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儿顿时就来了兴趣,她饶有兴致的听陈扬说起来。在这个时候,陈扬说话之间有种挥斥方遒的感觉。他本身就是个很博学的人。虽然上学上的不多,但却是行万里路,看过……虽然没有万卷书,但也看了不少书啊!

    更何况,大道至简!

    陈扬看历史,看任何东西,他都不会只相信表面上的。他是会依靠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想象。

    当下,陈扬便接着说道:“杨广登位之前,他父亲隋文帝是个杰出的皇帝,国家治理得很好。而杨广登位时还害了前太子杨勇,他是在这种情况下登的位。一方面,杨广的性格本身就是好大喜功。还有一方面,他想要做的比他父亲好,让老百姓交口称赞。他其实是想要做千古圣君的。至于他的私事方面,什么娶父亲的妃子之类。实际上,人一旦到达了那个权力位置,有几个不是如此。比如唐太宗李世民,他一样占有死去兄长的妃子。还有李治和武则天,都是如此。当然,我不是要说杨广是个好皇帝,杨广穷奢极欲,荒淫无道,这是真实的。但是,他开凿运河,这件事是很有前瞻性的。不过可能急了一些,但是事后几百年里,人们都是在享受着运河的好处的。还有,在杨广之前,那时候能当官的都是讲究门第的,根本没有寒门子弟什么事。而杨广当了皇帝之后,他设立了科举制度。利用科举制度为国家选拔人才。在封建社会里,这个科举是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的。而且也沿袭了一千多年,之道晚清才开始停止。”

    允儿听得津津有味。陈扬继续说道:“另外,在当时,门阀的势力很大,对国家的牵制也很大。杨广想要将门阀驱除。他开科举,除门阀,这是动了那些门阀的根本利益,正是因为门阀的动乱,所以才造就他的江山岌岌可危。再加上他三打高句丽,以及开运河将国家的底子基本都掏空了,如此好大喜功最后才将江山葬送。但透过这些事情,我们可以不难看出,杨广绝不是历史上写的那般不堪。而且,关于杨广的历史是李世民干的,李世民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干预史官。他是要尽量的美化自己。”

    允儿若有所思,她通过陈扬说的这些东西,如此在她的脑海里,就渐渐有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隋炀帝。不像之前,就好像觉得那隋炀帝就是个天生的昏君,什么都不会干,就会捣乱和荒淫。

    这显然是不公允的。

    允儿向陈扬会心一笑,说道:“陛下,我懂了。如果您去做古时候的皇帝,我相信您一定是个好皇帝。”

    陈扬打了个哈哈,他想以自己这个德性去做皇帝,肯定也是个荒淫的家伙。那不得夜夜做新郎才怪。

    随后,允儿说道:“陛下,允儿以前经常读华夏的一本书,是说岳飞的。很壮烈,岳王爷也很无辜,很冤屈。那秦桧就真是那么坏吗?我去华夏旅游过,还看见过秦桧的雕像一直向岳王爷跪着。”

    这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允儿的声音似软侬细语,动听无比。

    陈扬聊兴大发,也就说道:“大概秦桧的冤屈不见得比岳王爷要少多少吧。”

    允儿说道:“允儿也是这么觉得。当时,岳飞手握重兵,又是战功赫赫。这样的大将,如果不是皇帝想要岳飞死,秦桧哪有这个本事。而且,当时岳飞又总是喊着要迎回徽钦二圣,那是犯了皇帝的忌讳。若真是让岳飞将金人打败,把二圣迎回来了,那还得了?”

    陈扬说道:“我初读时,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但后来再读一些史料时,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允儿眼睛一亮,说道:“哦?”

    陈扬说道:“第一,皇帝赵构那时候是绝对不会怕徽钦二圣回来的。你就像我,假如我现在独身一人去找隆傲天,隆傲天会怕我吗?他直接就杀了我嘛!那徽钦二圣又没有权力,实在是觉得不想他们回来,那也简单,路上让人找个由头杀了,就说是病死了。当年,宋徽宗因为金人围攻汴京,他自己跑路去镇江上香,让宋钦宗当了皇帝。后来,宋徽宗再回来那也只能是个太上皇。而且还被宋钦宗软禁起来。所以说,没有实权,赵构会怕他们回来吗?而且,那时候宋钦宗还托人带话给了赵构,说臣不敢妄想圣位,回来之后,只要皇上给臣一个道观,当个清静道士即可啊!”

