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灵无孔不入!

    陆月华立刻施展出大冰冻术试图将这些黑色幽灵冻住。但是下一秒,陆月华就接近绝望了。因为大冰冻术完全无法冻住黑色幽灵,那些黑色幽灵就像是超强的腐蚀液,直接将寒冰瓦解透了。

    要是用这玩意儿来破冰,那还真是了不得!

    陆月华便也就可以想象,一旦被黑色幽灵缠身,她和陈扬的下场该有多么的凄惨。此时,她与陈扬背对背。她的内心深处感受到了绝望,面对这样的黑色幽灵,她完全已经是一筹莫展!

    陈扬脸色凝重,他突然之间将普渡剑收回在手。

    瞬间,所有的剑光消失。

    那些黑色幽灵立刻就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疯狂咬噬过来。

    在盘皇的眼里,他已经只能看见黑色幽灵的浪潮,却已经看不见陈扬和陆月华了。

    盘皇的脸色淡漠到了极点,杀死一个陈扬,就像是杀死一只蚂蚁一样。这并不能让他的心中起一丝丝的涟漪!

    而在那一瞬,陈扬却是借助普渡剑施展出了佛法普渡!

    刹那之间,普渡剑里面的浩瀚佛法之气蔓延出来。这股佛法排山倒海,澎湃壮观!

    佛光照耀住了黑色幽灵,所有的黑色幽灵都定住了,不再朝前一丝一毫!

    陈扬这是走了一步险棋,他认为黑色幽灵这种东西乃是至阴之物。而普渡剑里的浩瀚佛光便是最光明祥和的气息。

    陈扬将普渡剑的浩瀚佛法催运出来,并且,他的混沌之气也与佛法融合,并且将周遭的各种元素之力融入到了浩瀚佛光里面。

    如此一来,佛光就更加强烈了。

    光依靠普渡剑里的佛光,那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说,这招佛法普渡的施展,也需要施法者自身的超强修为。

    陈扬在与佛法之光融合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佛法之光的那种祥和,这种祥和是可令人心头平静的。

    就像是身处在了庄严庙宇之中,听万千和尚齐齐念经。

    此时,佛光将黑色幽灵完全阻挡住了。陈扬继续催运法力,让佛光更加强盛。

    渐渐的,那些黑色幽灵开始融化,开始烟消云散。

    盘皇身穿玄天火云神铠,他见了这情状,冷漠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丝怒意。随后,盘皇再次从幽冥黄泉图里召唤出了一头黑暗骨龙!

    轰隆一声,咆哮声起。

    接着,庞然巨物黑暗骨龙钻了出来。这骨龙实在是庞大,浑身都是雪白的骨刺,这是完全的亡灵术法了。

    骨龙宽有火车头那般大小,长有三十来米。

    它就这般咆哮着钻了出来,接着又朝陈扬这边飞了过来。

    骨龙飞过之处,尾骨乱甩,地面但凡被扫中的地方,无不尘土飞扬。

    并且,骨龙带起了一股强猛无匹的劲风。

    “嗷呜!”骨龙盘旋到了陈扬和陆月华的上空,它也被佛光所震慑,不过这畜牲戾气极重,咆哮三声之后,接着就身子一摆,巨尾狠狠扫来。

    这是横扫千军啊!

    骨龙的骨头,那是坚硬的龙骨!

    这一扫之力,并不是魔法元素的力量。但其物理力量已经恐怖的达到了三十万斤!

    这是人力所不敢想象的。

    陈扬全部力量都在运转佛法普渡,这佛光可以感染元素之力。但对物理力量却是莫可奈何!

    所以说,这世间许多东西都是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的。

    便在这时,陆月华瞬间施展出了大冰冻术!她在空中凝聚出超强的寒冰防护罩!

    “咔嚓!”就只一下,所有的寒冰防护罩便被击成粉碎。与此同时,巨尾已经毫不留情,全方位的朝着陈扬和陆月华扫了过来。

    劲风爆裂!

    陈扬眼神寒了下去,我靠!这盘皇才简简单单用了两招,自己身具普渡剑,却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吗?

    这让他觉得很是沮丧和愤怒。

    危机之中,陈扬从储物戒指里蓦然祭出了那口之前所拿的宝剑!

    那宝剑被陈扬用混沌之气沟通过,陈扬知道那宝剑虽然不是上品法器,但也算不错的中品法器了。名字叫做雷霆剑!

    “骂了隔壁的!”陈扬也算是豁出去了。

    他利用雷霆剑,瞬间又施展出了造化剑诀!

    这时候,可以说陈扬已经展现出了他强大的法力与操控力!居然能够同时施展佛法普渡和造化剑诀这两种强大无匹的术法来。

    严格来说,无论是造化剑诀还是佛法普渡。其施展的难度都是相当巨大的!能够将其中一招施展出来,那都是天才级别。陈扬这时候同时施展出来,这可就让盘皇都感到了吃惊和讶异。

    那雷霆剑一出,顿时剑光漫天!千道剑光螺旋式疯狂卷出,带着逆天无匹的杀意朝那骨龙的巨尾斩去!

