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克罗微微一怔,随后,他便坦然的的说道:“好!”

    陈扬当下也不多说,立刻将一道本命的精神元素印记打入到了给克罗的脑域之中。这是进入到其脑域的深处。费克罗是绝对没有办法将其炼化的。甚至是,费克罗一点有这个想要炼化的动静,陈扬就能察觉到。

    陈扬没有将其打入到费克罗的脑域神灵之中。因为神灵乃是精神力,这个万一费克罗一咬牙,自废修为,那陈扬也是有些无可奈何。而且,陈扬的本命精神元素也不过是一道印记,那也不是费克罗一整个神灵的对手。

    可在费克罗脑域其他地方,这种状况就又不同了。

    如此之后,陈扬对费克罗微微一笑,说道:“费克罗先生,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费克罗微微一笑,却是有些感慨万分。

    对于费克罗的加入,多伦斯有自己的想法。他私下里对陈扬说道:“之前你要费克罗选择第二条死路,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我只怕他这个人对教神信仰太深,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这样一来,我们的处境还是很危险啊!”

    陈扬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在说要用本命元素印记控制他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怎么犹豫。一个人,如果真的怕死,那是很害怕别人用这种方式来控制自己的。可他一点都没有。从这一点上来看,费克罗并不是真心投靠咱们。”

    多伦斯见陈扬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不由吃了一惊。“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杀了费克罗要安全一些。”

    陈扬说道:“多伦斯,再给我一点时间。如果今晚一夜过去,我还是无法让费克罗真心诚服,那我会亲手杀了他。”

    多伦斯知道陈扬是个很有办法的人,他闻言之后,说道:“既然你有想法,那我就放心了。”

    陈扬说道:“费克罗这个人很重要,咱们的队伍之中如果没有他,很容易就会被拆穿。”

    多伦斯道:“我也知道他的重要性。只可惜……”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这种打击士气的话老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一晚,陈扬等人在偏僻的地方扎营下来。

    帐篷里,陈扬自己就能施展火球术。所以里面还是蛮温暖的。

    至于吃的,喝的,那也不少。

    一碗热乎乎的羊汤下肚,那真是一个舒爽。

    羊汤其实是有腥味的,也并没有那么美味。但是羊汤在这大寒天里,却是上品啊!

    陈扬与费克罗和多伦斯相对而坐,大家还喝了点小酒。允儿乖巧的待在陈扬的旁边。

    多伦斯心里知道,陈扬这个时候是想要说服费克罗的。他很好奇,陈扬到底要用什么法子来降服费克罗这样的人。

    火炉中的火焰在摇曳,这样的温暖让劳累的一天的允儿有些昏昏沉沉想要睡觉。

    陈扬忽然说道:“费克罗,我们能够相遇,能够坐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我想和你聊会儿天,很真诚的聊天。”

    费克罗微微一怔,他说道:“您想聊什么?”

    陈扬说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他先看向多伦斯,道:“多伦斯,我问你,你活着为了什么?”多伦斯不由一呆,随后说道:“已经活着了,总不能寻死。我没仔细想过,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那费克罗先生您呢?”陈扬转而问费克罗。

    费克罗也是呆了一呆,他说道:“我……”

    陈扬说道:“要不我替您说,您以前活着就是为了侍奉教神,将生命都奉献给教神,一切都以神教为中心,以神教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对不对?”

    费克罗无法反驳,他觉得陈扬有一双无比锐利的眼睛。

    他点点头,说道:“没错!”

    陈扬说道:“所以现在,费克罗先生你很不开心。你并不是太想死,但是你又觉得跟了我,你以前的信仰算什么?你不敢背叛教神,也无法背叛神教,对不对?”

    费克罗微微失色,他看了一眼陈扬,随后苦涩的道:“原来什么都骗不过你。”

    陈扬不理这一茬,他说道:“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但我很珍惜的活着,我也很怕死。因为我知道,死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死后会是什么样子,你们想过没有?”

    多伦斯与费克罗还有允儿都有些懵。

    “费克罗先生,你认为人死后会是什么样子?”陈扬又问。

    费克罗说道:“……”

    “你不必遮遮掩掩!”陈扬说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坦诚的聊一下呢?因为也许你是离死亡最近的人。我们人这一生,有许多事情可以选择,也可以后悔。但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就再回不了头了。所以,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也因为,我们没有人死过呀!”

