗打得太惊险了。

    要是自己的阳刚之血无法松动般若月光明王元神的大手印,今天就是这么死在了这里。这是真正的生死一瞬之间啊!

    还有那神鸦火壶,也是凶险无比!

    若不是自己如今拳力凶猛,而且仗着缚龙手套厉害,乱揍一气,那也是不行啊!

    陈扬再次体会到了肉身力量与法力之间的区别。这就像是国术与火器之间的搏斗,彼此的实力悬殊,太大了。自己修炼肉身到这个地步,多么艰难。但是对方随便一个法宝就可以要了自己半条命!

    陈扬明白,自己若是不拥有法力,那么永远都不可能杀陈亦寒,不可能找陈天涯报仇!

    “把城门打开!”陈扬对那残袍法师喝道。

    残袍法师一言不发。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司长大人,看来你这位法师朋友完全没把你的生死放在眼里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杀了你,再逃走。谅你们也抓不住我!”

    “开门!”残袍法师吓了一跳。铁城司司长胡天雄,这可是城主大人面前的心腹大将啊!

    残袍法师也怕陈扬真将胡天雄干掉了,胡天雄死了,他也没好日子过。

    胡天雄的心也是提起的,他闻言微微松了口气,随后,他说道:“这门必须要我以法力将其禁制打开。”

    “好,你来开门!”陈扬对胡天雄说道。

    胡天雄被陈扬挟持着来到城门前,随后,胡天雄连续施展几下法术,最后,城门的铁索崩的一下,终于开了。

    接着,便有鬼兵前来将城门缓缓打开!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