    噼里啪啦!

    剑光石火,绚烂无比!

    但最终,那坚硬的尾骨也经受不住这般疯狂璀璨的剑光袭击啊!

    更何况,龙骨虽然厉害坚硬,但好歹雷霆剑也不是凡品!

    只一刹那,骨龙的尾部已经被斩成了粉碎,那些碎裂的骨头扫射向陆月华和陈扬。陆月华施展大冰冻术,直接将其挡了出去。

    而雷霆剑在这一瞬,也彻底报废。

    只因龙骨太硬,加上造化剑诀所需要的能量太强,雷霆剑的剑身根本承受不住!

    与此同时,陈扬的佛法普渡将所有的黑色幽灵全部解决掉了。

    陈扬与陆月华便也得到了短暂的平静。陆月华长松一口气,她也不由佩服陈扬的处变不惊,还有惊人的头脑与手段!

    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至少她在这种情况下,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一招手,将普渡剑收在了手中。随后,他正式面向盘皇!

    盘皇眼中闪过赞赏之色,他也看向陈扬,淡淡一笑,说道:“不错,你的确让我意外了。难怪那教神雅琳娜拿你也没有办法。”

    陈扬沉声说道:“你处心积虑的复活,如今又盘踞整个天陵坟墓,你到底想做什么?”

    盘皇说道:“不管我想做什么,你都无法看到。因为不管你有再多的诡计和手段,但今天你都必须要死在这里。你的尸体永沉深海,没有人会知道,你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扬说道:“我与你好歹也有些恩惠,你却非要置我于死地,这倒是怪了。”

    盘皇说道:“空间规则,星辰变化,大道千年,那一样不是浩瀚如海?你的人在这些东西下面,渺小如尘埃。更何况这点点滴滴的恩惠,更是不值一提!本来,我并没打算杀你,可你们却不知死活想要动这太宇权杖,那真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了。”

    陈扬说道:“为何太宇权杖动不得?”

    盘皇多看了陈扬一眼,随后他笑了笑,说道:“莫非你还想拖延时间?你以为还会有奇迹发生不成?”

    陈扬淡淡说道:“你也是一代皇者,怎地如此胆小多疑?你明知道这里不可能发生奇迹,那还担心什么?我只不过想要死得明白一点。”

    盘皇说道:“你这个人,我多少了解一些。诡计多端,不可不防!”他顿了顿,说道:“不过,你有一点没有说错,本皇又有什么好怕的?本皇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在本皇面前超脱?”

    陈扬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太宇权杖为何动不得?如果你真在意太宇权杖,为什么之前不直接拿走太宇权杖,然后离开?”

    盘皇说道:“第一,本皇需要太宇权杖来主持魔法阵!第二,太宇权杖里还有帝释天那个老匹夫留下的精神印记,那老匹夫与本皇之间仇恨甚深,所以他对本皇也颇多防备。本皇无法在短时间里夺走太宇权杖。第三,之所以要太宇权杖来主持魔法阵,是因为天辰神宵雷术,将这所有的神灵白骨,宝器吞噬。如此之后,本皇的功力就可以完全恢复,甚至要比以前更加厉害。”

    陈扬和陆月华不禁恍然大悟。

    “原来你的修为并没有恢复!”陈扬说道。

    盘皇道:“哼,若是恢复了,本皇一个指头便可了结了你。又岂会如此麻烦!”

    陈扬说道:“好,我还有最后一个好奇的问题。”

    盘皇道:“也罢,本皇便让你死个明白。你问吧!”

    陈扬说道:“你之前忌惮,害怕的那个中年男子是什么人?”

    盘皇脸色顿时有些难看,随后,他说道:“他就是魔皇帝释天,只不过,他早已经死了。区区黑暗法相所显化的能量,又岂能威胁到本皇!”

    陈扬便算是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随后,他也就陷入了沉默。

    “看来你已经没有问题了。”盘皇说道:“你是要本皇亲自动手,还是自我了结?”

    陈扬突然一笑,说道:“我一样都不想选,而且今天,我还要带走太宇权杖!”

    盘皇不由狂笑起来,说道:“好一个狂妄无知的小辈!”

    “雅琳娜,你再不出来,那你可就要少一两个帮手了。”便在这时,陈扬忽然大喝一声。

    他话一落音,从外面瞬间飞进来一道流光。

    这道流光在陈扬面前化作原形,却不是那凝眸又是谁?

    凝眸便是雅琳娜的一尊元神!

    盘皇微微一怔 ,他随后恍然大悟,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说道:“原来你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等这 个女人前来?”

    陆月华不由惊奇的看向陈扬,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让人目不暇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