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都显得有些失态了,实在是人皇镜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了。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却是显得平静。宁天都好半晌后,才问陈扬,道:“陈扬,你知道这件法宝是什么吗?”

    陈扬并不奇怪,他说道:“此物乃是人皇镜!”

    宁天都说道:“你知道人皇镜有什么妙用吗?”陈扬说道:“可以制造假身,转换真身!”

    “还有呢?”宁天都问。

    陈扬不由奇怪,道:“还有别的用处吗?”宁天都不由一笑,说道:“傻小子,人皇镜乃是上古至宝,怎么可能就这个功用。这个法宝造化无穷,一旦发挥到了极致,可以运用出人皇精气,人皇精气可化作最厉害的剑气,杀敌于无形。另外,人皇镜可以真正的复制出一个人的身体,力量等等。不过只能坚持十秒,十秒之内,受人皇镜所控制!”

    “这么厉害?”陈扬不由吃了一惊。

    宁天都淡淡一笑,随后便将人皇镜递还给陈扬,说道:“你好好收着吧,现在你还不能用出其奥妙,但迟早有一日,你会用得着的。”

    陈扬却是不接,他说道:“师父,这东西有如此妙用,您为什么不收着,反而还要告诉我?难道您就一点都不心动吗?”

    宁天都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你以诚待为师,为师却来欺瞒于你?这种事情,为师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如果为师真的做得出来,那也不配做你的师父!”

    陈扬深深的向宁天都鞠了一躬,他说道:“这人皇镜,弟子已经送给师父您了,那就不会再收回。”他顿了顿,说道:“如今神帝前辈已经离开,整个神域再也没有了神帝前辈的威压震慑。那么其余的师尊包括陈亦寒这些人一定会有所动作。师父您性子耿直,弟子又不能一直在身边陪伴于您。情势凶险,您若有了这人皇镜,便就多了几分把握。就算不胜券在握,也可立于不败之地!”

    宁天都也深深的看了陈扬一眼,他说道:“为师掌管禹王鼎,的确会让几位师尊惦记。你这人皇镜送给为师,为师也的确算是多了几分把握。”

    陈扬说道:“所以您非收不可!”

    宁天都一笑,说道:“那好吧,这样的至宝,为师也的确拒绝不了。”

    陈扬便也一笑。

    宁天都道:“你坐下吧。”

    陈扬说道:“是,师父!”宁天都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扬说道:“没有具体的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最主要的是,我想尽快将修为提升起来。”

    宁天都说道:“可惜你的修为现在不是依靠丹药所能够提升,不然师尊这一离开,为师掌管禹王鼎,便可以给你提供许多便利!”

    陈扬沉吟一瞬,他说道:“师父,我突然觉得,丹药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宁天都说道:“哦,怎么这么说?”

    陈扬说道:“弟子总觉得,丹药所能带来的营养太有限了。越是朝后面修炼,丹药所需要的量太大了。而丹药的炼制又太难了。可神帝前辈却能依靠一颗能量晶石为您们提供三十年的营养。这太不可思议了。”

    宁天都微微一怔,他接着说道:“能量晶石的确非常神奇,可我们谁也不知道去哪儿找。眼下还是只能依靠丹药!”

    陈扬说道:“您说的也没错!”

    两人闲聊一会后,陈扬起身告辞。

    宁天都便说道:“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别忘了神域之内,还有为师为你撑腰!”

    陈扬的心底顿时涌起一阵暖流。

    宁天都这位师父,的确表现出了足够的人格魅力。陈扬也从心里尊敬宁天都!

    晚上,陈扬回到了晴天公寓。

    他在卧室里入睡。那床上似乎还有灵儿残留的气味,陈扬睡在床上才感到有一丝丝的踏实。

    这个时候,陈扬对力量格外的渴望。他希望他自己有通天之力,可以将灵儿治愈。

    可惜,这通天之力不会突然从天而降,必须是依靠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

    “我应该去做什么呢?”陈扬躺在床上,开始想着应该怎么努力。

    有再多的手下,再多的死忠又有什么用?争霸天下吗?

    可那有什么意义?

    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实力,救灵儿啊!

    陈扬心里便打定了主意,明天回博尔州,然后开始汲取血液,不断的提升战斗力。

    先不考虑道果的事情,至少也要让修为到达长生境九重。如此之后,才是考虑凝结道果的问题!