    “而且,迎二圣还朝这事是赵构自己提的。还有,岳王爷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啊。他肯定不是愣头青啊,说什么我要迎二圣还朝,然后把你踢掉啊!岳王爷在一次出兵的时候,上表是说迎天眷还朝。天眷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只是迎你的亲戚回朝。”

    允儿闻言,顿时有些不解,说道:“那既然是这样,赵构为什么要自毁长城,杀了岳王爷呢?”

    陈扬说道:“要说赵构为什么要杀岳王爷?那么,既然赵构不是怕二圣还朝,那为什么还要杀岳王爷呢?这其中肯定是有很大的原因的。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对这段历史也很感兴趣,所以查的就多了一些。后来我就发现,第一,很大的原因,岳王爷的性格原因。从岳王爷写满江红就可以看出,他这个人,特别的忠,特别的嫉恶如仇,性子耿直。他手握重兵,不迎合皇上赵构。有这么一个趣事就是,赵构手下一个将军老了,干不动了。卸任之后,他手下的兵需要给人带。赵构当时没多想,就给岳王爷了。岳王爷就很高兴,但是赵构过后想想,觉得不对啊!他怎么能把兵全部给岳王爷呢?于是赵构就反悔了,找岳王爷把兵要回来。当时岳王爷就不干了,后来跟皇帝一闹,干脆就说全不要了,直接去给亡母守陵去了。后来,赵构就不停给岳王爷写信,劝他回来。”

    “岳王爷脾气直啊,不干,不回!”陈扬说道:“后来还是韩世忠去劝岳王爷,说,你真以为你可以和皇上对着干了?当时岳王爷才突然醒悟过来,那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就坡下驴去跟皇上道歉,请皇上别生气。当时皇上就说了一句话,我没生你气,我要真生你气就……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我真生你气就杀了你了。”

    “所以说,岳王爷会被皇上所杀,他自己本身的性格上是有很大原因的。岳王爷打仗厉害,打仗之外的事上所具备的情商是堪忧的。那时候赵构因为逃亡的时候受了惊吓,失去了生育能力。唯一的儿子还死了,所以岳王爷还去向赵构提议立谁当太子。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岳王爷情商不高了。文臣提一提这个事情,那赵构也就听听。你岳王爷手握重兵,你来提这个事,你是什么意思啊?这个事情就搞的赵构很不高兴,但赵构也大概知道岳王爷的性格,所以没有真的怎样。”

    “真正致使赵构要杀岳飞的有两个原因,第一,当时赵构虽然把兵权给了岳王爷。但是,赵构为了控制兵权,所以粮饷是由朝廷来给的。其实赵构完全可以让岳王爷自筹,但这样一来,赵构就完全掌控不了岳飞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再困难,他都要给粮饷。第二,当时朝廷分为两派,主战与主和。岳王爷是主战派的领袖啊,这就是党派之争了。而赵构已经打不起了。当时说的朱仙镇大捷,并且要直捣黄龙,这是岳王爷的子孙写的。事实上,朱仙镇的胜利,在历史上并没有浓墨重彩,当时离直捣黄龙还远着呢。所以,赵构也是主和的。”

    “另外还有一个,一般手握重兵的武将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虽然赵构知道岳飞忠心,背上不还刺着精忠报国呢。但也有人跟赵构说了呀,那太组皇帝赵匡胤不也是忠臣吗?赵构就算可以肯定岳飞是忠臣,但岳飞底下的人呢?而且,人对人都是有戒备心的。比如在丛林的黑暗里,两人手中都有枪,他们相遇之后的本能反应是什么?是先干掉对方啊!我那知道你会不会干掉我?”

    “凡事都是事出有因!”陈扬最后总结着说道。

    允儿听的连连点头,她觉得经过陈扬这么一说,那些历史上扑朔迷离的事情都开始清晰起来,并且有理有据。

    说了这半天,陈扬和允儿终于有了些困意。

    允儿说道:“陛下,您说的真精彩,明天您继续讲给允儿听好吗?”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好吧。”

    允儿打了个哈欠。

    陈扬便道:“小丫头,快睡吧。”

    允儿当下就闭上了眼睛。

    陈扬也就跟着睡了。

    第二天,天终于亮了。

    陈扬醒来的时候,发现允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他的怀里。

    允儿睡的很安静,似乎她已经暂时忘却了烦恼。

    陈扬微微一笑,并不打扰允儿的睡眠。

    不过允儿很快就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在陈扬怀里的时候,不由脸蛋一红。她连忙坐了起来,说道:“陛下,我……”

    陈扬一笑,道:“真是个傻丫头。好啦,咱们今天继续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