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还是那样的寒冷。

    四周都是白雪茫茫的,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的踪迹和足迹,连动物的足迹都没有。

    天上也没有飞鸟飞过,这里就像是被上天惩罚的地方。

    陈扬和允儿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

    他们的血袋也剩的不多了,连续走了三天,依然是没有走出这片雪地,依然还是白雪茫茫。

    这里就像是永远也走不出去一样。这样一直白茫茫的情况,难免让人心生绝望。

    而这时,血袋也已经喝完了。

    接下来,两人就只能喝雪水了。

    如果一直找不到食物,走不出去,陈扬和允儿会面临饿死的情况。再厉害的高手,他都必须要有食物的补充,热量的补充。不然身体会坐吃山空的。

    而陈扬和允儿强大的地方就是,他们能比别人支撑得久一些。

    这天晚上,陈扬和允儿找到了一个雪地之中山洞。

    陈扬和允儿如获至宝的走了进去。

    那山洞里地面乃是一片坚冰,四周光滑,空气中都是充满了冰冷的寒意。

    不过即使是这样恶劣的环境,陈扬和允儿也是如获至宝了。

    两人在里面相互依偎着睡了一夜。

    这一路走来,彼此相依为命,早已没了那么多的顾忌了。

    第二天早上,陈扬和允儿被外面的光芒所吸引。

    “是太阳?”允儿兴奋的大叫起来,她的脸蛋一片兴奋的酡红。

    在这里的几天里,每天都是看见天空灰蒙蒙一片。

    现在能看见久违的太阳,那的确是让人心神激动的事情。

    陈扬和允儿迅速出了山洞,接着他们就看见了一生中最美丽的景色。

    传说只有在极冷的冰寒之地才能看见这样的景色。

    那就是极光!

    极光!

    对,就是极光。

    这是陈扬和允儿见过最美丽的光芒,这光芒的颜色从浅到深,从绿到红,应有尽有,它们有的像彩色纸带,有的像烟花,有的像弓,有的像窗帘,有的像炮弹。几乎整个天空都是一幅极光的美妙景象,这极光时而像高耸在头顶上的美丽的圆柱,突然变成一幅拉开的帐幕,以后,又迅速卷成螺旋的条带。

    比星光璀璨,比灯光绚烂。

    这样的景色让陈扬和允儿沉醉。

    这几天来,两人心里都是沮丧的。但这一刻,他们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因为虽然吃了不少苦,但眼前这样的景色却是人生之中很难得的美丽经历。

    有人花费一夜时间,登顶泰山,然后只为了见一分钟的日出。

    人的一生,都是在追寻美丽事物的一个过程。

    那景色持续了几分钟之后便消失了。

    天地之间有着淡淡的晨曦。

    陈扬和允儿继续朝前方走去。这几天走下来,前方有时候是百里平川冰原,有时候是群山连绵。

    两人翻山越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的路。

    但始终,两人都没有见到任何足迹。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一连十五天过去了。

    陈扬与允儿足足到达这个冰雪之地二十天了。

    二十天里,两人除了前面五天有血袋支撑。后面的十五天,全部靠着喝雪水来支撑内部的营养。

    每天要消耗不少的体力,再加上没有营养的补充。

    这个时候,允儿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她的情况就更加虚弱和严重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允儿发起了高烧。

    她的身体机能彻底被内在的饥饿破坏了。

    当内在的壁垒被破坏之后,外在的寒冷就会侵袭,如此一来,允儿就是内外煎熬。

    她虽然是神通境一重的高手,但是她的身体毕竟是通过血族血脉快速养成的。并不像陈扬是这样一步一步修炼过来的。虽然陈扬后来也是因为丹药加快了进城,但是他之前的基础打的很好,内加劲早已修炼得融会贯通。

    所以此刻,陈扬还能坚持。

    陈扬虽然能够坚持,但他身上也充满了无力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扬也不敢停留下来。

    这里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以一旦在这里放松下来,等待下去。那么唯一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了。

    夜晚里,陈扬不敢让允儿待在雪窝里。因为允儿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耐受不住严寒了,她需要温暖。

    而陈扬这个时候,必须要改变自己的体质。让自己也成为热血之身,如此才能给允儿温暖。这对陈扬来说,也是一个痛苦的历程。

    但为了允儿,陈扬义无反顾。

    他努力控制气血,将身体烘热之后,接着,他找了个能够遮挡风雪的山壁下面。然后就用脱去了允儿的外衣。接着,他赤身抱着允儿。外面用明黄色的袍子裹着。

    允儿内里只穿了紫色文胸,雪白的肌肤与饱满贴着陈扬的胸膛。

    这样的场景是非常暧昧的。

    陈扬心里却是没有任何一点旖旎的心思。他紧紧的抱着允儿,尽量给允儿温暖。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陈扬在心里忍不住呐喊。

