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皇剑的这道剑光也可说成是实质型的剑气。这道剑气的速度快到了无可比拟的速度。

    而且其攻击的力量是更可怕的。陈扬根本都来不及施展出其他的招式,而且,看起来一切的招式都阻挡不了这道剑气。

    这剑气太锋利了,任何精神力量,还有元素力量都阻挡不了。

    陈扬眼看就要死于盘皇剑下,危机之中,陈扬将那血魔种子的众妙之门放了出去。随后,他以血魔种子将这道剑气笼罩进去。

    咔嚓一声!

    速度太快了,陈扬来不及完善小世界,这剑气已经冲破了血魔种子的小世界,朝着他斩杀过来。

    陈扬不禁骇然失色,危机之中,他拼命凝聚出寒冰护罩出来。

    剑气一路势如破竹,将陈扬的寒冰护罩迅速击碎!

    陈扬闪电后退,同时不断的在空中凝聚出寒冰柱来。

    那剑气就像是破冰船一样,一路摧枯拉朽的绞杀过去。

    陈扬心头骇然,这剑气,实在是变态到了发指的地步。他心头猛跳,无奈之中,便将戒须弥里的缚龙手套戴在了手上。

    陈扬继续后退,继续凝聚寒冰柱抵消剑气!

    最后等那剑气的力量终于被削弱之后,他爆吼一声,突然点出一指,一指点在剑背上。

    这剑气就是实质的一道剑体了,陈扬出手奇快,一下便点中了要害。

    刹那之间,一声清脆的剑鸣之声响起。陈扬这一指贯注了他的天玄指劲,强猛的螺旋电流便打入到了剑体中去。

    同时,陈扬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而来,他手指发痛得厉害。

    紧接着,陈扬再又一拳击在了剑体上!

    轰的一声,那剑体猛烈震荡一声,并发出了剧烈的剑鸣之声。

    陈扬终于发现了这剑体的弱点,剑体对一切能量物质的杀伤力太强了。也可以理解成为,这剑体乃是上古盘皇的佩剑,这剑有了盘皇的精神,所以它的精神状态是无敌的。

    任何物质能量都被它的精神所瓦解!

    而陈扬的拳力就不是纯粹的精神层面了,这是纯粹的物体攻击!

    而且,陈扬的拳力中还蕴含了内家拳中对事物的瓦解与碾碎力量。

    内家拳何其玄妙,隔山打牛,推磨劲,摔碑劲,崩劲都是千变万化!

    “破!”便在这时,陈扬大喝一声,接着双手抓住剑体,咔嚓一声,直接将剑体粉碎!

    为了化解盘皇剑这一道剑气,陈扬可算是死里偷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但这仅仅只是盘皇剑所发的一道剑气而已!

    陈扬这时候再也不敢小视凝眸。

    那银衣候在一边也是暗暗胆寒,这盘皇剑乃是天下圣器,其威力真是摧枯拉朽啊!

    “小贼,你最好现在束手就擒。否则的话,下一道剑气就不是你所能化解了。本尊劝你不要自误!”凝眸冷声喝道。

    陈扬却不答话,他突然一咬牙,大手一挥,再次施展出了一招天雷拳印轰杀向凝眸。随后,陈扬施展出天雷拳印之后,转身飞快逃去。

    他知道,自己本来想要和凝眸一较高低的想法太幼稚了。为今之计就是快点逃走,一定要找出克制盘皇剑的办法,否则绝对不要跟凝眸有任何的交锋。

    “可恶!”凝眸一眨眼便见陈扬已经逃出了千米之外。她不由恼羞成怒,这个陈扬,就是赌定了自己不想杀他,所以才如此的大胆妄为。

    陈扬数次让教神受到屈辱,教神如今最恨的人就是陈扬。

    如果就这般杀了陈扬,那是绝对难消教神的心头之恨的。

    这时候,凝眸收回了盘皇剑。接着,她便驾驭众妙之门追了上去。

    陈扬刚逃出一段距离,前面众妙之门出现。

    陈扬便知道要糟,他现在血魔种子已经被盘皇剑的剑气所伤,不能使用了。他这时候拿众妙之门压根就没有办法。

    陈扬趁着凝眸从众妙之门里刚刚出来,他便朝下界飞去。

    现在是不能讲规矩了。

    陈扬的想法就是到人群之中去,这凝眸就算再霸道,但也应该不敢在天陵城里胡乱杀人。最好这丫的胡乱杀人,最后把天陵老祖惹了出来。

    凝眸一见陈扬朝下方逃去,她立刻就知道陈扬这家伙又是满肚子坏水。这是要祸水东引了。

    凝眸苦于不想杀陈扬,她这时候连续施展众妙之门。但每次刚从门中走出,陈扬便改变方向。

    过不多时,陈扬便已经降落在了天陵城里面了。

    这时候,陈扬那里还管天陵城的什么规矩。他直接逃进了一家店铺之内。

    阳光明媚,今天的天陵城天气非常的不错。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

    陈扬一进店铺之中,这店铺里乃是卖衣服的。里面有几个顾客,还有老板正在热情的做生意。陈扬一进来,凝眸在后面就跟着进来。

    陈扬朝前一跃,随后双手便拉扯出元素之力来。他将大部分的衣服布料拉扯到了空中。

    顿时,店铺里遮天蔽日一般。

    随后,陈扬将那店铺的墙壁轰碎,人也立刻就窜了出去。

    那店铺里面刹那之间尘土飞扬,一团乱麻。这下当真是人仰马翻了。

    陈扬穿过店铺,直接到了隔壁的街上。

    那凝眸刚好追来,陈扬朝着凝眸就是一记天雷拳印!

