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心中都是这个疑问。

    陈扬沉声说道:“老祖宗给我留过一个锦囊,若是有躲不开的危机时,可以躲到雾都里来。”

    雾都,雾都!

    华尔莱茵说道:“难道雾都之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机关?”

    林冰沉声说道:“就算是有机关也来不及了,现在隆傲天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那脚步声越发急促,眼看就要过来了。

    陈扬这时候也是真没别的办法了。

    他环顾四周,却是看不出一点端倪。

    便也在这时,雾都开始产生了变化。

    那空气中的雾气朝老祖宗修炼的位置凝聚。

    雾气凝聚的很快,直接就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雾气漩涡。

    “是通往位面空间的通道!”林冰见状不由大喜。她说道:“这个通道维持不了十秒钟的,大家快进去。”她第一个跳进了雾气漩涡里面。

    陈扬对允儿和白雪道:“你们进去。”

    白雪和允儿心中不由感动,这时候陈扬都将生路先留给了她们。她们不敢耽搁,迅速跳入了雾气漩涡里面。

    “墨浓!”陈扬喊道。

    沈墨浓一闪身也跳了进去。

    “华尔莱茵!”陈扬又喊道。

    华尔莱茵不敢耽搁,他迅速跳了进去。

    便也在这时,那隆傲天将大门一脚踢开。

    这个时候,陈扬也迅速跳进了雾气漩涡。

    等到隆傲天一行人进来的时候,雾气漩涡渐渐的消散,最后又变成了无穷雾气盈满了整个雾都。

    “该死!”隆傲天暴怒。

    利康天一行人也跟了进来。

    “殿下,怎么不见他们了?”利康天不由奇怪。明明跟着这群人进来的啊,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隆傲天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怒道:“云蕾儿这个贱人,居然在这里留下了一道通往位面空间的通道。贱人,我才是你的后裔,你居然要把江山交给一个外人?”

    隆傲天怒到了极点,上前一拳将老祖宗云蕾儿修炼的莲台一拳轰碎。

    利康天等人顿时心惊胆战,他们觉得隆傲天太过狂妄了,居然敢如此对老祖宗不敬。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利康天问道。

    隆傲天深呼吸几口气,终于让胸中的怒火平息下来。他问道:“那群血王伯爵还剩下几个活的?”

    “还剩下四个,不过都受了伤。”利康天回答道。

    隆傲天便说道:“好,你去问他们。如果愿意效忠于我,这件事就既往不咎,如果不愿意,立刻处死。”

    “是!”利康天说道。

    隆傲天说道:“还有,你们对外宣称,就说陈扬这群人都已经死了。他们逃走的消息不能泄露一丁半点。”

    利康天说道:“是!”

    隆傲天对后面的手下道:“你们都懂了?”

    “臣下明白!”众人连忙应道。

    这一夜,德克康家族的政权变更之中,隆傲天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索罗尔亲王的尸体被挂在了城堡外面。

    四大血王在生死抉择之间选择了效忠于隆傲天。

    这并不奇怪,谁都会怕死。

    而且,四大血王心里也另有盘算。他们相信陛下没有死,若是将来陛下回来,他们还要为陛下效力。他们要留着有用之身!

    隆傲天心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对这四大血王不会真的信任。什么苦活,累活都交给他们干。

    如果陈扬能顺利被他杀掉,那么他还是可以收获四大血王的忠心的。

    隆傲天这一次手上也损伤了一些实力,各方亲王蠢蠢欲动,那么多的血族子爵,公爵,全部都不是什么好鸟。他必须将手上的实力提高到一定程度,如此这个位置也才坐的稳。

    所以,这四大血王能力不错,他便留其性命。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位于阿尔卑斯山脉上的秦林,他的状况却是越发糟糕了。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他身上时,他觉得全身都是虚软无力。他的手上,脸上都是布满了黑色的毒气。唯独是毒气没有进入到心脉之中。

    毒气一旦攻心,那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秦林了。

    秦林躺在了一处岩石上,他仰头看着那清晨美丽的天空,那云彩是如此的美丽。朝霞印染,让人看的流连忘返。

    “别了,这美丽的世界!”秦林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

    秦林感觉毒素渐渐攻心。他知道自己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

    会再有奇迹吗?

    不会有了,这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奇迹?

    就算是奇迹,应该是什么样的奇迹才能挽救自己这条残命呢?

    秦林想象不出来。

    可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

    一个小黑点如闪电般飞来。

    这个小黑点如蚊虫一般大小,突然就从秦林的鼻子里飞了进去。

    秦林顿时双眼圆睁,他当然知道有东西飞进了身体里面。

    我靠!

    秦林暗骂一声,这特么难道是在演天龙八部吗?

