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在老祖宗修炼的雾都并没有找到任何机关,他开始不解老祖宗云蕾儿为什么说有危机要逃往雾都。

    不过陈扬也没有太纠结,他想,云蕾儿既然这么说了,其中就一定有深意。自己眼下还看不出来,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到危机时刻。

    在雾都待了半个小时,陈扬已经体会到了雾都的好处。在这里,空气清新,又接地气,法阵流动,对于修炼,修身养性是非常有好处的。

    陈扬决定之后没事就多在这里待一待。

    随后,众人就离开了雾都,回到了行宫之中。

    陈扬吩咐白雪去将映雪剑的资料弄过来。

    白雪应是。

    那行宫外面,有两名血族士兵守卫。不久之后,索罗尔亲王又派了一名女官,两名侍女过来。两名侍女是从外面聘的普通人。而女官叫做允儿,允儿是地道的血族,修为是神通一重。她长相甜美,身材苗条,穿着黑色的小西服,干练之余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反正陈扬是对允儿挺有好感的。

    至于那两名守卫则是金丹巅峰的血族,他们也是索罗尔安排,属于是陈扬的贴身侍卫。分别叫做库比,库克。

    两兄弟虎背熊腰,一脸憨厚。

    陈扬让库比和库克轮流休息,不要太累。

    库比和库克便道:“谢陛下!”

    陈扬听到人喊陛下,觉得爽快之余也是好笑,真是万万没想到,老子还能当一回陛下。就是可惜不能后宫佳丽三千啊!

    沈墨浓回到行宫之后便直接去了卧室,她得了映雪剑,当然是要好好的研究映雪剑,融合映雪剑。

    陈扬和林冰也不去打扰。

    陈扬向林冰说道:“师姐,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帮你找一件比墨浓的映雪剑还要厉害的仙器。你相信我,我运气好,肯定能找到。”

    他是怕林冰不开心。

    林冰微微一笑,说道:“傻小子,墨浓也是我的朋友,她能得到宝器,我只会替她开心。师姐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陈扬嘿嘿一笑,说道:“总之,我一定要替你弄到。”

    他是觉得挺亏欠林冰师姐的。

    一直以来,都是林冰无怨无悔的在帮助自己这个小师弟。

    倒是沈墨浓跟着自己得了不少好处。

    想一想,墨浓大小姐突破化神,到达神通之境,是因为自己的两枚天丹。她险死还生,最后却因祸得福到达神通八重,也是因为自己的帮忙。包括现在得到宝器。

    陈扬倒不是说对沈墨浓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两相比较,自己蛮亏欠林冰师姐的。

    林冰微微一笑,她心里有暖流淌过。她能感受到小师弟说这句话的真心。虽然小师弟说起来有些孩子气,但林冰知道,小师弟心里是真的想为自己做些什么的。她便说道:“那好,师姐就指望你了呀。你这家伙的运气的确是好的逆天,说不定你真可以弄到仙器呢。”

    陈扬笑了起来。

    便也在这时,白雪过来了。

    “陛下!”白雪一进来便是行礼。

    陈扬说道:“不必多礼。”

    白雪便道:“陛下,映雪剑的资料在这里。”她说完拿出一份文件,文件上是刚制作出来的资料。

    陈扬接过,说道:“辛苦了。”

    白雪说道:“这是臣下的份内之事!”她顿了顿,又道:“陛下若没有别的吩咐,臣下就先告退了。”

    “好!”陈扬说道。

    白雪便退了出去。

    她一退走,林冰便对陈扬说道:“白雪好像对你有点意见啊!”

    陈扬微微一怔,说道:“不会吧,她就是这个性格,对亲王也是这个态度啊!”

    林冰微微一笑,说道:“那还是有所不同的。白雪对亲王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对你是不得已的尊敬。”

    陈扬倒也不太在意,说道:“也许吧,反正这也好理解。毕竟我今天才来啊!再说了,我估计之前我们抢了白雪的戒须弥,这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叹了口气,说道:“哎,之前我也不知道会有现在这一遭啊!不然也就不抢她的戒须弥了。”

    林冰呵呵一笑,说道:“倒也不用担心。我看的出白雪对亲王很尊敬。亲王既然意思明确,她会全力辅佐你的。”

    陈扬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他随后就将映雪剑的资料打开看了起来。

    原来,这映雪剑却是从极寒之地的北冰洋中淬炼出来,剑的材质是千年寒冰精魄。若是法力高强者催动映雪剑,可以让方圆十米之内凝结成冰。此映雪剑到底是何人所有并不知晓 。

    这是血族之前一位亲王在北冰洋无意所得。后来这位亲王在东侵战争中被神帝所诛杀。这映雪剑也就落了下来,之后,映雪剑被收留在藏宝库里。由于一直被封存,渐渐的,映雪剑失去了光彩,生了铁锈。

    陈扬不由觉得世事好生巧合,沈墨浓的法力与常人不同,她是靠吸收阴煞精气产生的法力,也是寒属性。

    而这映雪剑给她,简直就是绝配了。

    像自己的气血暴烈,纯阳。自己拿了映雪剑也发挥不出威力来。

    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宿命吗?