    很快,陈扬就睡着了。

    梦里,他梦见灵儿回到了身边,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而清冷。

    陈扬狂喜的抱着她,亲吻着她,那吻是那般的甜蜜。

    就在最甜蜜的时候,陈扬猛然惊醒过来。

    陈扬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四周一片黑暗,却是只有他自己孤单影只。

    顿时,一阵悲凉从心头涌起。

    陈扬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第二天早上,陈扬继续跟着去朝拜神帝。

    鉴于神帝已经离开,宁天都没有再提让陈扬当师尊的请求。因为神帝也不可能给答复了。眼下形势复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众位师尊先进去朝拜!

    虽然神帝不在了,但这个消息众人都不会泄露,因为这是大家共同的利益。

    陈扬与林冰还有岳光晨站在一起等待。

    岳光晨忽然向陈扬说道:“对了,小师弟,我听师姐说了一件事情。”

    陈扬看了岳光晨一眼,随后尊敬无比的道:“哦,师兄听说了什么?”

    岳光晨说道:“师姐说你有一面神奇的镜子,无比的厉害和奥妙。不知道是否能给师兄我观瞻一番!”

    陈扬不由看了林冰一眼。林冰微微歉意,她说道:“二师兄不是外人,我一时嘴快说了出来。”

    “师姐你不是嘴快之人!”陈扬淡淡一笑。

    岳光晨脸色便古怪起来,他便说道:“看来小师弟是不愿意了,那就当师兄我没说过!”

    “不是我不愿意!”陈扬说道:“我已经将那面镜子送给师父了。师兄想要观瞻,可以去找找师父!”他不愿意在公众面前说出人皇镜三个字,所以刻意说是那面镜子。

    人皇镜若是被有心人听到,怕是会带来许多麻烦!

    林冰也是一惊,说道:“你送给师父了?你真舍得?”

    陈扬漫不在意的说道:“那镜子再宝贵,但我不会用,那么对我来说都是无用之物。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林冰不由笑骂道:“臭小子,你真洒脱!”

    陈扬也一笑。

    朝拜完毕之后,陈扬回到了晴天公寓。他准备收拾一下东西,然后跟宁天都辞行,接着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林冰过来了。

    林冰直接到了陈扬的卧室,她进来的时候看见陈扬正在床上找寻属于灵儿的发丝。

    这个动作让林冰看的呆了一呆,不知道怎么的,她的眼眶就红了。

    陈扬将发丝用香囊装好,他回身看向林冰,微微一笑,说道:“师姐,你怎么无缘无故就哭鼻子了。以前你可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啊!”

    林冰背过了身,她擦拭了下眼角,回过身来说道:“以前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长情的人。”

    陈扬将香囊收好,他说道:“灵儿这一去,到底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回来,我不知道。我只想找些东西,至少也能留些念想。”

    林冰沉默一瞬,说道:“灵儿一定会没事的。她是天命者,你也是天命者,我相信她不会有事的。”

    陈扬一笑,说道:“借你吉言!”

    林冰扫了一眼,看出陈扬在收拾东西,便道:“你打算离开神域吗?”

    陈扬说道:“没错,回博尔州!”

    林冰说道:“我送你!”

    陈扬点头,说道:“好!”

    随后,陈扬便去跟宁天都告别。之后,林冰开车载陈扬去国际机场。

    车上,陈扬说道:“如今神域内的局势会特别的复杂,陈亦寒还有梵无虞,左天宗他们都不会安什么好心。师姐你在师父身边要多长个心眼,如果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你记得电话问我。”

    林冰点头,说道:“你最是机灵,如果你也在神域之内,我们才不怕他们那些人。”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确实不能待在里面。”

    林冰说道:“我明白,所以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陈扬说道:“对了,你为什么会突然跟二师兄说人皇镜的事情。我知道你嘴巴很严,不会说漏嘴的。”

    林冰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光晨对你很感兴趣,他也知道你在博尔州那边的事情。他自己主动提了人皇镜的事情,说对人皇镜很感兴趣,又问是不是在你身上。我也不好撒谎,所以就只能说是了。”

    陈扬说道:“这倒奇怪了。我在博尔州那边虽然闹了些名堂出来,但是那也仅仅只限于博尔州。而光晨师兄居然对我这般了解,太奇怪了。”

    “也没什么奇怪的。”林冰说道:“光晨是跟着我一块长大的,他人很忠厚。你也不要多想,指不定他是从什么渠道无意知道的。”

    陈扬对岳光晨不熟悉,他说道:“之前还对他没什么感觉,现在这样一来,我觉得他有些不太安全。不过,也仅仅是我的感觉而已。”

    “你想多了。”林冰说道。

    陈扬便道:“但愿吧!”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