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人品自然不是左天宗和梵无虞能够相比的。请大家看最全!”陈扬眼油然而生尊敬之情。

    林冰却是眼神黯然,她说道:“梵无虞畜生不如,却没一个徒弟能伤害到他。师父待岳光晨视如己出,但岳光晨这个畜生却杀了他。这个世道,这个天道,根本就一点都不公平!”

    陈扬也是黯然,他从来都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没有公平可言的。

    林冰伤心了一会之后,她说道:“阴面世界,阳面世界。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在阳面世界之,也讲究阴阳,男女,雌雄。为什么还需要有一个特订的阴面世界?”

    陈扬说道:“这个我也没办法回答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想来应该有这样一个道理在。比如,男人是阳,女人是阴。但是男人身体里也有雌激素,而女人身体里也有雄激素。但是比例占比就大大的不同。所以我觉得,阳面世界类似是一个男人,阴面世界类似是一个女人。”

    林冰眼睛不由一亮,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总之我现在也很好奇,阴面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陈扬说道:“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见识到了。”

    林冰说道:“不过这次,咱们得做好准备。至少,咱们得牵着手,我可不想再像上次进迷失大陆那样,撒也没见到,直接被帝释天困在了山洞里,受尽煎熬!”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好!这次我一定会紧紧抓住你。”

    两人就这样聊着天,不一会后,福伯将做好的饭菜送了上来。

    饭菜很丰盛,也很精致,更是可口。陈扬和林冰吃的很香。

    吃过饭之后,没过多久,天就黑了。

    陈扬和林冰都没有逛的兴致,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这个别墅里的每间客房都装修得很好,赶得上那些星级酒店的房间了。

    陈扬将窗帘拉上后,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这个时候,陈扬的脑域里是没有任何法力的。他拥有很强大的气血之力,身体和脑域都变得异常强悍。

    如果将陈扬的身体和其他人身体比作是车的话,陈扬的身体就是超级防弹钢甲车!

    无论是发动机,还是各种性能,都是非常不错的。

    但是有一点,林冰拥有法力,人家能比作是飞机。飞机再水,那也能上天。车再厉害,那都只能在地上跑。

    陈扬依靠日月静心诀运行气血,那雄厚的气血在体内汩汩流淌,就像是大海波涛一般。虽然这波涛凶猛,但陈扬也可完全将其掌控。

    只是,到底要怎么再次进行提升实力,陈扬已经感到了迷茫。

    在他面前,没有一条明确的路可以走。

    那些血液,陈扬已经喝到想吐,但是转换成的战斗力却又微乎其微,所以他干脆不指望血液了。

    陈扬觉得这么修炼下去,完全没戏。前面一定还有某种机缘在等待着自己。

    陈扬这种情况,就像他是个自由职业者,明明可以去打工挣钱。但是嫌钱少,他就是在不停的寻找,找机会。只等机会一到,就要一飞冲天。

    那些草根歌手一直坚持梦想,在酒吧驻唱,一旦大红大紫,身价立刻翻百倍!

    这样的机会不是没有的。

    但这样的机会也是非常少的,虽然如今的娱乐圈里布缺乏这样的例子。但更多的草根歌手却是流浪天涯,落魄而死,受尽穷困潦倒。

    陈扬不是不想去做个安分的打工仔,而是他不能。这跟他家里还有几千亿的欠债,你让他去打工一个月挣一万来还钱,这可能吗?这能够还得起吗?

    陈扬要是循序渐进的增长修为,那要等到能和陈亦寒平起平坐,至少也要十年的时间。

    十年岁月,尼玛的,黄花菜都要凉了好不好?

    陈扬修炼无用,他心头升起微微的烦躁感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陈扬忽然听见了车开来的声音。

    陈扬心头一动,他如今神识也算是强大了。只要稍微一凝神,周遭方圆百米的情况马上了然于心。

    这是他能瞬间收摄心神,心无杂念,心头一片澄明,所以才能如此厉害。

    陈扬发现来的并不是蓝紫衣,而是蓝紫衣的姐姐蓝虹。

    “她来干什么?”陈扬心微微奇怪。

    蓝虹下车之后,便朝别墅里走了来。

    福伯那边前去开门,陈扬听到了蓝虹和福伯的小声说话。

    “福伯,那位陈先生呢?”蓝虹问。

    福伯当下就说了陈扬的卧室方向。

    福伯又说道:“大小姐,您要见他吗?我去帮您通报一声。”

    蓝虹想了想,说道:“好,我在车里等他,你让他下来!”

    福伯说道:“好!”

