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坐下说话吧!”蓝紫衣说道。

    陈扬与林冰便也就坐下了。那一旁的福伯说道:“我去为两位贵客泡茶!”

    “多谢了!”陈扬谦逊的说道。

    待福伯进屋之后,陈扬说道:“蓝小姐,你这情况太特殊了。我感觉你身体内的寒气根本不是人所能承受。按照道理来说,这种寒气足以冻死恐龙了。但你却还活着,这说明,你的体质也很特殊。”他顿了顿,又说道:“但我还是比较奇怪,你为什么要联系我?难道蓝小姐你认为我能治疗你?”

    蓝紫衣绝美的脸蛋上一片煞白之色,那真是一点血气都没有。

    她说道:“我现在的情况太特殊了,我没有跟任何人联系,也不敢告诉其他人。只怕告诉其他人,别人要么当我是妖怪,要么就要将我上缴给国家了。我这寒气,实在是不同于一般的寒气。这一次,我连我姐姐都没有告诉。我姐不太有主心骨,告诉她只会让她更加担心。”

    “你跟袁道长说明你的情况了吗?”陈扬问。

    蓝紫衣说道:“自然是说了,而且是袁道长推荐我找的你。”

    陈扬不由讶异,道:“我也对你这种情况无能为力,他推荐我,但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蓝紫衣说道:“袁道长说你乃是气运最强的天命者,如果跟你在一起,可化险为夷。”她顿了顿,说道:“我是想请你和我去一个地方。”

    陈扬没有拒绝,他现在知道自己的修为想要提升,就要多经历一些危险,在危险也许就会有突破。

    以前的武僧练武,在长满青苔的悬崖边上练习,在危险找真意。

    当然,也有武僧直接掉下去就摔死了。

    这种练习的方法叫做盗天机!

    “去什么地方?”陈扬问蓝紫衣。他接着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你前世的东西对吗?不然你不会想要去什么地方。”

    蓝紫衣点点头,她说道:“我这半年来,经常做梦。”

    “还是做那个梦?”陈扬说道:“吾王万岁,一统天下,千秋万载?”

    蓝紫衣说道:“这个梦也做。不过后来,我又做了新的梦!”

    陈扬和林冰顿时来了兴趣。陈扬问道:“什么梦?”

    蓝紫衣说道:“我梦见我是一头凤凰,准确的说,应该是冰凤凰。”

    “冰凤凰?”林冰忽然面色一变,说道:“难道是不死冰凰?难道你就是传说之的不死冰凰的转世?”

    陈扬和蓝紫衣顿时又都看向林冰。

    蓝紫衣眼闪过兴奋之色,道:“你知道不死冰凰?”

    陈扬也看着林冰。林冰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说道:“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我自小在神域长大,所以奇怪的人和事都听得多一些。”

    陈扬说道:“那师姐你就说说说你知道的东西。”

    林冰说道:“传闻之,在阴面世界里有十殿阎罗,地藏王,百万鬼卒!另外,阴面世界里还有一个伟大的神灵存在,这个神灵与地藏王并驾齐驱,她就是不死冰凰。不死冰凰乃是阴面世界的王者,就算是地藏王菩萨也要敬她几分!”

    “我要去的正是阴面世界里!”蓝紫衣说道:“我数次做梦,都梦见了一片冰山阻隔万里河山,而在冰山后面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需要去冰山后面才行。”

    陈扬说道:“所以这次,你要我来,是想我和你一起去阴面世界寻找冰山,然后带你去冰山后面,探访究竟对不对?”

    蓝紫衣点点头,她说道:“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也会让你冒许多不必要的危险。但是我除了找你帮忙,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袁道长更是说了,我既然转世,肯定是有危险才会转世。如今我能力没有恢复,而阴面世界里又是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就这么去了,肯定会没有好下场。我所能依仗的,也只有陈扬你的好运气了。我的直觉,也只有觉得跟着你去,才会有一丝安全感。”

    陈扬不由苦笑,他说道:“假若我不答应呢?我想我应该有拒绝的权力吧?”

    蓝紫衣却是说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对不对?”

    “当然要答应!”林冰却先说话了。她说道:“我们不正是也要去阴面世界吗?虽然蓝小姐会有些危险,但她若真是不死冰凰。她一旦恢复了力量,我们要为师父报仇也就容易多了。”

    林冰还真是毫无机心,一下子就把陈扬这边的底牌都暴露了。

    陈扬也是无奈了。本来还能多跟蓝紫衣谈些条件的。

    蓝紫衣眼闪过兴奋之色,她期盼的看着陈扬,她说道:“陈扬,咱们是互利互惠的,对不对?”

