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猜不透陆月华的心思,不过他也并不会因此而烦恼。他现在麻烦已经够多了,早已是虱子多了不痒的地步。

    随后,陈扬和陆月华便一路朝前飞。具体要去往那里,陈扬并没有一个概念。

    反正就是先远离月影宫就好。

    陈扬和陆月华在一起,那五彩莲华镜便将陆月华的行踪也隐藏了起来。

    陆月华也是知道 ,之前陈扬到月影宫待过,所以待在月影宫并不安全。因此,她才会选择让陈扬离开之后,然后再追了过来。

    一路西行。

    陈扬混沌之气充沛无比,并没有任何的疲态。陆月华看在眼里,便也知道陈扬的修为实在是深厚无比。

    陈扬这时候也来了兴致,他觉得一路而去有美相伴,那还是一件人生美事的。陈扬向陆月华问道:“对了,之前玄月她们追那贼人是怎么回事?”

    陆月华闻言,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愤慨。她说道:“那贼人叫做吴俊逸,我们月影宫有一件事情需要他帮忙。没想到他却趁我练功闭关到关键处,偷了我们的镇宫之宝而去。这贼人实在是可恶,这次若不是有陈公子你的帮忙,咱们月影宫便是要吃了大亏,更要被道上的人耻笑不已!”

    陈扬微微一怔,他心思灵敏得很,说道:“你要我帮的忙,莫不就是本来准备找吴俊逸帮忙的吧?”

    陆月华微微一怔,她却是没有否认。

    陈扬便是更加狐疑了。不过他没有多问,反正三天之后,自己就会知晓。

    一路西行大约三百里后,前方出现一个未被开发的荒芜海岛。陈扬说道:“这死海之中海岛万千,想必那教神和天陵老祖也难以查询过来。咱们就到前面去休息休息吧?”

    陆月华反正是没什么意见,她说道:“你觉得好就行!”

    这话说的,倒有些夫唱妇随的感觉。这让陈扬心里很爽。

    随后,两人便降落在了那海岛之上。这海岛上周遭都是树林,海滩上也是一片荒芜。

    久无人迹的感觉。

    陈扬看见了树林不由狂喜,他向陆月华说道:“这树林之中乃是最好的藏身之处,我就不信天陵老祖他们会亲自去搜。他们若是用神灵照见虚空来搜索,那就注定什么都搜索不到。”

    陆月华说道:“你觉得好就行!”

    陈扬呵呵一笑。

    随后,两人便在树林中央降落。

    反正那是绝对连个脚印都不留给敌人的。

    在树林茂密的地方落下,这时候天色已经临近傍晚。

    那天边的彩霞与夕阳跟海面掩映在一起,海天一色,美丽而壮观,绚烂而多彩。

    “靠,忘了一件事情!”陈扬落地后,他看了眼地面满是腐烂的落叶,觉得这里简直没有合适的容身之所。他说道:“我的储物戒指被教神雅琳娜给搜走了,现在想要好好安置一下都难。”他马上又看向陆月华,说道:“宫主,你应该有吧?”

    “废话!”陆月华很自然而然的说道:“想在树上睡,有树上的。想在地上睡,有地上的。”

    陈扬突然又想到了一点,他和陆月华要一起隐藏踪迹,那就得睡在一个帐篷里。不然得花,五彩莲华镜也照顾不到两人。

    这让陈扬觉得很是兴奋啊!

    所以他脑袋又很快的转了起来,说道:“那就在树上搭个小屋吧。”

    树上的空间肯定更小,最好是能和陆月华睡一张床。这就是陈扬的心思。

    不管再什么样的情况下,男人始终都是男人。看见了这风华绝代的陆月华,那还是会有些无法自持啊!

    陆月华说道:“可以!”

    随后,陆月华便从储物戒指里找出了竹床。那竹床在树杈之间铺好,自然,这一定要找一棵大树。

    另外,又在外面布下了帐篷,不让蚊虫侵扰。

    接着,陆月华和陈扬在足够宽敞的竹床上又铺了床铺,还放了一张小桌子。

    这样一摆设,这里马上就成了一个小房间。而且还蛮温馨,让人看一眼就很有睡觉的**。

    陆月华随后又拿了许多食物出来,而且还有美酒。

    并且,陆月华还有小火锅和小火炉。两人接着就煮起火锅吃了起来。

    那酒是好酒。

    陈扬觉得自己很久没这样舒服的吃饭喝酒了,他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辣牛肉。

    “干杯,宫主!”陈扬大呼一声痛快后,跟陆月华碰杯道。

    陆月华一口也就喝了,她甚是好爽。

    两人喝了酒,酒意上来,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陈扬,你怎么会同时得罪了天陵老祖还有教神雅琳娜?”陆月华直呼其名的问道。

    陈扬也就不避讳了,他并不担心陆月华会是敌人。因为,陆月华若是天陵老祖那边的人,她不必弄小手段的,直接暗中通知天陵老祖就可以了。

    更是不用送陈扬五彩莲华镜。

    再则,若是没有五彩莲华镜,自己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那也逃不开天陵老祖的法眼啊!