    费克罗便也就知道,自己所有的鬼蜮伎俩都骗不过眼前的年轻人了。他当下也觉得自己不如索性光棍一点。他便说道:“我们神教的信徒,自然都知道,死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死后会到达天国,天国之中,一片祥和,那是人间的乐土。死不可怕,我们更向往去往天国。”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天国?”他顿了顿,道:“那么在您的心中,天国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您可以将您想象的画面告诉我吗?”

    费克罗说道:“天国之中,一切都是洁白的。每个人的心灵都是纯净的,大家和平友爱,没有任何的争斗。”

    “这个画面的确很美好!”陈扬说道:“但我不能说您的想象不对,因为我对天国不了解。那您觉得,天国应该存在于那里?”

    费克罗可从没想过天国应该在那里,没有去细想这个问题。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既然是天国,那就应该是在九天之上吧。”

    陈扬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费克罗这个天真的想法和大多数的愚民是一样的。只知道被忽悠,但却没有任何的数字概念和逻辑思维。

    “九天之上?”陈扬说道:“九天之上,你知道我们所站在的这片大陆是什么吗?这片大陆叫做地球,地球是一个圆球体。而地球是漂浮在宇宙之中的。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九天之上!九天之上的宇宙虚空,不是人类所能征服的。”

    陈扬说到这里,顿了顿,道:“费克罗,你不必着急反驳我。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即使要说谎,也没有那么渊博的知识将这浩瀚的宇宙种种给编造出来。你更要知道,我们坐在这个帐篷里,我们于整个迷失大陆来说,都是一粒渺小的尘埃。我们对于浩瀚的宇宙,也就是你以为的九天,我们都只是坐井观天!我可以跟你解释,为什么我敢说宇宙论,这些结论是怎么来的。”

    随后,陈扬便将他的来历说给费克罗听。接着又讲了主世界的发展史,以及牛顿的万有引力,还有物种的进化论,还有相对论。

    陈扬说主世界的发展史说的很简略,他主要讲的是整个地球的构造,以及万有引力,以及地球在宇宙中的地位,还有进化论,相对论,再有三维空间,四维空间。

    陈扬知道,只有让费克罗知道了这个地球,以及宇宙的模样之后,他才能明白,九天之上是不会有天国的。

    费克罗听到后来也是充满了震惊,他知道主世界的存在。但他同时也知道,陈扬不可能全部在说谎。那么多的论点,那么深奥的东西,谁特么能说出这样的谎来?

    这都是推动世界发展的论点,是伟大的发明。每一项论点都成就了一个伟大的学者。所以,这不是陈扬能撒谎撒出来的。

    不止是费克罗,就算是多伦斯也被陈扬的话语所震惊了。

    陈扬最后说道:“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但我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不朽之身,我的元神可以遨游虚空,探访宇宙的神奇。我也很想知道,在别的星球里到底有没有生灵的存在。”

    费克罗忍不住抬头看向帐篷顶,他似乎是想看破这个顶子,看到虚空之上去。

    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天国!

    陈扬说道:“费克罗,你今年已经四十岁,你是成年人。成年人就该知道,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会有一个前因后果。比如,我砍你的手臂一刀,你的手会流血,你会痛,你会恨我。这就是前因后果。比如,你吃饭进了肚子里,最后食物消化,就会要拉屎。但你不吃,你会饿死。再比如,人死之后,每个人的肉身都会腐朽掉。而人的灵魂,则会离开**。灵魂需要**滋养,没有滋养就会自我枯竭,从而消散。你是有神灵的人,你曾经灵魂出窍过,你若不信,可以试试灵魂长时间出窍,没有肉身会是什么感觉?”

    “所以,你说你死后会上天国,简直就是荒谬透顶!”陈扬说道:“第一,天国如何在九天之上生存?靠元素之力将建筑物托起吗 ?你让你们现在的教神试试看,看她能不能长时间将王宫给托在空中。而且这不是有病吗?干嘛不找个地方将建筑物放在地上?第二,九天之上空气稀薄,气压那么大,人怎么受得了?第三,如果每个信徒死后都能上天国,那现在这么多年,死的信徒该有多少?这得多大的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