    陈扬听到这里便走出了卧室,他淡淡一笑,说道:“不用喊我了,我这就下来。”

    蓝虹回头便也就看见了陈扬。

    此时此刻,蓝虹穿着蓝色的仙女裙,胸前有一道美妙的雪白沟壑。

    陈扬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并未扎进裤子里。他显得有些慵懒,此刻的他也是绝对让人心动的清秀男儿。

    他的气质带着一种让人心动的颓废。

    陈扬缓缓下楼,来到了蓝虹的面前。

    不得不说,蓝虹是那种极品少妇,她的腰上有些丰满,臀也很是丰满,这种少妇真有让人发狂的资本。

    苏晴的身材很好,但还没有蓝虹这么丰满。

    陈扬闻到了蓝虹身上好闻的香味儿,他不可自觉的多看了一眼她的胸前。

    顿时,陈扬感觉身子有些燥热起来。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陈扬暗暗吞了口唾沫,心道:“这妖精,这么晚了,还穿这么性感来找我,这不是折磨人吗?”

    “跟我去个地方。”蓝虹说道。

    陈扬微微奇怪,道:“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我又不会吃了你。”蓝虹说道。

    陈扬反正左右无事,也有些睡不着,当下就说道:“那好。”

    蓝虹开的是一辆别克su,里面的空间很大。

    陈扬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这车里玩车震还是很宽敞,很不错的。

    陈扬甩了下头,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主要是这蓝虹,太能勾起男人内心的原始渴望了。

    陈扬上了车的副驾驶。蓝虹开车,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女人开这么大的一辆车,这说明你内心的掌控**很强啊!”

    蓝虹启动车子,她微微一笑,说道:“你想说什么?你该不是想说,从这件事里也可以看出我的那方面**也很强吧?”

    “咳咳!”陈扬不由有些窘,这女人,怎么自己这么主动说这些大尺度的话了。这有点挑逗的意思了,她大晚上来找自己,什么意思?

    陈扬是热血男儿,也有正常的**。而且**比正常人要强烈,主要是,他的身体太阳刚了。不过即使是如此,他面对女人的挑逗也还是能保持正常的头脑的。

    他不是那种喜欢头脑发热的人,他虽然冲动,可并不鲁莽!

    车子开出了小别墅,一路飞快彪走。

    陈扬干脆也就不说话了,他艺高人胆大,所以并不怕蓝虹会怎样自己。

    最后,车子忽然开进了一片无人的杂草区。那杂草区的杂草有一人来高,车子开进来,压根就看不见了。

    这里是个拆迁区,一直没有建房,所以杂草就生长了起来。

    这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我靠,这是要干撒,难道真要……?

    蓝虹这个做派,无法不让人多想啊!

    陈扬就在这么想的时候,蓝虹忽然直接将裙子后面解开。

    于是瞬间,雪白一片,还有紫色的胸。

    那胸已经要包不住了。

    “你这是干什么?”陈扬不解,这一切太不正常了,我靠,这其是不是有大阴谋啊!

    蓝虹突然就抱住了陈扬的头,让陈扬埋在了她的柔软之间!

    陈扬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儿,是属于女人的奶香!

    陈扬还想问什么,蓝虹骂了一句,“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靠!

    陈扬整个人顿时被点燃了,妈蛋的,谁不是男人了。

    接下来,便是一场狂风暴雨。

    整个车子都在摇动,从外面看,那是杂草北被风在吹动。

    这场狂风暴雨来得莫名其妙,却又是那样的酣畅淋漓。

    陈扬一直在压抑,一直在悲伤。

    这样的一场酣畅淋漓的狂风暴雨,让他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然而,再强的风浪也有过去的时候。

    当浪潮平息的时候,蓝虹不着寸缕的睡在了陈扬的怀里。

    蓝虹蜷缩着,像是一只累了的小野猫。

    陈扬干咳一声,说道:“咳咳,我说,你这是整的哪一出?我记得之前,假装吻下你,都把你吓得半死?”

    蓝虹媚眼如丝的看了陈扬一眼,问道:“喜欢吗?”

    陈扬不由微微苦笑,说道:“大概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吧?”

    蓝虹撑起身子,她开始穿衣服。

    陈扬也就不做纠缠,两人很快穿好了衣服。

    整个车子里,弥漫着那种奇怪的味道。

    蓝虹打开了天窗透气。

    陈扬说道:“这里蚊子很多,你打开天窗,一会有你好受的了。”

    蓝虹一想也是,关上天窗,换成了空气外循环。

    陈扬说道:“你现在可以说说,你这突然来这么一处到底是想干什么的吧?”

    “你结婚了吗?”蓝虹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