    在这个时候,他即使知道自己可能走错了方向,但他也没有了回头路。

    因为再回头,那肯定是还有二十天的路程。他和允儿坚持不了二十天了,甚至说,允儿坚持不了三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允儿的状况恶化会越加明显。

    陈扬只能赌前方是康庄大道。

    夜色之中,北风怒吼。

    鹅毛大雪纷纷降落,一片一片,似粘稠的棉絮一般。

    天空之中,冻云密布。

    允儿虚弱无比,她在迷迷糊糊之中,又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涌向身体里面。

    允儿突然惊醒过来,她立刻就看见陈扬又在割脉喂血给她。

    “陛下……”允儿张嘴……

    “不要说话,也别浪费了。”陈扬沉声说道。

    一颗颗的大滴眼泪顿时从允儿的眼眶里滑出来。

    允儿这一刻对陈扬已经是死心塌地。

    这二十天里,两人虽然没有经历其他的惊心动魄。但却是二十天的彼此扶持,相依为命。他们更多的是心灵的交流。

    陈扬给允儿喂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现在自身身体也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不过情况比允儿要好许多。但允儿如果不吸收营养,不恢复身体机能,她会死的很快。

    陈扬喂食了一些之后,他便有些头昏眼花了。

    他当即停止了喂血。

    陈扬马上也就发现了一件糟糕的事情。那就是他的伤口居然很难止血了。

    这说明他身体的机能也在下降。

    若是之前,一旦停止喂血,他的伤口处能迅速结疤。

    陈扬深吸一口气,如此才止住了血。可伤口要结疤就需要一段时间了。

    允儿在吸收了陈扬的鲜血后,她沉沉的睡去了。

    陈扬紧紧的搂住了允儿。

    这一夜就此过去。

    早上的时候,允儿醒来。她觉得身子好了许多,但她却发现陈扬的头发,眉毛全部冻结住了。

    而且陈扬也陷入了深度的沉睡。

    允儿顿时骇然,连忙喊道:“陛下?”

    允儿一连喊了几声,陈扬这才睁开眼睛。

    他的脸色苍白一片。他看向允儿,允儿的脸蛋上有了一些红润。

    “你的高烧退了吗?”陈扬欣喜的问。

    允儿见陈扬自己这个样子了,但他却是一心关心自己。顿时,允儿的眼眶就红了,她重重点头。

    陈扬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

    “陛下,你感觉怎么样?”允儿问。

    陈扬一笑,说道:“我很好呢。”

    事实上,他觉得身子已经疲软无力了。而且,他也觉得身体越发寒冷了,他不太能够承受外面的这种寒冷了。

    但陈扬不想让允儿担心,他就这般说道。

    允儿微微松了口气。

    随后,她也就意识到自己此刻和陈扬的姿势是很暧昧的。

    但她虽然脸红,却没有挣扎。反而,她很勇敢的看向陈扬。

    她的眼眸之中如有一团热情的火焰。

    陈扬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允儿忽然凑唇吻上了陈扬的唇。

    陈扬顿时整个身子都是一震。

    随后,允儿就娇羞的垂下了头。

    这一下,陈扬顿时感觉到自己有些热血沸腾,精神头好了许多。

    甚至小腹有股热气蒸腾了起来。

    男人真是个很奇怪的生物。

    一个男人如果爬山爬到顶端,已经累得趴下。明明已经一动不能动,但这时候若是有个美女来挑逗,投怀送抱,保证个这个男人立刻精神十足,提枪就可上马。

    这种表现是脑域控制肉身的一种非常具体的表现。

    脑域的神经系统是无比强大的。

    而且,人在朝高楼跳下去的时候,大多是被吓死的。

    也就是说,脑域可以直接利用神经系统让身体死亡。也可以利用神经系统让身体兴奋。

    这时候,允儿的主动献吻其实也是一种表明心迹。

    陈扬的手立刻就攀上了允儿的饱满。

    允儿顿时身子一震,显然这个时候,她的神经系统也在发生变化。

    允儿虽然震了一下,但她没有阻止和抗拒陈扬的行动。

    陈扬的**被挑逗起来,他马上吻上了允儿的唇。

    允儿闭上了眼睛,她忘情而陶醉。

    陈扬和允儿忘我而甜蜜的吻在了一起。

    末了之后,陈扬与允儿唇分。

    允儿娇羞无限的埋入陈扬的怀抱。

    这个时候,陈扬并没有压抑自己的情感。

    再说他修为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想去压抑自己的情感。

    更何况,两人在这里已经是生死未卜,彼此都是彼此的唯一依靠和寄托了。

    若不是因为这里条件太恶劣了,陈扬都有心将允儿在这里给吃的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