    陈扬当下就说道:“说来话长……”

    “话再长,一句一句总能说完。”陆月华说道。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其实压根就不是这个迷失大陆的人。”

    陆月华不由讶异。

    “你听我从头说起哈!”陈扬喝了酒,兴致也来了。他就从自己在主世界里被敌人追杀,然后和伙伴们不得已逃进了迷失大陆开始。

    陆月华看了陈扬一眼,说道:“你好像敌人特别的多啊……”

    陈扬顿时……尼玛的,她说的好有道理,陈扬居然无言以对啊!

    自己这一年多来,简直就是仇人敌人遍布天下啊!

    从东到西,从主世界到迷失大陆。

    走到哪里,就能在哪里树一些强敌。

    我去,这让陈扬瞬间都要怀疑自己的人品到底是不是有问题了。

    “你继续说啊!”陆月华催促道。

    陈扬也就不多想了,他又不是玻璃心。反正他做事向来讲究一个问心无愧!

    至于别人要讨厌自己,憎恨自己,那就由他们去。他是一个活的比较自我和潇洒的人。

    实际上,陈扬心里更明白,他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敌人和麻烦,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天命者啊!

    陈扬就讲了他到了主世界,在万径人踪灭的雪域里艰难行走。最后又为多伦斯所救,接着就和缪斯长老等人相遇。最后在关键时刻,选择为了情义,救了多伦斯。

    接着,陈扬讲了跟教神结仇。几次用计骗过教神,导致教神雷霆暴怒。

    陆月华在听到陈扬说他戏耍教神时,她的美眸立刻亮了。她便也就知道眼前的陈扬实在是个聪明绝顶的奇男子。

    陈扬一直讲到了今时今日,包括与龙神的一切都是说了。

    陆月华听的惊奇连连,她说道:“你在迷失大陆的经历还真是惊险无比,听着都像是一部传奇的故事呢。”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好吧,哥走到那里都是传奇。”

    他跟陆月华聊开了,那也就不会再文绉绉的说话了。

    陆月华莞尔一笑。

    故事说完之后,两人也吃的差不多了。

    陆月华将桌子上的饭菜收拾干净,并将桌子擦拭干净。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明月的清辉洒照下来。

    这样的夜色是那样的美丽。

    陆月华向陈扬说道:“你自便吧,我要休息了。”她说完就直接盘膝而坐,闭眼凝神休息起来了。

    所以这个床,这么睡觉,那还真是挺宽敞的。

    尽管陈扬心里是很想和陆月华发生点什么,而且同处一室,她身上的那股子幽香格外的勾人。但陈扬也知道,这个想法太荒唐了。

    陆月华乃是一宫之主,自己不该有妄念的。

    所以,他马上也就开始修炼起来。

    毕竟还是要以正事为重。

    陈扬先行将裂神偶拿了出来。裂神偶在陈扬手上就是一个小木人,陈扬心念一动,小木人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随后,小木人跳出了陈扬的手心,在那床上站定,接着就身子变大,很快就成了一个正常人那般大小。

    陆月华本来已经打算休息,见了这阵仗,立刻睁开了眼睛。她惊奇的看向裂神偶,问道:“这是什么?”

    陈扬一笑,说道:“它叫做裂神偶,是我被教神关在云天宫之后,我在她的法宝堆里找到的。现在我已经将它变成了我的身外化身,也就是一尊元神。”

    “元神都是没有肉身的。”陆月华啧啧称奇,说道:“但这裂神偶的肉身看起来却是一尊完美无瑕的身体。若是运用得当,你这元神可就不得了了。”

    陈扬笑笑,随后说道:“你休息吧,我要跟它沟通一下,顺便教它如何修炼。”

    陆月华点头,说道:“好!”

    随后,陆月华闭上了眼睛。

    陈扬便对裂神偶说道:“坐下吧!”

    那裂神偶也就在陈扬对面盘膝而坐。陈扬闭眼,他的混沌之气马上跟裂神偶脑域里的混沌之气连成一体!

    陈扬立刻发现了一件惊奇无比的事情。那就是,在裂神偶的脑域里居然已经形成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光脑。

    那光脑里的混沌之气比自己之前贯注给它的多了两倍不止!

    也就是说,这裂神偶已经会自己修炼混沌之气了。而且,它的资质变的跟自己一样,都是运用混沌之气,能操控六系元素之力。

    陈扬在这一瞬,心头一惊,他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会不会有一天,裂神偶会成长到自己无法控制它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