    三个小时后,夜幕降临。

    沈墨浓终于出了卧室。

    陈扬和林冰刚刚吃完晚餐回来,本来索罗尔亲王交代了,他在两个小时后会过来开会。

    陈扬和林冰也就回来等待。

    沈墨浓出来的时候,美丽的脸蛋泛起潮红。她是兴奋得很啊!

    陈扬见状不由一笑,说道:“看来你是高兴的不用吃晚饭了。”

    沈墨浓笑容满面,她压抑住兴奋,说道:“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林冰轻笑着说道:“好吧,我们看你显摆。”

    大厅里,灯光一片雪白。

    允儿与侍女们并不在客厅,库克与库比两兄弟也在外面守着。

    这时候,沈墨浓从戒须弥里取出了映雪剑。

    在雪白的灯光映照下,那映雪剑身上就真如一泓雪水!

    整个大厅里的温度忽然就下降了。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这倒好,墨浓你以后夏天不用开空调了。”

    沈墨浓白了陈扬一眼,说道:“好好看着吧。”

    她随后默运气血之力,以法力来传输。

    顿时,剑身上开始结满了冰霜。

    很快在陈扬和林冰的周围,气温明显的下降,刺得人皮肤生疼。

    如果不是在室内,而是在室外,很可能要下出雪花来了。

    沈墨浓说道:“这只是映雪剑的其中一个功能,映雪剑还有寒冰精魄,看!”

    她说完之后,突然一指在剑身上一抹。

    顿时,一道剑气冲出剑身,朝着前方怒斩而去。

    咔嚓一声,前方的墙壁被剑气洞穿一道剑锋来。

    这道剑气的杀伤力无疑是惊人的。

    沈墨浓紧接着剑身前刺,她眉峰凝聚,道:“冰雪风暴!”

    刹那之间,在她前面,空气立刻产生了变化。居然真的凝结出了一个小型的冰雪风暴来。

    沈墨浓剑身在风暴中心轻轻一挑,那冰雪风暴随着映雪剑来回而动。

    沈墨浓将剑朝前一斩,顿时无数细小的冰雹跟砂石一般密集攒射而去。

    叮叮当当!

    刹那之间,那墙壁上就如马蜂窝一般了。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的确是觉得映雪剑厉害。他更知道如果沈墨浓法力深厚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映雪剑的功效就更强。

    可是姐姐,你别这么糟践俺的房子啊!

    沈墨浓却是没注意这一点,她心满意足的收了映雪剑进戒须弥,道:“怎么样,还行吧?”

    林冰说道:“不错不错,比我的御风剑厉害多了。”

    沈墨浓一向沉稳,这时候就跟得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陈扬将映雪剑的资料给了沈墨浓,说道:“这个你可以看看。”沈墨浓感兴趣的接了过去。

    且说这是,行宫的二楼之上。允儿按照的吩咐准备了茶水,糕点。

    一个小时后,索罗尔亲王提前来到,他跟陈扬见礼,然后陪着陈扬说话。

    陈扬现在跟索罗尔亲王聊的很愉快,索罗尔亲王是位学识渊博的人,陈扬在索罗尔亲王这里能学到不少知识。

    索罗尔亲王顺便跟陈扬讲了,他手下的亲信一共是八位血王,再就是华尔莱茵和白雪。另外允儿,库比和库克也都算是亲王的亲信。

    至于其他的血族,比如伯四位伯爵,三十六子爵,这些人都是管理层。他们一向也都是服从索罗尔亲王的管理,但是他们并不算是索罗尔亲王的亲信。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他们的立场是不可琢磨的。

    甚至,许多伯爵和子爵都已经暗中和一些亲王勾结在一起。

    索罗尔亲王对这些事情是知道的,他只是不说而已。他自己牢牢的掌控了战斗力,加上他自己的实力超群,以及他的威望在这里。如此条件,已经可以让他好好掌控血族了。

    所以他没必要多生枝节。

    陈扬便也就有了大致的了解。

    随后,白雪,华尔莱茵,八大血王全部到齐了。

    索罗尔亲王让库克和库比把守外面,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会议。

    允儿也被要求进入会议室参加会议。

    二楼会议室里,灯光雪白一片。

    这一次,沈墨浓和林冰并没有进来。她们毕竟不算是血族的人,这一次的会议是绝对私密的。索罗尔亲王不希望有外人参加,陈扬自然也就尊重老亲王的意见。