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离开了月影宫,他这下在海面上驰骋,心里就安心了许多。在这迷失大陆里,陈扬的心境和在主世界时有很大的不同。主世界里,他没有这样的优势,所以他的努力格外的吃力和辛苦。有时候,无论他怎么去拼命,去努力。但是与陈亦寒,陈天涯他们之间的距离仍然是巨大的鸿沟。

    这是最让人无奈的地方。

    一个人,年少之时,毕业离开了家乡,到了北上广这样的地方打工。吃尽苦楚,尝尽人间辛酸。每天挤公交来去要四个小时,晚上睡在廉租房里,吃着便宜的饭菜。而每个月的工资仅仅只能过生活。

    这样的日子苦不苦?当然苦!

    但我们不怕这样的苦日子。我们怕的是,不管我们怎么努力,但最后都买不起这里的房子。我们怕的是,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我们最后还是要灰溜溜的,一事无成的回到家乡。我们怕的是,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吃多少苦,却都不如那些生下来就有好条件的人。他们生下来就条件优越,生下来就不需要去担心未来,就可以有香车美人。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也是世间的不公平!

    我们其实最怕的就是,看不到希望和没有希望。

    陈扬有时候会喜欢在迷失大陆里,因为在这里,他有天然的优势。他就像是拿着好项目的玛云,他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成为这个迷失大陆的超级强者!

    “我得先找个地方休息,然后好好梳理一下自己得混沌真气。然后对裂神偶也要进行一系列的训练!”陈扬一边漫无目的的飞行,一边心里开始盘算。

    “另外,我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本命法宝。在这迷失大陆里,法宝实在是太重要了。教神之所以所向披靡,就是因为她有无穷无尽的法宝。”陈扬暗忖:“但是,要找到和天陵老祖以及教神媲美的法宝,实在是太难了。除非……”

    陈扬这时候想到了传说之中的天陵坟墓!

    传说之中,这天陵坟墓就在死海之中。而天陵坟墓是埋葬了无数的大神通者,那里面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逆天法宝,只要我找到了这个地方,便可以对抗教神。

    “但是……”陈扬叹了口气,也知道这无疑是痴人说梦了。在这天陵区域内,谁不想找到天陵坟墓啊。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都没人找到。自己想要短时间找到,怎么可能?

    不过也说不准啊!

    陈扬想,尼玛自己是天命者啊!天命者不就是与众不同么?

    他眼下也就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偏就在这时,后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人声音。“陈公子!”

    陈扬一听这声音,整个人都酥了。尼玛,他就是对这种传统女人的叫法没有抵抗力啊,很容易让人觉得三妻四妾的好时代来了有没有?

    陈扬知道能喊出陈公子这三字来,肯定是月影宫的人。不过这个声音并不是玄月四女。当下,他转身便看见了百米外,一道白影迅速前来。转眼之间就已到了近前。

    陈扬便也就看清了来者。

    这女人一身白色宫装,雍容华贵,看起来三十来岁。

    倒不是说她显老,而是她这样的气质,实在无法让人跟小姑娘联系起来。而且,这女人的姿色是非常美丽而惊艳的。陈扬一眼看后,便从心里生出一种爱慕之情来。但这种爱慕之情又仅仅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女人与教神的气质不同。教神是美丽中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权威,那是无法亲近的。

    但这个女人又有不同,她比较像是那种贵族夫人的气质 。

    这样的女人,有着美丽的外表,成熟的内心,动人的身材。却正是少年人,中年人梦寐以求的那种梦中情人。

    仿佛是时光也无法在她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宫主?”陈扬马上就觉得这女人应该是月影宫的宫主了。所以出口就喊道。

    白衣女人微微一怔,她檀口轻启,微微奇怪的说道:“陈公子,我们似乎从未谋面,你怎知我的身份?”

    陈扬是个见了漂亮女人就容易口花花的家伙,他微微一笑,说道:“宫主如此气质与美貌,我想除了是宫主之外,绝无可能是他人了。”

    白衣女人嫣然一笑。这一笑当真是百媚顿生,让人酥到了骨头里面。她说道:“宫主不都该是老女人,又老又丑吗?”

    陈扬一笑,说道:“那肯定不是月影宫的宫主,您是我生平见过最美丽的宫主!”

    白衣女人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她说道:“我听玄月她们说了陈公子乃是个翩翩君子,少年英雄。没想到陈公子说话还如此滑头?”

