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心道:“我靠,这个半兽人特么的一点都不傻啊!”不过他当然是要去的。 他可不觉得凭几个半兽人去就能摆平场子。当下,他就说道:“大哥,我当然是想要去。可是他们是三个人啊。你得给我派两个兄弟撑撑场子啊!”

    孟买加不太明白撑场子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知道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他也没多说,只是对身后的老胡和马库克说道:“你们两人跟他一起去吧。”

    老胡就是那个大大咧咧的主,他说道:“好嘞,我老胡倒要看看这帮什么鸟人有什么本事,劫道居然敢劫到我老胡身上了。”

    于是,陈扬便跟着两个半兽人上去了。老胡和马库克雄赳赳,气昂昂的。陈扬虽然说是要带他们去显威风,但这两个骄傲的半兽人怎么会跟着陈扬呢?那只有陈扬跟在他们身后的份啊!

    陈扬自然是乐得站在身后的,他这几天任由胡子疯长,现在已经是满脸的络腮胡了。看起来就有种沧桑,加上又换了一身衣服,所以形象跟之前是有了很大的区别。

    在神教这帮主教的心中,那关于陈扬这几个人的形象都是定格了的,所以,他们要一眼认出陈扬来,那是很困难的。最关键的,他们也没见过真人陈扬啊!

    倒是多伦斯,无论多伦斯怎么改变,那都很难隐藏形迹。神教的人对多伦斯太熟悉了。

    陈扬的头发也长了许多,现在他的发型是乱糟糟的。

    此刻,多伦斯还跟孟买加他们这群半兽人站在一起。多伦斯也不由佩服陈扬真是机智啊!这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法。多伦斯还是不放心,他微微紧张的看着陈扬那边。

    陈扬一行三人很快就和昆廷他们三人碰面了。

    昆廷这位黑衣主教一看来的是愚蠢的半兽人,他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他看着趾高气扬的老胡和马库克,他就觉得真是滑稽。

    “听说你们想要劫道?”老胡冲昆廷大咧咧的喝道。

    昆廷懒得理会老胡,他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滚!”随后,他转身就走。

    老胡不由愣住了,这是个神马情况?

    不过马上,陈扬就站出来了。他排众而出,指着昆廷道:“白皮猴子,你给爷爷站住!”

    昆廷三人皱眉,他们站住了,但并没有回头。反正就是很不屑了。

    “我艹你大爷的,你们给爷爷我回过身来,居然敢用背对着爷爷我?活腻歪了吗?”陈扬无比嚣张的叫嚣道。这家伙是演什么像什么的活宝。

    老胡和马库克都愣住了,什么情况?这家伙不是怕别人劫道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嚣张啊?

    不过老胡和马库克还是支持陈扬的,毕竟这昆廷一群人太不尊重他们了。

    昆廷本来是不想节外生枝的,但陈扬实在太让人讨厌了。他和两名红衣主教回过身来,冷冷的看着陈扬。他们眼中流露出了深邃的杀意。

    陈扬就像是个十足的愣头青一般,他马上又指着昆廷的鼻子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谁?”他又指了指老胡,道:“这是我们胡大爷,我们胡大爷问你话,你居然敢让我们胡大爷滚?我跟你说,这事绝对没完,你必须跪下向我们胡大爷道歉。”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不服气是吧?不服气好啊,有本事跟我们胡大爷练练?”

    昆廷这三人的确是没认出陈扬来,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要逃命的陈扬会主动上来骂人啊!在他们的理解里,陈扬现在应该是过街老鼠,见了他们逃都来不及的啊!

    老胡愣了一愣,随后马上就挺起了胸膛,说道:“有种练练!”

    不得不说,大部分的半兽人还是头脑简单啊!被陈扬这么就给卖了,还不自觉。

    昆廷三人也觉得有意思了,昆廷饶有深意的看向陈扬。

    陈扬马上骂道:“你看你麻痹啊,看你爷爷我干什么?再看我,把你眼珠子给挖了。”

    昆廷呆了一呆,随后,他眼中爆出了怒意。他可是黑衣大主教啊!居然被这么个小瘪三给骂了,还骂得这么难听。

    昆廷踏前一步,老胡立刻迎了上来。马库克也是严阵以待!

    “杀了!”昆廷一声令下!

    随后,人头齐飞,鲜血飞溅。

    老胡和马库克就这么死了。

    “我艹,杀人啦!”陈扬马上吓得惊骇失色,大声惨叫。这家伙转身就逃,逃得飞快。他跑的快了,一下摔在地上,于是又滚了出去。

    昆廷肯来是要杀陈扬的,但现在看着陈扬丑态连连,他心中的火气便消了许多。“小丑一个!”昆廷下了结论。

    一名红衣主教道:“大人,我帮你去将他杀了。”

    昆廷点点头。

    红衣主教立刻朝陈扬追去。陈扬杀猪般的大叫,朝着孟买加这边跑去。

    孟买加一群人见到变故,立刻也就跑了过来。这名红衣主教便与孟买加等人狭路相逢!