    轰隆一声,天雷拳印聚集洪流滚滚,就如神龙窜出,雷霆滚动,恐怖至极!

    凝眸立刻祭出众妙之门来。

    随后,凝眸便消失在了门里面。那天雷拳印击杀凝眸击杀了个空,立刻就将后面的房屋轰隆隆的摧毁。

    这一下的威力,比高爆弹都要厉害。

    又是尘土飞扬,人仰马翻!

    刹那之间,空气中便是烟尘滚滚了。

    这一下,显然是陈扬刻意为之的。而且,这一招在这闹市里打出,注定是罪孽无数,要误伤不少无辜了。

    但陈扬没有别的办法,他如果不将局面搅浑。这一次要是被凝眸抓走,那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天陵城的规矩森严,眼下就要将规矩彻底打破,让场面越乱越好。如此才好浑水摸鱼,找出一线生机。

    不得不说,陈扬的思维是转的很快的。

    滚滚灰尘中伴随着惨叫声,咒骂声,还有混乱的声音。

    完好无损的商铺里,商人们,客人们也都跑了出来。

    现场一片大乱,陈扬立刻就在这片乱潮里潜入进去。

    那些客人们,很多都是有本事的恶棍和老魔。他们被挤压的不爽了,便是直接出手打人。如此一来,现场就更加乱了。

    陈扬趁着这个乱相,迅速运用出了太极的滑劲。他就像是滑不溜秋的泥鳅一样,谁也无法阻拦他前进的道路。

    这时候,凝眸也是无奈。

    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施展**术将这里的人全部干掉。可这是不可能的,现场之中还有不少老魔和高手呢,你这么玩,人家肯定要反抗。

    而且,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其中不乏商人等等,这是违背了天陵老祖的规矩的。到时候天陵老祖也要问责。

    再则,凝眸身体里还有教神的元神存在。

    也就是说凝眸是代表了教神的。教神是慈悲,神圣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滥杀无辜,这事儿传出去了,那她也是无法自圆其说。

    不过,凝眸立刻就飞到了空中,紧紧的盯着现场的情况。同时也以神灵照见虚空,她要趁着陈扬逃出来的一瞬,堵截上去。

    此时,凝眸绝对是对陈扬更加恨得牙痒痒了。真想一剑将其杀了算了。

    好半晌后,凝眸在神灵中忽然看到了陈扬飞速逃了出去。凝眸眼神一寒,立刻跟了上去。她这次没有贸然下手,她想着等陈扬稍微到空旷的地方然后再下手。

    可过了一会,凝眸眼神忽然一变。她迅速下界,将那逃跑的陈扬抓摄上来。

    这下马上就看清楚了,这人那里是陈扬啊!根本就是一个陌生男子穿了陈扬的衣服而已。

    很显然,凝眸又上了陈扬的当。

    这陌生男子是被陈扬以混沌之气控制住而已。陈扬设置了精神意念,就是让这人飞快的奔逃。

    凝眸眼中迸射出无穷寒意来。“该死!”她银牙暗咬,美眸里直要喷出火来。

    陈扬故技重施,倒不是凝眸笨蛋上当。而是在那种紧急情况下,人的思维根本不会去想别的事情,直接就会追过去。这是一个惯性思维!

    就像是在碟中谍的第四部里面,杰森和车一起掉水里面,上面有许多特工围剿。杰森将一具死尸推出去,那群特工立刻朝死尸筛子一般的扫射下去。而杰森和伙伴立刻趁机逃走。

    后来伙伴问杰森,你为什么会认定他们会上当?

    杰森的回答是,我认为他们什么都不会想。

    就拿陈扬和凝眸易地而处,他如果是要杀掉释永龙这样的仇人。焦急的在上空看着,突然看见释永龙逃出来,那里会去想会不会上当呢?直接就追上去杀啊!

    凝眸很快就离开了现场,她和银衣候汇合在一起。银衣候一直在上空看着现场,他这时候也只能陪着小心。凝眸问银衣候,道:“能不能立刻查出这小贼的下落?”

    银衣候说道:“这个我要去问问福伯。”

    凝眸点头,说道:“本尊和你一起去。”

    银衣候说道:“可是神尊,我的造化玉梭……”他的造化玉梭受到了永恒伤害,这是他最心疼的事情啊!而且,这也是无妄之灾,他是来帮助凝眸抓陈扬的啊!所以这个损失,肯定是要找凝眸来弥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