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康丁亲王乃是长生境八重的高手,又有宝器在手,他一旦发威,那是相当恐怖的。

    而且奥康丁招揽了不少高手在他的手下,他在伦敦也有自己的生意。可以说,奥康丁也算是一方大佬了。但是,奥康丁一直以来还要给血族总部上缴不少的财富。

    这是一直以来的规矩。

    总部有索罗尔老亲王坐镇,又有老祖宗在,所有外派亲王便都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什么别的想法。

    老祖宗的存在,那绝对是可以镇压一切的。

    但如今,老祖宗已经离去。

    而且,又出来了个所谓的新任血皇。如此一来,各方亲王的小心思都动了起来,谁也不想一直受制于人。这些亲王在外面王爷当久了,便也想自立山头,各自为王。

    这个时候,除非有一位真正能够将所有亲王镇压得住的血皇站出来,如此,各位亲王也才会老实下去。

    但很明显的是,陈扬不在此列。

    且说此时,陪在奥康丁亲王身边的英俊男子喝了一口咖啡。

    这英俊男子看起来才二十四五岁,他穿着雪白的衬衫,就如高贵的王子。

    然而,奥康丁亲王在男子身边却显得有些小心和忌惮。

    这男子的眼神神光内敛,看起来很是平和,但依然能感受到他内在的傲骨。

    也就在这时,外面一名奥康丁的手下走了进来。这名手下也是血族,乃是奥康丁的亲信,叫做纳亚。纳亚在奥康丁耳边亲声说道:“殿下,总部出事了。”

    奥康丁亲王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傲天亲王不是外人,你就大声的说出来吧,总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纳亚为难的看了一眼那傲天亲王。

    傲天亲王……岂不就是隆傲天了?

    没错,此人正是隆傲天。

    隆傲天眼神淡淡,他倒是没所谓。

    “说!”奥康丁亲王对纳亚这种畏畏缩缩的样子很不满,直接呵斥道。

    纳亚一咬牙,说道:“傲天亲王殿下的父亲,隆泰长老他……”

    “我父亲怎么了?”隆傲天一见那么这么吞吐,眼中顿时绽放厉光,厉声问道。

    纳亚说道:“隆泰长老被新任血皇当着众大臣的面给杀了。”

    “你说什么?”隆傲天身子剧烈震荡起来。

    “此事当真?”奥康丁亲王也是大为吃惊。

    纳亚说道:“此事千真万确,臣下怎敢在两位殿下面前搬弄是非!”

    “陈扬小儿,居然敢杀我父亲,我若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隆傲天暴怒起来。

    他猛然一拍茶几,怒而站立。

    那茶几顿时成了粉碎。

    奥康丁亲王的脸色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让外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隆傲天随后便对奥康丁亲王说道:“奥康丁,我不要求你们帮助我。我只需要你们在我起兵攻打的时候,你们都能够保持中立,这一点,可以办到吗?”

    奥康丁亲王微微一叹,说道:“傲天,我也没想到,那个黄口小儿还没正式登台,就已经手段如此毒辣。若是真让他做了陛下,那我们这些人还有好日子过吗?你且放心,等我手上的事情忙完,我立刻带人过去支援你。”

    “好,告辞!”隆傲天起身就走。

    奥康丁亲王将隆傲天送出了城堡。

    隆傲天在城堡外面有一辆黑色的悍马,他上了悍马之后,对司机说道:“开车,立刻前往机场。另外,让已经潜伏在博尔州的人全部在老地点集合。今晚,我要血洗德克康城堡。”他说话的时候,眼中射出无穷的杀意光芒来。

    隆傲天走后,奥康丁亲王对手下纳亚说道:“你立刻给索罗尔老亲王致电,就说今晚隆傲天会有所行动。”

    纳亚顿时不解,说道:“殿下,您不是一直都不满老亲王的吗?”

    奥康丁亲王眼中露出深邃的意味来,他说道:“没错,以前我是不太服气老亲王。但这些年来,咱们都算相安无事。刚才你没看到隆傲天么?他去了一趟归墟,虽然没凝结出法丹来,但却被他找到了仙器。他依仗着这仙器,已经能将我们所有的亲王压在底下。隆傲天的性格太狂妄了,若是让他掌权,只怕将来,我们这些亲王没一个有好下场。与其如此,倒不如指望索罗尔亲王能稳住政局。”

    纳亚说道:“既然如此,那您为何不出手保皇权?”

