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儿看见陈扬脸色沉重,她马上说道:“陛下,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的。”

    陈扬微微一怔,他看了允儿一眼,见这小妮子居然是在担心自己会丧气。他微微一笑,说道:“生死有命,我也相信我们不会被一直困在这里。只不过是苦了你。”

    “不苦呢。”允儿脸蛋一红,说道:“和陛下您在一起,一点也不苦。”

    陈扬呵呵一笑。

    对于这片大雪地到底是什么状况,陈扬和允儿是绝对讨论不出结果的。

    陈扬只恨自己没有一对翅膀,不可以飞上天空将这片雪地看个清楚。就像是眼睛被蒙住了一样,总想将眼前的迷雾撕开,看个清清楚楚。

    然而这是没办法做到的事情。

    风雪已经停歇,大雪地上一片可怕的静谧。

    有时候人们说想要宁静一些,可真置身到这样的境地里,却是那样的可怕和让人心慌。

    所以这一晚,允儿和陈扬怎么都无法入睡。

    很多时候,允儿和陈扬都假装入睡,然后又忍不住睁眼。也有几次,两人一不小心就大眼瞪小眼了。

    两人自己都觉得好笑,最后也就干脆不装睡了。

    “咱们聊点别的吧。”陈扬说道。

    允儿说道:“好呀。”

    陈扬道:“允儿你是哪里人呀?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的父母?”

    允儿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我爸爸是m国人,我妈妈是m国人。不过他们也都是属于咱们血族。反正我从小就在博尔州长大,我也没见过他们。据说他们是在东侵的时候被杀了。”

    陈扬呆了一呆,他没想到允儿也从小就是孤儿。

    “那你恨我们华夏人吗?”陈扬忍不住问。

    允儿说道:“以前挺恨的,但是后来觉得也恨不着。那时候,咱们这边跑到别人那边去侵略,最后被人所杀,这不是报应吗?我恨那些鼓动东侵的长老们,但长老们也都已经死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还真怕你讨厌我呢。”

    允儿忙说道:“不,我不讨厌陛下。”她脸蛋又一红,说道:“允儿是敬陛下,喜欢陛下的。”

    陈扬笑了一下。

    允儿便又问道:“那陛下您呢?我知道您是华夏人,但我觉得您好神秘。”

    “我和你一样,从小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呢。”陈扬说道:“我是被我师父养大的。也是今年,我才知道我的身世。但我宁愿不知道呢。”

    “为什么?”允儿问。

    陈扬其实并不想提及自己的身世,但既然允儿提到了,他也不好探听完允儿的秘密之后,然后轮到自己时,自己就不说。于是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我从生下来就是个孽种。我父亲杀了我母亲,若不是我父亲顾及杀子不祥,连我也要被他杀了。”

    “啊?”允儿不由俏脸失色,道:“怎么会这样?父母不应该是最爱子女的吗?我知道华夏还有句谚语,叫做虎毒不食子呢?”

    陈扬不想再过多的说这些了,他的眼神黯然,道:“咱们说别的吧。”

    允儿便也知道这是陈扬的伤心事,她也就不再继续提这一茬了。

    彼此沉默一阵之后,陈扬不想气氛僵硬,于是就转换了话题,说道:“对了,允儿,我有件事挺好奇的。”

    “什么事情?”允儿问。

    她眨巴着黑漆漆的眼珠,那眼珠灵动到了极点。

    陈扬说道:“血族内部之间,人员毕竟有限,你们要如何保持血脉的延续?”

    毕竟全部血族也就四百人不到,这些人不可能一直通婚。

    如此发展下去,人员岂不是会越来越少?

    允儿挠了挠头,这个问题的确是问倒她了。她说道:“血族这些年来,一直人员都在减少,尤其是东侵之战后就更少了。我们这些人得以保存,也是当初我们尚且年幼。本来,我们血族的人是生命力强大,可以活很久的。但是我们的人,却在这样的变故中死的很多。东侵是一个例子,还有将来要迎接的天地杀劫也是个例子。据说在以前,我们血族人最强盛的时候,人员达到了三十多万呢。”

    灭绝危机!

    陈扬这一瞬充分的体会到了进化论的真实性和残酷性。

    物竞天择!