    “可恶,竟敢杀我的人!”孟买加勃然大怒,他立刻下令,道:“剐了他!”

    一群半兽人围了上来。

    红衣主教那里将这群小丑看在眼里,他长剑飞舞,便要手起剑落。

    可就在这时,陈扬一声轻喝,道:“动手!”

    多伦斯立刻出剑!

    一剑光寒震九州!

    多伦斯的剑术何其高明,蓦然出手,直接一剑洞穿了红衣主教的咽喉。

    他一剑刺出,极快收手。

    看起来,就像他完全没有出手。

    而恰恰这时,孟买加一斧头就将红衣主教的头颅砍了下来。

    鲜血飞溅!

    孟买加一把抓了红衣主教的脑袋,他冷哼一声,道:“不堪一击嘛!”

    昆廷与另一名红衣主教见状,不由骇然失色。

    而就在这时,那费克罗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费克罗在见到昆廷他们杀人的时候,就已经在走过来。他觉得昆廷他们太鲁莽了,怎么能随便杀人呢?

    这时候,费克罗又见到一名红衣主教被杀。费克罗不由骇然,他的脸色铁青,马上就带着昆廷两人朝半兽人这边走来。

    孟买加抓了那血淋淋的头颅,也带着半兽人们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双方很快相遇。

    孟买加怒道:“去你娘,你们这帮白皮猴子,居然敢杀俺的人,俺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兄弟们,上!”

    这家伙倒是干净利索!

    “上!”众人大吼。

    便也在这时,多伦斯跟着半兽人一起行动,他在混乱之中,首先又一剑杀了一名红衣主教。

    那费克罗站的比较远,他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多伦斯杀了那名红衣主教后,迅速攻杀向费克罗。

    费克罗立刻骇然道:“多伦斯,居然是……”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多伦斯闪电攻杀,费克罗迅速施展一招神焰术!

    一指点出!

    这也算是瞬发了,不过如果细心一点,便可以看见他并不是完全瞬发。只不过他念咒和手势都快如闪电了。

    神焰术一出,便有三道神焰剑袭杀向了多伦斯!

    并不是说费克罗只会这一小招魔法,而是这一招瞬发起来最快。他必须要争取到时间,施展更强大的魔法。

    多伦斯那里会给费克罗这个机会,他一剑就将三道神焰剑劈飞,接着,多伦斯已经来到了费克罗的面前。砰!

    多伦斯一拳就将费克罗击晕了。

    而这时候,陈扬也对昆廷展开了攻击。

    昆廷瞬间就将几名半兽人全杀了。陈扬其实是可以救下这些半兽人的,但他一直隐忍。

    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些半兽人不死,那么自己的计划就会被这些半兽人知道。那么之后,他为了要保密,那就不得不亲手杀掉这些半兽人。

    既然是如此的话,还不如借助昆廷的手呢。

    昆廷杀死最后一名半兽人的时候,陈扬便独自面对昆廷了。

    陈扬没有给昆廷任何反应的机会,他踏前一步,首先就是一指点出!

    这是烈火神剑!

    瞬间,三道烈火神剑袭杀过去。

    昆廷乃是绝顶高手,自然不会被三道烈火神剑所杀。他剑光连出,直接将烈火神剑磕飞。

    不过马上,陈扬的乾坤冰冻术又施展出来。

    随后,陈扬的裂神黑暗术也施展出来。

    昆廷瞬间就被无穷无尽的魔法招式所困住。他第一次见到特么的有人施展魔法跟丢大白菜式的,一招又一招跟不要钱一样。

    昆廷要应付乾坤冰冻术,又要抗衡裂神黑暗术!

    但马上,他就没有烦恼了。

    因为陈扬闪电之间,一拳爆在了他的咽喉上。

    昆廷这位绝顶高手就是这么简单的被陈扬干掉了。

    此时此刻,雪地已经被鲜血所染红。

    但所有的计划都已经完美完成。

    昆廷他们在陈扬面前都认不出陈扬来,这也就难怪教神雅琳娜无法用照见虚空之术来找出陈扬他们了。

    多伦斯长松一口气,他正要说话,陈扬连忙道:“先别说话,我要看看他们身上到底是什么符咒,千万别出了问题。”

    随后,陈扬闭眼,迅速的以光脑来照见虚空!

    立刻,陈扬就探查到了昆廷他们这帮人身上的符咒。

    那符咒是贴身藏着的,乃是一种元素符号,与教神所掌控的元素总信号息息相关。一旦人死,身体冰凉之后,那么符咒的元素信号就会向教神发出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