    陈扬摆摆手,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他顿了顿,道:“我和师姐要报仇,要去阴面世界,这是可以缓一缓,不急在一时的。而你是迫在眉睫的。我们陪你去,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主要也就是陪你去,你若说成是互惠互利,这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林冰却也不是傻子,她见陈扬这么一说,便也知道自己刚才说话的确是鲁莽了一些。

    她主要是心仇恨积压,所以一听到要去阴面世界就有些失控了。

    蓝紫衣也是聪明之人,她看向陈扬,说道:“看来你是想要和我达成一些协议才肯去阴面世界,对吗?”

    陈扬说道:“那是当然!咱们两人毕竟非亲非故,你让我陪你去干这么危险的事情,我索取一些报酬,这不过分对吧?”

    蓝紫衣点点头,说道:“的确不过分!那你说吧!”

    陈扬说道:“这样吧,若你真是不死冰凰,我答应你,全力助你恢复能力。但当你恢复能力,成为伟大的不死神灵之后,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三件事情!”

    “那三件事?”蓝紫衣问道。

    陈扬说道:“这三件事,我现在不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什么非分的要求,更不会要你为了答应我的事情而大动干戈,与地藏王菩萨决战。我所要求的事情,一定是你可以努力完成的。就一如我怎么去帮你完成你的事情一般,你看怎样?”

    蓝紫衣沉默一瞬后说道:“好,我答应你!”

    陈扬不由有些意外,说道:“这么爽快?”

    蓝紫衣说道:“我虽然现在还是个普通人,但是我看人一向不会有错,我相信你的人品!”

    陈扬便微微松了口气。他转向林冰说道:“师姐,你……”

    “我一定要去!”林冰的眼神满是坚决,这是绝对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的。

    陈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便说道:“那好吧!”

    林冰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陈扬看向蓝紫衣,说道:“什么时候动身?”

    蓝紫衣说道:“如果可能,我希望明晚就动身!”

    陈扬说道:“没问题!”

    蓝紫衣说道:“今天和明天,我需要开始将这边的一切事情安排好。因为我知道我这一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陈扬说道:“你尽管去忙吧!”

    蓝紫衣说道:“今晚两位要是不嫌弃,就住在这里吧?福伯会安排好你们的饮食起居!”

    陈扬说道:“当然没问题!”

    蓝紫衣之后就自己开车离开了,她是个绝对精明睿智的女强人。

    福伯则问陈扬和林冰,说道:“两位贵客远道而来,一定饿了吧?”

    陈扬点点头,说道:“那就有劳福伯给我们安排一些吃的了。”

    福伯说道:“好的!”

    随后,福伯就去让保姆做饭。陈扬和林冰依然坐在外面。

    这时候的夕阳,红彤彤的,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天边的云彩,就像是雪白的棉花糖一般,团团簇簇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阴面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林冰不由问道。她像是在问陈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陈扬沉声说道:“阴面世界,也是地狱之门。洛宁也是去了地狱之门,不知道这次进去,能不能碰到她。希望她一切安好!”

    林冰微微一怔,说道:“她去地狱之门做什么?”

    陈扬说道:“洛宁的身世可怜,她查到了她的父母是被梵无虞所杀。而当时,她又没有能力报仇,于是就想着去地狱之门,看能不能碰到一些机缘。”

    “梵无虞居然杀了洛宁的父母?为什么?”林冰震惊不已。

    陈扬说道:“那里有什么为什么。不过就是梵无虞看了洛宁的资质,但洛宁又不是孤儿。所以为了了断这种关联,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将洛宁的父母杀了。”

    “杀了她的父母,然后再收养她,让洛宁认他做师父?”林冰不由目眦欲裂,说道:“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的做法,这是违背了伦理纲常,应该天打雷劈!”

    这种做法,就像是杀了狗妈妈,把狗妈妈的狗肉骨头给其狗崽来吃。这真是要天打雷劈的!

    陈扬说道:“在梵无虞的心,那里有什么纲常,一切都是以他自身的利益来出发。”

    林冰说道:“这么说起来,我师父和左天宗还有梵无虞比起来,那是绝对的正人君子。我师父之前的徒弟一共就我和岳光晨还有三师弟三个人。我是最大的,我一直都记得师父到孤儿院将我领走的场景!”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