    往往看起来强大的物种反而面临着最大的危机。

    老虎凶猛,豹子凶猛,北极熊凶猛,恐龙强大,这些强大的动物却都在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而恐龙在远古时候更是一绝,可却灭绝的格外的早。

    反而是那些浮游微生物到如今是越来越多。

    人类一直可以活着,并不是人类自身很强大。人类的强大不在于肉身,在于智慧。

    而且,人类一直都很作死。随着气候的变化,也许哪一天就把自己作死了。

    历史,任何一切的东西都阻挡不住人类作死的脚步。

    而眼下的血族,当年发动战争,东侵等等,也是在作死。

    陈扬微微感叹,随后问允儿,说道:“在你们婚嫁过程中,老祖宗有没有明文规定?”

    允儿说道:“老祖宗没有明文规定,不过咱们血族人有自己的信仰。大多都是高傲的,不愿与外族通婚的。当然,这其中也有人与外族通婚。他们通婚之后生下的孩子,有的是纯血族,有的是纯人类。但却没有半血族半人类的存在。一般只有纯血族才会进入咱们血族的族谱。只有进入族谱之后,才能享受血族的一切福利和功法。”

    陈扬恍然大悟。

    他进血族的时间实在太短,对于一切都还不是很清楚。刚刚当上陛下,尼玛的,瞬间就被干下去了。还被迫逃到了这个鬼地方,真是坑爹啊!

    这让陈扬想起了以前看五代十国那段历史的感觉,总觉得那有些皇帝就是个笑话。

    陈扬现在想想自己,也觉得是个笑话啊!

    不过陈扬心中是有自己锋芒的,他一定会带人杀回去,将那隆傲天杀于刀下,夺回血皇之位。

    这血族,是自己的根基,绝对不能丢弃。

    就是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只要一想这个问题,就会觉得心头烦乱。

    允儿见陈扬蹙眉,她不由问道:“陛下,您说咱们血族会顺路度过这场杀劫吗?咱们血族会灭绝吗?”

    陈扬微微一怔,他随后说道:“历史上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民族,那就是犹太人。犹太人流离失所一千多年,他们的人流散于世界各地。而且不断的遭受到歧视,迫害。在二战中更有著名的犹太人大屠杀。可尽管如此,犹太人不仅没有消失在世界之中,反而在后来建立了属于他们的国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允儿说道:“我知道一些,犹太人有他们的坚定信仰。信仰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有信仰的圣教徒可以刀剑加于身而不动摇,可以面对强权,面对迫害毫不妥协。”

    陈扬说道:“你说的没错。比如咱们华夏人,基本没有信仰。若说一定要扯出一个信仰,那只怕就是钱财了。人人为钱财而趋之若鹜。”

    允儿说道:“陛下,您跟允儿说犹太人,是想说,我们血族也需要有自己的信仰吗?我们的信仰就是老祖宗呀?”

    陈扬说道:“所以,血族但凡有一个人在,这种血族的精神都会不灭。”他顿了顿,说道:“不过血族如今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我虽然会努力的带着你们走过杀劫。但是将来到底会如何,我也说不清楚。历史的巨轮朝前,谁也无法阻挡。物竞天择,谁要生,谁要死,不能反抗,就只能接受。”

    允儿不禁黯然下去。

    她从小就是血族,有着属于血族的信仰和荣耀。

    这是陈扬所没有的。

    “那,陛下?”允儿忽然说道:“其实在允儿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陈扬问。

    允儿说道:“我看过许多关于血族的影视剧,也有许多关于血族的古老传说。很多人都将血族看做邪恶嗜血的代名词,但我们血族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如果问我,允儿是好人还是坏人,那我能说,允儿肯定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姑娘。但你问整个血族,你能说隆傲天是好人吗?血族在发展过程中,肯定是有些非常手段让人恐惧的。但站在血族的立场上来说,你们也是有自己的原因。”

    他顿了顿,道:“我不知道你熟不熟悉咱们华夏的历史?”

    允儿说道:“我懂一些呢。”

    陈扬问道:“那你知道杨广吗?”

    允儿说道:“我知道,他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历史其实就是个花姑娘,谁喜欢都可以搂着它睡。每个人都可以就历史来评头论足。因为历史是以前发生的,是没有一个真正定论的。唯一可以定论的就是因果。那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与恶,这其中一定是有道理的。所以说,万事万物都离不开道理二字。你光用善恶两字来评定一个人,那是不正确的。就像是杨广,你光说杨广是暴君,荒淫无道,这是不公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