    陈扬说道:“我那算什么少年英雄,顶多算是青年英雄了。”

    “哈哈……”白衣女人笑的更加开心了。实在是她的确从未见过有人说话可以如此风趣了。

    想想,天陵之中大多都是老魔。还有的小辈也都是在这种环境下生长,大家都是勾心斗角,赤果果的杀戮夺宝。

    很少有人像陈扬这样的性格的。

    说笑归说笑,陈扬马上转入正题,他知道这月影宫宫主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自己。当下,陈扬开玩笑般的说道:“宫主半路来找在下,莫不是想要回五彩莲华镜吧?”

    白衣女子便也就肃然起来,她说道:“不瞒陈公子,之前那五彩莲华镜乃是玄月任性偷走,我练功正在关键处,所以才发生了这件事情。我眼下来,的确是想找公子要回五彩莲华镜,还请公子原谅。这五彩莲华镜对于我和月影宫来说,非常的重要!”

    陈扬不由呆住了,我靠,老子就是随便说说,你还真是来要五彩莲华镜的啊?

    他真是没见过还有这样的事和人啊!

    我日,你懂不懂人情世故啊!送出去的东西还能要回去的啊?

    陈扬这时候心里真是觉得日了狗了,他仔细看了眼白衣女子,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当下,他便强笑了一下,说道:“没事,玄月跟我说是宫主你送给我的。我没想到玄月跟我撒了谎。抱歉了。”他说完之后,便将那五彩莲华镜从袖袍之中取了出来,递还给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眼眸深处闪过诧异之色,她接过五彩莲华镜后,瞬间收进储物戒指里,随后又说道:“据我所知,陈公子你得罪了两大至尊,危在旦夕。在五彩莲华镜可以帮你争取一条生路,你真愿意交还于我?”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这本不是我的,既然宫主要拿回,我怎可厚着脸皮不还?”

    白衣女子说道:“但这于你性命攸关,你若执意不还,转身逃走,我也无可奈何!”

    陈扬心情不大好,若是之前还有心情开玩笑,现在可没这个心思了,直接说道:“宫主若无别的事情,在下告辞了。”

    他转身就要走。心里多少还是不痛快的!

    “陈公子且慢!”白衣女子说道。

    陈扬心里一个咯噔,我去,这宫主莫非是要试探自己?他心里马上又燃起了希望来。

    当下,陈扬还是面上不动声色,道:“宫主还有事情吗?”

    白衣女子却是嫣然一笑,随后又取出了五彩莲华镜,她说道:“刚才不过是跟陈公子开了个玩笑,还希望陈公子不要恼我。”

    陈扬心头立刻狂喜,他接过了五彩莲华镜,说道:“此镜于我的确是生死攸关,我就不客气了。”他顿了顿,说道:“宫主若是再要,我可不还了。”

    白衣女子说道:“绝不再要!”

    陈扬当下贴身收好了五彩莲华镜。

    这五彩莲华镜在身,陈扬才能安心。与此同时,也已催动五彩莲华镜蒙蔽天机!

    随后,陈扬又说道:“还不知道宫主怎么称呼?”

    白衣女子说道:“我叫陆月华,看起来我比你年长,你可以叫我一声月华姐。”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看起来你分明是我的妹子,那里比我年长了?我看就叫你月华好了。”

    他这时候心情也好了许多。随后又说道:“宫主前来找我,总不会真的只是为了开这个玩笑吧?”

    他虽然嘴里花花,但也不好意思真叫陆月华为月华。

    陆月华便说道:“此番前来找你,的确是有事情。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说,三日之后我才能告诉于你。”

    陈扬微微奇怪,道:“这却是为何?”

    陆月华说道:“总之是我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忙,不过要在三日之后。眼下,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如你我一起同行,你看可好?”

    陈扬心头一跳,他骨子里还是喜欢美人儿的。尤其是陆月华这样的女人,实在让他无法抗拒。他说道:“能和宫主同行,那是我的荣幸和福气。只不过我眼下麻烦缠身,宫主跟我一起,只怕也会惹来麻烦!”

    陆月华莞尔一笑,一笑之间的风情让人沉醉。她说道:“你觉得我会是怕麻烦的人吗?放心吧,若真是遇到麻烦,也许我还可以帮到你。但你要答应我,三日之后,一定也要帮我的忙。”

    陈扬点点头,说道:“好,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帮忙。”

    陆月华说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陈扬心中不由奇怪,到底是要自己帮什么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