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寒不禁惭愧,他似乎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请大家品陈天涯说道:“那倒没有!这里面的一元是指其所包含的天地万象。”

    陈亦寒恍然大悟。

    陈天涯说道:“神帝走了,你在神域之内不必有太多的羁绊。尽量将神域的势力完全掌控在手,尤其是禹王鼎!”

    陈亦寒说道:“父亲,如今神帝为他们几位师尊提升了修为。要不您在走之前,直接将几位师尊除去,然后孩儿前来掌管禹王鼎!”

    陈天涯说道:“你这想法太天真了。为父若真公然这么做,那是要犯众怒的。而且,神域里还有一些隐藏的实力,以及在外进修的众弟子以及你所不知道的长老。为父将几位师尊杀了,然后一走了之。日后,他们只怕会全部合力来对付你!”他顿了顿,说道:“再则,这里已经不是为父的战场,而是属于你的战场。为父过多插手,对你的发展也是不利。神帝知道对神域放手,而为父也是时候对你放手了。”

    陈亦寒说道:“孩儿受教了!”

    陈天涯说道:“好了,为父要走了,你好自为之。”

    陈亦寒说道:“父亲,孩儿舍不得您!”

    他语带了哽咽。

    陈亦寒虽然心眼坏,但是对父亲却是真正的一片赤诚之心。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让为父失望,知道吗?”

    陈亦寒重重点头,说道:“孩儿绝不让您失望!”

    陈天涯一笑,随后便欲转身离去。

    “父亲!”陈亦寒突然说道:“孩儿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

    “你问!”陈天涯看向陈亦寒。

    陈亦寒说道:“我可以杀了陈扬吗?他是您的魔劫,孩儿不能容他!”

    陈天涯说道:“你不可以杀他,而且也杀不了他。你每一次杀他不成功,便会让你的气运损一分。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当你三次杀不了他的时候,那么气运就会转换,很可能他就会杀了你!”

    陈亦寒说道:“难道孩儿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成长起来,成为您的威胁?”

    陈天涯说道:“你不要再主动去找陈扬的麻烦了,他如何成长,成长到有多厉害,这都不可怕,知道吗?可怕的是你心里在畏惧他,害怕他,这就是真正的可怕之处!不过是一次魔劫,为父从未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孩儿懂了!”陈亦寒说道。

    陈天涯点点头,随后转身去了。他来的诡秘,去的飞快,来去不留一点踪迹,当真是真正的神仙人物。

    陈扬不敢在晴天公寓多做停留,却是怕睹物思人。他走出了晴天公寓,天气却很是晴朗。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

    陈扬无意走到了一处白色房子的地方,这儿是后勤休息处。

    陈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很快,他又听到了一片欢声笑语。

    陈扬被这笑声所感染,他不自禁的走了过去。那笑声是来自于白色院墙的后面。陈扬走了过去,他在大门前看见了几名女子在那儿坐着聊天,并且悠闲的吃着开心果一类的小吃,旁边还有红酒等等!

    这真是一个很惬意的午后,至少对于她们这些女孩子来说。

    陈扬马上也就看出来了,这些女孩子们是神域内的服务人员,她们大多是洛杉矶的本土市民。

    在神域工作,是一件很体面,薪资也很高,福利很好的工作。

    她们在这里无疑是很快乐的。

    众女孩也就看见了陈扬,看见的那一瞬,都是愣了一下。

    不过大家都不太认识陈扬,但是她们也知道,既然能出现在神域里,又不是服务人员,那么就一定是神域的成员了。

    神域的成员对于她们来说,那就是属于编制内的正式员工,任何一个都是让人羡慕,都是****哒的存在。

    她们对于神域来说,不过是临时工罢了!

    她们见到陈扬,就有些不敢太放肆了。

    不过这时候,陈扬终于见到了一位老熟人。丽丝一头金发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她看见陈扬,不由一笑,说道:“陈扬,你怎么来我们这里了?是找我吗?”

    这也真不怪丽丝自作多情,陈扬到这里,似乎只有找她的嫌疑啊!

    陈扬是个灵慧的人,他微微一笑,说道:“对,就是找你。”他一笑,说道:“好久没见你了,所以回来后,想跟你聊聊天。”

    丽丝一笑,说道:“好,你等我一下,我们找个地方聊天!”

    陈扬说道:“好!”