    自己又不是段誉,怎么这些奇奇怪怪的动物一个接一个找上自己。

    而更奇怪的是,接下来秦林感受到了奇怪的一幕景象。那就是体内那个蚊虫一般的小家伙正在吞噬毒素。那小家伙欢快的吞噬,一路欢歌,过不多时,秦林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秦林身体所有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从地狱瞬间就到了天堂吗?

    秦林猛然坐了起来。

    接着,他看清楚了前方。前面一个穿着蓝色仙女裙的女子缓缓而来。

    这女子看起来二十来岁,她的皮肤白皙,脸蛋精致而美丽。她就这般缓缓而来,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贵族公主一般。她的身上充满了贵气,但又显得高雅,温婉,文静。

    这个女孩儿来到了秦林的面前。她四处打量,最后目光停留在了秦林身上。

    这一瞬,秦林却是看呆了。

    他见过了太多漂亮的女孩子,但却从未见过像眼前这个女孩子这样让他心动的。

    秦林在这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词汇,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见,比如一见钟情,比如……

    女孩儿打量了秦林一眼,她随后温和的一笑,道:“您好。”

    这个女孩儿却是属于华夏人。

    只不过她的皮肤格外的白皙。

    “你好!”秦林呆呆的回答了一句。

    女孩儿说道:“真奇怪,您怎么会一个人独自在这么荒野的山脉上?”

    秦林回过神来,他显得有些狼狈和羞涩,所以迟钝的说道:“额,我到这里旅游……不对,我……好吧,其实我是个血族,我不想吸人鲜血,所以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他天生不是个会撒谎的人,更不想在自己的女神面前撒谎。

    女孩儿闻言怔住,她突然问道:“那你会吸我的鲜血吗?”

    “当然不会!”秦林脸蛋红了,他低声说道:“真的不会,就算是杀了我都不会。”

    女孩儿嫣然一笑,说道:“你这人真好玩,居然还脸红。我叫轩辕雅丹,你呢?”

    “轩辕鸭蛋?”秦林一呆。

    女孩儿不由翻了个白眼,道:“是轩辕雅丹,你才鸭蛋呢。雅是高雅的雅,丹是铁血丹心的丹。”

    秦林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他站了起来,说道:“我叫秦林。”

    “很高兴认识你!”轩辕雅丹很大方的伸出手来。秦林便与轩辕雅丹握手。

    轩辕雅丹随后说道:“对了,你有没有看见小七?”

    “小七?”秦林奇怪的问道。

    轩辕雅丹说道:“对啊,就是小七。我的小七是一只太古魔蚊,很稀罕的品种呢,专门吸食各种毒药。我和它追踪一只剧毒狼蝎子王,一路追了好几天呢。”

    秦林顿时有些晕了,他马上就明白了。敢情自己吸食的就是狼蝎子王。而且自己这几天居然一直把方向都走晕了。

    突然,他感觉到鼻子里一阵痒。却是那太古魔蚊飞了出来,直接飞向了轩辕雅丹。

    轩辕雅丹看见太古魔蚊顿时欢喜不已,那太古魔蚊迅速藏进了轩辕雅丹胸前的一块玉佩里面。

    那玉佩里有个小洞,刚好可以让太古魔蚊在里面睡大觉。

    “小七怎么到你身体里去了?”轩辕雅丹感到很奇怪,问道:“你没事吧?”

    秦林苦笑,说道:“说起来,还要感谢你的小七,不然我现在就死了。”

    “怎么回事?”轩辕雅丹问。

    秦林说道:“我之前身体有些问题,必须吸食活人鲜血。我不愿意吸食,所以就独自跑到了这山脉上。就在我发作快要死的时候,就碰到了你说的狼蝎子王。那狼蝎子王咬了我一口,我当时就把狼蝎子的血给吸了。之后,我就中了狼蝎子的毒,刚才剧毒已经快要攻心,我都以为我自己死定了,谁知道这时候小七飞了过来,将我身上的毒全部吸了。”

    轩辕雅丹恍然大悟,她微微一笑,说道:“小七对这狼蝎子的毒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它是闻着味道来的。”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秦林说道。

    轩辕雅丹嫣然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她顿了顿,说道:“你要去哪里呀?我就不跟你多聊了,拜拜呀。”

    她说完就要跟秦林分别。

    秦林心中顿时生出强烈的不舍,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闻不问,那么这次一别,也许就永远再也见不到这女孩儿了……

    叶紫清一群人的状况的确很不妙,这群大学生和老教授赵明德第一次碰到这样凶险的状况。四周都是绿油油的眼睛,这些狼群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声。

    他们第一次感觉到死亡与他们是如此的接近。

    老教授赵明德也是没了办法,他努力沉着,说道:“狼群怕光,大家都将手电筒打开,手机的屏幕也打开。”

    所有的电源都打开了。这些电源的确让狼群觉得不可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