    奥康丁亲王说道:“如今局势不明朗,贸然出手便会万劫不复。反正这个电话一打,也算是向索罗尔亲王表达了善意。”他顿了顿,道:“算了,这个电话我自己来打吧。”

    他随后就拿出手机,拨通了索罗尔亲王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老哥哥!”电话一通,奥康丁亲王就亲热的喊了一声。

    索罗尔亲王微微一笑,说道:“是奥康丁老弟啊,咱们很久没联系了。”

    奥康丁亲王说道:“老哥哥,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有要事告知,所以我也就不跟您绕圈子了。”

    索罗尔亲王一凛,他马上道:“好,你说!”

    奥康丁亲王沉声说道:“隆傲天已经从归墟回来三个月了。”

    索罗尔亲王吃了一惊,说道:“居然已经回来三个月了?三个月前,老祖宗还在,他一直隐瞒回来的事情,这是为了什么?”

    奥康丁亲王微微苦笑,说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为了什么,老亲王您心里很肯是知道的啊!这三个月里,他悄悄联络了几位亲王,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他和隆泰也跟那些公爵,子爵打好了关系。就是不知道您的亲信中有没有被买通的啊!”

    索罗尔亲王沉声道:“他早早谋划这件事,难道一早就知道老祖宗是要离开的?”

    奥康丁亲王说道:“他可能是在归墟里面得知了老祖宗的一些秘密,所以这么肯定吧。”

    索罗尔亲王问道:“那么现在,他的修为到底怎么样了?”

    奥康丁亲王说道:“他的修为还是长生境第九重的巅峰,但是他始终无法凝结法丹。不过他的肉身已经强悍到了离谱的程度,据说,他在归墟里还得到了一件仙器,威力非凡。所以,就算是您,也不能对他掉以轻心啊!”

    索罗尔亲王的脸色凝重,他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掉以轻心。多谢老弟你的提醒!”

    奥康丁亲王说道:“最关键的是,刚才隆傲天已经知道了他父亲被陛下所杀之事。我看他是暴怒离去,说不定今晚就会对您发动攻击。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就是要您一定严加防范,尤其是注意身边的人。”

    索罗尔亲王说道:“好,我知道了。”

    随后,索罗尔亲王挂断了电话。

    他的脸色无比凝重。

    索罗尔亲王知道自己的身边肯定是有人出问题了,不然的话,隆傲天回来三个月,又在博尔州活动,自己不可能得不到风声。

    而这个叛徒,最有可能的就是华尔莱茵。

    但会是他吗?

    索罗尔亲王眼中闪过痛苦之色,他对华尔莱茵就像是亲儿子一样看待。若叛徒真是华尔莱茵,索罗尔亲王会比死还难受。

    而且,就算不是华尔莱茵,那八大血王中,无论谁是叛徒,他都会难受。

    索罗尔亲王知道自己这时候不适宜沉浸在悲痛之中,他必须快速找出叛徒,并且定出计划方案来,如此才能以备隆傲天的来袭。

    索罗尔亲王首先就让白雪将八大血王召集,还有华尔莱茵也喊了过来。他命令众人全部到陈扬的行宫之中。

    随后,索罗尔亲王又颁布了一个命令。

    那就是所有伯爵,子爵全部立刻离开德克康家族的城堡庄园。

    索罗尔亲王很明白,这些伯爵,子爵中很有可能已经有不少人是隆傲天的人了。

    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墙头草,一旦自己这边守不住了,墙头草会攻击过来。

    而且,伯爵,子爵都是血族的核心管理层。

    今晚如果真的让他们留在这里,让他们真正的站队,一旦站队错误。不管是陈扬胜利还是隆傲天胜利,那么失败的一方都会面临一轮政治清洗。

    唯有让他们离开,一是保全他们,让他们不要两难。毕竟这是内政,不是对外的战斗。

    二是,不让他们站队。

    可说索罗尔亲王这番安排也真算是用苦良心了。

    索罗尔亲王相信,聪明的人,这次就会走的远远的,坐等尘埃落定。

    到了此时此刻,很多事情也就豁然开朗了。难怪隆泰底气那么足,难怪隆泰那么不满陈扬这个陛下了。

    公爵们,子爵们在收到命令后,这些人精马上就明白了事态发展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他们立刻识相的离开了。

    公爵们,子爵们各怀心思,面对隆傲天的进犯,他们也是左右为难。如今可以离开,岂不是正好?

    行宫之中,陈扬也感受到了严肃而紧张的气氛。

    索罗尔亲王将众人都召集到了客厅之中。

    陈扬,林冰,沈墨浓便也都在。

    白雪,允儿也在。

    华尔莱茵陪在索罗尔亲王的身边。

    “亲王殿下,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看外面的动静好像很大?”陈扬问索罗尔亲王。

    索罗尔亲王沉声说道:“回陛下,大事不妙,隆傲天回来已经三月有余了。而且,他已经知道了隆泰被我们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