    丽丝随后就进去换衣服了。

    那些服务人员将陈扬请了进来,请他入座。陈扬很是客气的说谢谢!

    大约十分钟后,丽丝穿着红色的休闲衬衫出来,她戴了红色的墨镜,头发扎起,下身穿着牛仔裤。这样子显得非常的美丽而时尚。

    她是绝对的美人,是要令正常男人为之癫狂的。

    陈扬便也就起身,丽丝一走近,陈扬就闻到了她身上有种香水味儿,茉莉香味,很是好闻。

    随后,丽丝很自然挽了陈扬的手臂,两人一起出了门。

    这个动作,十分的体验西两边的化差异。

    丽丝挽陈扬的手臂,是一个礼仪。对于她来说,就是礼仪!

    而在华夏这边,就是一种男女互相表示好感的信号了。一般女的主动挽男的手臂,即使不是男女朋友,那也离这一步不远了。

    陈扬深知丽丝的礼仪,所以他不会有什么误会。

    两人驱车出了神域。

    陈扬这时候也不排斥身边有个人陪他,他害怕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

    之后,陈扬将车停在了美丽的香山观赏台处。这里今天没什么人来,就陈扬一辆车!

    “你有心事?”丽丝问。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丽丝也一笑,说道:“非常明显,只差没哭了。”

    陈扬哈哈一笑,道:“你太夸张了。”

    丽丝道:“那你跟我说说吧,看我能不能够开导开导你。”

    陈扬沉默下去,他随后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丽丝说道:“那好吧,那我陪你看风景。”

    陈扬说道:“谢谢!”

    丽丝说道:“这没什么好谢的,咱们是朋友呀!”“朋友?”陈扬细细的回味这两个字。

    “他们都告诉我,她没事,我也不敢想象她有事,我也愿意相信她没事。”陈扬忽然说道:“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可我更不敢去求证,当然,其实也没办法求证了。我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陈扬说的很迷糊,但是聪慧的丽丝还是听懂了。她说道:“放不下,又拿不起,所以你才会感到痛苦!”她顿了顿,说道:“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就去勇敢面对。因为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知道真相,总好比自欺欺人要好!”

    陈扬多看了一眼丽丝,随后,他忽然说道:“你说的对,我一定要清楚,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随后,陈扬启动了车子。

    陈扬很快就回到了神域里,他与丽丝告别,直奔天都殿。

    陈扬来到了天都殿,又直接见到了宁天都。

    “师父,不敢真相到底是什么,我都想要知道。我请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不要有丝毫的隐瞒!”陈扬向宁天都恳求道。

    宁天都看向陈扬,他看得出,陈扬一直在被折磨。

    看来还是自己想错了。宁天都知道若一直不说,他只怕永远无法超脱。

    “好吧!”宁天都说道:“既然这是你要求的,那么为师就如实的告诉你!灵儿师妹的情况并没有为师说的那么乐观,但是师尊已经保住了她的命。虽然机会渺茫,但师尊说也有机会复活灵儿。最不济,灵儿也就是一直沉睡,但并不会死!”

    陈扬真正的长松了一口气。他突然问道:“师父,我明白了。就算神帝前辈无法复活灵儿,我也要穷奇毕生之力复活灵儿。”

    “多谢师父!”陈扬随后说道。

    宁天都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扬,他心是震惊的。

    也许,灵儿会成为陈扬的动力,然后让陈扬成就无上之大道呢。

    自从四帝一出,便成了世间之巅峰!

    这世间再没有可以与四帝媲美的人物。

    师尊说过会有后起之秀!宁天都看着陈扬,他觉得陈扬就是那个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同时,宁天都也觉得世事奇妙,当初陈凌师兄让自己收陈扬为徒,那是给陈凌师兄一个人情。如今看来,却是陈凌师兄给自己的一份大礼。

    将来陈扬若是功成名就,修为超凡入圣。自己这个师父的名也必将载入史册!

    宁天都一时之间却是思绪万千。

    陈扬突然又说道:“师父,徒儿有一物要送给您,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宁天都微微一怔,说道:“哦,什么东西?”他顿时就来了兴趣。

    陈扬当下就将人皇镜拿了出来,说道:“此乃人皇镜!”他说完之后就呈到了宁天都的面前。

    宁天都接过人皇镜,他端详一瞬后,立刻失色,说道:“居然是如此巨宝……!”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